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6章 梦境
    小区是个老校区改建而成的,地处偏僻,本来是再平常不过了,基本没出过什么大事,之前出过车祸又突然冒出一个命案几乎把全小区的人都惊动了。

    人群黑压压团成一圈,听他们说好像死了一个男人,死相可怖,居然被什么野兽给咬死了,而且都没怎么见过这男人,大概不是小区里的人云云之类。

    警察赶到的时候便开始维持秩序了,向围观群众一个个调查打听情况并且记录下来。

    “嘟嘟嘟~”很快,救护车疾驰而来。

    当尸体即将被抬上担架的时候,我觉得这个男死者竟有点面熟,一仔细回想一下,不由惊出一身冷汗。

    因为死人正好是昨晚见过的亲热情侣中的一个!

    担架上的白布被风吹下后刚好露出头的时候,我忽然有种错觉,这男人正在看着自己,对着我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等我回过神的时候,发现白布盖得好好的,并没有被风吹下。

    尽管时间长了点,等到警察调查得差不多了,把现场尽数封锁了不准闲杂人进入以防被破坏。

    小区的人们虽然没怎么见过什么样的大阵仗,但内心的八卦之心特别汹涌澎湃,便开始嘀嘀咕咕起来了。

    “这男子感觉有点熟悉,我好像有见过他和前几天被撞死的女孩子在一起。”

    “听说这里好像是车祸发生现场……”

    “可不是吗?据说是司机酒后驾车撞死了一个女孩子,结果他撞到大石墩把自己给撞死了……”

    “听说被撞死的女孩子刚刚通过面试,马上要拍戏了,可惜了这么年轻的女孩子,唉,作孽啊……”

    “但是司机好像有很多熟人帮他说话,说他开车一向很谨慎小心,品行还不错,而且几乎不喝酒,绝对不可能做出酒驾的事。”

    “这话你也信,说不喝酒怎么能保证一辈子不喝酒呢?说不定他在偷偷喝酒大家不知道罢了。”

    “听警察说司机好像没被检测出什么酒精……”

    “有个目击证人说过,司机开车撞人后眼神一直迷梦,意识不清,不是酒驾是什么!而且目击证人跟司机并不熟识,他会这样说谎得罪人吗?”

    ……

    尽管他们聊得正起兴,我注意到人群中一个老人欲言又止。

    “可我看到司机好像是被控制住了……”但被打断了。

    “老人家,我知道你眼花了,怎么可能有被控制这种荒谬的事情发生呢。”然后老人的话直接被人们无视了。

    我心中一动,虽然我不太信什么鬼神,总觉得这起事件跟老人脱不了什么干系,他一定很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想到此处,我便走向老人,问:“老人家,你说司机是被什么控制住了,是怎么回事?”

    老人看了我一眼,犹疑不定,便道:“小伙子,你还是快跑吧,这里不是可以呆的地方,时间长了会出大事的,这些事情你不应该知道太多的。”说完便不再言语了。

    我一见老人家不再说话,就没再催促他了,毕竟他不想说就不说,这不是我能决定得了,就是不明白为什么让我离开这地方,这地方到底是什么让老人家如此恐惧呢。

    等我回到家,发现淳于姗姗早已等在家中,她一见我回来,心里好似放松了下,便道:“阿白,你去哪儿了?我刚来的时候碰上了一起命案,我担心你就过来了,你没事就好。”

    听到此处,我心里不由一暖,在这种陌生地方,人人打交道的冷漠已经成为常事了,只有淳于姗姗才能让我感受到这里还是真有人真心关心我的。

    尽管心里很感动,便道:“我不是好端端的么?你就不要太担心了。”

    淳于姗姗犹疑了半天,便道:“阿白,这里我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每次走进去感觉有人在看着我,看得我心里毛毛的,可发生过人命两次了,你就不考虑搬走么?”

    我心里一感动,便安慰道:“你不要太担心了,这里要是真有什么事情的话,我怎么会好端端在你面前呢?”

    “可……”

    “你就不要说了,正好我饿了,不如我们出去吃饭啊。”我生怕她开始唠叨便一起出门去了。

    等我把淳于姗姗安抚好送回家,当赶到自己家的时候,天色早已黑了。

    我闲着无聊,打了一通游戏,打着打着我突然觉得不对劲了,我不是在自己房间中打游戏么,怎么会跑到外面开车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车子并不是我家的车子,我再怎么犯糊涂也绝对不会把自己车子认错。

    可是我怎么会跑到外面了,而且还是在一辆很陌生的车子,尽管我很熟悉怎么开车,但我感觉自己好像不能控制自己了,全凭身体自己行动。

    我感觉到了自己内心出现恐慌,毕竟突然控制不住了自己身子,尤其在开车这种高危动作的时候,换谁谁都会恐慌的。

    正当我想着会不会撞到树或石头什么之类的时候,突然眼前闪过一道人影,只见前面出现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呆愣在此处一动不动,一直在看着我。

    我本能反应想试图躲过危险,可身体完全不听使唤,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车子撞向女孩子的身子……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我好像看到右侧窗闪过一道女孩子的身影,感觉很熟悉的样子,好像是淳于姗姗……

    等我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楼顶了,我还能感觉到楼顶一阵风刮过我的衣襟,天啊,这副身体我怎么又控制不住了,一袭恐惧感瞬间上来了,随着身体一动,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楼下地面离自己越来越近了。

    “啊”我一声惊叫过来,突觉不对,发现自己好端端地呆在自己房间里,手中却握着鼠标,电脑画面早已转为屏保状态了,原来是一场梦啊,不过这梦做得太未免真实了吧,一想到之前感受到的楼顶夜风吹过的感觉,这感觉还是那么真实……想到这儿,我便摇了摇头,算了,还是不想了,光想想就觉得恐怖。

    不过我为什么会睡着了呢?我边想边解除屏保状态,只见游戏画面早已消失不见了,只剩一个桌面壁纸,壁纸上的几个人物正看着自己。

    奇怪,我什么时候退出游戏了我竟然不知道,不过想想,大概是因为自己睡得太迷糊了不小心把游戏关闭也说不定,或许睡前早已退出游戏了吧,尽管我不记得睡前自己到底做了什么,瞅着天没亮,便干脆倒在自己床上睡着了。

    正要沉入睡眠的时候,我一激灵,突然从床上起来了,我刚才忽然想起,我在电脑桌面压根从来没换过什么桌面壁纸,更不用说换这张印有几个人物的桌面壁纸了,但是我对几个人物的面容印象特别模糊,大概是因为没看清的关系吧。

    一想到这儿,我忍不住看了下电脑,只见电脑画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早换回原来的桌面壁纸了,并没有什么有几个人物的桌面壁纸,会不会是自己睡得不够清醒了导致自己产生幻觉了?

    我心中默念着自己是个无神论者,这只是幻觉而已,再不济也许是一场梦境呢,睡睡说不定就醒来了,醒来了也许会回到现实世界说不定。

    就这样,我便沉沉地睡去了。

    尽管睡下去了,但是梦中乱七八糟的画面搅得我睡得不安生,一场莫名其妙的车祸,自己拿着刀威胁着一脸不安的店员,一张突然出现的几个人物桌面壁纸……

    我隐约觉得桌面壁纸上的几个人物好像有点清晰了,正要准备仔细瞅瞅几个人物是谁?

    正当几个人物面容在自己面前越来越清晰的时候,突然响起一声尖叫瞬间打破了眼前的画面,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张桌面壁纸瞬间破碎成一块块碎片,随风飘扬……

    等我睁开眼的时候,天光已大亮,耳旁传来一声呜咽声和议论声,听得我原本不太清醒的脑袋更加头疼了。

    “孩子他妈,你不要太伤心了……”

    “本来挺好的一个孩子,怎么会想不开呢?”

    “这孩子一直很开朗,想不通他遇到什么事情才想不开呢?”

    “孩子昨天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就跳楼了呢?别是闹出什么矛盾是他杀吧?”

    “这不太可能吧,孩子生前没什么仇怨,跟人相处地十分和气,很少闹出什么矛盾。”

    “孩子他妈,不要太难过了,节哀顺变吧。”

    “我的孩子啊,昨天孩子说今天要跟同学出去旅游,怎么就想不开了啊……”

    “孩子他妈,别太伤心了,谁能想得到孩子会突然想不开跳楼了,全怪我们没能好好照顾孩子,连孩子怎么想的我们都没关心过……”

    跳楼?

    这两个字触及我的脑海中,让我瞬间清醒过来了,我才想起昨晚的梦境中自己站在楼顶上,那么真实,那么可怕……

    难道梦境中发生的一切都在现实中上演了?而我自己其实就是旁观者来的吗?之前的肇事司机也是吗?

    看着窗下的一群人,我陷入了沉思。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