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7章 怪异的房子
    我看着这条到花春香家的山坡路,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见花春香一瘸一拐地走上山坡略有点吃力,想了想就上去帮忙扶了一把,花春香察觉到自己被扶着,对我道了谢没再说什么,默默地往上走着。

    由于之前去过花春香的家,我心里很清楚这儿离花春香家还有一段距离,一直扶着花春香往上走着。

    由于下雨的关系,山坡路有点滑,我边撑着伞边扶着花春香上去了没一会就觉得有点吃力,但我注意到前方有一道光亮,知道离花春香家已经不远了。

    走着走着,直至花春香的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不太好的关系,我总觉得花春香的家比之前诡异得多。

    雨点哗哗打在前面的铁栅栏大门,在雨点的大力冲击之下使得大门有些摇摇欲坠,院子里的杂草比我当初去的那次多了许些,人要想走过杂草丛生的道路会比较吃力点的,如果不是院中的屋子里窗户透出一丝昏黄的灯光,我几乎就要以为没人住了。

    我撑着伞站在这儿犹豫着要不要离开,我本欲要跟花春香说先送到这儿要离开的时候,我正要转回头跟花春香准备道别的时候,却见到花春香正在吃力地推着铁栅栏大门。

    我记得当初去花春香的家推开这道大门不怎么吃力,感到很疑惑,就上来推了一把,结果我发现这道铁栅栏大门之所以推不开主要是因为它生锈得太多了,刚好锈住了门轴,所以才会推不开。

    在雨中推大门的时候我都能闻到手中的铁锈味道,让我不禁有些皱起眉头。

    这道铁栅栏大门终于被两个小孩子的力气一齐推开了,我撑着伞有些气喘吁吁,不禁心下奇怪,推门这么大的动静没理由屋里主人没可能察觉不到啊,我回想起花春香每次吃我剩下的零食总是吃得一干二净,不禁有些怀疑花春香在家中并没有吃饱过。

    推开大门后,我本想再跟花春香道声别后再走,但花春香刚踏进院子里杂草从险些摔下来让我不得不打消念头。

    我撑着伞就过来扶着花春香慢慢走过杂草从,但雨实在下得太大了,杂草从覆盖的道路有些泥泞不堪,稍有不注意就会被滑倒。

    我小心翼翼地扶着花春香走到家门口,有些松了一口气,花春香站在家门口正要跟我道谢,我摆了摆手正要转过身离去的时候,忽然我被天空中一声惊雷险些吓到了。

    同时我感到背后一声熟悉的哐当声响出现了。

    “春香,你怎么回来的这么晚?”一个熟悉的女人声音飘进了我的耳朵,这声音里带着许些不满。

    “妈妈,雨下得太大了,所以走路慢了点。”花春香低声地说道。

    我想着反正是别人的家事,正要离开的时候,刚巧花春香的母亲却注意到了我。

    “哟,这不是小弟弟吗?小弟弟你怎么会来这儿了?”花春香的母亲很快认出了我,让我竟有些不知所措。

    我只得转回头,对着花春香的母亲扯出一个微笑,道:“是啊,花同学脚受伤了,不方便回家我就帮忙送回来了。”

    “受伤”花春香的母亲眉头轻轻一皱,用眼睛扫了一下花春香的腿,“是吗?春香的事情真是麻烦小弟弟了。”

    “今天天气不太好,山坡路滑不安全,小弟弟你一个人回去会不安全的,不如先进我家等雨停了怎么样?”花春香母亲的嘴角两边微微向上弯,突然天空传来一道闪电,照亮了花春香母亲的脸,让她的笑容瞬间变得诡异起来,让我竟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尽管我不太想进去,但我见天空雷声大作,雨越下越大,往下边的道路望了下,道路两旁山林不住地随风摇晃,中间一片漆黑几乎望不到头,我琢磨着这么大的雨就这样下山有点不太安全,我心里想着就暂时先进去等雨停了再走不止吧。

    我在花春香母亲的邀请下进入了花春香的家,等我把伞收好了后,发现花春香的家中并没有外面好得太多。

    客厅中只有一个昏黄的灯光,但就是照不亮四周,显得客厅越发有些阴森无比,由于四周太过于幽暗让人无法看清楚真切,让我总觉得黑暗角落里有什么危险潜伏在其中,给人带来极其不舒服的体验感觉。

    我跟着花春香的母亲走的时候,顺便留意了下身边的花春香,她走在一旁走得非常平静,似乎对房中的一切不怎么在意,我禁不住想着正常人要是长期生活在这种环境下,心情不压抑才怪。

    但是自从进了花春香家后,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有种不祥的预感萦绕在心中,我按捺住自己心中的不好预感,边走边留意花春香母亲的举动。

    直到花春香母亲领着我坐进了沙发,叫我等着她去拿点茶和果品过来,我感觉沙发坐的有些不舒服,不软但有点硬硬的。

    等了几分钟后,我很快发现进来后几乎没怎么见过花春香的父亲,但她母亲似乎从来没怎么提过她父亲的事情,于是我就忍不住问了坐在一旁的花春香,道:“那个花同学,你爸爸的病还好吗?”

    花春香嗯了一声,道:“我妈妈说我爸爸身体不太好,需要在房间里好好养病,不能方便出来。”

    我听完后心里想着花春香的父亲的病到底有多严重,然后我就想起曾经在食尸鬼制造的幻境中见过花春香的父亲,很平常的但有些稳重的样子。正在想着的时候,花春香的母亲端来了一些茶水和果品过来。

    花春香母亲拿过一杯茶递给了我,我拿过去在微弱的光线下发现杯底上面沉淀着黑漆漆的不知是什么东西,但从形状上来不像是茶叶,我闻了闻,味道很奇怪有种腥味,我犹豫了半天没敢轻易下口。

    不过好在花春香母亲并没有看向我这边,我趁着她们不注意悄悄地把茶水倒进了旁边的一盆植物里,倒完后,正好这个时候花春香母亲直接把这盘果品点心递了过去。

    我见果品点心都很正常,心下稍微放下心来,于是就拿过一个苹果吃了起来。

    不一会儿花春香母亲往窗外望了一下,窗外的天空正在电闪雷鸣,狂风带着雨点不停地拍着窗户,于是就道:“这雨一时半会是停不了,小弟弟你来这儿很久了,想必已经饿了吧,一会我去做些晚饭,小弟弟好好等着,不要乱跑哦。”

    花春香母亲露出微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总觉得她的笑容越发诡异起来,等花春香母亲收拾了这盘茶点果品然后便走了。

    我本来想再找花春香说点话的时候,可我发现花春香不知道去哪儿了,偌大的客厅只剩下我一个人,我四处观察了下总觉得周围太过于阴暗让我极度不舒服。

    于是我就站起来,准备去四处逛逛,我走着走着突然发现前面有一道光亮,而且是从一个房间里透出来的,但门似乎没有关紧一直开着缝儿。

    但我隐约有种不对劲,于是就摘下眼镜,发现开着缝儿的门口透出一股诡异的黑气,我想起花春香身上曾经出现过一丝微弱的黑气。

    一时好奇之下,我走过去了,正要往门缝口看去的时候,发现房间里布满了一排排白色的蜡烛,而房间里除了蜡烛就是什么都没有,整个房间里在蜡烛照耀下显得更加诡异起来,我心头一阵紧张,连连后退,我正要往回走去的时候,我忽然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

    但这股味道奇怪是奇怪了点,但绝不是花春香身上的那种难闻的异味,而这股味道的来源正好是我刚刚路过的一个紧闭的房间。

    由于房门所在的地方实在太过于阴暗,我拿出手机用手机光亮照射过来的时候,注意到房门被人刷上一层黑漆,黑亮黑亮的。

    由于早已摘下眼镜的缘故,我没看出来门刷漆有什么异常,倒是注意到门的底缝隐隐约约有股黑气冒出来,我想起花春香身上的异味和黑气,出于礼貌心理我没有轻易推开门,我站在门口犹豫了很久。

    犹豫了半会,我决定还是先离开再说吧,我把手机收好后,正准备离去的时候,忽然我听到房间里传来一声异响,我以为房间里出什么事情了,正要敲门的时候,忽然花春香的母亲在我面前出现了。

    “小弟弟,你在这儿干什么啊?不是叫你好好等着不要乱跑吗?”花春香母亲的声音缓缓地从嘴里出来,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花春香母亲似乎变得怪异起来。

    由于对花春香母亲的戒备心理的缘故,我没敢说出来自己刚才遇到的事情,于是就谎称道:“嗯,其实我是想去上厕所,但不知道在哪,怎么找都找不见。”

    “哦,原来小弟弟想上厕所了,跟我走吧。”花春香母亲转过身,让我跟着她一起去,我想了想还是跟着去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