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5章 奇怪的家长
    花春香母亲夸赞双生长得很俊的时候,可双生依旧面无表情地站在我旁边,没有说话,为了不让气氛变得尴尬起来,我只得点着头对花春香母亲回答道:“嗯,这是我朋友双生。”

    “原来真是小弟弟朋友啊,你们来了我很是开心,请进来吧。”

    花春香母亲笑眯眯地邀请我们一起进去她家,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花春香母亲对双生的眼神似乎变得很奇怪,但是花春香已经早进来了,双生已经跟着进来了,似乎没察觉到花春香母亲的不对劲,我见此就跟着进去了。

    花春香的家跟我初次进来的并没有多大的差别,明明现在是白天,而这栋房子里却像是天阴了一样,四周一片阴暗,不过还不至于到伸手不见五指的样子,我进来后总觉得阴暗处有什么东西在潜伏着,让人十分不舒服,不过好在有双生陪着,我还不至于觉得自己孤立无援,想着想着自己感觉有了些底气。

    花春香母亲跟上次一样照常把我和双生带到客厅,花春香却走开了不知道去哪儿了,花春香母亲似乎没注意到自己女儿走了仍然请我们坐下沙发后说一会儿拿茶点果品来招待,我想起上次花春香母亲曾经给我泡过一杯奇怪的茶,只是不知道这次的茶点果品会不会跟上次一样的呢?

    正在想着的时候,我忽然感觉自己的手肘被人轻轻一碰,我转回头见是双生,感觉到他的神情似乎比之前更凝重了,虽然他的面瘫般的脸上是很难看出来的,但是我能感觉得到的。

    “双生,怎么了?”我对双生疑惑地道。

    “嗯,阿白,你刚才有没有发现了?”双生盯着我缓缓地说道。

    “什么?发现什么了?”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地问道。

    双生听到后,很奇怪地看了我一眼,说道:“刚才那位阿姨身上出现什么东西你没察觉到吗?”

    我听到双生的话,猛然惊觉,刚才花春香母亲起身离去的时候,我似乎总觉得她的身上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而她的身上似乎有死人气息,我一想到花春香母亲的眼神冰冷得好像没什么感情,让我心里不禁发怵。

    “阿白,现在你知道了吧?”双生见我似乎有点注意到花春香母亲的问题,然后接着说道,“但是我感觉她身上的气息似乎在哪好像有遇到过似的?不知道会是哪里呢?”说着双生开始思索起来了,试图从脑海里翻出一段记忆来。

    我见双生开始陷入思考之中,心里在想着花春香母亲身上奇怪的气息,还有花春香身上莫名出现的恶臭气味以及这股本就不多的黑气,难道二者都有联系关系吗?然后我就想起上次自己在花春香家里曾经遇到两间诡异的房间,于是就告诉了双生。

    “一间点满了白色的蜡烛,一间上了黑色油漆的紧闭房门,听起来好像有点古怪……”双生听了后就说道。

    “虽然我没打开过那间上了黑色油漆的紧闭房门,但我有个直觉告诉我这个房间里很有可能跟花春香身上的异味和这股黑气有关……”我正在跟双生说着的时候,我听到有人的脚步声向我们慢慢地走过来了。

    我一开始想到是不是花春香,但我听出这个脚步声不是她而是她母亲,于是就闭口不言了,等脚步声慢慢接近的时候,花春香母亲的人影出现在我们的视线里,只见她微笑着拿着手中的茶点果品端了过来,可我却总觉得她的微笑只是表面的,因为她的眼神并没有像面部微笑那样带有笑意。

    我接过花春香母亲端来的这杯茶水,尽管客厅周围很阴暗,而且没有开灯,但至少还是有微弱的光线能看得到手里的这杯茶水,我注视着手中的这杯茶水,正如我所料的那样,这杯茶水跟上次并没有什么差别,杯底沉淀着黑漆漆的不知是什么东西。

    我拿着这杯子犹豫了一下,转头看向双生,惊讶地发现双生接过的杯子里面已经空了只剩一堆黑色的不知名东西,我心里想着既然双生能这么快喝下去,那这杯茶水应该没什么问题了,我想了想只得咬着牙把手中的这杯茶水喝下去了,我原以为喝下去会难受无比,但出乎我意料的是这茶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喝。

    我疑惑地放下了这杯茶水,但我注意到双生用一种诧异的眼神看着我,我心里想到难道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但我见到双生拿过一块糕点检查了一下然后吃下去了,我见此知道双生已经确定糕点没什么问题,于是就拿起这块糕点吃下去了,随后我听到花春香母亲的声音出来了。

    “小弟弟,你刚来我们家的时候,我就觉得你人是不错的,后来我听说你在学校对我家春香很是照顾,我才知道自己是从来没看错人的,春香在学校真是多亏你了,我应该好好感谢你的。”

    我听到后,就回应道:“没什么,同学之间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花春香的母亲点了点头,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她的眼神似乎有了变化,只听到她开始说了起来:“其实说起来春香挺可怜的,从她小时候起,她爸爸就得了奇怪的病,后来她就不怎么爱说话了,以前这孩子是很活泼的,唉……”花春香母亲微微叹了一口气。

    我听着心里正在纳闷着,她跟我们谈这个话题是干什么的?

    “不过自从春香认识你后,我家春香说的话比以前多了,作为一个母亲我还是很欣慰的……”花春香母亲继续说道。

    我听了后心里却在想着,花春香母亲前些天不是打过花春香了吗?怎么突然会跟我提起花春香的事情了,难道说是花春香刚才跟我说的她妈妈打她这句话其实是为了骗我过来的?可她脸上的淤青怎么看不像是作假的呀……

    正在想着的时候,花春香母亲突然说出一句话,打断了我的思绪:“小弟弟,阿姨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你可一定要回答哦……”说着花春香母亲脸上的笑容越发深了,我不知为什么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哦,阿姨你想问什么,尽管就问吧……”我说道,心里在想着花春香母亲会问我什么,可别是什么奇怪的问题。

    但是花春香母亲接下来的问题让我有点意外,因为这个问题是平常得再平常不过的问题了。

    “小弟弟,你跟春香认识这么久了,你觉得春香人怎么样啊?”花春香母亲面带微笑地看着我,等待着我的回答。

    我心下有些奇怪,她怎么会问这个问题你,想了想就回答道:“嗯,她人其实还不错的。”说完后还是没敢说出花春香是不好交流的人,要是惹得她母亲不开心有点不太好。

    花春香母亲点着头道:“嗯,我知道了……”然后就没再说下去了。

    我见到花春香母亲没有继续说话,心底总觉得有些不对劲感觉,感觉她似乎一直在打量着我,她的笑意中透出了森冷,让我感到极度不舒服,不过好在我们跟花春香母亲聊了一会很快就告辞了,临走前我忽然想起进来后,花春香似乎没再出现在我们面前了,听她母亲说她一直很感谢我,可作为同学她没有出来送别,我想了想,觉得花春香的心思越来越难猜了……

    我和双生刚刚走出花春香的家门口的时候,发现已经差不多到中午时刻了,我很是紧张地察看了下自己的状况,发现自己似乎没什么事情,不禁有些松了一口气,但我想起接过这杯茶水的时候双生看我的奇怪眼神,于是就问了双生这个问题。

    谁知双生往我瞥了一下,说道:“阿白,其实我根本就没喝下这杯怪异的茶,但我没想到你竟然喝下去了,不像平常对吃喝很是挑剔的你啊……”

    我一听,忍不住说道:“难道你……”

    “嗯,正如你所想的,我已经倒了。”

    “你什么时候……我怎么没发现……”

    “喔,也许是我倒的时候速度太快了,所以你没有看到。”

    我被堵得竟有些说不出话来,一想到自己喝下了这杯怪异的茶,不禁担忧地说道:“可我已经喝了,会不会有什么事情啊?”

    “你放心好了,我接过这杯茶已经确定过了,它并没有什么问题。”

    “既然没问题,那你为什么还倒了?”

    “因为我不喜欢这么难看的东西,也不喜欢勉强自己。”

    好吧,这理由还算说得过去,不过好在这杯茶还不算难喝,要是太难喝的话不是更亏了吗?但双生把这茶倒了竟然没有告诉我,我想了想心里忍不住埋怨着。

    但我忽然想起这个问题,刚刚我喝茶的时候似乎少了什么东西似的,我努力在自己脑海里搜刮了几遍记忆,突然头脑灵光一闪,我猛然记起,对,就是腥味,上次我接过这杯茶的时候我记得明明有腥味的,可刚才我喝的时候根本并没有闻到!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