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9章 生意上门
    我心满意足地把双生做的饭菜都吃完了,之前在花春香家里备受折磨的肚子终于得到美食的慰藉了。

    我吃饱喝足后,舒服地回到床上顺便抱起琅东正要逗弄的时候,不想琅东在我怀里似乎反应很大,从我手中挣脱出来对着我的手龇牙咧嘴,我才察觉到我手掌上的红线还未消除,奈奈子见此就把琅东抱过来了,等奈奈子安抚好琅东的时候,我就只好拿出手机准备刷阴阳师打发一下。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所遇的事情不顺利的太多了,我积攒好久的十一个蓝符抽的竟然只有两个sr式神,一个ssr的影子都没见着,让我倍感郁闷,我抽完了式神就带着草爸爸和小黑去打御魂副本,但打了好几轮要么是两星要么是三星,唯独见不到四星和五星,我刷了好久没刷到我想要的御魂才听到双生提醒我赶紧睡觉,我这才注意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地玩到了快十点了。

    我匆匆洗漱完了就回到床上准备睡觉去了,睡前我感到手心里有种瘙痒感,痒得我忍不住用手抓了几下,等感觉好多了的时候就陷入了睡梦之中。

    一觉醒来后,天色已经大亮,而今天正好是周末,可以休息可以出去玩的一天。

    我起来后才想起昨晚睡前手掌心的瘙痒,不禁有些担心红线是不是开始蔓延了,我伸出自己的右手掌仔细看了一下,红线依旧如昨晚一样除了像活物一样能活动以外基本没什么变化。

    我正在看的时候,双生正好来了,我见双生来了就过来问道:“双生,昨晚我感觉到手掌心里有种瘙痒感,不知道是不是蔓延了?”

    双生一听,很是疑惑地说道:“它不会蔓延啊,只要你不再去花春香家是不会被催化的,暂时不会有什么动静……”

    我往手掌心看了又看,确定红线没有什么变化,有些放松下来,心里想着昨晚瘙痒感是偶然出来的吧。

    双生说要出门去买点东西的时候,我和奈奈子在门口跟他打着招呼告别,临走前双生叫我好好呆在家里不要乱跑,我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双生刚刚出门后不久,奈奈子在厨房里又做了点甜点和生鱼片,我吃得津津有味,顺便跟奈奈子说她的手艺越来越好了,我感觉得到她的心情似乎特别开心。

    后来奈奈子去庭院看望她家的小木灵们了,我闲着无聊想起手掌心上红线的事情,于是就从小荷包里拿出《万物图鉴》和单边眼镜准备去寻找红线的线索,但由于《万物图鉴》这本书本身就非常厚了,再加上红线本来是邪术产生的,而且邪术有很多种,所以我不知道在书的哪个方向上来查,我很是认真地一页一页地翻着,生怕错过什么重要的线索,但翻了半天没找出来什么,翻了没一会儿,我却听到了敲门声音。

    奈奈子也听到了,从庭院中走过来去开了门,我心里想着一个周六早上谁会上来来拜访,但我脑海里不知为什么冒出来了慕容狗剩的脸,不禁有些皱了皱眉。

    “阿白,有人给你送来了一个单子。”奈奈子回来了,手里却多了一张纸。

    “嗯?”我一听到有单子,心里在想难道有生意上门了,于是就放下手中的《万物图鉴》,从奈奈子手中接过这个单子。

    但我发现这个单子上跟以前收到的单子不一样的是除了地址和酬劳其他却是什么都没写,不禁有些奇怪,是谁这么神秘没有留下名字和联系方式,但是酬劳似乎很是不错,这单子上的地址对我来说是非常陌生,因为我没去过,是碧松路67号的地址,而我从来没去过,更不用说听说过了。

    “奈奈子,这个单子你知道是谁送来的吗?”我把这个单子放在桌子上。

    “嗯,是一个小孩子送来的,他说有人托他送给你过来,我还没来得及问他就跑了。”奈奈子回答道。

    就在这时候,双生回来了,我见到他手里拿着艾叶和檀香,艾叶一般在初春四月后才能买到,现在虽到三月,离四月还远着,双生能买到艾叶已经很不容易了,双生用檀香熏了熏艾叶,等熏得差不多了就帮我把手掌上的红线给驱除了。

    我见手掌上的红线彻底清除后,不禁有些松了一口气,心里在想着果然以后不能随便再去奇怪诡异的地方了,谁知道下次再遇到会不会运气好呢。

    双生清除完了红线却正好看到桌上的一个奇怪的单子,见上面只有地址和酬劳没有留下其他东西,觉得有些奇怪。

    奈奈子和双生怀疑是不是陷阱,我仔细看了下这个单子,心里在想着谁会没事闲着玩神秘,但既然有单子生意来上门,要是不接的话未免太过不去了吧,不过去了的话或许能弄清楚,于是我就带着双生和奈奈子出门去了。

    由于对这种地址不熟悉的缘故,我们就搭上了出租车报了个地址让司机去,我看到司机疑惑地转回头,心里在想着难道这个地址他也不熟悉吗?但司机没有说什么,直接开动车子走了。

    很快我们就发现这路程有点漫长,直到司机开到这个地址的时候,我才明白司机的反应为什么是疑惑了,因为这个地方是富人区,这就难怪司机会对我们要到这种地方感到奇怪了,毕竟我们的衣着怎么看不像是有钱人家的孩子。

    下了车后,我为刚刚付出去的一百多块出租车费有些心疼,但我注意到前面似乎有人在似乎等待着什么,我心里在想着难道送这个奇怪单子的人就是他吗?果然站在这儿的人注意到我们的存在,大步的走过来了。

    我见来人似乎好像是认识我们似的,但见来人长得很是文质彬彬,一身休闲装,看起来是个老实人的样子,我仔细回忆了一下感觉对来人没什么印象,双生和奈奈子也注意到了来人过来。

    我正在想着来人是有什么事情找我,但来人接下来的话让我险些身形一歪。

    “你好,想必你应该是薛少白薛先生吧,我是慕容星辰的朋友,叶皓轩,我在派对见过你们的。”来人很是腼腆地介绍道,接着说道,“我想你们收到这种单子应该会觉得很奇怪吧,其实我找你们是为了我朋友的事情,但我朋友在生意场上到底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若是让外人知道我朋友的事情可能会对他的影响不太好的,所以才会给你们这个单子还请你们理解。”

    我心想我就说早上怎么可能会突然想起慕容狗剩,这不,慕容狗剩的朋友来找上来了,每次遇到跟慕容狗剩的事情果然没一件是省心的,不过值得比较庆幸的是遇到的总算不再是复姓了,再来一个复姓的话肯定要比之前更想吐槽,但比慕容狗剩还算厚道的是,至少人家找我们帮忙起码知道给点酬劳嘛。

    由于对派对的人我没怎么留意,自然对叶皓轩没什么印象,但叶皓轩接下来说的话让我有些无语。“我听星辰曾经说过,找你帮忙一定要用丰厚的酬劳来请,否则你是不会来的,嗯,星辰说的话果然没错。”叶皓轩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我嘴角抽了抽,怎么从你这儿听起来就好像是慕容狗剩很懂我的样子呢,但转念一想慕容狗剩好歹是我徒弟,徒弟懂师父是很正常的,所以就释然了。

    “你朋友叫什么名字?是遇到什么麻烦事情了?”我对叶皓轩问道,内心有些想知道他朋友是不是也是复姓。

    “嗯,我朋友是叫沈文柏,他的事情说起来是很复杂的,一时半会是说不清楚的,我带你们去我朋友家,以后慢慢解释给你们听的。”说着叶皓轩眼里露出一丝担忧之情。

    我点了点头,心里想着居然不是复姓好神奇,于是就和双生、奈奈子跟着叶皓轩往一栋公寓走去,大门紧闭着,叶皓轩上来按了铃,我听到门吱呀地一声打开了,一个老人站在面前。

    “皓轩,你又来看少爷了。”老人见到叶皓轩似乎很是开心,但他注意到叶皓轩身边的我们,眼里闪过一丝疑惑,“皓轩,这几位是?”

    “嗯,老管家,这是我请来的高人,是为了帮助文柏来的。”叶皓轩开始介绍道。

    老管家很是奇怪地看了我们一眼,似乎不太相信我们这些小孩子还能做什么,但依他对叶皓轩这孩子的了解,很清楚叶皓轩不会拿他开玩笑的,于是就退开一边,道:“这几位客人,请跟我进来吧。”

    我们进了屋子后,我才发现屋子里一片阴暗,才注意到屋里的所有窗帘拉得紧紧的,不禁有些奇怪。

    叶皓轩在一旁解释道:“很抱歉,我朋友最近受到了很大的刺激,精神状况不太好,害怕窗外的一切,无论谁来拉开窗帘,他的反应就会比之前更激动,为了不再刺激他,我们只好就让窗户拉着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