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6章 收集完装备
    “那就是他没差了。他种的血葡萄。”我咳嗽了一声,谁知道咳嗽了这一声之后就停不下来了,感觉把我的肺都咳出来了。

    喝了两大口水才终于止住了,我喉咙发疼,难受的要命。“不单单是要那个人放点血就好了,始作俑者的血还有,童子尿。处女的经血。”

    一般对付这些邪门的东西还真是少不了这个童子尿,我咂咂嘴,“总之这些你都弄来就是了。”

    “这东西有没有用量的啊?要多少啊?”慕容狗剩皱着眉头问我,我想了想,比了一个手指,“大概是那么多。一个指节,当然要是能要多一点的话就保险一点。”

    “这处女的经血也不见的好要啊……”慕容狗剩摸着自己的下巴,不然我去跟我的学生要去?

    那你绝对会被当做是变态的吧,蠢货。

    “我不管你怎么弄,反正你找到就好了。”我打了一个呵欠,“这件事办的越快越好啊。”公孙家那边的动静太快了,看在大小姐一副单纯的样子,我还是出手救救命吧。

    不过那么邪门儿的法子,我要是不经常翻看,《万物图鉴》我也一定是看不出来了,好死不死的就栽在了我的手上了,也是他倒霉了。

    “我知道了,对了晚上吃什么?”慕容狗剩眼巴巴的问我,我瞥了他一眼,用眼神质问他:“晚上吃什么关你什么事情,难不成你要留下来吃吗?”

    结果这个不要脸的还真的是留在这里吃饭,我因为还在发低烧,所以吃东西吃不下什么,看着他吃的香喷喷的样子我就想上手后去打人,真的。

    他吃完了之后还不走,说外面下雨下的很大,回家不方便,还说开了小车来了,今晚要是我发高烧之类的就可以直接开他的车去医院了。

    我就说这下的那么大的雨,他不是有车吗!有车不是分分钟回去的事情吗!我都快被这个自行矛盾的家伙给弄得没脾气了,算了。

    反正又不和我睡,我家里面还是多的是客房的。我给他安排了一间房间,然后不太甘心他今晚吃饭的时候抢了我一个肉丸子的事情,于是在他准备关灯的时候我说:“要是今晚你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去管,没事的。放心吧。”

    然后这厮晚上三更半夜的时候跑到了我的房间敲门,哭丧着脸说:“师父,我们今晚上一块睡吧!”

    “不用,你赶紧滚回去睡觉,别来吵我。”我嘴角扬起一抹笑,开玩笑,那可是要吓唬你的,这要让你进来了还怎么吓唬你?

    “师父我很暖的,你赶紧让我进来吧!”这厮依旧不依不饶,我冷哼一声,“不用,我抱着我家琅东也是超级暖。”

    “师父我怕!救命啊!我总感觉我的房间在响动!救命!”慕容狗剩的声音都变了,我就是不管,让他哭去吧!

    不过还是受不了他后半夜的鬼哭狼嚎,然后我只能丢一张符纸给他告诉他有了这个就能安安稳稳的睡觉了。

    其实我就是心理暗示一下他而已,谁知道这家伙还真是当真呢。家里面可是有两个斩妖除魔的一个食鬼一个驱鬼的,怎么可能还有鬼送上门来,等着被吃还是咋的?

    有也是我们家的木灵,虽然总是叫我短命种并不见得是多可爱,但是人家善良可爱着呢。昏昏沉沉的睡过去,第二天一大早给奈奈子叫醒了量体温,然后没有发烧了,不过因为体质的缘故所以还有些发冷。

    特别是早上缱绻床榻不想出去,就连吃饭都是双生他们送到床头上来的。我觉得我真的快被这两个人宠成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人了。

    不过因为自己是病号,所以我心甘情愿的享受这病人才有的待遇。中午的时候我昏昏沉沉的在睡觉,然后今早一大早连早饭都不吃就屁颠屁颠的跑掉了的慕容狗剩又回来了。

    回来的时候手里面还拿着两个广口瓶,就是做将化学实验的那种反正是用塞子塞得好好的。两个瓶子都是红彤彤的灌了一瓶子,递过来到我的面前的时候我吓了一跳。

    “这是什么?”我问他。他嘿嘿一笑,“一罐是上官二少的血,一罐是你要的处女的经血,但是童子尿真心是太他妈难找了,你都不知道现在十三岁都有不是处男的!”

    呵呵,十三岁不是处男的是你吧?

    “你怎么弄到的,就是这个什么上官二少的血。是不是特别的难弄?”我问他,他睁大眼睛摇摇头,“没有啊,找人开车撞一撞就有了。”

    “你这样是犯罪啊狗剩。”还有要是撞不到怎么办?

    “没事的,你都不知道上官二少开车的技术有多差,我买通了他的秘书问了他的行踪,昨天晚上我一晚上没睡呢!然后雇人在公路上侯准了他喝酒出来开车,然后挤一挤他的车,我找的那个人是秋名山的老司机来着!那个漂移你都不知道多厉害!”

    我:……

    “然后呢,然后怎么样了?”我继续问他,眼睛却是在翻看微博看了。

    “然后秋名山老司机就把人给送医院了,还好院长和我喝过酒后,轻而易举的就抽血了,这个处女的经血我可是找了很久的,还好我的好哥们的妹妹还是个上中学一年级的小女孩儿,真是万般不容易啊!”他感叹了一声。

    “我想知道你的那个朋友还活着吗?”不管是怎么样偷偷的去翻找姨妈巾的行为都是很变态的吧?

    “这个我不知道啊,大概已经阵亡了吧。真的就差童子尿了,小师父我忽然想起你,你这样长得那么安全上课还不会撩妹的,应该是童子吧?”

    我:……

    “我是有媳妇的人。”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他一副天要亡我的样子“那怎么办,这可怎么办!等一下,你那么早就把童养媳给吃了?真是看不出来呢。”

    “广口瓶拿过来。”我面无表情的伸手过去,他笑的特别的贱,“我就说看小师父这个样子绝对不可能不是个处男来着!等着啊我上车上去拿!”

    说完这家伙屁颠屁颠的就朝着外面去了,我看着桌子上的那两个广口瓶,心说我还是放好吧,不然要是摔了可就大单了。

    等到这家伙回来之后,看见两瓶血不见了着急的跟什么似得。“师父那两罐血去哪儿了?”看来这家伙是很担心他的基友的,我对他说:“放心吧,没事,我放好了。”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不见了。”他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怎么样,现在就开始那啥。”他殷勤的看着我的下半身。

    “你先滚出去。”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他暗搓搓的笑着:“有什么关系嘛,男人之间不应该比一比谁更大的嘛。”

    “谁他妈跟你比,你个老流氓,再说了我有你这年纪的时候一定会比你更大更长。”我斜斜瞥了一眼他,他一时被我说的语塞,耸耸肩蔫巴巴的走了出去。

    还好也算是来了尿意,上了一下厕所,然后将新鲜出炉的82年童子尿给放好了,穿上校服什么的,抱着琅东带着奈奈子和双生就坐上慕容二狗子的车出门了。

    为了公孙萱儿的安全,我把她藏在了我的小荷包里面了,希望她不要太膈应,和我的82年童子尿在一块。

    慕容狗剩显然也是个老司机,车子开的也算是挺稳当的,车子开到了上官二狗子的房子的时候,忽然发现熟人正从里面出来,这个熟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自称杨大师的家伙。

    “先别下车,开到隐蔽的地方。”要不是杨大师身上的阴气很重,我都差点认不出来。

    “怎么了?师父,是不是哪里不对?”慕容狗剩问我。我点点头,杨大师在门口和上官二狗子的娘在说什么的样子,距离太远了我根本就看不真切。

    “双生,二狗子的娘现在诗歌什么表情?”我问双生,双生回答我:“很犹豫。”我冷笑一声,“这家伙不去做推销真心是浪费了,狗剩,拯救你基友的时候到了,赶紧的下去把人给赶走,要是二狗子娘放人进去的话事情就真的大单了!”

    慕容狗剩跟更相信我,一听赶紧的就要下车,我担心狗剩漏嘴了,赶紧的又补充了一句:“别暴露我们,这家伙到了我家来找过我。”

    慕容狗剩表示知道,然后下车之后朝着二狗子家走过去,二狗子的娘虽然十分的犹豫,但是还是没有给人进去,那杨大师应该是想慢慢的磨蹭的,却万万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要不是慕容狗剩找东西找的比较上心,我们也没有那么快到这里,还真不知道能不能遇见这个家伙呢。

    都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古人诚不欺我。

    慕容狗剩也不知道说了什么,那个男人脸色难看的被轰走了,我不敢确认他是不是真的走了,于是让回来的狗剩姜车子开到了车棚里面去,我们从车棚的小门进去。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