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0章 山洞的日常
    由于接近这个已经废弃的大宅子后总能听得到里面有低低的啜泣声音,还伴随着痛苦的声音,尤其在夜晚中听得很是清楚,令人一直都不敢接近。

    直至后来有个胆大的人不信邪,竟当夜翻院墙走进来后,但是第二天出来后,大家发现他已经变了样子。

    那个胆大的人已经疯了,他嘴里不停地说里面遇到了很吓人的景象,甚至有不少人还在追赶他,他甚至说还遇到了一个血肉模糊的尸体冲着他招手。

    由于那个人已经吓疯了,说话开始有些语无伦次的缘故,很多人都搞不清楚里面是什么情况。

    总之,很多人从那个吓疯了的人口中已经可以确定这个大宅子已经不能进去了,慢慢地,这个大宅子已经变成了这里的人们的禁忌。

    所以没有人敢过来接近这个大宅子,总觉得这个大宅子一接近过来很令人不安起来了,后来有些人纷纷搬离了这里。

    久而久之,这个大宅子所在地慢慢地荒废了下来,没有一个外人敢过来拜访。

    等到李导刚刚讲完后,大家互相对望了一下,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听着这李导的讲的故事,总觉得怎么有些熟悉的感觉呢,于是不禁奇道:“李导,你刚才所说的那个故事不会是跟我们刚才遇到的那宅院有关吧?”

    李导没有立即说话,朝着山洞外面的方向望了过去,然后缓缓地道:“其实我本来没觉得这个宅院有什么,但是后来遇到的事情让我想起奶奶曾给我讲过这个故事,我不确定是不是跟这个宅院有关?”

    听到李导说的语气如此不确定,我想着兴许也许是个巧合也说不定呢,于是就没有放在心上了。

    等到李导离去的时候,那个小伙子似乎很是热情,一直在旁边帮我们倒了些热水,还帮双生处理了一下双生刚刚抓来的野兔和野猪。

    尽管这个小伙子对双生能徒手抓来野兔和野猪感到很是惊讶,虽然双生几乎从来没有跟小伙子搭上话,小伙子并不在意,倒是跟沈千岁热络起来了。

    由于双生不知从什么地方弄来的野猪和野兔,大家的食物问题暂时得到了解决,都准备等着开锅吃饭了。

    我们从沈千岁和小伙子的谈话得知,原来小伙子叫李子明,本是李导的侄儿,他只是跟李导来学习一下他的工作,一学就是三年,没成想却碰上了后来好多事情。

    我回想起小伙子曾经在剧组干活似乎比其他人更为卖力,心里暗自想到,难怪我怎么觉得这小伙子干活这么利落,原来是经常干的缘故呀。

    虽然我知道小伙子跟李导的关系,不过这小伙子显然不会摆架子,跟任何人都很合得来,后来小伙子跟沈千岁谈得差不多了,然后离开了。

    我见到小伙子离去的身影,忍不住凑过来问沈千岁,道:“沈妖精,平时都没见你这么热情呀,改性子啦?”

    沈千岁很是无语地看着我,道:“他刚才只不过是来找我谈一下工作事宜,我看着他人不错,就顺便跟他谈了一下而已。”

    “是是,你说的也是。”我到沈千岁的身旁坐了下来,看着山洞外面逐渐黑下来的天色,不由得感慨着,“回想起来刚才遇到的事情真的好像在做梦一样,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有机会出来呢。”

    “别乱想,我们总会出去的。”沈千岁很是紧张地说了出来。

    “哈哈哈,开玩笑而已。”

    “唉,算了,不跟你扯了。”

    就在这个时候,双生和任孝义从外面走进来了,而他们手中多了一盘烤串,不用想肯定是沈千岁拜托任孝义带着必需品来帮双生一忙。

    肯定是我请求双生做些烧烤,被沈千岁给听到了,要不然任孝义怎么会刚好带来了一些用来烧烤的佐料呢。

    不过任孝义还真是不错,我们落进阴阳交界之处,他竟然没有忘记带着沈千岁要求的东西,才让我们不至于面临窘境。

    说到底我心里真不知道该说沈千岁是不是太机智了,毕竟沈千岁的目的可是为了双生做出来的菜。

    虽然之前的王大勇和刘小明做的菜很是不错,但是自从他们昏迷后,所以沈千岁就把重要任务交给了双生,当然还没有忘记让任孝义来帮上一忙。

    双生显然是担心我饿坏了,所以我刚刚央求要吃烧烤,他就毫不犹豫地同意了,而被在一旁路过的沈千岁听到了。

    所以后来的事情不用我说你们都知道了,我虽然心里不免暗自叹着沈千岁的心思越来越会弯弯绕绕了,于是就从盘子拿来一根烤串放进嘴里。

    等我一咬到手中的这根烤串的时候,一股香气扑鼻而来,令人不禁有些食指大动,我越啃越是欢。

    然后我把这根烤串吃完后,正要伸手往盘子这里而去,但是我忽然感觉到不对劲,为什么我一根都没摸到呢。

    我忍不住朝着这个盘子望了过去,却发现这盘子里面竟空空如也,而地上已经落满了一根根光杆子。

    我盯着沈千岁那副啃得正欢的模样,心中不免有些来气了,不禁怒道:“沈妖精,你吃的太多了吧!就不会留给我一根吗!”

    沈千岁边啃边朝着我看了一眼,然后吃完后,慢悠悠地掏出了一张手帕,然后很是优雅地用手帕擦了擦嘴,说道:“谁叫你吃的这么慢,等你吃完,我肚子可是等不及了。我都好几天没吃了。”

    我听着沈千岁的话,几乎有些咬牙切齿起来了,但是双生突然站到我身边,安慰道:“阿白,不气,不气,我还有一些留给了你。”

    随后双生从背后拿出一大盘烤串,我见到后心里不由欣喜地想到,幸亏还有双生想的事情真是周到,我朝着沈千岁很没好气地望了一眼,于是就拉着双生走到另一旁一起吃了起来。

    因为双生抓来的野猪和野兔,刚好够剧组的所有人员吃个几顿,所以他们都把肉平分了下来,然后腌着去了。

    这一晚,大家做了不少吃的,有煮的,也有炖的,也有烤的,所以大家都吃得津津有味,油光满嘴。

    待得吃饱喝足后,也许是累坏了的缘故吧,大家都觉得差不多该睡觉了,于是纷纷各自找个地方睡觉去了。

    琅东因为刚才跟着我们吃得太欢了,吃饱喝足后竟有些困了,东倒西歪地走了一半会,就直挺挺地躺在地上呼呼大睡了。

    我见到琅东这副睡相,只得把琅东从地上抱了过来,尽管这货吃得太多,抱起来还是蛮沉的。

    我安顿好了琅东,沈千岁早已在一旁已经进入睡眠之中了,我看着沈千岁那副睡相,心里不免有些恶意地猜测着,如果这些粉丝看到沈千岁的睡相的话,那她们的幻想会不会有些破灭了呢。

    就在这个时候,任孝义从我身边走过来,很是体贴地往沈千岁披上了一张毛毯,沈千岁很是舒服地叫了一声,然后继续睡去了,不用想他在梦中肯定梦到了什么好事情呢,说不定也许是赚了大钱的美梦吧。

    我心里不免想到,毕竟这货对我抠门已经不止一次了,哼,还朋友情谊重要,每次只要谈到钱的事情总把这朋友情谊给忘了。

    虽然我心里不忘鄙视沈千岁,但是打从心底觉得沈千岁其实作为朋友还是不错的,每次有什么难关他总会第一个过来的。

    就在我想着的时候,任孝义却说了出来:“薛先生,天色不早了,你该去休息了。”

    我听到任孝义的话,后哦了一声,心里在想着,我这个小孩子的身体里虽然是个大人的灵魂,但是小孩子毕竟要睡觉的,不然会长不高的。

    为了能快乐健康成长,我决定听从任孝义的话,就找了很是舒服的地方准备入睡,当然双生也早已过来帮忙铺了一下。

    大概是因为铺的实在太舒服了的原因,我们躺倒在这,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当然,在这梦中我不仅没有再次遇到奇怪的身披黑金铠甲的男人了,而且还做了个好梦。

    在梦中,我们平安地回到了自己的家中,而奈奈子站在那里早已等着我们归来了,还顺便给我们做了一顿好吃的,我们吃得很是开心,正在跟着奈奈子谈着以后去哪里玩。

    我在睡梦中砸吧砸吧着,但是忽然我被尿意给憋醒了,我很是不情愿地醒了过来,看了一下山洞外面的天色,果然还是半夜,唉,早知道我就不多喝双生做的肉汤了,这下可好了,连觉都睡不好了。

    我心里很是郁闷地想着,极是不情愿地起来了,但是我一起来后忽然被刚才冷风那么一刮过,使得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

    我缓了一下自己,让自己开始习惯外面的气温,然后在试图不惊动双生的情况下,悄悄地起来了,朝着山洞外面摸索着出去。

    等我出去后,找了个地方解决了方便,但是我很快被前面给吸引了注意力。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