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6章 记忆影射
    “什么,我中了吞噬魔的诅咒?”沈千岁惊叫起来。

    “没事,你带上这枚古玉暂时不会有事,只是最好不要丢失,否则就完了。”白泽任孝义说道。

    沈千岁哦了一声,随后他很快注意到有什么不对,道:“经纪人,这不是你祖传的宝物吗?”

    “没事的,你带着就好。”任孝义说道。

    沈千岁本想再说什么,但被一个人唉声叹气的声音给打断了。

    “唉,这里没什么酒嘛?这不是要我的命吗?”缘罪莫求幽幽地叹息着。

    我听到他的话,心里在想着一个和尚还真是酒不离身,喝得太多不怕让自己醉死啊。

    经过缘罪莫求这么一提,大家这才想起自己身处什么样的环境。

    可这里一片荒芜之地,环境特别恶劣,而且这里分不清什么季节,但似乎见不着一个活人的影子。

    就算我们没被野兽吃掉,早晚会被冻饿死的。

    我刚刚被一股冷风吹过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打了个喷嚏,忍不住从地上抱起琅东来,顿时感觉自己身子暖了不少了。

    琅东真不愧是随身小火炉,我顿时觉得欣慰起来。

    沈千岁刚刚恢复好体力,大家都很快出发了,想着在这里寻找出路和安全地方。

    但是我感觉怀中的琅东体内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我以为只不过是琅东刚刚吞下的吞噬魔的精元所致的,于是就没有放在心上。

    大家走了半天,才发现这里真不是一般的荒芜毫无生机,别说没见一个人,就连一棵树都没见着,真不知道野兽在这里是怎么生活的呢。

    一想到远处刚刚啸叫过的野兽,我不禁想到,至少这个声音还能说明这里还有生命迹象的。

    “诶,你们看看前面是不是有什么人啊?”沈千岁突然在这儿叫起来。

    我听到沈千岁的话,转回头朝沈千岁指着的方向并没有注意到有什么人。

    “怎么可能的,这么荒芜哪里像是有人住过的啊?你是不是眼花了?”我以为沈千岁是不是病糊涂了才说胡话。

    “真的啊,我真的看到有人了啊,可是她后来消失了呀。”沈千岁盯着这个方向一直执着地说道。

    我听了,觉得沈千岁不像是说假话,不禁狐疑地问:“那你说说,你刚才看到的是什么人?”

    “是一个女人,但是她身上的衣饰不像是我们这个时代的衣服啊。”沈千岁说道。

    我本来不相信在这里能看到有什么活人,再次转回头朝这个方向看去,结果让我瞬间愣住了。

    真的有人,正如沈千岁说的那样真的有一个女子,然而她却始终背对着我们,没有回过头来。

    但是她身上的水蓝衣饰似乎是古代来的。

    我看到了,大家都自然看到了……

    缘罪莫求很是惊讶地说:“这里没有美酒也就算了,竟然还有一个美人。”

    听到这话后,我心里暗暗吐槽着,只有一个背影怎么确定是一个美人呢?万一转回头是对不起观众的样子呢?

    吐槽归吐槽,可我的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啊。

    因为这个女子的出现实在太突兀了,从她身上的衣饰来看很显然出身肯定是非富即贵的人家,而且跟现在这处恶劣的环境太不相称了吧。

    双生似乎也发现什么了,凑过来跟我说道:“阿白,她不是活人。”

    一听双生这么说,我终于想起为什么我觉得这个女子有什么不对了,摘下眼镜后,果然并没有见到这个女子头顶上三把阳火,所以这个女子肯定不是活人了。

    但是我从这个女子身上并没有发现什么阴气,不禁疑惑起来,她既不是活人也不是鬼魂,所以她到底是什么人呢。

    不一会儿,这女子突然有了异动,她的身影在大家视线中慢慢变成透明状最后完全消失。

    我们看着眼前这番情形,微微吃了一惊,但过了不一会儿,这女子再次出现,可她始终保持着这个姿势,几乎没有动过。

    我注意到这个女子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人似的,很显然在等待她最为挂念的人。

    我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万物图鉴》上我曾经见过记忆影射。

    凡是在这里生活过的人们,若是遭遇到什么不幸的事情,生前若是有放不下的事情,他们留下的记忆会因为执念太深的缘故在这里成像,这便是记忆影射。

    很显然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毁灭一切的灾难,这女子在这里等待她最为挂念的人归来,也许是她的爱人说不定,直至灾难来临,毁灭了这里的一切,使得她没有等到她等待的人归来。

    正因为如此,这女子没有等到她盼望的人归来,使得执念太过深切,因而留下了唯一的记忆,期盼她等待的人到来,能亲眼看她最后一面。

    虽然这女子的遭遇令人同情,但我知道这里不是久留之地,毕竟这里还不知道有什么未知的危险在等着我们呢。

    同时我们再次听到了野兽在附近的吼叫声。

    因为担心会被这里的野兽发现,我们走过了前面一段路,从拐角转过后,很快我们发现面前有一片湖和旁边的几棵树。

    这里虽然是蛮荒之地,好在这里还有水源,只是沈千岁似乎好像撑不住了,自从他中了吞噬魔的诅咒后,身体越发不如以前了。

    每次见到沈千岁捂着胸口总会让人非常担心,不过好在白泽任孝义时时刻刻地守着,尽着他经纪人的责任,随时都在照顾着沈千岁。

    我们检查过了水源后,确定没什么问题才放心地把水源装进水壶中,这里环境这么恶劣,补充体力是必需的,至于食物估计只有野兽能解决了。

    大家取好了水源,休息了一下,把随身携带的食物吃好了后,感觉体力恢复得差不多再次出发了。

    走了没几步,大家很快找到了一个山洞,但是山洞里面黑漆漆一片,无法知道里面会不会有东西,就算真的有的话也不一定安全。

    不过最好的情况是山洞里没有危险还能当做安全地方多多休整一下,最坏的情况是山洞里潜伏着危险,随时都会向我们扑过来的。

    好在我们身边还有双生和白泽两大神兽,对危险较常人敏锐些,不过他们对洞里似乎察觉不到什么危险。

    大家确定了洞里没什么危险,稍有些放心,不过我们很快发现山洞里远远不止一个山洞,因为它里面的路似乎通向什么地方。

    正因为里面不知道有什么,我们决定还是先探查一下,为了以防万一,我们把火把都点好了,如果进来的时候,一旦火把熄灭的话,我们必须得要离开。

    但是我们走了没几步,忽然我脚下绊倒什么东西似的,险些让我跟大地来个亲密接触,双生见状伸手扶住了。

    我心有余悸地拿着火把朝刚才绊倒我的方向照去,却发现原来是一大块猛兽的头骨,而头骨硕大,很显然这里的猛兽的个头都不小。

    但是这头猛兽好像是死了至少有好多年头了吧,但我注意到猛兽头骨上面有一个洞孔口。

    我看到后忽然想到什么似的,上去把猛兽的头骨翻开检查了一下,果然发现有一支箭。

    见到一支箭的存在意味着这里曾经有人闯进过,还带有弓箭等武器,虽然很是奇怪他们怎么会进来的,我们还是朝着前面走去。

    走了不一会儿,我们眼前豁然开朗,才发现周围石洞上面画了不少壁画,大家都很震惊地看着面前的一切。

    沈千岁似乎忘了身中诅咒的事情,狐疑地道:“我们是不是进了古代遗址啊?”

    “我觉得壁画上面的人倒是很熟悉。”缘罪莫求若有所思地说道。

    听缘罪莫求这么一说,我这才发现壁画上面的人很是熟悉,于是忍不住留意了一下很是熟悉的人,才蓦然想起原来是之前见过的苦苦等待的这女子。

    但是这些壁画年代很久,无法知道壁画里面讲了什么,但我们还能看出个大概来。

    这些壁画上讲的是古时候有一对男女,女的是与世隔绝的山谷里的主人,但山谷里的人都负责守护洞里的至宝,世世代代不能离开这里,正因为如此才不被外人所知。

    直至男的受了重伤无意闯入进来,让女的对他倾心相付,后来男的要离开这里,再也没有回来,而女的始终等待着,一直不肯放弃。

    我们见此不免有些唏嘘,不过我们在尽头竟然发现这具人的骸骨,而且从体形上来看是男人,从时间上起码死了上百年。

    我们见此有些明白了,女的家园被灾难毁灭后,男的却来迟了,却用生命奉献给了这儿,这儿的壁画想必是他们亲手画的吧。

    我想起之前在兽骨那边发现一支箭,不用想肯定是有人为了冲这里的宝物而来。

    不过在这里没见到他们和弓箭的踪影,估计多半已经离开了,这就不是我们所关心的事情了,眼下情形必须在这里找出出口再说吧。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