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7章 理清头绪
    我刚一进去就看见上官二狗子的娘一副局促不安的样子,她看着我的眼神有那么一瞬间是恍惚的。

    “这是怎么了?”我问她。她“扑通”一声就跪下来了,害的在场的我们都直接懵逼。这是闹的哪一出,卧槽。

    “大师,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刚刚差点就鬼迷心窍了,求求你不计前嫌,救救我的儿子吧!”啊原来是指刚刚的那件事,其实我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不会生气的啦。

    再说了是敌人太狡猾,懂得怎么利用人心,这和她可没啥关系。

    “好了别杵在门口了,先进去吧,这件事宜早不宜迟。”我说着去把上官二狗子的娘给扶起来,可怜天下父母心了,总是会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

    上官二狗子的娘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把我们给迎了进去,和之前一样,一片的黑气和浓郁的香味仿佛要把人给溺毙了一般,让人无法呼吸。

    我戴上眼镜之后那种看不清楚的感觉稍微若了不少,虽然是在上官家里面,但是我还是挺担心公孙萱儿会被捉走的,所以我一直都没有把公孙萱儿给放出去。

    我从小荷包里面拿出来了三瓶不明液体,接下来的做法就比较简单了。

    “你们家有浴缸吧?”我问上官二狗子的娘,她忙不迭的点点头,我心说要是有浴缸就再好不过了。“浴缸里面放满水,要温水。狗剩,把上官枫拖过去,我没力气。”

    而且我现在还是病号呢,虽然没有在发烧了,但是我还咳嗽被。总之不管怎么样这样的粗重活我是一万个不愿意去做的,想都别想。

    还好狗剩为了基友二狗子愿意上刀山下火海,直接就把人驾着走了,还要小心那些狰狞的吸血的血葡萄。

    其实那些血葡萄不会传染人的,因为血葡萄就是被种下的人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而已,对外人根本就没有半点伤害,唯一的伤害就是那味道闻久了会头昏眼花罢了。

    我们跟在慕容狗剩的后面,刚到浴室门前的时候,上官二狗子的娘就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看着我们,大约是真的害怕了。

    也不知道那个杨大师跟她说了什么,不过这些事情都可以后期的时候再说。

    “把他放进去。”我抬了抬下巴示意慕容狗剩,慕容狗剩会意,将上官枫扒光了衣服就只剩下一条小内裤放了进去。

    看见他泡了进去之后,也该轮到我上场了。我把手里面的不明液体一股脑的全部都倒了进去,然后就拉了一张椅子坐着在那里等。

    上官二狗子的娘根本就不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就那么眼巴巴的看着我,然后又看看他的儿子。一开始的效果是没有那么快的,但是慢慢的就有变化了。

    大约五分钟左右,就开始出现了状况了。只见他身上茂密生长的血葡萄逐渐的枯萎,我偶就知道自己猜测的完全没有错,果然就是那个上官二少给下的。

    “这泡要泡一整天呢,毒素才能完全的给排除出去,双生,你可以在这里帮忙看看吗,我有些事情想要跟他们说。”我看了一眼双生,双生靠在门边点点头,大马金刀的站着,脸上的表情十分的严肃。

    有双生在就没问题了,“咱们出去谈一下吧。”我朝着上官二狗子的娘还有慕容狗剩抬了抬下巴,他们有些不明所以,但是还是跟着我出去了。

    我在客厅找了一张凳子坐着,“你们也坐吧。”说出来这话的时候我感觉我自己反客为主了。慕容狗剩和上官二狗子都坐了下来,她娘还是一副局促不安的样子看着我。

    “本来这件事也不关我什么事,但是因为狗,慕容星辰说了这是委托,也就是收费的。我就应承下来了。你也是受害者,我想我是时候给你们捋一捋这个事情的大概了。”

    我想了想,上手把公孙萱儿给放了出来,“这件事你也应该听一下的。”我对公孙萱儿说,她皱着眉头坐在了我旁边。

    因为上官二狗子的娘还有慕容狗剩看不见她,看着我一个人自言自语的有点惊悚,满脸的恐慌也显露出来了。

    我心说这个女人也实在是太实在了,有什么情绪都在脸上暴露出来,也难怪了别人会抓住这个痛处了。

    “先说说你们家的家事吧,已经可以完全可定下毒手害你儿子的就是上官二少,也就是他哥哥。这其中的道理我不说你们应该都知道了吧?”

    反正无非就是排异,然后让自己可以好好的继承家产什么的。但是我想着他们的胃口应该不是局限在这么一点,而是瞄向了整个联达和公孙家。

    “小师父,你是说那个崽子要害我儿子?”上官二狗子的娘十分的震惊,看样子是不太相信,估计是和那个臭小子表面待人好,所以现在才会让上官二狗子的娘一点都不相信。

    “不然也解释不了为什么那个血葡萄会遇见他的血就枯萎这件事。”我耸耸肩,“你们豪门的恩怨弯弯绕绕的我也就不管那么多了,现在最重要的是你。”

    我指了指一直在旁边听着的公孙萱儿。公孙萱儿一脸懵逼的看着我,“我,我怎么了?”

    “一开始我就觉得很奇怪了,一个人死了灵魂会很快就会消亡的,除非执念非常的深或者是因为一些事情被束缚在阳间。但是你都不是,就连这个姻缘线也死了一年后才系上的,理应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才对。

    当我看到找上门的那个和你一模一样的自称是黎姿晨的女人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差不多了。上官二少没办法相处来那些个邪门的法子,所以背后一定是有人相助。你的死,也绝对不是偶然,而是一场阴谋。”

    本来是不想点的那么透彻的,谁知道对方就那么蠢的撞到了我的枪口上去了。

    “那个黎姿晨,为什么会长的跟公孙萱儿一模一样,你们知道是为什么吗?”我问在座的,慕容狗剩皱着眉头:“这不是因为是公孙萱儿的双生姐姐吗?”

    “世界上哪里会有那么多的双生子,这场阴谋一开始就瞄准了公孙家。那不是双生子。”我的手指沾了一点茶水,在桌子上面画了一个圈,“那就是公孙萱儿。”

    “什么!”慕容狗剩睁大了双眼,“你这是开玩笑的吧?公孙萱儿死的时候我们都有出席呢。”

    “那我问你,她是不是土葬?”我凑近一些看着他,慕容狗剩被我这一眼看的浑身都在寒碜,“土葬对吧?”我眯了眯眼睛。

    慕容狗剩愣怔着点点头,“那你觉得公孙萱儿的尸体还会在棺材里面吗?”我笑了笑,但是我的这个笑却让他们整个人都寒碜起来了。

    “公孙萱儿的死不是意外,是在情理之中,因为有人规划了好几年,就是为了吞并公孙家。要不是碰上我,这个计划很可能会很顺利的进行下去,但是偏偏给我撞上了。”

    这也是他们的败笔了,不然那个杨大师不会急匆匆的来找我们,不过他也小看了我们这群小孩子了。

    “首先,造成了公孙家大小姐的死亡,然后利用关系给公孙老爷子灌输配阴婚的念头,不管是配阴婚给老大还是老三,都一样。立马就除掉了一个竞争对手。公孙家只一位大小姐,其实应该最赚便宜的是你的儿子,但是一旦再出现一个公孙萱儿的双胞胎姐姐,dna什么的都是一模一样,然后还钟情上官二少,我问你们,这件事是不是瞬间就大逆转了?”

    我这话一出,在场的人全部都懵逼了。

    “但是这不能吧……”上官二狗子的娘还是有些不太相信,我笑着点了点桌子,“先听我说完我的推理,然后我们再去求证,只需要一个地方的求证,就一清二楚了。”

    他们立刻就不说话了,一个两个的看着我。

    “首先是为什么那个叫做黎姿晨的女人会看的到我们,那是因为魂魄残留,透过公孙萱儿的眼睛看见的,不然也不会找上门来,其次,就是的那个女人身上的阳火。魂魄不合适,不管怎么装进去都是没用的。一开始我就看不出来了,所以感觉很奇怪。”

    “接下来的消息,差不多就是:公孙家认回来了女儿,然后大摆筵席,再之后和上官二少结婚,再之后上官二少就成为了最后的赢家,就是那么简单。”我摊开手来,然后看着手表,“时间还没够,晚上跟我走一趟,我们去求证。”

    杀人就算了还借尸还魂的做出这样可恶的事情,也真是够够的了。

    晚上我们就在这里吃饭,因为自己的儿子准备好了,所有上官二狗子的娘兴冲冲的就去买菜,当然为了不让外面蹲守的上官二少的人看出来,所以拜托了别人送上门来。

    晚饭吃的十分的满足,就是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要出门的时候上官二狗子还没醒过来,我们要留人下来守着。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