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7章 谈判
    这个女鬼显然不是刚才的小鬼能够比得了的,这个女鬼鬼气冲天,好一个凶煞。

    “你们杀了我的儿子,也别想让这个女孩完整的回去了。”女鬼抱着小鬼的尸体,狰狞的说道。

    “这为女鬼姐姐,咱们有事好商量,对不对,只要你放了阿珍,我们什么都听你的。”薛少白知道惹恼了女鬼,不付出点代价是不可能救回阿珍的。

    “小子!想要这个小姑娘?可以!我要你的命。”

    “我的命不值钱,贱命一条,你要是想要,随时拿走。”薛少白倒是不在乎,自己的师父在阴间做阴司,自己下去少说是个官二代。

    “那就纳命来!”说罢,女鬼就要冲向薛少白。

    “女鬼姐姐,你先等等,我有一个建议,等我说完了你在杀我也不迟。”薛少白看到女鬼冲向自己,赶紧捂住脑袋,生怕掉一丝汗毛。

    “哦?那你倒是说说看,如果我不满意,随时让你下地狱。”女鬼伸出手掌,用尖锐的指甲轻轻地划着薛少白的脸颊,这不禁使薛少白泛出一丝凉意。

    “我之前听阿珍说你们之所以缠着这家人不过就是建筑公司害死你们了么,我去替你们讨回公道,事成之后你们就放了阿珍。”

    看着薛少白认真的样子,女鬼有些迟疑。

    “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薛少白用项上人头担保,如若不然,五雷轰顶,天诛地灭,永世不得超生。”薛少白伸出三个手指冲天起誓。

    “薛少白是吧?我记住你的名字了,希望你别让我失望。”女鬼收回了手指,再次回到小鬼的身边,

    “那阿珍?”

    “这个女孩你不用担心,在你办完之前我们是不会伤害她的。”

    “不是这个问题,你们灵魂本就属阴,长时间待在她的身体里会让他的身体变虚弱的,你们不会不知道吧?”

    “那我们就从她的身体里出来出来,待在这个房间里。”

    “不行!我要你们回到你们自己的尸体上去。”

    “薛少白你别太过分,我肯做出让步是给你面子。”

    “既然给我面子那就让你的人都滚回去,你知道现在你除了相信我没有别的办法,你有求于我,我也有求于你,说白了,相互利用。”

    “哼,说的很直白?没错,这点我承认,但是你别太自以为是,没有你我一样能讨回公道。”

    “那你就试试看。”

    两个人像火一样碰撞起来,谁也不让着谁。

    薛少白眼中充满着坚定,一反之前懦弱的神态。

    “行,我答应你,但是希望你能信守承诺。”

    “孩子的事对不起。”薛少白虽然强硬,但是对于失手杀死小鬼还是觉得很抱歉的。

    “这个孩子不是我的亲生儿子,但是我一直把当成我亲生儿子一样对待。”

    “不会死的儿子?”

    “我刚来这里的时候,这个孩子就已经在这里,我看他可怜,就收养了他,不过也好,让他早点投胎,早日进入轮回。”女鬼黯然神伤,眼中看的出无尽的悲伤。

    薛少白不再说什么,默默地收好了法器离开了。

    女鬼也非常信守承诺,带着众鬼回到自己的尸体中。

    翌日,薛少白来到乐翔建筑公司。

    只见他身着道士服,左手拿着招魂幡,右手拿着摄魂铃。

    打卦算命,推背预测。

    薛少白一身道士装扮不停的在公司门前晃悠。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算命了算命了,不准不要钱。”

    “敢问先生道号。”只见一个大腹便便,贼眉鼠眼的人来到薛少白的身边。

    “在下林阆中,字无土,道号青云。”

    “敢问道长字号所谓何意。”

    “世间万物有土皆成活,无土便不成活,唯有青云可长存。”薛少白故作深沉的说道。

    “道长道法无边,还请。”这个男人看到薛少白仙风道骨的样子,心里动了点心思,但是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人打断了。

    这个一个穿着工作装的男人,媳妇更加衬托出男人的成熟。

    “道长,你能不能先给我算一卦。”这个男人神色焦灼,很显然不像是装出来的。

    但是自己看,这个男人竟然跟双生有一些神似。

    不错,这正是薛少白的计谋,用这个方法骗取公司高层的信任。

    “这,恐怕有些不好吧,毕竟这位先生先来的。”薛少白故意装作为难的样子。

    “大师,既然这位先生着急,那就先给他算一卦吧。”大腹便便的男人主动让步,正好借着这个机会看一看这个道士道法如何。

    “既然如此,那我就给你起一卦。”

    说罢,薛少白就拿出八卦图,掐指算着。

    “看你天庭饱满,地阁方圆,面色红润映桃花,最近必有大喜。”

    “大师你算得可真准,我最近得到小道消息,说我要生了,而且办公室里的小姑娘都向我暗送秋波,我一出门就看到你在这里,才急匆匆的跑过来找你验证。”

    “哪里哪里,这点小事何足挂齿。”薛少白赶忙摆了摆手,示意只是一件小事。

    “大师,这是一千块钱,你务必要拿着,就当是我的一点心意。”说着,双生就从兜里掏出一千块钱放到薛少白的手中。

    “不可,不可,贫道云游四海,打卦算命未曾受过一分钱,你这是在破坏我的修为,如果施主执意要给,只需要给一些干粮即可。”薛少白仙风道骨的模样真让人产生了一种信任感。

    “既然如此,我就不变请求,今日,请道长到我家做客,希望赏脸。”

    “这是自然。”薛少白说完之后又转向大腹便便的男人,“施主,贫道既然接下这因果、,必要取下这果,今天不方便,择日有缘,我定为你排忧解难。”

    “道长,这可不行,你可是先来的。”这个男人看到薛少白真有一些本事,自然不肯放他走,心里也暗叹为刚才的谦让后悔。

    “我今日与这位先生无缘,打卦算命本就是窥探天际,如不接下这因果,必将修为尽失,到时不但帮不上你的忙反而会给你添加不少的麻烦。”

    “可是!”大腹便便的男人还想说这什么就被薛少白打断。

    “施主休要再说,贫道就此告辞。”说罢,薛少白就和上双生离开。

    只见薛少白提着双生几个呼吸之间就消失在大腹便便男人的眼前。

    这使得正是缥缈步。

    “真是高人啊!”这个男人不禁感叹道,但是已经完全忘了他最初的目的。

    “呼呼,吓死老子了,太刺激了。”薛少白和双生闪进一个小巷子里。

    “还好你装的像,否则肯定得露出破绽。”

    “那你寻思?全世界都欠我一个小金人。”

    两人看着彼此的样子,指着对方哈哈大笑。

    兄弟,有的时候就在这一瞬间,有的时候就是一辈子。

    在之后的一个月里,薛少白没有出现在乐翔建筑公司的视线中,就好像那天之后就在人间蒸发了一样。

    那个大腹便便的人每天就站在门口翘首盼望,希望薛少白的出现。

    在这一个月里,薛少白也没闲着,他凭借自己的人脉打听除了很多的消息,他又派阿珍卧底到乐翔建筑公司收集情报。

    在这期间,乐翔建筑公司又找了许多道士和尚,很显然,他们不是骗子就是神棍,乐翔建筑公司一时之间陷入了恐慌。

    他们知道自己做过多少亏心事,害怕曾经被他们害死的鬼找他们报仇,他们夜不能寐,食不果腹,纵然挣了许多黑心钱,但是这日子却过得一天不如一天了。

    殊不知这一切都是薛少白安排的,在他扮道士的前一天晚上,他建了一个招鬼大阵,把周围的孤魂野鬼都给找过来,这个招鬼大阵是一个能量比较小的阵法,所以也只能找一些横死的孤魂野鬼,倘若他找来了凶煞,恐怕他也控制不住。

    “我现在给你们一个任务,你们去这个地方给我撒了的闹他一个月,这半年的香火我出。”

    这些孤魂野鬼本就是没有记忆没有怨念的小鬼,他们不敢跟凶煞抢吃的,也没有人记不记得家人是不是给自己烧了香火,这一天半年不愁吃不愁喝,当然高高兴兴的答应了。

    于是乎,这才有了乐翔建筑公司闹鬼的事情,这些孤魂野鬼也使出浑身的解数,闹得那叫一个鸡飞狗跳。

    一个月之后的今天,薛少白已经有足够的证据指控乐翔建筑公司,今天薛少白就要亲手让这些黑心商人身败名裂。

    在出发之前,薛少白特意拿出了一件葫芦法器,把女鬼等装了进入,毕竟仇还是得自己报。

    还是同样的行头,身着道士服,左手拿着招魂幡,右手拿着摄魂铃大摇大摆的走进乐翔建筑公司。

    “道长,我终于等到您了,要知道我们找了好多道士,可他们都是神棍,根本就没有真本事,恐怕这件事还得情道长您。”大腹便便的男人一眼就看到了道长,就好像小孩子看到糖果一样飞奔到薛少白的身边。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