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7章 石在泉的哥哥
    也不知道今晚要吃什么,总觉得好期待的。我乐颠颠的走回了石在泉的家里,因为有一段的距离,所以我能把整个房子都看在眼里,我忽然就看见了一双眼睛在三楼的石在泉对上去的房间看了下来!

    我心中一跳,再仔细看却也不见任何的人了。是不是我的用眼花了?我揉了揉眼睛,因为就是一眼而已,我看的不是非常的真切。

    我走进了石在泉的房子里面去,石在泉已经做好了炒菜了,饭也闷好了。我一看菜色还不错,西红柿炒鸡蛋还有一个红萝卜炒肉,金针菇日本豆腐。

    “吃饭吧。”石在泉招呼了我一声,他们家用来盛饭的碗是真心的大,我看这驾驶都抵得上我家的两碗饭的碗了。上面盛满了饭。

    “别客气。”他对我说。

    我点点头吃了起来,他吃饭不快我吃饭一不快,吃完一大碗饭之后菜基本上也没有了。

    吃饱喝足了之后也下午快两点了,我赶紧的抓紧时间的给石在泉辅导功课,本来还想说到了四点半就走的,结果忽然就下了一场大雨。

    来的时候天气就阴沉沉的了,没想到竟然还下了大雨,我在屋子里面还没怎么察觉呢。

    “要不先吃了饭再回去吧,待会可能雨势会小一点。”石在泉站在门口看着大雨滂沱,“这入冬降雨量烧,也还真没见过下那么大雨的。”

    我一听也只好这样了,现在跟夏天不一样,淋一场雨回去肯定是要完蛋。我看见石在泉忙里忙外的,我也不好意思在一边看着,于是问他有没有什么要我帮忙的我好打下手之类的。

    石在泉没让我做什么,就让我帮忙择菜。

    “你这菜都是早上去买的吗?”我问石在泉,石在泉点点头,“都是早上去的,早上的菜色比较丰富而且也新鲜的多。”

    “家里面做饭的都是你啊,你爸妈呢?”我问石在泉,石在泉的手一顿,“他们从来不住在这里。”

    我一愣,“那你是留守儿童了?”

    石在泉点点头,我寻思着自己是不是戳中了他的伤心处了,没敢在这个问题上多说什么,就老老实实的掰着豆角。

    不过我忽然想起了之前在三楼看见的那双眼睛,我有点担心这要是要贼在他家楼上,晚上我回去了就他一个人,会不会出啥事

    “那个,石在泉,我今天好像看见你家楼上有人在,你家有人?”我问石在泉,石在泉正在做鱼,他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你还是看见了?”

    我心里一个“咯噔”。“你们家还真有人在啊?”

    “那是大我两岁的哥哥,是个弱智来着,平时就被关在家里面。”他盖上锅盖,用一条湿毛巾把周锅盖周围围起来,我有点不解为什么,但是平常时我就不做饭,所以很多做饭的技巧我都不懂。

    他把锅盖围起来之后蹲下来三两下的就把我还没掰完的豆角弄好了,熟练的切着腊肉。

    “那你爸爸妈妈呢?外出打工了?”我问石在泉,石在泉摇摇头,“离婚了,就再也没有回过来。”

    我一听原来是这样,多少感觉有点惆怅。

    “你呢?我暗中观察过你的状况的,只见到你和两个高年级的出出入入而已,家长会也没有见到过你爸妈来。”石在泉反过来问我。

    我摆摆手,“我爸妈没离婚,但是也不在这个地方。我从小就是跟我爷爷的,我爷爷走了之后就和双生他们了。对了你爸妈总该给你抚养费吧?”

    石在泉点点头,“有的,不过从今年五月份开始我爸那边的就停了。”

    问我心说铁定是找到了女人了,估计女人还怀孩子了,不然也不会断得那么突然的。

    我沉默了一阵子,心里面多少是有些不舒服的。

    “那待会让你哥哥下来吃饭?”我问石在泉,石在泉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还是不要了,我担心他待会做出什么失礼的样子出来,就不好了。”

    我听着心里挺不好受的,但是石在泉这样说了我就不拦着了。

    石在泉把盖在锅盖上面的那块布给掀起来,接着我就闻到了一股香味,刚刚一点味道都没有闻到的,没想到香味那么浓郁。

    做完了鱼洗锅,然后又做了一些其他的菜,等着饭闷好了他把菜端出去。用小碗盛出来好些菜,十分仔细的把鱼肚子上面的肉给夹出来。

    “不好意思啊,我哥哥不会吐鱼骨头。”石在泉对我说,我摇摇头,“没关系。”表示理解。

    他端着菜饭上楼,好一阵子才下来,这个时候菜已经有点凉了,不过饭还是热乎乎的。我一口饭一口菜吃的不亦乐乎。

    石在泉做的这个鱼的味道真心是绝了,我还不知道清蒸鱼能够做的那么鲜美多汁来着,我因为这条鱼忍不住就多吃了半碗饭。

    我自己本身的食量就不是非常大的,本来两碗饭已经是我的极限了,吃了两碗半的饭之后我感觉自己撑得慌。明明是长身体的时候饭量却意外的小呢。

    吃完了之后我帮忙收拾了一下桌子,石在泉说上去看看他哥哥的情况,不过很快就下来了。

    “这雨还没小,现在要回去吗?我去找一下伞。”石在泉问我。我一看已经是六点半了,心说还是要回去的,公交车是到九点多就没车了。

    “我去找一下伞。我不在家的时候我哥哥特别喜欢在家里乱窜。”石在泉伤脑筋的各种找,我心里面恍然大悟,难怪石在泉要把家里面所有的窗户都封死了。

    我在三楼看见的也是不经意在一个小洞看到了他哥的眼睛的。

    石在泉到处找雨伞,我就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忽然就看见二楼探出来一个人,脸色特别的苍白,一双眼睛黑沉沉的,和石在泉倒是长得挺像的。

    他咧嘴笑着,傻乎乎拿出来了一把伞,一蹦一跳的朝着楼下面跳,我刚想要开口叫石在泉的时候,他哥哥忽然就从楼上栽下来了!

    我被吓了一跳,赶紧的上前去要把人给扶起来,就在关键时刻,石在泉忽然开口道:“啊原来伞在这里。”说着他捡起来了楼梯口下面的伞。

    我震惊的指了指以一个诡异姿势躺在那里浑身都是血的石在泉的哥哥,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石在泉问我,我看看地上再看看他,忽然之间发现了一个问题石在泉的哥哥身上根本就没有阳火!

    我瞪大了双眼,然后听到头顶处传来了一个声音:“哥哥哥哥!”那声音是相当的欢快的,我一愣,赶忙抬头看上去,看见一个和地上躺着的骨折都刺穿了肉的人一模一样的家伙。

    但是不太一样的是,这家伙的身上是有阳火的,地上的那个人没有。

    就在我震惊的时候,地上的那个化作一缕青烟,缱绻上了石在泉的身体。

    我好像有点明白了石在泉为什么会煞气缠身了

    “说了多少遍了我不是哥哥。”石在泉呢喃了一句,然后冲了楼上的人叫了一声:“赶紧回去!我没回来的时候不许出来!”

    那个男孩唯唯诺诺的回了房间去,但是我总会觉得他在暗处看着我。

    石在泉担心我的书本会被淋湿,特意找了一些塑料袋给我把数本包起来,然后还仔仔细细的把我脚也用塑料袋包起来,这才穿着雨鞋出门。

    他有的时候真的是十分的细心的,就好像是双生一样。大约是因为一个人在照顾弟弟的缘故,所以石在泉凡事都是十分的在意的。

    就连打伞都是往我这边倾斜。

    我觉得石在泉的弟弟身上一定有什么是没办法用科学来解释的,他看我的眼神我觉得根本就不像是弱智。碰到这种问题的时候我就特别的想问问。

    反正这一条路还有一段时间,于是我问石在泉:“你弟弟是怎么了?”

    石在泉还算是挺聪明,知道我在问什么。

    “我念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爹妈就离婚了,我哥哥当时还没有任何的问题。但是因为没有爸妈照顾,所以我们就落单了,被嘲笑欺凌。”

    我忽然想起了之前在厕所看见的石在泉被高年级的欺负要钱的时候。“你就没想过反抗吗?”我问石在泉。

    石在泉苦笑着摇摇头:“没用的,你告诉老师告诉校长,就算对方被开除了,但是我也总是会有落单的时候。我被打过无数次,我哥哥也因为保护我的时候被任用石头砸脑袋,后来没钱医治,感染了发高烧,脑袋就烧坏了。经常神神叨叨的说有人杀他,有时候还跟我说他还在保护我之类的。”

    石在泉说这话的时候有些无奈,我看得出来他有些疲惫的。毕竟才十来岁就要负担起来家庭的,从他做饭那么娴熟之中我就看出来了。

    不过他哥哥说的话很有可能是真的。

    在另外一个世界里面,或许也有人想要弄死石在泉也说不准呢,我不着痕迹的胡思乱想着。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