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2章 冲突不断
    我看着双生的样子,本来还奇怪着双生怎么会关心大家的事情了,再说刚才见到双生的时候,他可是在这里坐了好久呢。

    我想着想着,忍不住好奇地问了双生一句,但是双生的回答让我不禁有些愣住了。

    “阿白,你没有发现吗?今天一大早大家都不对劲了吗?”双生很是一本正经地说道。

    我听到双生这么一说,忽然又有这么一个感觉,感觉剧组的所有人员似乎跟以前好像有什么不同了,我从他们的脸上好像看到了很是陌生的神情。

    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他们的眼神很怪怪的,令人不禁有些发毛起来了,我怀疑是不是自己想多了,本来我没怎么放在心上,但是双生既然发现到了问题,那么就可能真有问题了。

    我若有所思地想着,就在这个时候,沈千岁直接给我端来了一个水壶,水壶盛得满满当的,显然是为了出发做准备的。

    但是我听到沈千岁说我是小孩子,应该多喝喝水,听得我很是感动,任孝义已经拿来了一些小零食,但是被沈千岁一把拿过开始吃起来了,我看着沈千岁的吃相,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好吧,之前的想法就当我从来没有想过吧,我心里就是这样想着的,但是后来剧组的所有人员已经收拾好了,准备出发了。

    我们几个已经把自己的行李都打点好了,就跟着剧组的所有人员走了出来。

    但是后来我们走着走着,忽然剧组中有人不禁叫了起来,惊得众人都回过头来,却见到那个人颤抖着用一手指着那个树丛方向。

    但是众人很快发现那个树丛似乎有了动静,原来里面竟然有东西潜伏在里面,众人见状不禁微微一紧张。

    随后众人就见到从树丛中缓缓走出一个庞大的巨兽,朝着天空啸叫了一声。

    众人本来想早点找到出口,不想却遭逢突变,却偏偏碰到了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庞大巨兽奇袭,由于意外遇到野兽侵袭,使得众人有些手忙脚乱起来了,虽然双生担心我的原因在一旁一直守候着我,尽管我有能力自保。

    可我心里担心沈千岁,毕竟我知道沈千岁的身体实在很不好,不能长久激烈运动,现在突然遇到刚才那么一个异变,不知道沈千岁能不能度过呢。

    当我看到沈千岁身边还有任孝义在一旁保护着,心里稍微有些放下心来,但是众人倒是很是惊慌。

    我们在逃离那只突然出现的庞然巨兽的追杀,我却见到有些人竟为了自保,不惜把身边的同伴推到了庞然巨兽的口中。

    我见到后,心里不由得一寒,但是双生却跑在一旁,跟我说道:“阿白,你别管了,他们好像失去了人性。”

    我听到双生那么一说,心知我一个小孩子远远不是大人的对手,一想到刚才众人的行为,我忍不住跟着双生一起贴合着跑了过来。

    由于担心众人会做出什么不可控制的事情,我和双生商量后,就让双生负责来跟庞然巨兽武斗,不过庞然巨兽虽然庞大了点,但终究不是身手灵活的双生的对手。

    那个庞然巨兽接二连三被双生戏弄后,不由得开始发怒起来了,我见此机会来了,于是就亮出一张烈风符。

    我拿出这张烈风符后,往这张符上沾上点生气,嘴里开始喃喃地念道:“烈风速现覆护真人急急如玉皇光降律令敕!去!”

    随后那个庞然巨兽周身突然刮起了大风,还夹带着狂风大作,带起了沙土尘石,那个庞然巨兽被沙土尘石给迷住了,几乎不能辨别出方向来。

    正因为这个巨兽已经被困在烈风大作的缘故,所以众人才得以趁着这个机会逃脱了,所以众人都得救了。

    我们大家都好不容易逃脱刚才那个庞然巨兽的范围之后,却很快发现他们自己都跑回了那个山洞,令众人感到很是惊异。

    不过,大概也许是害怕外面出来的危险,所以众人都没有提出去外面探查一下,毕竟被那个庞然巨兽追了半天,众人的体力精力都快消耗差不多了。

    就在众人准备在这山洞中歇息的时候,也许是刚才众人的所作所为,使得我不由得提起了心,总觉得众人之中好像有什么问题。

    但是直至后来剧组的所有人员中的有一个人丢失了东西,开始怀疑旁边的同伴偷走了他的东西,没想到越闹越大,最后我们发现那个人失去了控制,竟开始持刀刺向同伴。

    由于刚才的事情实在太过于突然了,甚至连我们都没有反应过来,结果那个被刺伤的人登时双眼一闭,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鲜血横流。

    众人都被吓坏了,他们原以为只是吵吵架而已,本来没想多管,倒是李导常常过来劝架,但是那个人似乎失去了控制,连李导都不能阻拦得住了。

    众人见到这个情形都吓了一大跳,本来抱着侥幸心理去试探一下那个人是死是活,但是却发现那个人的呼吸停止了,连心脏都跟着停止跳动了,不禁有些惊呼起来了。

    “你杀了他!”众人都很震惊地说了出来。

    但是那个人似乎没有反应过来,依旧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那一切,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他却在用死人般的眼神看着我们。

    我摇了摇头,以为是不是想多了,没成想后面那个人突然有些激动了,竟朝着众人攻了过去。

    不过剧组的有些人毕竟都有些受过训练,很是轻松地控制了那个人,但是我们却听到那个人在胡言乱语,似乎在说什么,不过反正我们是听不懂的。

    后来那个人被控制后,众人都没什么心情吃饭了,于是就各自找了个休息的地方睡去了。

    我见到众人都去睡觉了,于是就跟沈千岁,双生和任孝义蹲在一旁的篝火旁边取暖,开始聊起天来。

    “沈妖精,你有没有被吓到了?”尽管我知道沈千岁是不会轻易被吓到的,本着想找个话题来聊聊,毕竟闲着就是无聊而已。

    但是沈千岁良久没有说话,一直在皱着眉头,我见状,心里不禁感到奇怪,正要问的时候,但是沈千岁却说了出来:“我记得他平时待人温和,不像是这么冲动的人啊。”

    我听到沈千岁这么一说,很快明白了沈千岁的意思,摇了摇头道:“谁知道呢。”

    确实,我对剧组的所有人员都不怎么很熟,对于他们性子怎么样是不怎么关心的,倒是对剧组教书的沈千岁很快发现了不对劲。

    我回想起双生的话,似乎剧组的所有人员好像跟原来相比的确是不一样了。但是我想着想着,依旧没有想出个以然来。

    我想着想着觉得有些头很大了,索性就没再想下去了,双生在一旁给篝火堆里还在继续加火,以防篝火堆很快被灭掉,琅东早已躺在一旁呼呼大睡了。

    我原以为事情就到此结束,但没想到更为麻烦的事情还在后面,随着那个人带头起的冲突,我总觉得剧组的所有人员似乎很是不开心的样子,满脸阴霾的样子。

    后来剧组的人群中再次起了冲突,原因竟然只不过是为了一个小问题吵架,连我们都觉得很是惊奇。

    但是李导听不下去了,就过来劝剧组的人员,没想到还被它们一把推了下去,刚好被沈千岁扶住了。沈千岁本想说几句话的时候,但是忽然有人拿出一把尖刀要攻击沈千岁。

    我被吓坏了,本想提醒沈千岁要小心,但是我看到任孝义抢先上来,一把给挡了下来,沈千岁因而躲过危险。

    可我们几个人却很快发现剧组的所有人员似乎越来越不对劲了,只见他们目露凶光,似乎要随时扑过来把我们都给撕碎了似的。

    我们几个人察觉到不对劲,双生已经跑到我身边站在一旁随时伺机反击,同时琅东已经察觉到了危险在附近,已经早起来了,而任孝义已经保护着沈千岁走到了我们身边。

    我却看到了李导从地上起来后似乎变了一个人似的,我忽然意识到怎么回事,于是一把摘下自己的眼镜后,却发现他们周围已经被黑气包围住了。

    我见到后,心里不由一惊,难怪为什么我们总觉得这剧组的所有人员都越来越不对劲了,原来他们的魂识已经被摄魂术给控制住了。

    所谓摄魂术,本就是为了操纵人们的魂识的工具,一旦人们被摄魂术给控制住后,必然会受到控制不可自拔地做出不可控制的事情,尽管这事不是他们愿意做的。

    我见到后,于是就跟双生、任孝义和沈千岁要小心点,同时我心里想到,他们没有被摄魂术给控制住的原因恐怕是因为他们有能力保护自己吧。

    虽然我们已经知道剧组的所有人员已经被摄魂术给控制了,但是难就难在破除摄魂术让他们清醒过来,要想破除的话首先得找到背后的操纵摄魂术的人呀。

    就在我们高度警觉的时候,忽然我们感觉到身后传来一个异响的古怪异动。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