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0章 血葡萄
    她笑的十分的勉强,我能看得出来她不是非常的高兴,大约是因为我是个小孩子的缘故吧?

    “先进去吧。”她让开了一条道,刚踏进房门我就闻到了一股子奇怪的香味。那种香味像是什么东西蒸发过后留下来的,特别的浓郁。

    本来应该是香味来着,但是却因为太浓郁了让人感觉忍无可忍。

    “不好意思啊,你们就稍微忍受一下吧。”女人似乎是在这里习惯了,所以根本就没有被这种香味给刺激到。

    我们坐在了沙发上,我看着这里的装潢,非常的有品味,每一处都好像是精心摆弄过的。并没有见有多少的华贵的东西,但是给人的感觉却也还不错。

    “你们先吃一点茶点吧?”女人端出来了一些糕点来,我却不是太想吃,因为被那股诡异的香味弄得浑身都不得劲儿。

    我舔了舔舌头,张望了一下四周,“还是先去看看什么状况吧?”我来这里不是为了吃茶点的,要吃东西让双生给我做就好了,他手艺又好做的味道又棒。

    女人犹豫了一下,拉着慕容狗剩到一边去说话。到底是不相信我,也是,我就一个十来岁的小孩,能相信我也是心大。

    我看着慕容狗剩在那边十分激动的说了什么,最后面女人黑着一张脸过来,良久才吐出几个字来:“跟我来吧。”

    我跟在双生的身后,双生跟着慕容狗剩,我后面是奈奈子,几个人就这样走上去。我们到了地方,那股浓郁的香味越发的让人头昏脑涨,我都忍不住打了两个喷嚏了。

    女人看着我,带着第点担忧的神色。我当然不会觉得她这样的在意是给我的,大约是担心我会吧感冒传染给她儿子吧?

    “就是这里了。”女人说着带着我走了进去,房门打开了,那种诡异的香味越发的浓烈,我眯着眼睛,四周都是黑漆漆的一片,十分的诡异。

    “不能开灯吗?”我问女人,女人摇摇头,“不开灯,怕光。”怕光是什么个毛病?我皱着眉头,这是意见小套房,有个小厅,然后进去才是房间。

    还没走到地方呢我就感觉到一阵的压抑了,那种香味越发的浓烈。女人打开门的一刹那,我看见了一个穿着红袍佩戴着金色首饰的女人,特别的漂亮,媚眼如丝,肤若凝脂,如果忽略掉她眼底的乌青,还有嘴唇上诡异的红色的话,那倒真的是无可挑剔了。

    那个风光霞帔的女人没有害怕我,而是十分兴奋的拍手起来,一蹦一跳的走到了慕容狗剩的发小旁边,伸手一下一下的去摸他发小的脸。

    “我的天啊,这是怎么一回事?”奈奈子小小的惊呼一生,我看着那个躺在床上的人,心里面也多少知道了这诡异的香味是怎么来的了。

    “你朋友叫什么名字?”我问他。我记得联达百货的老板名字也是复姓的。

    “上官枫。”

    真苏,苏透顶了。我十分嫌弃的嘴角往下弯了一下。

    那个叫做上官枫的躺在床上,一半的身体上面出现了枝枝蔓蔓的,那些枝枝蔓蔓延伸上去,长满了小小的花朵,那些异香就是从这些花朵飘散出来的。

    “怎么样?是阴婚弄出来的东西吗?”慕容狗剩问我,我看了一眼在床头抱着上官二狗子脑袋的大小姐。

    应该是大户人家的小姐,那么好看穿着还那么昂贵。但是不好意思,这次还真不是这个小姐给弄出来的事情。

    我走了过去,拉了一张凳子坐在了那小姐的跟前,她或许是以为我看不见她,所以一直都在做自己的事情。

    “你很喜欢他吗?”我冷不丁的开口,她瞬间就慌了,手上一颤,我甚至能听见她手腕金色的镯子发出了“丁零当啷的声音。

    “怎么回事啊,那孩子在跟谁说话?”上官二狗子的娘十分担忧的问,她的语气挺害怕的。正常人都会害怕。

    “你看得见我?”那小姐的声音有点发颤,眼睛眨了眨,睫毛有些颤巍巍的。

    “看得见。”我点点头,“他为什么会这样,你知道吗”我问她,我皱着眉头,一下一下的摸,“我不知道,我和他结婚的时候,他身体里面就有这个东西了。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她眨了眨眼睛,“你能看得见我,那你能救他吗?”小姐问我。

    “他身上的是是血葡萄,等到真的长出来了,他也就死了。”我声音很轻,但是在场的都听得见,特别是上官二狗子的老娘,扑过来=哭着喊着,“大师!大师!是我有有眼无珠,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吧!我求求你了!要我做什么都行啊!”

    “你有办法吗?”大小姐看着我,如果忽略掉她眼底下的那种乌青的话,那双眼睛确实就是含水带雾的了。

    我就笑笑,不说话。

    “血葡萄,是一种用处女经血泡制的塞在死人的眼珠子里面的植物,手法不得而知,但是是诅咒的一种,这东西轻易也做不出来,人吃了,会在一年内身体完全变成血葡萄的养分,最后面变成干尸丝死掉,一般成果是十个。现在还没长出来,也算还能救活。”

    我扫了一眼上官二狗子他娘,她娘眼巴巴的看着我,“小师傅,你要什么我都想办法给你!只求你救我儿子一命!”

    我也不是不能救他儿子,但是这血葡萄炼制的法子有点邪门,用人血养的,跟古曼童似得,解救的法子也是邪门的要死,我感觉我有点说不出来。

    再说了这东西也要找到一开始用血养血葡萄种子的人放血才行的……

    “不是我不救人,但是这血葡萄不知道是谁给他种的,要是想救他,那就先找出来是谁想要弄死你儿子吧。”

    豪门的恩怨就是可怕。

    从里面出来的时候,我觉得浑身上下都是血葡萄的诡异的香味,看众人的表情也是差不多的,估计被这味道熏得不要不要的了。

    “叮铃”一声清脆的声音突然从我的身后响起,我一愣,回头一看,那大小姐竟然拉着我的衣角跟着我走出了玄关。

    “不要命了你,赶紧回去!”我呵斥了一声,随后又想了想这句话好像没什么不对……

    “带我走。”大小姐不依不饶,“我有话要对你说。”大小姐的表情非常的哀怨。

    你们一个两个都是有事情要对我说我很惆怅的,有什么就不能原地说吗?一定要跟着我走?我看见大小姐一副十分坚决的样子,心里面叹了一口气,从怀里面摸出来了一张符来,折成一个口袋,将大小姐给收了进去丢进了小荷包里面。

    “你怎么那么粗鲁啊?”大小姐抱怨了一声,阿拉真是对不起了,我就是那么暴力的。

    “师父,你刚刚是在跟什么说话啊?为什么我没有见到?”慕容狗剩凑过来问我,我瞥了他一眼,冷冰冰的开口道:“鬼。”

    “真的有鬼啊?什么鬼?漂亮吗?”他又来问我。

    “女鬼,漂亮,你兄弟的老婆。”

    慕容狗剩:……

    “当我什么都没说啊。”说完他干笑了两声,咳嗽了一下,然后乖乖的上车把我们都送家里去了。

    到了家里我找了一个香炉点了三支香,屋子都关严实了,把她给放出来了。

    “没看出来你还挺有钱的嘛,这老房子味道很好闻。”她打量着我的老家,我拉了一张凳子坐了下来。

    “我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身影,阿白她什么样子的啊?”奈奈子眯着眼睛,她的阴阳眼退化的很厉害,看不见还真是挺正常的。

    “我给你贴一张符。”我找了一下,找到了见鬼符出来,给奈奈子贴脑门上,至于双生就不用了,我能看见的门双生也能看见。

    “喔,很漂亮的一个姐姐呢!”奈奈子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女人,女人骄傲的抬了抬下巴,“肯定漂亮啊,我活着的时候还有星探找我要我做明星呢,我没有去而已。”

    “嗯好,大明星,你跟着我回来这里了,来告诉我,你想怎么样?”

    女人一听我说话整个人的脸就有点垮了,“是这样的,我现在被姻缘线绑着,我想让你帮我解开姻缘线。”说着她抬起了手来,我眯着眼睛看才看见她的手指上缠绕着一根红绳。

    “这应该没有什么妨碍的吧?”不然我也不会把她带出来那么远啊。

    “我身上的鬼气沉重,他身上养着的那个血葡萄不是阴气很重吗?我担心我一直跟他绑着姻缘线他会出问题。在屋子里面我没好说,他能听见的。”

    能听见,兴许是已经和血葡萄融为一体了,所以阴气侵蚀的厉害,也能意识到这个鬼新娘的存在吧?

    “我可不会弄这个姻缘线啊。”我又不是万能的,不过这个姻缘线在《万物图鉴》里面或许是有提及到。

    “你肯定会的吧,求求你了。”大小姐扁扁嘴,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我耳根子软,被人求两三下就心软了,叹了一口气,“只此一次,下不为例。”没钱收心塞。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