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8章 逃脱心魔山洞
    就在我心烦意乱的时候,忽然发现到了什么东西的时候,嘴角不禁扯出一丝微笑。

    这下我终于知道心魔幻灵的弱点了,原来心魔幻灵的命门竟然是他嘴里的血红色珠子。

    因为我发现心魔幻灵在跟琅东战斗的时候,突然吐出血红色珠子,竟然分离出自己的影子来跟琅东战斗,使得琅东有些忙不过来了,已经开始有些吃力了。

    我已经注意到心魔幻灵不断操纵自己的影子来跟琅东战斗,心里在想着既然他的真身不能用攻击性法术来击破,倒不如先拿他的血红色珠子来下手。

    不过心魔幻灵毕竟是很狡猾的妖魔鬼怪,要想攻击他的血红色珠子首先得让他分心对付琅东自顾不暇。

    一想到这儿,我利用只有琅东知道的信息暗中传达给了琅东,琅东已经会意了过来,于是就更加拼命地跟心魔幻灵战斗起来了。

    但是心魔幻灵毕竟是很聪明的妖魔鬼怪,他很快察觉到我们的动作,随后我发现血红色珠子不再停在半空上了,竟往心魔幻灵这边而去了。

    我见到这种情况后,心知再不及时过来拦下的话,到时候心魔幻灵把这枚血红色珠子收回去的话,以后再找机会就难啦。

    一想到这儿,我心里不禁有些急了,当下拿出这几张攻击性符咒准备要做出攻击试图拦住心魔幻灵的动作。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心魔幻灵突然狠狠踩了几脚,引得山洞里的地面一阵震动,使得我险些摔倒在地,但是随后我忽然听到地下似乎有什么异动。

    只听得“嘭嘭”的一声,地面突然裂开,随后从地下已经爬出来了十几具骸骨,我见到这十几具骸骨身上有之前曾经见过的银色丝线操纵着,顺着这些银色丝线的方向竟发现是来自心魔幻灵的爪子里出来的。

    我见到心里不禁暗骂了一声,怎么差点就忘了心魔幻灵手上有他可以操纵的傀儡手下呢,可偏偏死在心魔幻灵手上的人实在太多了。

    被心魔幻灵召唤而来的十几个傀儡手下,我这才发现竟然一时半会都不能更快地把这十几具骸骨更快消灭了,眼看这枚血红色珠子即将要进入心魔幻灵的口中,心中不由得着急起来了。

    就在关键时刻,琅然好像小宇宙爆发了似的,从中奔了过来了,竟从心魔幻灵面前一口咬下了那枚血红色珠子。

    那心魔幻灵似乎从来没想到琅东竟然这么快从他手上抢下了这枚血红色珠子,不由得朝天怒吼一声。

    “琅东,快毁掉这颗珠子!”我见到琅东竟然抢下了这枚血红色珠子,不禁大叫了起来。

    琅东听到了我的话,当即把口中咬着的血红色珠子咬碎了,然后一并把这枚血红色珠子的碎片给吞下去了。

    刚刚琅东咬碎这枚血红色珠子的时候,顿时山洞里充满了一股浓烈刺鼻的血腥味儿,同时伴随着凄厉嘶哑的尖叫声音,使得我有些头晕转向了。

    待得琅东吞下后,很快山洞里那种可怕的血腥味儿虽然仅留在这儿,但是血腥味道已经慢慢散开下去了,同时这声尖厉可怖的声音也跟着消失了。

    我心里有些明白了,这枚血红色珠子竟然是被心魔幻灵害死的人被挖出的心脏炼化而成的,这枚血红色珠子蕴含的怨气阴气太多了,难免会有些血煞气。

    琅东刚刚吞下这枚血红色珠子碎片后,凭借着他那种喜食鬼怪、阴气的食鬼身份,吞下的时候正好化解了这枚血红色珠子里面的血煞气。

    就在琅东咬碎这枚血红色珠子后吞下的时候,我很快就听到了心魔幻灵凄厉的惨叫声,回荡在空旷的山洞里面,听得我感觉有些震耳欲聋。

    于是我当下立即拿出这张封声咒,才得以避免被噪声影响到,但是我很快发现心魔幻灵由于失去了血红色珠子,他的影子竟然有些撑不住了,随后很快慢慢在空中消散而去了。

    心魔幻灵失去影子后,从尖厉的惨叫声慢慢低了下去,随后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双眼恶狠狠地瞪着我和琅东,似乎是死有不甘。

    我却注意到随着血红色珠子被破坏后的时候,同时我身边团团围住的十几具骸骨竟很快就化为齑粉随风而逝了,同时被困在骸骨里的十几个魂灵纷纷跑了出去,朝着自由的天空已经飘去了。

    但是心魔幻灵似乎很是不太甘心,试图挣扎着要起来的时候,可是由于血红色珠子本身就是他的力量的来源,失去了血红色珠子的心魔幻灵只不过就是毫无战斗力的没有威胁性的普通小怪罢了。

    心魔幻灵因为失去血红色珠子的缘由,试图要挣扎起来却还是失败了,只能躺在地上瘫着了,随后他的身体开始慢慢变为透明状,随后竟化为一具骸骨了。

    我见到事情差不多解决了,不禁有些松了一口气,同时心里微微有些诧异,原来心魔幻灵的本体竟然是这具骸骨,而血肉都是他用血红色珠子炼化而成的,这就难怪为什么攻击性符咒对心魔幻灵竟无效了。

    随着心魔幻灵的死去,我注意到周围的山洞景象开始慢慢有了变化,心里很是清楚,因为心魔幻灵一死,他设下的所有幻象都会随着他的死去而慢慢消失。

    而这个山洞只不过是心魔幻灵的幻象而已,心魔幻灵一消失,那么他设下的所有幻象都会跟着消失。

    等到周围的幻象消失后,眼前顿时豁然开朗,我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回到了阴阳交界之处,而且我还看到了令我很是吃惊的事情。

    就在刚才的幻象消失后,我竟发现剧组的其他人员不知道为什么都齐齐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我见此不禁有些急了,该不会连沈千岁和双生他们几个人也在这里吧?一想到这儿,我连忙跑过来去检查一下,确定剧组的其他人员都是暂时昏迷没什么事情。

    可一检查下来,我很快发现无论去哪怎么都没找到沈千岁和双生他们几个人,心里不禁有些着急起来了,既然他们不在这儿的话,那么他们到底会去哪儿呢。

    就在我心急如焚的时候,却正好听到背后有个声音在喊我的名字,“阿白……”我很快听出是沈千岁的声音。

    我刚刚一转过头却正好见到沈千岁被任孝义扶着走过来,正在笑嘻嘻地朝着我招手,我却见到双生也跟着他们了。

    等到沈千岁,任孝义和双生走过来的时候,我这才发现沈千岁的脸色特别苍白,几乎毫无血色,而任孝义和双生更是狼狈不堪,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

    我见到他们的样子,知道他们肯定遇到什么事情了,但是由于沈千岁的脸色实在太过于吓人了,令我有些担心他的病情是不是要复发了。

    于是我忍不住过来问道:“千岁,你的脸色并不太好啊,到底发生怎么了?双生你和任先生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了?”

    沈千岁脸色苍白地摇了摇头,有气无力地说道:“你看我不就是没事吗,你不用担心了……”

    我听着沈千岁有气无力的声音,由于担心他的病情就让他不要再说下去了,转头就要问双生和任孝义的时候。

    但是我却正好看到双生那右手上缠着的绷带,而且绷带上竟然有鲜血浸染在上面,不禁有些惊呼起来,道:“双生,你的伤口是怎么来的?”

    双生低眉,默默地把右手放到了背后。

    我本想问的时候,任孝义这个时候插了嘴:“咳咳,双生他是为了救千岁才伤成这个样子,不过你别担心,双生的伤口我已经精心包扎过了,暂时不会有什么大碍的。”

    我看着双生那包扎起来的右手,心情很是复杂,听刚才任孝义一说,他们在浓雾中突然被分散开的时候,由于沈千岁刚好有任孝义陪着的缘故,倒不至于会有太大的危险。

    他们两人本来打算要寻找我的时候,却不料遇到心魔幻灵设下的幻觉,竟骗得任孝义离开了沈千岁,险些让沈千岁陷入危险,而双生正好过来了,见到沈千岁即将要有危险就过来救了。

    不曾想心魔幻灵正好潜伏在暗处,意图要对沈千岁下手,没成想双生突然出手来救沈千岁彻底惹怒了心魔幻灵,结果双生为了救沈千岁被心魔幻灵划伤了。

    好在双生的武力值特别高,使得心魔幻灵吃了很大的亏,正好任孝义已经找过来了,联手把心魔幻灵击退了。

    我得知他们之前的遭遇,看到沈千岁那种即将要病发的表情,不禁有些担心起来了,道:“沈妖精的病真的没关系吗?”

    任孝义看了沈千岁的情况,道:“别担心,我已经喂过他救心丸了,休息一会就没事了。”

    我听到沈千岁的病情已经稳定不禁有些松了一口气,但是我听到双生的话:“阿白,你怎么受了伤?”

    经双生那么一说,我突然想起我的背后有被心魔幻灵抓出来的伤口,顿时觉得有些疼了起来。

    结果大家见我那副疼出来的表情,都一齐紧张起来了,于是就过来要察看我的伤口怎么样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