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6章 奇怪的母子
    刚才那几个小鬼发出的不满的嘶吼声音影响到我的心神,本来担心那几个小鬼会不会对我们要做出不利的举动,但是没想到的是那几个小鬼突然在我们面前很快消失了。

    而那几个小鬼消失的同时,他们身旁的篝火堆已经跟着消失了,但是我留意到双生和任孝义正好朝着这个方向望了过来。

    我见到他们的样子,不禁问道:“你们都看到了?”

    双生和任孝义都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他们已经什么都看到了,让他们没想到的是那几个小鬼竟然会对我们大家都开始下手了。

    而沈千岁他刚才只是被鬼迷了心神,连自己的意识都差点给丧失了,所幸的是我们事先察觉到他的不对劲,于是就对他设下了驱阴符,使得他身上的鬼气驱走了。

    我知道如果刚才那一丝鬼气再继续侵入沈千岁的话,那么沈千岁的身上的阳火就会大受影响,连心神都有可能会被刚才出现的那几个小鬼给操纵进去了。

    我担心刚才那几个小鬼对沈千岁所做的事情,会不会对他的心脏病复发有影响,但是沈千岁身上的鬼气被驱逐后,很快清醒过来了,正好见到我们的凝重的态度。

    沈千岁看到我们的态度很是凝重,不禁感到疑惑,于是问道:“你们怎么了?咦,我刚才是怎么了,怎么好像都像在做梦一样?”

    然后沈千岁开始回想这之前的事情,似乎对此很是想不通,我见到沈千岁没事一样的样子,不禁逗松了一口气,当任孝义告诉沈千岁的时候,沈千岁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情。

    想必沈千岁从来没有想到他竟然差点被刚才那几个小鬼给迷住了自己的心神,而且他竟然一不留神差点给那几个小鬼给控制住了。

    而剧组的其他人正好跟沈千岁的情况都差不多,但由于刚才的那几个小鬼突然退开,使得剧组的其他人员所受的影响大大地减少了。

    所以我们解开剧组的其他人员被鬼术迷了心神的难度并没有沈千岁那样这般麻烦,自然轻而易举地解开了剧组其他人员的鬼术。

    等到剧组的其他人员清醒过来的时候,见到他们一脸茫然的表情,知道他们已经基本跟刚才沈千岁清醒过来的状态一模一样。

    由于刚才突然被那几个小鬼给算计的时候,使得我们大家都不得不防着,都不免产生了对周围的环境起了戒备心理。

    但是就算所有人再怎么防着,但终究并不能保证能逃得过鬼怪们的设计,等到大家都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发现周围的浓雾越来越多了。

    在这浓雾中,剧组的所有人员都无一例外地听到雾中传出来几声诡异的笑声,“桀桀桀”那道声音听得所有人心里不禁有些发毛起来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琅然在这个时候醒了过来,而浓雾中这几声诡异的笑声越来越大了,所有人都被惊吓住了。

    我听到这声音的时候,总觉得这雾中有什么异常的状况,于是就把自己的眼镜给摘下后,却发现前面根本没有什么浓雾。

    我看到这里的情形,意识到是遇到什么了,因为刚才几个厉鬼并没有放过我们,一直都在跟随着我们。

    而我心中总觉得很是怪异的感觉,因为刚刚那几个厉鬼似乎像是被人给操纵起来的,虽然我不清楚是什么原因,但总之是不会是什么好事情的。

    就在这个时候,我眼中却出现了一个人影,心知来人并不善,于是就开始防备起来了,等到来人过来的时候,我这才发现原来来人竟是一个抱着孩子的女子。

    在这种环境下,突然平白无故地出现了一个抱着孩子的孤寡女子,怎么想都不可能是正常的吧。

    但是这个抱着孩子的女子刚刚靠近过来的时候,剧组的所有人员都正好看到了她,心中不免有些紧张起来了。

    因为我们大家都很清楚,这里是什么样的环境,在这种环境中出现的往往不是人就是非人类,由于之前的遭遇,使得剧组的所有人员不由得对那个抱着孩子的女子格外留意起来。

    但是眼前的这个女子始终低着头继续往前走着,似乎对前面的并不曾留意到,而她怀中的那个孩子始终包在红裹布里,未曾从中露出真正的面目来。

    随着这个女子慢慢走过来的时候,慢慢靠近过来的时候,我心中有种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大了,而怀中的琅东早已醒过来了。

    琅东刚刚突然醒过来了,使得我差点有些反应不过来,但是琅东一醒来对前面那个缓步走来的那个女子不住地嘶吼着。

    从琅东那道声音中,似乎对那个女子很有敌意,我知道琅东的身份本来是生来爱吃鬼怪阴气的食鬼,自然会对鬼怪阴气都特别敏感。

    我知道琅东的意思,于是对大家说道:“我们都快跑,这个女子不是好惹的。”

    剧组的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但是他们知道我之前对付鬼怪的所有本事,自然会对我的话更加信服,于是正要逃走的时候。

    但是就在所有人正要逃跑的时候,忽然雾中响起一阵“桀桀桀”怪异的笑声,随着这阵可怕的笑声响过后,我这才发现浓雾慢慢变成一团团鬼雾把大家都包围住了。

    不好,我意识到不妙,转过身正要看的时候,可前面哪里有什么这个女子的身影,周围已经都被这浓雾给包围住了。

    不行,再这样下去的话,大家都会有危险了,我看着剧组的很多人都被那团团的鬼雾包围住了,于是就从小荷包里再次拿出这张烈风符。

    我用手指夹住这张烈风符的时候,心中瞬间有了底气,随后开始不紧不慢的念起来:“烈风速现覆护真人急急如玉皇光降律令敕!去!”

    就在这个时候,这张烈风符很快在手中有了动静,然后从手中飘到空中,慢慢从空中消散而去,随后而来的是一阵狂风。

    刚刚周围刮起一阵狂风,从开始的轻风转而慢慢地变为狂风大作,这团团鬼雾哪里禁得住这阵狂风的刮起来,很快随着这阵狂风被吹得散开了而去。

    于是剧组的所有人员都得救了,就在我们大家都松口气的时候,结果就在刚刚浓雾散去后,我们却见到了前面多了一尊石像。

    而这个石像却给我们有种很是眼熟的感觉,似乎就在哪里好像见过什么似的,可剧组的其中有人惊呼起来:“你们快看那,这不是我们刚才见过的那对怪异的母子吗?”

    所有人刚刚听到那个惊呼的声音,忍不住朝着这尊石像看过来,却发现刚才真的如那人所言非虚,那尊石像外形确实是刚才那对母子身形很相像。

    但是不同的是,那对母子石像已经露出面容,可我却觉得那尊石像的目光就好像会动似的,实在很令人不舒服。

    不过由于早已摘下眼镜的缘故,阴阳眼已经没有遮挡了,我正好看穿了那尊很是怪异的石像,虽然那尊石像给人的感觉实在是很不好的感觉。

    可我却发现原来那尊石像原来是那对母子生前被人给活活做成了这尊石像,对突然的死亡有种很大的怨气,由于死后被困在这尊石像中,使得他们的灵魂被困在其中无法逃脱出去,久而久之,慢慢就会转而变成怨魂。

    在这尊石像中,我都能感觉得到里面传来极其很重的怨气,从阴阳眼中知道这女子不仅死的比较惨,因为她前世本来是被大夫人害死的,被活活做成了石像,甚至连她的孩子都没有放过。

    由于大夫人心肠过于狠毒,把这对母子害死后,但因为害怕这对母子变成鬼魂会过来报复,竟请来了一个道士,还把他们的灵魂一并被封印在这尊石像中,使得他们终生被困在这尊石像中,一直不能得到解脱。

    虽然我知道这对很可怜,但是我知道因为这对母子由于被困在这尊石像中,怨气久而久之已经较之前多了。

    尤其是那个女子的孩子,因为年纪小死了往往怨气较重,尤其沾染上他母亲的怨气,要想超度他们的话只能想办法降低他们的怨气了。

    我想着想着,在这尊石像中很快找到这对母子的封印,虽然他们的怨气很重,但不是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毕竟这对母子一直被困在这里已经很久了,是时候需要解脱了。

    于是我便把小荷包里面拿了半天,才拿出这张符,虽然这张符并不怎么有攻击性,但对于压制鬼气阴气是很有用的,我贴在这尊石像上的时候,总感觉得到这尊石像中有种抗力在阻拦着。

    但是我贴上后,等到这尊石像感觉差不多安抚下来的时候,我把这尊石像上面那个封印解开了下来,尽管我觉得这个封印感觉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解开这个封印后,这两个怨魂果然如我所想的那样很是不安分,但是碍于琅东在一旁的威吓,一直没敢轻举妄动,但是怨气似乎不好对付。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