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0章 发现尸体
    要知道,这个豪华游轮是分为好几层的,除了睡觉的卧房跟船长室在最顶上之外,中间船舱除了餐厅就是休闲娱乐的地方,而最底下就是放置一些杂物跟厨房用品之类的东西。

    平时除了厨师跟打杂的,很少有人去最底下的船舱的呀,所以我疑惑的点就是在此,为什么这个船员会去最底下的船舱,而又是为什么他的身上会有恶鬼的气息?为了解除我的怀疑,我径直走向了这个在门口的船员。

    而除了我怀里的琅东感到兴奋之外,我扫了一眼双生跟缘醉莫求的表情,似乎都不是很高兴,而双生更是一把将我抓住,想阻止我往门口走去。

    “安啦,双生,我就是去让琅东闻闻肉味,它已经饿得很久了。我这招就叫望梅止渴。”我不顾怀中琅东高兴地雀起,同时也将双生的手从我的衣服上扒开,一边说道:“双生我不是一个孩子。”

    这句话勾起了向我们走来的缘醉莫求的兴趣,他上下打量了下我的身高跟我那青春无敌稚嫩的脸蛋,甚至他还拉扯着我头上梳着的学生头发问道:“你不是孩子是什么?”

    我差点忘了我说了暴露自己的话,我有点紧张的看向那些船员,但是很奇怪的,他们竟然还是在吃饭,对我们这边的举动漠不关心,这跟常理不合啊。

    我暗自揣测,不过我觉得还是先处理这个身上有明显恶鬼气息的人比较好,想到这儿我无视掉缘醉莫求的话,往门口走去。

    刚走到门口,还没有接近船员,我就被一股腐尸的味道给恶心到了,这是我经常闻到的气味,非常熟悉,但是这个腐尸味道却不同以往,它带着深深地怨恨跟不甘,仿佛席卷着凄厉的呐喊在向我袭来。

    我下意识的捂住了耳朵,怀里的琅东却趁机扑向了那个船员。始料不及的我来不及抓回它,就见它睁着银白色的眸子卷着长长地舌头将这个船员里里外外舔了个遍。

    随着琅东将恶鬼的气息吸了个饱,那不好的感觉也随之消失殆尽,而船员呆愣的目光也渐渐清晰了起来。

    但是那船员看到了我们,他大张的嘴巴开始慢慢地合拢,从他的牙齿往外吐露出一句石破天惊的话,震得除了我跟双生、缘醉莫求目瞪口呆之外,连几个游客也跟着震惊了,也震的一群漠不关心吃着饭的船员们。

    “我……我在下面看见船长的尸体了!”他吓得瑟瑟发抖蹲坐在地上,朝将他围成一圈的我们说出了他刚刚看到的景象。

    我们大家都听到这话,吓了一大跳,都不约而同地想到,难道刚才遇见的并不是船长的鬼魂吗?

    可就在我们大家正在疑惑的时候,但是那个一直在旁伺候的年轻服务员不禁皱起眉头,似乎在责备船员在不合时宜的环境中吓到了客人,本想带船员出去。

    但是那个年轻服务员正要带船员离开的时候,结果却听到了李先生的话:“两位请等一等。”

    那个年轻服务员听到了这话就停了下来,转头就见到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正朝着他自己这边的方向走过来,不禁有些疑惑起来,这个男子怎么突然叫住他们了。

    但是李先生已经顾不得上那个年轻服务员的怪异眼神,对那个船员问道:“你刚才说船长出事是怎么回事呢?”

    “本来我晚上是要去下面的杂物间去拿锤头,但是我在拿锤头的时候,却听到了旁边的储藏柜子里面有了动静,我当时以为是老鼠偷食食物,本想过来打开把老鼠赶跑,可结果……”

    “后来呢?”我们大家的好奇心都被这个船员的话勾了起来了。

    “结果我打开这个柜子后,却看到了可怕的事情,船长他死了好久了,正用死不瞑目的眼睛瞪着我,我吓坏了,连食物都顾不上逃到你们这儿了。”那个船员很是害怕地说道。

    李先生本来听到船长的尸体不禁一愣,道:“你刚才所见的真的是船长本人吗?”

    那个船员似乎还没从惊吓中恢复过来,连连点头:“对,没有错,我刚刚见到的这真的是船长本人。”

    李先生似乎很是不相信,继续问道:“真的是吗?你没有看错?”

    那个船员已经察觉到李先生的话中意思,奇怪地看着李先生,道:“先生,你为什么会这么说,我跟船长共事了多年,我敢保证这绝对真是船长!”

    “那你是怎么推断他就是船长的?”我按部就班的开始追着线索一步步的问他,却不曾想他开始支吾起来说他忘了,我觉得奇怪准备再确认他发现尸体的时间。

    突然双生将那个船员拉了起来,双生一向面瘫的脸上难得露出少见的微笑。“那赶紧带我们去看看吧。”双生微微朝着下船舱的楼梯点了点头,示意这个船员带路。

    李先生不禁微微一皱眉,但还是跟着我们一起去了,连几个游客以及船员其他人员都跟着过去了。

    我和双生以及缘醉莫求顺着船舱的楼梯开始往下走去,由于常年拽拖重的物品,整个楼梯残破不堪,我甚至怀疑这些腐朽的木头是怎么承受得住我们这群人的体重的。

    就在我如此想的时候,楼梯果然应我“乌鸦嘴”所想发出“嘎吱”一声响,并伴随木屑掉落的声音,将我吓得停住了脚。

    琅东在我怀里上蹿下跳的喊着:“胆小鬼,快点啦!”一边怂恿着我快点走。

    “快了快了。”琅东的声音开始急切起来了,在我肚皮上不安的躁动着,我暗自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但只得忍着把它丢到地上的冲动,这货是刚从饿牢里放出来的饿死鬼吗。

    终于我们大家到达了底舱,我暗自观察了一下四周,黑洞洞的脏兮兮的地板被刮出了好多划痕,虽然跟上面的地板是一个质地,但是已经被破坏的跟上面的地板判若两物了。

    我不禁暗自觉得可惜,突然我觉得角落里好像有个阴影在蛰伏着,在这个光线不亮的地方突然看见这个阴影,将我吓了一大跳。

    我后退了一大步,正好将缘醉莫求手上拿着的酒瓶碰了一下,他一时拿捏不稳,整个酒瓶掉落发出“咣当”一声,吓得随着船员下来的几个人都退到了楼梯处,做出随时顺着楼梯爬上去的举动。

    我见到几个船员的举动,暗自摇着头,这几个胆小的船员,没胆子下来看什么尸体啊,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等我再瞥向那个角落的时候,惊讶地发现那里竟然什么也没有了。

    我知道自己刚才并不眼花,这个船舱最底一层肯定是有什么脏东西,想到这儿我暗自捏紧了拳头,叮嘱双生注意观察一下周围,然后再跟随着那个船员走向他发现船长尸体的杂货间。

    整个杂货间就在整个底舱的最角落的一处,如果不是这个船员带路我相信是谁都不会特意找到这个地方来干什么的。

    随着门打开一股腐尸的臭味开始弥漫了出来,熏的几个船员直接就在远处看着我们,根本没有上前围观的意图。

    我心想这样也好,如果真有恶鬼需要琅东去吃的时候,越少人知道反而越是好事。

    想到这儿然后我就看到了地上那具腐尸,心知这是船长的尸体无疑了,于是我就开始心无旁骛的开始观察这具所谓的船长的尸体,它倒在地板上,手指头已经腐烂成骨头了,让我心惊的是,这具形似骷髅的尸体的骨头竟然是青色的。

    我盯着这具骷髅黑洞洞的眼眶,里面爬满了蛆虫,白森森的从眼眶里蠕动了出来,发出一阵阵恶臭,我捂住鼻子,心里纳闷,为什么我看不见所谓的恶鬼呢?

    突然我的后背一阵发凉,我猛地回头,在这个杂货间的后面有一处阴影,此时有一个人影露出森然的牙齿朝我露出诡异的一笑。

    我吓的冷汗一冒,给我们带路的船员突然快速的推开人群跳了出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从船长尸体挪开,看向那个船员。

    只有我毛骨悚然的看着那处阴影里那个高大的男人,他就如同墨水做成的一样,一点一滴的从后面墙壁上慢慢渗透掉了,不见了。

    我猛地从裤子口袋带上眼镜,突然一个巨大的光头络腮胡子的没了半边脑袋的人头出现在我的眼镜面前,我吓得眼镜掉落在地,那个人头随着眼镜的掉落,消失不见。

    但是我的心跳个不停,我知道,它还在,它就在这儿。

    双生看我脸色煞白,将我手拉住往通往二楼的楼梯走去,琅东不知道怎么回事在我怀里安安静静的一动不动,它这样让我不安。刚刚看到我可以确定是恶鬼无疑,但是很奇怪为什么琅东却毫无反应。

    就在我极力思考的时候,但却发现一个长发披肩的男人已经站在楼梯口了,“嘿,原来你们在这里啊,刚才孝义还在找你们呢。”我一看原来是沈千岁,身边还跟着任孝义。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