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2章 被附身
    我听到双生说过剧组的人员欺骗他后,心里感到很是奇怪,不禁问道:“那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么说?”

    双生微微一皱眉,道:“我不清楚,听他们的意思似乎好像很不愿意我去找你的。”

    我一听心里更加疑惑了,仔细回想起来我好像没怎么得罪剧组的所有人吧。

    随后我想起沈千岁似乎也跟剧组有关系,如果真的跟沈千岁有关的话,那么我作为沈千岁的朋友也不可避免地会受到牵连的。

    一想到这儿,我忍不住朝着沈千岁望了过去,沈千岁刚好见到我的眼神,立即明白了我的意思,耸了耸肩,表示这事跟他没有关系。

    但是沈千岁见我一脸不相信的样子,很是无奈地说道:“阿白啊,这剧组的任务是我刚刚新接到的,对其他人尚且还不熟悉,怎么可能会得罪任何人呢?”

    我听到沈千岁这么一说倒觉得有这么一回事的。

    作为生死之交,我知道沈千岁不会说谎,虽然他在钱财上抠门了一点,小气得让人恨得咬牙切齿,但不得不说他这个朋友至少是还不错的,每次我需要生意的时候他总会帮上一忙的。

    再说沈千岁在这个圈子里的口碑是非常不错的,所以仅凭这些,沈千岁应该不会这么容易得罪人吧。

    可是为什么剧组的人都骗双生甚至不愿意让双生亲自寻找我呢?

    一想到这儿,我感觉脑子有些想不清楚了,但是双生这时候说了出来:“阿白,你的眼镜怎么不戴了?”

    我一听双生这么一说,才想起经过之前遇到的事情,让我不得不摘下眼镜弄清楚原因,结果竟不知不觉给忘了戴上。

    说起来,由于阴阳眼的缘故,我必须得时时刻刻地戴上眼镜,刚好挡住阴阳眼的能力,若是在平时不戴眼镜的话,遇到不该遇到的东西难免会更加麻烦,所以双生给我配了眼镜解决了问题。

    一想到这儿,我拿出被遗忘的眼镜戴上来,对双生说道:“哦,我们只是遇到了点麻烦事,结果就给忘了,不过现在已经没什么事了。”

    双生一听,不由得紧张起来,道:“阿白,你说之前遇到了什么麻烦事情,那你没事吧?”

    看着双生那一脸紧张的神情,我竟有种负罪感,毕竟我知道我和双生的命连在一起,所以为了不连累双生,我必须要保护好自己才能保证双生安全。

    我为了不让双生担心,摇了摇头,道:“没事,我还好着,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呢?我好像没见到有剧组的人员在啊?”

    “嗯,我是出来打算找你的,你回来就好,剧组的人员就在那边的方向。”双生朝一个方向指过去了。

    我点了点头,心里在想着这下可以去问剧组的人员是怎么回事了。

    在双生的带路下,我们很快就见到了剧组的人员,但是我刚刚一来到这儿,立马察觉到不对劲,这剧组的人员似乎有问题!

    我察觉到剧组的人员出现了问题,同时探灵罗盘突然发出精光,显然它感应到了怨气在附近,而且偏偏怨气特别重。

    这剧组的人员早已发现了我们,我却发现这剧组的人员眼神怪怪的,印堂发黑,脚步虚浮,我立即想到这个可能性,于是摘下眼镜,这才发现,不好,他们是被厉鬼附身了!

    因为我们身处阴阳交界之处的缘故,在阴气重的地方一旦被附身,由于附身所带来的阴气刚好被阴阳交界之处蕴含的阴气覆盖住,往往很难被人察觉到,除非有阴阳眼,否则是很难发现的!

    显然附在剧组的人员身上的厉鬼都清楚我的能力,所以才会谎骗双生,目的是为了不让他来找我,好在双生毕竟跟我在同一个家相处了很久,彼此关系已经跟家人差不多了。

    正因为如此,双生对他们并不太相信,察觉到他们有意不让他寻找我,再加上他确定我肯定还活着,因为他的命毕竟跟我的命连在一起,我有没有事情他心里很清楚。

    他以为我是被鬼怪弄到什么地方想出去寻找一下,并瞒着剧组的人员偷偷出去,没成想刚好碰到了我们。

    附在剧组的人员的厉鬼见到我们出现,似乎很是特别激动,竟操纵着他们附身的活人朝着我们扑过来。

    孙文成见状不禁大叫起来,连连嚷道:“这不会又是镜面鬼搞得鬼吧?”因为之前吃过镜面鬼伪装活人的亏,所以孙文成才会以为他们是被镜面鬼伪装的。

    但可惜剧组的人员是真真正正的大活人,再加上被附身在他们身上的厉鬼操纵着,这可就麻烦了。

    关键是厉鬼附身不能太久,看剧组的人员印堂发黑,脚步虚浮就知道了他们的情况比想象中还要糟糕。

    他们本是普通人,身处阴气重的环境已经对他们很不利了,再加上被厉鬼附身,我的阴阳眼都能看得到他们身上的阳火已经有了衰竭的迹象了。

    活人身上的阳火一旦衰竭尽的话,那么他们就会死去,但是厉鬼附在剧组的人员身上,那些攻击性符咒不能对他们下手,因为伤到厉鬼同时也会伤到剧组的人员身上。

    所以要想对付厉鬼,必须得想办法把厉鬼从他们身上尽快脱离,但是厉鬼都看得出我们奈何不了他们,自然更加不会放过被他们附身的剧组的人员了。

    不行,厉鬼附身在剧组的人员对付我们更容易了,这样我们势必要有危险的,所以我们必须得把附身的厉鬼都弹出去。

    一想到这儿,我从小荷包里拿出几个定身符交给双生,嘱咐道:“双生,你用这些符都把他们定住了,我来解决他们身上的厉鬼。”

    因为我知道凭借双生的身手,用这几个定身符定住被厉鬼操纵的剧组的人员不在话下,尽管厉鬼操纵自如操纵得那么灵活。

    双生点了点头,当下用极其快速的身手迅速把这几个定身符贴在了被厉鬼操纵的剧组的人员,剧组所有人员被定身符定住后,果然都不能动了。

    我见状知道机会来了,看着厉鬼们发现自己都没办法操纵被他们控制的人员了,明显被激怒了,我的阴阳眼都能看得到剧组的人员的魂魄被厉鬼折磨得痛不欲生。

    我从小荷包里拿出这几个超度符,嘴里喃喃地念着超度口诀,随着那声口诀出来的时候,手中的几个超度符开始散发出一阵光芒,随后飘在空中,朝着那几个被附身的剧组人员飘去。

    当这几个超度符贴在那几个剧组人员身上的时候,我们听到了几声凄厉的惨叫声伴随着这几个超度符消失而逝。

    有极少数的厉鬼见势不妙,欲要离开逃命的时候,不曾想刚好被琅东发现,于是琅东扑过来一口把想要逃跑的厉鬼都吞进了他的肚子里去了,然后舒舒服服地打了一个饱嗝。

    我见到剧组人员身上已经没了厉鬼的气息,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让双生把他们身上的定身符都解开。

    剧组人员因为被附身的厉鬼侵入引得他们身上的生气严重不足,再加上身处阴气重的地方,使得他们头顶上的三把阳火显现出了微弱的迹象,一直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不过好在他们头顶上的三把阳火没有被耗尽干净,否则是真的没救了,我从小荷包里拿出还阳丹一并喂给了陷入昏迷的剧组人员。

    因为剧组人员身上的生气衰竭得太厉害了,服下还阳丹后需要等一段时间才能恢复过来。

    我看着小荷包里所剩不多的还阳丹,不由得肉痛起来,毕竟制作出还阳丹是需要付出很多精力和金钱呢。

    我心里在想着,回头得好好找沈千岁说说,如果他还是抠门的样子就让他帮忙找生意过来,凭借沈千岁手上的人脉还怕找不到生意赚回吗。

    因为刚刚帮助剧组人员脱离厉鬼附身的控制,我觉得有些精疲力尽了,毕竟今天遇到这么多事情,再铁打的人总会受不了的。

    双生见我太辛苦了,就让我在一旁好好休息,以后的事情交给他来做,反正剧组人员要醒来需要一段时间,所以在这个时候可以歇息一下。

    孙文成自从知道剧组人员是被厉鬼附身操纵,对这种事情特别好奇,不停地问着我各种问题,问得我有些头大了,好在双生看不下去了,直接把孙文成提走了。

    耳边少了聒噪的声音,让我觉得心情舒服了很多,心里在想着,有双生这么贴心的小棉袄还真是不错啊。

    因为等剧组人员醒来需要一段时间,所以我们索性找个地方休息一下,等待着剧组人员醒来。

    在阴阳交界之处里面,除了阴气鬼怪几乎都是空茫茫的一切,我见到面前的景色,心里在想着,如果长时间呆在这种环境,估计精神上会受不了这么压抑的气氛吧。

    不过这种阴气重的环境对于琅东来说是个觅食的好地方,但是很容易让他吃得太多容易消化不良的。

    琅东因为刚刚吞下了鬼怪,正躺在地上舒舒服服地睡着了,我们大家休息在一旁等着剧组人员醒来。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