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9章 冥婚老公来救我
    “你和我说说你去学校干嘛?你是老师么?可是老师已经下班了,你是学生家长么?可惜学生回家了。你说你到底是要干什么去,你说了没准我能放你一马。”

    这个孩子想干什么?问曼宁去哪干嘛?这个时候不是应该问曼宁家住哪里,叫你家人给你拿钱来,曼宁的嘴被抹布堵着,他走过来拿出堵曼宁嘴的抹布,他拿出抹布曼宁大口的呼吸空气。

    曼宁都能当他姐了,这小孩子不上学在这当流氓么?曼宁气急了说:“你家里不管你么要你每天在这里危害百姓的么?你就不能好好在学校学习,你这样是在害你自己,醒醒吧你。”

    男孩气的不行,似乎是已经被激怒了。用手掐住曼宁的脖子,用一种阴冷的语气说:“你最好分清现在的形式,不要试着去激怒我,这对你好。”曼宁被他掐的喘不过来气。

    这么大的孩子怎么这么有力气,给曼宁掐的喘不上气,就在曼宁快要晕过去的时候他终于松开了手曼宁顿时剧烈的咳嗽起来骂他:“你这个小王八蛋,你天天害人有意思么?”

    男孩拿起鞭子用力的抽打曼宁,曼宁忍不了了就妥协了:“你想问我去学校干嘛,我去学校给我孩子取书包,他忘记拿书包了。”不要怪曼宁没骨气,他问曼宁的事情很简单曼宁没必要嘴硬。

    毕竟小命要紧,他又问了曼宁一遍,曼宁如实回答。他又咆哮:“你们女的天天好吃懒做,你一定是在骗我,你根本不可能对你的孩子那么好,你别在这里和我装圣母,你不过就是个白莲花。”

    你才是白莲花呢,你们全家都是白莲花,真是的,他一直骂曼宁是想让曼宁破功才行么?曼宁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他骂曼宁的怒气忍下去,目前来说曼宁还是稳定他的情绪再说。

    这孩子没准是仇恨女人,对女人有阴影。曼宁不能让他对曼宁仇恨,曼宁还要等待救援,曼宁得给警察打电话,可是那这些个孩子就废了,可是曼宁不报警他们要害我怎么办?

    曼宁一直闷闷的不说话,男孩骂完曼宁发泄完了就告诉小弟们看好曼宁,然后这帮小弟都应声答应着,没一会这帮小弟就打起了牌,似乎是在赌博,这帮小孩子在哪里学的这些。

    曼宁用空余的手指打开手机,用一个食指去拨号,因为是智能机,拨的号总是不对,努力了一会曼宁终于给扬帆打了电话,电话那头传来扬帆和曼宁妈他们焦急的声音。

    扬帆起先问曼宁在哪,曼宁根本就一个字都不能说,所以就让他们听这帮流氓说什么。没一会就有个小弟跑到曼宁面前伸手摸了摸曼宁的脸,曼宁躲避着抗议他还是不收敛。

    用手摸完了曼宁抱着曼宁的脸亲起了曼宁,天那这个流氓,他的嘴一股腥臭,曼宁紧紧的闭着嘴他没得逞就开始亲曼宁的脸颊和脖子,他伸手摸曼宁衣服,曼宁都要哭出来了,这个臭流氓。

    突然一个阴冷的声音问:“谁给你的胆子来亲她?你是想死么?活腻歪了吧。来人哪把他的手剁了!”马上就来了小弟把刚才轻薄曼宁的那个男的带走了,不一会传出来一阵哀嚎声。

    男孩看了曼宁一眼眼里都是蔑视:“你刚才还在树立你伟大母亲的形象,可是一转眼的功夫你就勾引我手下的人,企图让他放过你,你可真是不知羞耻,没有原则。”

    哎?这是个孩子么?一点孩子该有的可爱样子一点都没有,每天就知道贬低女人,实在是太无趣了,他是受过女人的伤害么?难道他不是女人生的女人养的。

    这么一直瞧不起女人,他就很伟大了?毛都没长齐还知道勾引,他知道什么是勾引么?这孩子笑死了。不过十几岁什么也不懂还知道仇恨谁。书都没读好还学着什么是勾引。

    如果找到他的父母曼宁一定多多的批评批评他的父母,怎么教育孩子的,这么小就让他出来混,以后他怎么在社会上生活,难道要靠混么?现在的父母真是,一味的溺爱孩子。

    反正以后曼宁的孩子绝对不能溺爱,要懂事曼宁决定了以后谁宠孩子都不行,如果以后那两个小的变成这个男孩这样曼宁一定会后悔死的。曼宁看着他有些鄙夷的脸也气哄哄的瞪了他。

    他看曼宁瞪他突然笑了,然后说了一句让曼宁很生气的话:“就你这么大岁数还撒娇,别卖萌了,你该回家看孩子了,我不喜欢女人卖萌。”曼宁实在是气的不行,谁卖萌撒娇了?

    这孩子眼神有问题吧,曼宁气的瞪眼他都能看出来曼宁撒娇,这孩子脑回路和别人不一样啊。曼宁趁着和他说话注意了曼宁手机的动静,手机里有一个特别熟悉的呼吸声,是扬帆。

    曼宁知道扬帆在听地址,曼宁特意问男孩:“你把我关在哪里了?到时候我家人交押金也找不到地方啊!”男孩扫了曼宁一眼说:“别和我耍小聪明,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逃跑,我告诉你没门。”

    这孩子就不能可爱点吗?这样冷冰冰的一点都不可爱,还有这智商可以做警察了,观察人的心思这么敏锐,曼宁和他笑笑说:“你这么可爱我怎么舍得走呢?我只是想知道我现在在哪。”

    男孩不在看曼宁往回走了,等他出了门曼宁悄悄的冲电话说:“谁在和我打电话?是我,曼宁,对不起没有保护好你。”曼宁一听他说的眼泪就掉下来了,曼宁的老公曼宁知道他有多好。

    只不过他现在是人不是鬼,感应不到曼宁在哪里,不然他早来了。曼宁说说:“我也不知道啊,刚才我问他话你不是也听见了吗,他没告诉我,他这个人有点阴晴不定,让人捉摸不透。”

    扬帆沉默了一会,然后和曼宁说把手机一直开着,他去警局定位一下,曼宁说:“这个孩子没怎么伤害过我,他不应该被送进警察局。”扬帆愣了一下,然后说:“那我自己去救你。”

    这也不行,他会很危险的,他告诉曼宁他会追踪曼宁手机的位置的,等曼宁再说的时候他已经不在电话身边了,曼宁正要继续和他说不许他一个人来,可是传来开门声,曼宁立马坐正。

    不能让他们发现曼宁正在打电话,进屋里的两个人愤恨的看了曼宁一眼,然后又坐在刚才的地方又继续的打起牌,根本就不关心曼宁在这干什么没有,曼宁也把心放到肚子里,等扬帆快点来。

    他们打一会牌,就要准备睡觉了,曼宁根本就不了解他们,所以对他们的生活习惯也不了解,曼宁就怕他们明个一早就要对曼宁进行处置,所以曼宁现在对扬帆的到来很期盼。

    没一会他就在曼宁的门外面了,预计黑黢黢的,他悄悄的打开门,静悄悄的走到曼宁面前曼宁都差点要哭出来了,又让曼宁硬生生的憋了回去,然后他把曼宁的绳子解开慢慢的。

    他们极尽小心的一个动作都要轻致极的放慢,床上的人呼噜声大作,因为把曼宁绑来的时候曼宁没注意到这个地方的地形,所以曼宁要成功的离开只能靠扬帆,他们慢慢的走到门口。

    他们慢慢的往前走,没有一个人出现,他们正庆幸自己没被发现,可是他们走到一个门口的时候,门打开了里面走出来刚才的男孩,他们紧忙躲起来,男孩没看到他们他是去厕所。

    他们急忙往前走了几步,男孩听到声音回头问:“良辰,你又去厕所了?你是肚子坏了么?”曼宁有点慌不知道咋办,只听扬帆低沉了声音:“嗯。”然后男孩说:“好了回去吧。”他们如同大赦。

    男孩走进屋里,他们赶紧往屋外走只是他们没有看到,男孩走的时候嘴角的弧度。等他们走到门口终于如释重负一般,撒开腿要跑,可是他们刚开始跑,男孩和他的手下站在门口。

    阴测测的看着他们,他让他的手下要逮住他们,曼宁拦在扬帆前面,男孩的脸色突然变了,似乎要把曼宁从扬帆身前拉开扬帆拍了拍曼宁。让曼宁稍安勿躁不要着急。

    扬帆走到曼宁身前,然后说:“咱们打个赌,就咱俩决斗,如果我赢了就把曼宁带走,如果你赢了我们俩就一起就在你这,怎么样?”扬帆说完还特意的抬了一下巴,很是有挑衅的意味。

    男孩毕竟是个孩子,受不了挑衅,立马就同意了。然后两个人就拉开了架势,曼宁赶紧拉住扬帆,男孩的脸色立马就变的不好了,有些阴沉难看至极。曼宁和扬帆都看到他的脸色了。

    曼宁有些不解和心疼,他这么小可是却被逼走上了社会下层的路,扬帆有些怀疑的看着他们俩,他问我:“他喜欢你?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曼宁看着他有些生气的怼了他一下。

    他知道根本不可能,是在笑话曼宁,笑话曼宁老牛吃嫩草,扬帆不在取笑曼宁摆好架势,让曼宁喊准备开始。曼宁看着俩人都准备好了,紧张不已就怕扬帆吃亏,然后喊了一声“准备开始。”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