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7章 解围
    松完一口气后,我注意到日头已经偏西了,双生和奈奈子正好醒过来了,花春香还在昏迷着,他们醒来后注意到花春香在昏迷着才回过神想起发生什么事情,不禁紧张起来,过来察看了一下我的情况,知道我只是累的虚脱了基本没什么事情,才放下心来。

    后来我从双生和奈奈子询问之下后才知道,双生和奈奈子其实跟我当初被食尸鬼陷入幻境是差不多的,他们都被各自分开进了各自的幻境,但没等他们找出破解幻境的方法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阵惊雷声,然后就没什么意识了。

    我听了后,心里明白惊雷声是一开始我劈下桃花树使用的惊雷符出来的,一道惊雷劈中桃花树后却恰好破坏了食尸鬼的幻境,引发了食尸鬼的愤怒,因而影响了陷入幻境的其他人从而导致失去意识而已。

    双生和奈奈子从我这儿知道在幻境中所发生的事情。

    双生担心花春香知道我的阴阳师身份,会让全校的人尽皆知,反而会给我的生活带来极大的麻烦。

    我本来在说花春香在学校没有什么人缘,就算说漏了不会有什么人信的,再加上她本来不怎么说话,也不一定会说出来,可双生觉得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让她知道未必有什么好处。

    在双生的坚持下,我就只好翻了下《万物图鉴》,本来没怎么指望能找到这个法子,但翻着翻着却真的让我翻到了我想要的答案。

    一种可以改变记忆的方法,尤其在失去意识的时候使用最佳,于是我就照着这个法子把还在昏迷着的花春香的记忆稍微修改了一下,让她以为自己遇到匪徒被攻击,恰好被我们给救了,虽然内容不一样,但其实差不了多少。

    但我却想起了之前曾经进入花春香的幻境中曾经见到花春香幼年的事情,回想起花春香现在的样子,心里不禁好奇,她之前究竟遇到了什么事情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好奇归好奇,但我知道花春香埋在心里是不会说出来的,于是就没再多想了。

    不久之后,花春香醒了过来,她看了我们一眼,并没有说什么话,默默地从荒废小公园离开了,那时候我隐约感到花春香对我的眼神有了变化,似乎多了份感激以及其他说不清的什么感觉。

    我本来以为只是平常的感激之情,就没有放在心上,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花春香对我不只是感激之意而已,当然这是后话了。

    经过这件事情后,双生和奈奈子都特别注意我的安危,但是昨天因为食尸鬼的事情没来上课的缘故,学校的班主任老师和几个老师都来问我们怎么不来上学,我们统一声称遇到了匪徒袭击才耽搁了些时间。

    本来班主任老师见我们没有受什么伤一开始是不信的,但花春香后来说我们从匪徒救下她的事情,班主任老师注意到花春香的腿似乎受伤了。

    我知道这是我们躲避食尸鬼的袭击爬上滑梯受的伤,尽管花春香没有说什么,后来食尸鬼被击杀后,花春香醒来离开我注意到她的腿似乎受伤了。

    班主任一见花春香的腿受伤了,得知是我们从匪徒救下她来的,于是开始有些信了,并叫我们出门小心点,很关心地过问了几句,叫我们下次不可以鲁莽了,遇到这种事情只要报警就行了。

    我们装作听话地点了点头,心里不禁松了一口气,尽管理由听起来是很假的,但好歹还糊弄过去了,回到教室后,周俊过来跟我好哥们打了个招呼,很关怀地问了我的情况,我表示没什么事情搪塞过去了,没有多说多余的话,免得多说多错不小心暴露破绽。

    上课的时候,我闲着无聊地翻了翻手中的课本,托着腮望着窗外的天空,晴空万里,一丝云彩都没见着,我看着看着顿觉困倦起来。

    就这样直到下课铃响的时候,我本来还在小憩着休息,忽觉有一个巨大的声响传到了耳边,我被惊醒了,忍不住回头看了一下,只见花春香在教室后面被几个女生推到了地上,恰好撞到一个课桌,连人带桌地摔下去了。

    见此我不禁皱了皱眉头,这几个女生未免太过于嚣张了吧,这么大的声音还不把老师引过来才怪。

    然后我却听到了几个女生在说话,似乎说的更加难听了。

    “你这个小偷,还不把麦玲的手表交出来!”

    “我没有……”

    “还抵赖,自从你来了后,班里的同学就开始丢东西了,不是你偷的还能是谁干的?”

    “哼,就她那种臭烘烘的样子,说不定她家是没家教的!”

    “就是,哪有父母会愿意让一个孩子带着一身臭味出来,说不定她家就是个捡破烂的!”

    听着几个女生越说越难听,我不禁皱了皱眉头,看着花春香缩在一旁一直摇着头,似乎还在辩解着什么,尽管我跟花春香认识并不太熟,但我隐约有种直觉她不像是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人,本来正欲要起来想问问怎么回事,可我却注意到什么似的停了下来了脚步。

    几个女生围着花春香正在指责她,对她推推搡搡,我有点看不下去了,于是说道:“你们不会去看啊?这么明显的位置你们都没发现有东西卡着吗?”

    几个女生本来欺负得正起劲,忽听到我的话来,本来想反驳回去,但转头却愣住了,她们可是真真切切地看到了一个闪闪发光的东西卡在课桌脚和墙角处,而闪闪发光的东西确实正是麦玲丢失的手表。

    很显然是一位叫麦玲的女生摘下自己的手表放在课桌上然后突然有事一时忘了戴上而落下,课桌被人一撞后手表就跟着掉下来了,正好卡在课桌脚和墙角处。

    等麦玲发现后,手表竟不知踪迹,她心急想要找回手表,想起班里同学丢东西的事情,第一反应认定是花春香干的,完全忘了检查自己课桌脚下。

    见到手表已经被找回来了,几个女生们都说不出话来了,表情极度难看,其中一个叫麦玲的女生咬着嘴唇,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连话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其中一个女生却出来说道:“好吧,既然麦玲的手表不是她偷的,那么全班同学自从她来了后就开始丢东西是怎么解释的?”

    “那你们亲眼见到她偷过东西了吗?再说教室丢东西不止一次了,说不定是不下心丢到角落里未可知呢。”我反驳说道。

    几个女生们哑口无言了,她们确实是从来没亲眼见到花春香偷东西,又没有证据指责她,只得忿忿不平地离去了。

    花春香平静地注视着几个女生离去的影子,我却隐约感觉到她眼神中的冷漠。

    经过这次风波后,几个女生没再来找花春香的麻烦,教室里没有再出现什么事情,偶然会有周俊这厮会过来跟我打招呼熟稔一下,基本没什么事情发生,就这样平平静静地到了放学时间。

    我来到校门口,双生和奈奈子已经早早地等我在这儿了,我搭上双生的自行车,跟着奈奈子一起回家去了。

    在离校的路上,我却一眼见到花春香,她脚边跟着一只黑猫,她却对身边的黑猫似乎从来没有理会过,一直走在她回家的路上。

    我见到黑猫忽然想起曾经被黑猫引到废弃小公园,见到花春香被食尸鬼的幻境给迷住,心里不禁想到,莫不是花春香是黑猫的主人?

    但我记得自己和双生曾经被黑猫莫名其妙地引到一只死去的花猫,我记得猫的尸体上遍体鳞伤,毫无完好的一点,样子惨不忍睹,我心里想着它到底遇到什么不幸的事情变成这样?不过黑猫对花猫这么在乎,想必之前是很熟识的朋友吧。

    我们一路骑着很轻快地到家了,双生早早进了厨房开始做起饭来,奈奈子没事就跟庭院中的槐树和桂花树上的几个木灵逗着玩玩。

    我安安静静地坐在一张躺椅上,琅东躺在我的腿上呼呼大睡,我一手翻着手里的《万物图鉴》准备用来打发时间,偶然却翻到一个很有趣的东西都会仔细地认真看起来,结果由于我看得太过于认真,等我想起来的时候,双生的饭已经做好半会了。

    “你们吃饭怎么不来叫我?”我边来到饭桌旁边不住地埋怨道。

    “阿白,我们本来想叫你过来吃饭,但发现你看书太认真了我都不忍心打扰了啦。”奈奈子说道。

    听到奈奈子的话,我的嘴角不禁抽了抽,只好坐下来开始吃起饭来。

    吃完饭后,该洗澡的都洗过了,该铺的床都铺好了,我一把拉起被子钻进去了舒服地抱着琅东很快便睡着了。

    一觉睡到天色大亮,我跟着双生和奈奈子一起来上学,然后跟双生和奈奈子打好了招呼往教室走去,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原本以为可以平静的早自习就被一件突如其来的事情给打破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