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9章 女鬼住了进来
    过了很长时间,薛少白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到了家,当他打开灯的那一刹那,着实把自己吓了一跳,只见一个女鬼躺在自己家的沙发上,悠闲自得的在哼着歌。

    看到这一景象,薛少白又无奈又想笑,问道:“你为什么来我家?”

    “怎么?不欢迎么?我是鬼啊!你可不可以尊重我一下!”女鬼说着就佯装愤怒。

    “好好好,我的女鬼大人。”说罢,薛少白就装作惊恐的样子指着女鬼。

    “啊!这里有个女鬼,好害怕,好吓人,有没有人,快来救我啊,哎呀,有鬼。”

    薛少白自顾自的表演着,琅东,双生就在旁边好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薛少白。

    女鬼在一旁捂着嘴偷笑,看他的样子已经很久没笑得这么开心了。

    “好了,我也陪你闹完了,你可以走了,你在这里不觉得很耽误我的事吗?我干什么都不舒服。”

    “这有什么的,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又没打扰你。”女鬼倒是不觉得有什么的。

    “你平白无故闯进别人家,现在还这么理直气壮地来跟我说这些!你真是不拿我当个道士了!”说着,薛少白就要撸起袖子开干。

    这时也不知道是谁放的音乐。

    only you can make this world seem right。

    only you can make the darkness bright。

    只见那女鬼咬着手指,轻撩秀发,也不是是不是故意,身上的衣服褪去一般,在隐隐约约中能够看到雪白的半球和诱人的锁骨。

    那女鬼缓缓走向薛少白的后方,轻轻地抱住他,抚摸着薛少白的胸肌。

    薛少白瞬间就感觉到了自己的后背袭来一阵柔软,那种触感让人心痒痒的,想挠却又挠不到。

    “喜欢么?”女鬼的嘴唇伏在薛少白的耳边,吹了几口气。

    “嘿嘿嘿,喜欢,喜欢。”薛少白好像一个大傻子一样,点了点头,两行鼻血就这样流了出来,而且说着就要转身抱住女鬼。

    那女鬼好像知道薛少白接下来的动作,她的身体好像蛇一样,一下子就逃了出去。

    “那白少侠以后还想不想让我这样勾引你呢?”女鬼莲步轻移,跑到了离薛少白不远的地方。

    “当然想了,只要你给弟弟抱一下,让弟弟死都愿意。”此刻,薛少白好像色鬼上身猛扑向女鬼。

    “白少侠,叫妾身青鱼啦,贾医生妾身就给你抱。”

    “青鱼,青鱼,青鱼。”薛少白连喊了三声,生怕这女鬼跑了。

    这女鬼果然说话算话,真的就让薛少白给抱住。

    薛少白抱住了女鬼,不管这三七二十一的,一巴掌拍在了女鬼的翘臀上,然后细细的体会这女鬼身上的体温。

    “白少侠,好讨厌啊,摸人家那里,如果白少侠想摸的话,妾身也只好在这里住下了。”女鬼装作娇羞,对薛少白一顿撒娇。

    “不行。”此刻,薛少白还哪有刚才的那副神态,一副正义凛然,道貌岸然的样子。

    女鬼刚要发怒,薛少白眼疾手快在女鬼的头上贴了一张咒符。

    “定!”

    这张符贴上之后,女鬼竟然真的不动了,只见那女鬼狰狞的模样恨不得撕了薛少白,琅东和双生早就知道薛少白是这样的人,摇了摇头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王八蛋,你给我贴了什么!”女鬼狰狞的问道。

    “定身符!听说过没有!不是我跟你开玩笑,就这种符咒小爷我是分分钟就搞定了,哈哈哈,不过说真的,你屁股真翘,手感真好。”

    说着,薛少白还做了个姿势,然后扬长而去,只留一个女鬼还站在原地。

    要说这薛少白去干嘛了,当然是去洗澡了,忙了一个多月也没时间好好地洗个澡,这下事情解决了,当然要好好地洗一下,放松一下。

    “我爱洗澡皮肤好好,噢噢噢噢,带上浴帽蹦蹦跳跳,噢噢噢噢。”薛少白一边哼哼一遍拿着衣服进浴室,顺便还看了看女鬼。

    女鬼就像个柱子一样杵在那里,但是在薛少白进入浴室之后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女鬼头上的咒符自动化为火焰,随即活动了活动身体。

    “真是个傻子,我堂堂凶煞,岂是你说定就能定的。”

    听到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女鬼忍不住想要惩罚薛少白一下。

    水蒸气笼罩着整个浴室,薛少白有一个特殊的爱好就是喜欢在洗澡的时候唱歌,一洗澡他就会唱的忘乎所以,最可怕的是,他的歌声根本不在调上,别人唱歌要钱他唱歌是要命。

    女鬼穿过了浴室的门,看到他不仅在唱歌还在跳舞,最重要的是薛少白还没有发现她,这时候女鬼飘到了薛少白的后面,拍了他一下,只不过薛少白并没像女鬼想象中的吓一大跳。

    薛少白转身,邪恶的看着女鬼:“才发现么?”

    “发现什么?”薛少白的话倒是给女鬼整得一愣。

    “原来你没发现啊,你以为你能把真的定身符给烧了么?就凭你现在这样子?”薛少白虽然这么说着,但是他的眼睛却没有离开女鬼浑圆的身体。

    “你!你拿个假的来骗我?”现在女鬼就会剩下愤怒。

    “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我说啥你都信,你是不是爱上我了?”薛少白看着女鬼的模样,顿时觉得好笑,但是即便是这样他也没有忘记搓澡。

    “薛少白,你敢耍我,今天我让你死。”说着,女鬼就要冲向薛少白,但怎么怎料脚下一滑,扑向薛少白跌倒在浴缸中。

    “呃,好痛。”薛少白揉了揉自己脑袋。

    这女鬼为了吓薛少白已经显出了实体,自然不会穿过去。

    女鬼跌进浴缸中,一时之间视线模糊不清,只见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

    “这是什么东西,好烦。”女鬼一把抓住了这个东西,这东西的感觉很硬,很粗,很长,似乎还有一些褶皱。

    女鬼心生好奇,抬起头仔细看了看,突然间她好像明白了什么,在看看薛少白,只见薛少白一脸戏虐的看着女鬼。

    “这东西你喜欢不?喜欢的话你可以再看一会。”薛少白没有一丝害羞,反倒是女鬼脸上浮现出一抹红。

    “怎么?不打算起来了?准备握着一辈子?”女鬼这时才发现有些不妥,赶忙松了手,站了起来。

    这个姿势的确有些尴尬,薛少白躺在浴缸中,而女鬼握着薛少白的宝贝伏在他的胯下。

    这一瞬间,就好像仙女出浴一般。

    女鬼穿的本来就少,再加上这水的作用,完美的身材显露无疑。

    浴室中雾气朦胧,在隐约之间仿佛能够看到女鬼那浑圆的雪峰和那两点凸起。

    女鬼只是穿了一件睡衣,这一下子,甚至都能看到内裤下那若隐若现的黑森林。

    薛少白本来是想调侃一下女鬼,但是这一瞬间,薛少白的宝贝不争气的昂起了头,两行鼻血也再次流了出来。

    “好美,嘿嘿嘿。”薛少白情不自禁的说道,要说这女鬼也的确是个尤物,虽在在她身上只留下了成熟的韵味。

    “你看什么呢!你个变态,大变态,赶紧给我出去。”女鬼看到薛少白的表情立马就意识到自己的走光,慌忙之间就把薛少白给赶了出去。

    薛少白一脸懵逼的被赶了出来,不过他还依旧沉浸在刚才的景像。

    “嘿嘿嘿,好美,好软,好大。”

    那女鬼竟然也慌了神,本来只是向捉弄一下薛少白,没想到竟然被他看到了自己的酮体,想到这,女鬼又是一阵娇羞,这是她还哪还像个鬼,分明是个害羞的女孩子。

    等女鬼出来的时候,薛少白已经换好了衣服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吃着薯片。

    “你吃啥呢?”看到薛少白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

    “薯片,你要吃么?”薛少白虽然回答着女鬼,但是他的眼睛自始至终都没离开过电视,就好像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一样。

    女鬼只能故作镇定的走向薛少白,不管她是鬼还是人都只是个女孩子。

    薛少白把薯片向女鬼的方向伸了伸,女鬼顺手就全都拿了过去。

    “我靠,你竟然都给我抢走了!你还有没有良心了,我供你住,我还得你吃了!不过话说回来,你们鬼也吃薯片么!你们不都是吃什么香火么!”

    “谁说的,那都是给低级鬼吃的东西,我可是凶煞啊,大鬼,自然是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不过唯一的缺点是,没有味觉。”女鬼说的含糊不清,嘴里几乎都塞满了薯片。

    “那你吃个屁啊,赶紧还给我。”说着,薛少白就要动手去抢,这女鬼又怎么能给他,只见她大嘴一张,把一大袋薯片都倒了进去。

    “我靠,你在干什么!楼下的小卖铺这个味的薯片就剩两袋了,不过,还好,我把另一袋也给买了。”说着,薛少白就从旁边拿出了一个超大袋的薯片,自顾自的吃着,时不时的还吧唧嘴。

    看到薛少白这个死德性,女鬼转身进了薛少白的房间,狠狠地关上了门,只听咔吧,门锁锁上了。

    “这小妮子,天真烂漫,穿墙术!”

    一夜无话,只剩下难以言述的画面。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