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1章 黄天丹
    为什么老是我遭遇这种事情,我的命还真苦啊,再不找到办法让我复原我就真的变成孤魂野鬼了。

    “那现在怎么办?没有什么解决办法吗?”我问司寇玉,司寇玉指了指前面:“待会找到黄天丹就好了,这个空间就是黄天丹支撑起来的,只进不出。黄天丹在我们的手上就能出去了。”

    “黄天丹是什么东西啊?被你说得那么厉害,还能撑起整个空间,我看你啊绝对是在逗我吧。”刚才就拿我来调侃,现在我才不信你的鬼话。

    “再说了,我和你又不是很熟,虽然你说你和我是旧相识,可是我现在连以前的记忆都不记得了,不管你现在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我还是没办法分辨。”

    “薛少白,你不记得没关系,我会让你慢慢想起来我是谁的,现在最要紧就是让你恢复原样。”司寇玉竟然还会安慰我。

    “我和你讲下这个黄天丹的来历吧,黄天丹是女娲补天石遗留下来的那块灵石的一角,因为具有灵性吸收天地之精华日月之光辉而拥有非常大的灵力。”

    司寇玉看着我一脸听书的样子竟然开始嫌弃我:“你要继续听还是不听啊?听啊,你继续说啊,我认真听着呢。”

    司寇玉无奈的继续讲下去:“这黄天丹本是神物又吸取天地日月之精华,里面的能量无穷无尽,这黄天丹本来是在黄山道观被供奉着的舍利。”

    “这皇帝身边的李妃是百年的狐狸精,她想要占有黄天丹却又奈何不了道观的封印便告诉皇帝这黄天丹有长生不死的功效。”

    “她知道皇帝很痴迷长生不死,到处找长生不老的仙术仙丹,皇帝知道这黄山道观中有这长生不老的神药便强行下旨杀了道观所有的人取走了黄天丹。”

    “但是所有人都不知道,这黄天丹以前放在道观的时候是被高人设法镇压了黄天丹里面的巨大能量,一旦离开道观可怕的能量就后会被恶人所利用。”

    “这李妃和皇帝说的时候并没有提到这黄天丹离开道观会有什么后果,皇帝拿到黄天丹后弄得世间生灵涂炭,到处是瘟疫横行,鬼怪作祟。”

    我和司寇玉一边走,一边听他说这个黄天丹的事情:“那这个黄天丹是不是真的有长生不死的功效啊,那么多人想得到它。”

    “这个长生不死的功效怎么可能有,这黄天丹身边围绕着的都是妖怪,所有妖怪都想得到这黄天丹来增强自己的修为成仙。”

    “这黄天丹对妖是有益无害,但是对人却是伤害最大的,皇帝得到黄天丹后整个大地慢慢开始受瘟疫折磨,让无数民众流离失所,当时真的是死的死伤的伤。”司玉寇像是经历了那场灾难一样在感慨。

    “你不是也是妖吗?当时你也在吗?”我问完之后感觉自己有些失态了,像是挖开了他的陈年往事一样。

    他别过头看着我:“当时我还小,只是看到很多人流离失所死伤惨重,具体很多事情后面都是听长辈们说的。”

    “这皇帝和黄天丹最后怎么样了?怎么现在会在这九州墓之中?那个狐狸精没有得到这个黄天丹吗?”我像听故事的小孩一样追着问。

    “那个狐狸精本来已经拿到了黄天丹了,可是后面不知道遇到了什么变故死掉了,这黄天丹就这样失去了下落。”

    “后来皇帝为了找到黄天丹到处派人寻找一直没有找到一丝线索,就这样皇帝到死都没有再见过黄天丹。”

    “不过这些是历史上没有记载到的,而且当时从黄天丹消失之后瘟疫就得到了控制,所以后世子孙只是记载了那场巨大的瘟疫暴动而已。”

    “那你是怎么知道黄天丹在这个九州墓里面的?不是说当时就已经凭空消失了吗?”我还是很在意这个黄天丹为什么会在九州墓里,为什么只要找到黄天丹我就能恢复身体?

    “这个黄天丹在九州墓我也是最近听说的,具体是谁说的我也不知道,我只找到它确实在墓里,找到黄天丹我就要带走,免得祸害老百姓。”

    你这个司寇玉明明就是个妖怪,肯定是得到了就拿去增加功力了,怎么可能会想到老百姓啊,开玩笑,又想忽悠我薛少白了。

    “好你个薛少白,心理嘀嘀咕咕的说我坏话是不是?亏我还认识你那么久,我现在想办法救你,你竟然在心里说起我坏话来了啊。”

    糟了,忘记这个家伙会读心术了,早知道我就不在心里说他了,他怎么老是偷听我的心里话啊。

    “司寇玉,你不要老是拿你的读心术来看透我的心思啊,我现在不跟你计较,找到黄天丹恢复我的真身要紧。”我扯开话题继续往前走。

    司寇玉一脸好像知道我会这样说一样看着我,看着他那个搞笑的样子,我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

    走了好久我们两个就一直没有说过话,我这空空如也的灵魂如果换作在外面都不知道吓死多少人了,不过这样的身体还挺好玩的。

    “到了”司寇玉停了下来我正好就撞了上去,虽然灵魂出窍是没有真正的实体的,但是因为司寇玉的关系我的灵魂有实体质感能撞到他。

    我从他身后探头出来,被面前的一切惊呆了,这地方未免也太大了吧,怎么看都不像是在棺椁里面啊,瞬间感觉我学的知识又不够用了。

    “这棺椁里不是像平常的世界那样运行的,在这里面的一切都受到了黄天丹的磁场控制,和外面的世界有很大的差异,虽然时间上是一样,空间却完全是另外一种样子。”司寇玉边走便解释。

    “那我们现在到棺椁的中心了是吗?现在到哪里找黄天丹啊,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摸索着问司寇玉。

    “不着急,有我在,我会找到黄天丹的,现在是要警惕四周,我总感觉周围有些不对劲。”司寇玉巡视着四周

    忽然听到几个小孩子的声音“咿咿呀呀咿咿呀呀”感觉像是在商量事情又像是在学唱歌一样,可是这种地方怎么可能会有小孩子。

    只听到我耳朵旁边一阵阴风凉凉,一个声音叫住了我:“哥哥,你回头看看我啊,哥哥”我浑身一抖下意识的准备回头看看究竟是什么。

    “不要回头”司寇玉一把抓住我的衣领使劲一拉把我拉入他的怀里,我脑子里瞬间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掠过,可是我就是一下子想不起来。

    “不要回头,有什么事我来解决”司寇玉放开我,速度飞快的从我旁边掠过,速度快得眼睛都看不到人。

    我没有听司寇玉的话,回头看了那白蒙蒙的雾里,只听到有小孩子的声音和两个红色的小灯迅速的飞过,时不时传来痛苦的叫声。

    过了好久就看到雾慢慢的散去,有个人影从里面慢慢的走出来,定眼一看原来是司寇玉。

    “司寇玉,你没事吧”我站在原地问,“小看我啊,好歹我也修行万年了,这么一点小场面怎么可能有事。”司寇玉洋洋自得的样子看到就想揍他。

    “赶紧走吧,我们要快点找到黄天丹帮你恢复身体才行。”司寇玉边说边走,刚要转身回头的时候发现刚才他们打斗的地方出现了一丝亮光。

    我叫住了司寇玉往打斗那边快步走去,走到光亮处才发现原来是一条通道,一点都不犹豫的我们径直就一直往前走去。

    走了好久便走到了尽头看到一扇大门,推开大门是一个空空如也的大厅,放眼望去只有大厅中间有一个凸起的石台,石台上有一个石莲花包。

    我和司寇玉走过去仔细查看,这石台上刻有几行字分别是:有缘之心,如白莲出淤泥而不然;心术不正,如荷叶载不住大川河流;有缘可修心,无缘亦害己。

    “司寇玉,这个什么意思啊,怎么只有这个石头莲花啊,该不会这个黄天丹就在这个莲花里面吧?”我看着石台上的字问

    司寇玉看也不看我,直直走去石台边,像是着了魔一样划破了自己的手:“司寇玉,你干什么啊,你中邪了啊?”我拉着司寇玉的手,可是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一双眼睛越来越红,狠狠的把我摔在了地上,他把手腕上的血滴在了石头莲花包上,那石头莲花包瞬间就变成了真花,慢慢的在我们面前绽放。

    司寇玉回过头看着我,通红的眼睛慢慢的没有了那么红:“薛少白,你怎么坐在地上啊,快起来啊。”

    他伸手过来拉我起来,我甩开他的手说:“少假惺惺的,刚才你可是眼睛通红的狠狠的把我摔在地上的。你是怎么回事啊,是不是中邪了啊?”

    “不是,我刚才不是故意要摔你的,只是我刚才好像控了身体,刚开始我还有些意识,只是后面的事情我完全忘记了。”

    我和司寇玉把刚才他中邪的事情讲了一遍,他意味深长的看着那个莲花:“如果没有错的话,是这个莲花里面的黄天丹搞的鬼。”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