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6章 墓穴中的妖怪
    她真愁怎么过去这个悬崖,到对岸,扬帆看到她这么惆怅,笑了笑对曼宁说:“你这个小笨蛋,你忘了我会飘了么?”她一想对哦,她怎么忘了他会所有鬼都会的飘呢。

    真是关心则乱,她抱着他的脖子他抱着她的腰轻轻的起身刚要飘过去,她的导师一个箭步抓住了她的脚,扬帆也不好甩下他,就一起带过到悬崖对岸,导师一落地就扑向了棺材。

    一脸的贪婪与小人得志的模样,她们也不和他计较,就去开棺材。他就等着她们开棺材,她和扬帆用力一撬,棺材盖被她们撬开,里面还有一个棺材。

    曼宁和扬帆又开始撬另一个棺材盖,这她俩费了很大的劲给撬开了,里面都是一些血红的水,有些刺眼,还有一股子腥臭味,让人受不了,看不到尸体在哪里。

    扬帆伸出手臂伸到棺材里把尸体从棺材里抬出来,是一个老人,老人一点都没腐烂,面容栩栩如,这个就是曹操么?他这么慈祥么?据说曹操是个盗墓贼,看这个老人不像。

    曼宁也不管是不是了,这里红色水这么多那本书会不会早都泡没影了,她和扬帆一起伸手到血红色水里开始捞,她捞到一个盒子,盒子很精致,扬帆捞到一些金银首饰,他直接扔了。

    他看到她捞出来的盒子,这个盒子很结实,是铁盒子,她们看到这个是需要钥匙才能打开,立马取出钥匙伸进去一拧,盒子应声打开了,她们俩迫不及待的打开盒子,一书静静的躺在那里。

    盒子里面的书一点都没有被水侵湿,完好无损,只不过书本有点潮,她们把书拿出来刚转身要走,看到导师已经捡起了金银首饰,揣在怀里然后又学着她们去里面捞珠宝金钱。

    突然他嚎叫一声,惊恐的看着血红色的水里,她们也被他吓了一跳,他拿出一个没有手的胳膊顿时哭了起来,边哭边叽叽咕咕的说:“我这一辈子的怎么这么苦,我还没享受到好日子。呜呜呜”

    他想起来,然后用另一只手支起身体想要跑,可是还没跑多远就因为失去平衡又倒下了,这时棺材里的老人的身后露出了一张脸,那是一张苍白的脸,没有鼻子一张血盆大口。

    这是一种野兽,不是电视上能见到的,估计是世人估计都没有见到过,扬帆抓住她的手,准备随时逃命,那个野兽冒着绿油油的眼光看着她们,扬帆见势不好,曼宁拿紧书扬帆抱着她飘走。

    扬帆紧紧的抱着她,飘起来老高,怪物看她们它够不到,就把目标转向了导师,导师向她们求救“莞尔,你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救救我。”她也没办法可是我该怎么办?

    她只好把头埋进扬帆的怀里,不敢看下面,她说:“走吧。”扬帆不迟疑抱着她就飘走了。她害怕的不敢看那只怪物吃导师,不是她不救导师,而是她们没有那个能力去救。

    没一会里面响起了导师凄惨的叫声,她不想听了用手捂住耳朵,还有那怪物吃人的咀嚼声,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扬帆极速的往回飘,没过一会怪物追上来了。

    因为怪物够不到她们所以它就在下面边跑边跳,有好几次都抓住她的脚了,她用力踹那个怪物就掉下去了,吓得她再也不敢把脚放的那么低了,这个怪物已经把导师咬死了么?

    一想到这里她就愧疚不已,可是她别无选择,因为她们都不是这个怪物的对手,又怎么能救他呢?曼宁劝过他,可是他不听糖非要这里的金银珠宝,这里的金银珠宝哪有么么容易得到。

    等她们见到太阳的那一刻,她的心情很复杂,导师估计很久以前就在监视她了,他想让她们替他找到墓穴,然后抢她从那里得到的珠宝,可惜她们不是去拿珠宝的,他的命也葬送在这里了。

    她们回了家商量着这事不能告诉警察,否则她们就要被盗取国家文物罪逮捕了。那导师就葬送在那个怪物肚子里了,曼宁后给导师立了个遗嘱,让他能够安息。

    她们回家后,开始研究古书,上面写让要恢复人身的鬼要用亲人的脐带血,这样很有帮助,她们的孩子早就了,可是谁保存了脐带血?她问她妈,她妈说当时医院问要不要保存脐带血。

    然后她问她妈,她同意没有,她说有用她就同意了,她开心的抱着她妈跳了起来,她妈奇怪的问她为什么这么高兴,她说:“妈,你保存的脐带血对扬帆有用,他有这个脐带血就能复活。”

    她妈听曼宁这么一说也惊了一下,然后抓着她的手问她:“真的吗?那可好了,这样我女儿就有丈夫了,孩子就有个爸了。”曼宁妈这大辈子就替曼宁操心了,她眼眶有些湿润的抱着我妈亲。

    她妈擦掉脸上的口水,笑着点她的头说:“你都多大了还和妈妈撒娇,你也是当妈的人了,可别让你孩子笑话你。他们不会的,以后我会教育他们尊老爱幼,敢笑话我我就把他们皮扒了。”

    没等我说完呢,她妈给了我轻轻一怼,说她哪有那么教训孩子的,孩子都的被你吓坏了。她看着她妈满脸的皱纹,用手轻轻的抚平。

    她们选了个吉日把扬帆送到一个空地,按照书中的描述她们做起搭,扬帆只是个魂魄,轻飘飘的,她真怕这个书中的说的法力不能对他有效,他会离她而去。

    她们请了一个有些法力的人做起了法,没一会扬帆有些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她有些着急的想去问他怎么样,让曼宁妈给我拦住了。这么大的事不能让她给搅和黄了。

    扬帆的妈妈也着急的在周围走来走去,就怕扬帆有个闪失,这时扬帆发出痛苦的喊声,她们所有人都听见了,这可怎么办,他真的不会离她而去么?

    不再犹豫她跑到他身边问他:“老公,你痛吗?如果不行我们就停下来吧。”他冲摇摇头,让她回去等着,她的心有如绞碎了一般疼痛,看着他这个样子她感觉都呼吸不了了。

    进行了一会的扬帆依旧是痛苦难当,可是他坚决不放弃让她觉得他是想变成个人,一个优越有人有感情的人,不想这样冷冰冰的和她活,她现在他身边微笑的看着他,好给他一点安慰。

    做法的人又开始转起圈来,嘴里叽里呱啦的说着,扬帆痛嚎一声低下了头,没了反应她吓了一跳,她再也不管能不能成人了,跑到扬帆身边摸着他的脸,哭了起来。

    做法的人说,他晕了吧,古书上说鬼魂晕过去之后,他苏醒的时候就是成为人的时候,但是苏醒的时间不固定,有可能是一年,也有可能是十年八年,总之有可能是一辈子。

    她痛苦的看着扬帆,没一会他就变成了一团白色,她不知道怎么办好就看见佣人拿来了一个罐子,她把扬帆送到罐子里,她抱着罐子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妈走上来,爱怜的看着她说:“曼宁,既然这样你就等着他,等到他恢复成人,你就留在他的身边,会有等到他回来的时候的。”她抱着罐子靠近曼宁妈怀里号啕大哭。

    扬帆妈妈也控制不住抱着她哭了起来,就这样他接受了他有可能回来,也有可能不回来的情况。她在原本熟悉的活中失去了一个最熟悉的鬼,她最爱的鬼。

    在后来的活当中她慢慢的扛起了家的重任,她和曼宁妈扬帆妈妈一起照顾两个宝宝,每每看着大儿子和他相像的面孔我就思念他,就这样我带着伤痛和孩子们过了三年。

    孩子已经四岁了,都会叫妈妈,姥姥,奶奶了,她把他的像画了下来,指着画像上的他告诉孩子们这个是爸爸,他们每次问她爸爸去哪了她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们。

    每次哄孩子入睡后她都跑到客厅看着那个罐子发呆,和罐子说话,刚开始的时候她就说孩子们都长牙了,让他出来看看。再后来她就说孩子会走路了,她让他出来瞧瞧。

    再后来孩子会说话了,说的第一句话是“爸爸”她高兴的和罐子说再后来今年孩子们去了幼儿园,都开始上学了她又开心的和他说,让他出来接送孩子,因为她不会开车。

    今天早晨她出门听见喜鹊在叫,她以为是饿了的,就把面包随手扔给了喜鹊,然后就骑着电动车去了幼儿园,刚开始的时候她不会骑电动车,然后她就开始学电动车。

    她摔倒无数次,很多次她的膝盖都破了,可是为了孩子曼宁也要学会它,每次被沉沉的电动车压着她的时候曼宁就很难过,特别希望扬帆出现,可是他一直没有,后来她慢慢的失去了活力。

    就这样她过了很多时候,很多个孩子成长的瞬间。看着孩子她每天都在家里等着从罐子里出来,就算不是人还是鬼她也依然会爱他每天。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