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3章 一点苗头
    她三下五除二的把头发给剪了,看见她剪得跟狗啃似得,我也看不下眼了,“你过来我帮你剪头发。”

    修剪整齐我还是懂的。

    我拿过剪刀,腾出来椅子出来给公孙萱儿坐下来,她坐下来之后回头看了我一眼,我看见她黑漆漆的眼睛,特别的水润,就是有些吓人。

    我突然就觉得很好笑,“干什么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我一边说一边用剪刀“咔嚓咔嚓”的剪着。

    我认真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就很少会有分心的。一直到把她的头发给修剪整齐了,烧了个镜子给她自己看,她左边歪一下脑袋右边歪一下脑袋,笑着看着我:“你很厉害嘛。”

    “就是修剪整齐而已,也不是多大点事。怎么样,喜欢吗?”我问公孙萱儿。鬼新娘点点头,“不过我觉得还差那么一点东西,这个耳坠挺好的,还有这个头饰我也喜欢,快点弄过来给我!”她兴致勃勃的说道。

    也就是那么一丁点的事情而已,我顺手就给她弄过去了。

    “她很高兴吗?”奈奈子问我。她只能大致看到一点轮廓和模模糊糊的听到一点她的声音而已,毕竟阴阳师的血脉到了她们这一代已经十分的稀薄了。

    “挺高兴的。”我给自己倒了一杯桂花茶,香甜的味道扑面而来,我呷了一口,觉得味道很好。

    “咱家的桂花很香啊。”我眯着眼睛,到了中午的时候是阴沉沉的,没有什么光亮,带着一阵阵的凉风。

    我开着校服的拉链,里面就穿了一件白色的t恤,穿着一双木头做成的鞋子。靠在摇椅上,看着远远的光景。

    “小小年纪还真是挺会享受的嘛。”慕容狗剩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我稍微侧了一下脑袋去看他,他走过来朝着我笑了笑,“你洗好碗了?”

    慕容狗剩下巴抬起来,“开玩笑呢这不是,我可是集才华智慧于一身的慕容公子啊,这点事我还做不好?”

    “他站在旁边看很久了。”奈奈子趁机在我旁边对我说。我不是那种耳听八方眼观六路的人,说实在的就是有点蠢。以后要是出去工作这样的性格一定不讨人喜欢的。

    “你刚刚那是在做什么?这里难不成还有其他的人?”自从说出来了上官二狗子身上的是血葡萄之后,这个家伙就觉得我是神人了。

    “有一个,不是人是鬼。”我舒服的窝着,鬼新娘还在那里看着那本杂志,别人的眼里就好像这本书无风自动的翻页来着。

    “啊对了我有事情问你。”刚刚吃饭的时候被他给打断了,所以我都没有问出来,“你知道上官枫的结婚对象家境吗?就是配阴婚的那个公孙萱儿的家。”

    “你怎么知道对象是公孙萱儿?”慕容狗剩有点奇怪,“你去调查过了?”好嘛就当我是调查过了又怎么样,反正知道也不会怎么样啊,真的是。

    “问你问题,赶紧回答。”我吃了一口桂花糕,奈奈子做的桂花糕是半圆形的,特别的可爱,透明的能看得一清二楚那桂花的形状,十分赏心悦目。

    放在小瓷碟子上,那碟子上面有一尾胖乎乎的锦鲤鱼,就好像真的有东西在上面游动一样。旁边配了一个小瓷勺子,我就用这个吃桂花糕。

    与其说是桂花糕还不如说是布丁之类的,总之十分的可爱就是了。味道也很好,带着一种浓郁的桂花的味道,唇齿留香。

    “多少知道一些,毕竟是发小的媳妇。”说到媳妇这两个字的时候他感觉有点膈应的慌。我吃了一口桂花糕,有些含糊不清的问:“公孙家只有一个孩子吗?”

    “公孙家只有公孙萱儿一个孩子,生下了公孙萱儿之后她妈妈因为身体虚弱,没过几年也过世了。公孙当家的是个痴情种,一直没有再娶媳妇,所以公孙萱儿死了之后他现在也颓唐了。

    因为死的时候还十分的年轻,所以第二年在我发小他爹找上门谈合作的时候,他就开出来了这样的条件了。”慕容狗剩趁机拿了我旁边的另外一碟子的桂花糕,真心是胆儿肥了。

    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他笑嘻嘻的吃着,“那最近公孙家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吗?”我一边说一边越过慕容狗剩的肩膀往后面看,看向还在兴致勃勃的找着合适她自己的东西。

    一个鬼魂,除非是生前执念非常的深,不然在自然死亡,这里的自然死亡包括各种死亡,甚至是车祸天灾,自杀不包括,替死不包括,然后会有勾魂的上来带走才是。

    那种会直接去投胎的,有执念的大部分会到往生道,被往生道磨得忘记了自己的目的,最后变成游魂野鬼。这类的鬼怪没有多大的能耐,也是可怜人。

    像是公孙萱儿的,后期虽然可能是因为姻缘线被束缚住了没办法投胎,但是我记得她说的她死了一年多了,而且她说自己死因的时候模模糊糊的,并没有一个大概。

    我再想着那个来找我们的和她一模一样的女人,还有那三把奇怪的火……我大概能猜测到一点方向了,只是现在还不太明了。

    “一些事情?并没有,我回头去探查一下。”慕容狗剩三两下的就把布丁给吃完了,吃完了之后擦了擦嘴,“谢谢款待。”

    “奈奈子,意思意思的收钱就好了。”我抬了抬下巴,慕容狗剩回头一脸震惊的看着我:“什么,要收钱?”

    “不然呢,我可是很穷的,还有帮你发小的那件事,你还没有算钱给我呢,看在你是我老师的份上我就给你打折吧,意思意思三两万吧。”

    “你怎么不去抢啊。”慕容狗剩睁大了双眼,我喝了一口茶,“不然呢,这可是性命攸关的大事呢。赶紧的吧。”

    “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的家伙,这个迟一点再说,我去看看公孙家那边的情况,回头再跟你说。”说完他拍拍屁股就走人了。

    “那个男人你有印象吗?”慕容狗剩走了之后,我问公孙萱儿,她的名字太长了,我每次都不想叫。

    “有一点印象,和我老公很好的。”公孙萱儿拿过来了那本子,然后十分热络的指了指化妆品,“我要这个,要这个,和这个。”

    我看着,“要不我还是全部都烧给你吧,你看看那个喜欢就要哪个,不喜欢我们家木灵拿走。”我看着一溜儿在旁边候着的木灵,都眼巴巴的看着她淘汰下来的东西。

    公孙萱儿乐颠颠的拍了拍手,“好!”一次性把所有的东西都烧给她是会费一点力气的。全部都弄好了之后我感觉就好像使用了两张业火符之后的样子,有点蔫蔫的。

    她看见一下子多了那么多的东西,开心的一头扎进去看,我看在她这里我也问不出来什么了,就干脆睡一会。

    醒过来的时候看见木灵们已经和公孙萱儿闹成一团了,都在学习化妆技巧啊,穿衣搭配啊,平时我也没注意过我家槐树上竟然有那么多的鬼怪的。

    因为常年是在槐树上,动不动就暗搓搓的叫我一声:“短命种”,其他的时候都很少见到。不过就和我说的一样,那些木灵本身是特别的好看的,和鬼不太一样。

    他们住在老槐树里面,我不干涉他们,他们也很少干涉我,就是槐花长的时候我去摘槐花会挨整蛊,也是一些时候的事情而已。

    琅东是不会去吃他们的,虽然存活了很久的样子,但是却没有的多少的营养成分,他宁愿去吞吃奈奈子身后的百鬼也不会去吃他们,所以他们也放心了不少。

    “差不多要上课了。”奈奈子看了一眼手表对我说,刚刚她就一直在旁边,大概是在玩手机吧。我一听,懒洋洋的从摇椅上站起来,天气越发的阴沉了,不知道会不会下雨。

    “你醒了?赶紧来看看我这样子好看吗!”公孙萱儿凑过来,烧过去了一些化妆品之后她用了一些,眼底的那黑漆漆的黑眼圈已经被遮盖掉了,还涂抹了口红,确实是精神漂亮的多。

    这要是在晚上看见也不会被吓着的除非对方看出来了她没有影子。不然也是没有多少的问题的。

    “很漂亮,很标致。”我点点头,她乐颠颠的将那些化妆品给用包包撞了起来,那包包还是很小巧的很可爱的。

    “我都看不清楚她是什么样子的。”奈奈子气鼓鼓的看着我,我没办法只好掏出一张见鬼符给她,简单的教她使用,然后去前院找双生。双生已经准备好了跨上自行车了。

    哪天富裕了一定要去买一辆电瓶车才行,这样就不用力气了。

    啊不行,要买就要买两辆,现在查牌照可是很严的。奈奈子一辆,我和双生一辆。我拿了手机塞好了,叫了一嗓子让奈奈子出来,奈奈子喜滋滋的用了见鬼符,竟然和公孙萱儿有说有笑。

    果然女人之间的友谊我是弄不懂的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