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4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我们感觉得到地上开始震动起来了,我心中有种不好的感觉,但是地上突然有一双双苍白的手突然破土而出。

    刚才突然冒出一双双惨白的手突然从地上破土而出,晓是众人事先有所准备,到底毕竟是普通人,竟然都差点被吓破胆了。

    而且这一双双手很不巧地抓住了众人的脚,使得众人挣脱不开,我心知不妙,原来这些厉鬼是要找这些剧组的所有人员来当做替死鬼呀。

    原来刚才那几个厉鬼都是死在那几个古井里,跟自然死亡的鬼魂是不一样的,因为他们的怨气冲天,一般是很难超度还生,所以那些厉鬼都会要找活人来当替死鬼,使自己得到解脱。

    为了保住剧组的所有人员的生命,我不得不把那些符咒拿出来,并朝着那一双双的手贴了过去。

    那一双双手刚刚被那些符咒触及到,我只听得到地下传来悲戚凄厉的呜咽声,听得众人不禁有些头皮发麻,只见那一双双手被符咒碰到后竟迅速燃烧起青色的火焰,但并不伤及被抓住的剧组的所有人员。

    很多剧组的人员都被吓坏了,本想挣脱开青色火焰,那一双双手因为受到青色的火焰的影响下,吃痛地不禁手一松,正好给了剧组的所有人员解脱的机会。

    很多剧组的人员发现自己能轻松躲开那一双双惨白又诡异的手,立即纷纷离开朝着我们这边靠过来。

    那一双双被燃烧起青色火焰的手不得已退到地下,我们却听到了空中传来一声可怖的尖叫:“你们都别想逃,一个都逃不了,哈哈哈!”

    大家都被吓坏了,一个个都给惊住了,就在这个时候,李导突然站了出来了,对着众人安慰道:“大家都不要怕,我们不是还有一个大师在旁边相助吗?如果不是有他的话,我们还会在这儿吗?我们总会逃出来的。”

    众人听了后,想起以前他们险些遇到的危险都被化解了,心里稍微安了一下心。

    虽然听着李导的话,我心里顿时没了信心,虽然身处在一处莫名其妙的的环境中,说实话,如果没有对这里足够了解的话,我实在不好把握我们能不能度过面前的难关呢。

    任孝义突然站在我旁边,意味深长地说了起来:“薛先生,其实不是有什么问题解决不了,如果这里都是我们的梦中呢?”

    我很是奇怪地看了任孝义一眼,刚刚不是有人怀疑是不是在做梦吗,事实证明,这并不是梦境,但是任孝义并没有说什么,冲着我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然后便走开了。

    任孝义刚才那句话让我感到一头雾水,可我感觉怀中的琅然不安分起来了,不禁问道:“琅东,你饿了吗?”

    琅东很用力地点了点头,带着期许的目光看着我,我回想起刚才突然出现的厉鬼然后从面前消失,不禁有些无奈地道:“再等一会儿,马上就有吃的了。”

    琅东对我的话自然很是信任,然后从我怀里跳下来在一旁撒欢玩去了,我看着琅东的样子,心里不禁犯了愁,如果不是刚才琅东那么一提及的话,我差点忘了我们必须要解决食物的问题。

    但是食物的问题到底怎么解决呢,我知道我们所带来的食物已经不多了,能不能支撑到找到出口还是个问题呢。

    可我发现自己的肚子忽然开始咕咕直叫了,不禁暗骂一句,怎么说着说着就让自己更加饿了。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面前突然出现一袋薯片出现在我眼前,我这才发现原来是双生不知什么时候在身边出现了,好像事先知道我的肚子饿了,竟然早已准备好一袋薯片给我了。

    真是贴心小棉袄,我顿时有些泪流满面了,于是就跟着双生开始分食起来,从双生递过这袋薯片的时候,我很快认出就是沈千岁事先让任孝义帮他购来的必需品。

    虽然沈千岁是抠门了点小气了点,但是对吃的绝对不含糊,为了能保证能吃到双生做的饭不再吃盒饭,竟故意利用奈奈子的同情再加上我养伤令双生担忧的心情把双生给诱骗进剧组了。

    虽然我对沈千岁以前的所为很是无语,但是不得不承认沈千岁还算是有先见之明,至少有双生在,我们的食物暂时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因为我们跟着剧组走的时候,双生果然不愧是生活上的小能手,竟然把任孝义给我们送来的零食和食物等等一并塞入了小荷包里面,所以我们暂时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但是我们很清楚,我们毕竟是跟剧组的所有人员并不熟悉,他们的品性我们无从知晓,从沈千岁没少听说过这个圈子没有我们想象中还要干净。

    所以如果让他们知道的话,我有种感觉肯定会比现在更加麻烦,所以除了沈千岁和任孝义都知道以外,几乎没什么人都知道小荷包的秘密。

    可是我们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些厉鬼竟然很快找上门来,而且来势汹汹,让我们有些猝不及防。

    正当我们在歇息的时候,准备出发的时候,忽然剧组有人意外发现有两个人不见了影子,然后我们大家正在寻找的时候,却发现远处不知怎么多了两座坟墓。

    剧组的所有人员见到这两座坟墓,不禁有些紧张起来了,因为之前他们分明从来没有见过周围有什么坟墓。

    就在大家疑神疑鬼的时候,我却发现出了一些问题,因为我发现这两座坟墓分明是刚刚失踪的两人的数目。

    一想到这儿,我心里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沈千岁、双生和任孝义自然也看到了两座坟墓,从两座坟墓中察觉到不好的气息,不由得脸色微微一变。

    我已经察觉到这两座坟墓的不对劲,连忙把自己的眼镜给摘了下来,结果一摘却吓了我一大跳,因为我发现前面根本并没有什么坟墓,只有两个人。

    而这两个人正是失踪的剧组人员,而两个人剧组人员背后竟然被两个骨骸分别缠上了,正在对着我们露出森然可怖的笑容。

    我心知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妙了,因为几个厉鬼根本没有放过我们,原来他们正在找机会来对付我们,但是对于一向以天师为职业的我和双生,再加上专门食用鬼怪阴气的食鬼琅东。

    碰到我们这些跟鬼怪打过交道的这类人,他们竟然没有顾忌,反而悄悄地把两个剧组人员给掳走了,果然他们的怨气比想象中还要严重。

    一想到这儿,我不禁有些头疼起来了,为什么偏偏就碰到这么麻烦的问题呢,但是我知道我们不能让这些厉鬼在继续这样下去了,要不然我们大家都会有危险的。

    因为这两座坟墓被我看出原来是被厉鬼把两个失踪的剧组人员幻化成的,而且两个失踪的剧组人员还保持着清醒的状态,正在露出惊恐的神情看着我们。

    但是我很快看出那两个剧组人员其实是被厉鬼们都控制住了,暂时不能动而已的,可我忽然察觉到什么不对劲,回过头竟发现琅东不知什么时候给消失了。

    我见到后立即明白了,难怪厉鬼们都会这么嚣张,因为琅东肯定是被他们用什么方法给引开了,但是我知道我必须得尽快找到琅东,谁知道他们会对琅东做什么呢。

    我回想起琅东曾经遇到女蛛鬼的事情,险些把自己的性命给搭上了,不禁有些担忧起来了。

    但是这几个骨骸环绕住那两个瑟瑟发抖的剧组人员,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发出“呵呵呵”的笑声,我见到那两个剧组人员脸上表情更加惊惧了,知道他们还看得见身上的那几具骨骸。

    我心中不由得想到,遇到这样的情形竟然还没被吓死,只能说他们的胆子已经算是很不小了,但是我已经发现这几具骨骸不断地吸食两个剧组人员身上的生气,知道不能再拖了。

    于是我就拿出几张攻击性符咒朝着那几具骸骨冲过来,那几具骸骨被攻击到,尖叫了一阵,很快化作飞烟随风而逝了。

    但是我却发现周围不知什么时候围上了这群厉鬼,样子极其可怖,可我注意到周围的人群都露出惊恐的神情。

    我见实在找不见琅东的踪迹,只得咬牙地把这些符咒设下阵法,正好挡住了厉鬼的攻击,并准备好了攻击性符咒随时攻击过来。

    这群厉鬼吃过不少次攻击性符咒的亏,试图靠近结果被阵法给逼退了,只得恨恨地看着我们这群人,最终不得不离开了此地,我见到他们离去后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但是两个剧组人员自从这几具骸骨被击退后已经倒在地上了,还不知是死是活。

    剧组有人很是担心他们的安危,就赶忙走过来了,想来帮忙一把,但是就在那个人刚刚靠近地上的那两个剧组人员,但是很快发现,那两个人躺在地上怎么叫都叫不醒。

    我心中感到奇怪,于是走过来,竟发现他们的阳火不见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