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1章 找寻踪迹
    还好沈千岁身边随时都会有他的经纪人任孝义照顾着,有这么靠谱的经纪人在旁边照顾着,才能让沈千岁不至于这么快发病。

    沈千岁经过任孝义的精心照料下,很快身体就有了好转,脸色比之前倒是好多了。

    我见到沈妖精没什么事情,心里微微安下心来。

    不过身处在阴阳交界之处,我们不知道即将会不会再遇到什么鬼怪,毕竟之前镜面鬼的追赶已经差点害得沈千岁心脏病险些复发了。

    狗仔队记者孙文成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心有余悸地说:“哎呀,刚才他们怎么会突然要攻击我们啊?明明之前还对我们笑着呢,我的腿差点都快被跑断了。”

    “刚才这并不是剧组的人员,他们都是镜面鬼伪装而成的,听说镜面鬼很早之前就消失在人界了,没想到竟会在这里。”我回想起来刚才被一群镜面鬼追逐的时候,心脏不禁咚咚地跳动着。

    还好镜面鬼的防御能力没有他们的攻击能力那般强劲,准确的来说,基本上跟小脆皮差不多,用一些攻击性的符咒都可以轻轻松松地解决了。

    再加上镜面鬼的数量还没多到不能对付的地步,所以我们才得以喘口气顺利逃脱过去了。

    但是我们知道这里是不能再多留了,谁知道再继续呆下去会不会再次碰到什么镜面鬼,毕竟之前我们伤了不少镜面鬼,他们不来找我们算账才怪呢。

    不过探灵罗盘虽然有用,但因为制造还不太成熟的关系,难免会被鬼怪们钻了空子,所以我们用探灵罗盘一时未曾觉察到,才导致让镜面鬼钻了空子。

    鉴于险些入了镜面鬼设下的套,所以开始走的时候,我们都特别留心,一路上竟相安无事,但是探灵罗盘上面并没有什么关于剧组的所有人员的迹象。

    走了没一会儿,我们很快注意到前方有什么东西似的,虽然看似像人影,但是不好确定到底是不是我们所要找的剧组的所有人员呢?

    为了以防万一,我把保命符都分给了其他人,让他们把保命符都贴上不要轻易给丢了,大家都明白这里的情况,自然不能更加大意,直接听话地把保命符贴在了身上。

    我抱着正在摇头晃脑一脸好奇地看着四周的琅东,一直在留意四周的环境,盯着前方的人影,虽然前方的人影在远处一时无法辨别清楚,我都能感觉得到探灵罗盘不住地摇晃的动静。

    对于面前不明情况的时候,我们都提着心没敢放松下来,唯恐再来什么危险来威胁到我们这儿。

    正在走着的时候,我们很快发现不对劲,为什么我们越走越是靠不近前方的人影儿呢,正在疑惑的时候,忽然琅东在怀里不安分地乱动着,我正要安抚琅东别闹的时候,但是琅东依旧不肯听话,直接从我怀里挣脱出来。

    琅东跳下地面后竟朝着这人影方向奔过来,我担心琅东会遇到不好的危险,连忙跟了过去,孙文成和沈千岁等人见到我的反应就连忙跟了过来。

    但是琅东在前方跑了不一会儿就停下来了,我们见此就跟着停住了脚步,这才发现我们身处的环境竟然被这片雾气给包围了,而且前方的人影早已不见影子了,可我隐约嗅到这片雾气中有股血腥味飘进了鼻间。

    而且这股血腥味很淡很淡的,若不是嗅觉灵敏的人,一般是很难察觉得出来的。

    我闻到这股血腥味的时候,心里不禁有些疑惑起来了,这里不是阴阳交界之处吗?在这种充满了鬼气、阴气的地方,竟然会有血腥味传来。

    琅东回过头朝我看了过去,对我说道:“这里吃的好多。”

    我知道琅东说的是什么意思,因为我感觉得到这里的地方似乎阴气较其他地方较重一些,尤其是有股令人不安的血腥味夹杂在其中。

    我隐约察觉到了这地方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把眼镜给摘了下来,这时候我才发现这片雾气竟然是鬼雾,在鬼雾中我注意到右前方似乎有什么情况。

    我抱着琅东朝着这个方向走去,沈千岁等人也跟着我过来了,一路上孙文成问东问西,让我觉得有些头大了。

    不过好在随着我们走过来的时候,四周的雾气很快散去了,只留有这股让人更加不安的血腥味飘在空中,随着我们接近,我感觉得到血腥味似乎越来越浓了。

    最后连沈千岁和孙文成很快闻到了那股血腥味,任孝义似乎好像事先知道了,对此并不感到惊讶,毕竟沈千岁曾经告诉我任孝义并不是普通人,自然不觉得稀奇了。

    沈千岁察觉到空中有股血腥味,于是问我:“阿白,这是怎么回事?你有没有闻到了?”

    我皱起了眉头,随后摇着头,道:“我不清楚,但是先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吧?”

    随着雾气散去后,我们已经注意到我们身处在一处河水旁边了,而河水上面透出一股冷森森的寒气隐隐而现,在这种诡异的环境里着实是让人不安。

    我见到这处平静无波的河水后,心里不禁一跳,难道这条河水里面有问题,但是没等我们思考过来的时候,河水对岸不知怎么出现了一条小船,而小船上面有人在撑着桨,对我们竟熟视无睹。

    我隐约感觉到不对劲,于是再次摘下眼镜,惊奇地发现这小船变成破败的模样,上面并没有我们之前见到的那人,我本想告诉沈千岁等人的时候,突然这条小河突然起了变化,把这条小船给翻了过去。

    这情形发生的太快,让我们竟有些反应不过来,但是我们发现这条小船竟慢慢沉下了这条河水里,随后消失在漩涡之中,随后那条河水的颜色开始起了变化,竟开始慢慢变为血红色,散发着这股刺鼻的血腥味。

    我见此终于想明白了,这条河水并不是普通的河水,而是聚集世间上的所有怨气、鬼气化成的,因为河水上面的怨气阴气太多,久而久之,就会变成令人不敢靠近的“鬼河”了。

    由于鬼河本身阴气太重,寻常生物靠近就会受不了,再加上鬼河造孽太多,自然便会有些血腥味出来了。

    沈千岁见到这条河的变化,微微吃了一惊,从我那里得知这是条鬼河,而且无法渡过去,因为无论是人是鬼,只要一踏入这条鬼河中,就会被拖入鬼河中,无法挣脱出来。

    大概是因为鬼河散发的怨气阴气总令人不安,倒是琅东对这里并不感到害怕,不过一想想,毕竟琅东本身就是天生对阴气鬼怪敏感的食鬼,无论哪里阴气重的地方对于他来说是再好不过的觅食地方了。

    不过这鬼河并不是那么好觅食的,对琅东来说是有可能是消化不了的,所以只能带琅东另寻其他地方去觅食了。

    琅东虽然对此感到不满意,但只得听着我们的话,另寻地方觅食去了,毕竟这里是阴阳交界之处,还怕会遇不到适合琅东觅食的地方吗?

    我们离开鬼河后,走了半天,始终都觉得路的尽头漫无边际,竟不知道该如何去哪呢。

    就在我们思考的时候,我忽然察觉到怀里的探灵罗盘有了动静,心里不禁想道,难道探灵罗盘找到了活人的生气吗。

    一想到这儿,我从怀里再次拿出探灵罗盘,果然就见到探灵罗盘上面的指针不断地转来转去,最后停在了东边的方向。

    我担心探灵罗盘会不会像上次那样坑,于是检查了几遍,确定探灵罗盘没什么异动,不由得心下大喜,原以为是找不成了,没想到居然就这么快找到了呢。

    想到这里,我对沈千岁说了出来:“沈妖精,你快看,我们找到生人气息啦!”

    沈千岁凑过来见到探灵罗盘上面的指针,不由得赞叹道:“太好了,阿白,我们赶紧过去找吧!”

    我点了点头,就和沈千岁等人朝着这个方向奔了过去,大概因为我们心情太高兴了的缘故,我们竟没察觉到这个方向有什么不对劲。

    等我们顺着这个指针的方向顺着来到前方的路,走着走着不一会儿却看到了一个走来的人影,我发现这人影并不是别人,正是双生。

    我见到双生出现在这里,不禁松了一口气,本来还担心双生会不会有事,现在可以放心了,于是对双生喊道:“双生,我们在这里,你看到了吗?”

    双生听到这声音的时候,我竟在他的眼神中露出惊喜的神情,不过一想,我们分开了这么一段时间,在这种地方找人很是十分困难了,能找到对他来说是很值得高兴了。

    双生见到我们的时候,很快走了过来,他刚刚来的时候就开口道:“阿白,你没事吧?听他们说亲眼看到你被鬼怪吃掉了是怎么回事呢?”

    我听到双生的话,心里感到奇怪,于是问道:“双生,是谁乱说的?”

    双生闻言,眉头一皱,道:“是剧组的人员说的,我知道他们说的不是真的,但是他们为什么要说谎呢?”

    我听到双生的话,感到更加疑惑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