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6章 失踪事件
    “这女人该不会是夜跑的时候造人毒手的吧?”挂断电话,薛少白暗暗沉吟了起来。

    说起来,这女人能够找到自己,也算是缘分,薛少白身为捉鬼大师,以前经常收服恶鬼,没想到自己今天居然会大发慈悲去帮助一个女鬼。

    说实话,这一点,在之前薛少白是根本无法想象的,包括他自己,也根本不会相信,自己有朝一日居然会向一个女鬼伸出援手。

    想到这里,薛少白便觉得颇为好笑,不过,转念一想,无论是人是鬼,只是因为类别不同根器有别而已,真正说道内识其实都没有任何区别,无论人还是鬼,都是阿赖耶识的一个现量而已。

    那薛少白虽然颇为不学无术,但华严经的道理多少还了解一些,所谓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这段话已经被反复引用了无数次,而这句话其实就是出自于华严经,华严经的境界就在于,以华严经的境界来看世间森罗万象的话,都没有任何区别,不管人,畜生,鬼,还是神仙,不过只是因为现量的不同而有分别,真正的本质其实都是一样的。

    故而,虽然打电话的是女鬼,

    但无论是人还是鬼,只要薛少白真的有能力帮助到这个存在的话,他根本不会介意出手。

    况且,这本来就是极阴德的好事,薛少白长年累月和鬼怪打交道,阴德折损的厉害,虽然这东西看不见,但冥冥中自有定数,所谓广积阴德上格苍穹,无论人是否能看见自己的阴德,老天爷总不会瞎了自己的眼,总会看见世人努力的结果。

    是以,对薛少白来说,其实并不介意帮助这女鬼一次。

    不过,城南的天水公园最近一直都不怎么太平,薛少白虽然不关心新闻,但最近一段时间不管新闻还是报纸,都在铺天盖地的报道几起失踪事件,即便薛少白不关心也难免会听到一些流言蜚语。

    听说已经有好几个年轻女人无缘无故的在城南天水公园一带失踪,警察这段时间也一直在公园附近明察暗访,但结果却差强人意,甚至就在警察调查的当天,又是一起失踪案件被捅了出来。

    这下子,市里舆论直接炸开了锅,警察局瞬间就被愤怒的人民群众包围,顺便说一句,就最近一段时间民意调查,警察局局长朱世爱的支持率已经突破了历史新低,已经不止有一个人民群众打算冲击政府机关要朱世爱下台。

    这件事闹的朱世爱灰头土脸,故而,这位刚上任不久的警察局长直接在内部会议上发了火,要分局的领导一个星期以内把这个案子破了。

    那分局局长也是倒霉,看到盛怒难消的朱世爱,当然只有签订军令状,表示一个星期之内破案,这一点,倒是让朱世爱非常欣赏,以为那分局领导是真的将人民群众挂在了心头,哪知道这家伙只不过是因为自己施加的压力,无奈才立下这军令状。

    在华夏,每天都会无数破不了的案件发生,政治清明不代表世间就没有冤情,政府公道也不代表世间所有大案要案可以被侦破。

    就好比发生在天水公园的集体失踪案件,这个案子已经把分局的人全部派了出去,调查了已经快要一个星期,但直到现在,也没有任何一点眉目,甚至连那些女人是什么时候失踪的也不知道。

    这一点,自然让分局领导颇为焦头烂额,眼看自己签订军令状的时间已经快要来临,上面领导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的打过来询问案情进度,这种情况,直接让那分局领导连过夫妻生活的兴趣也失去了。

    顺便说一句,这分局领导虽然两袖清风,但专好女色这一口,虽然家里已经有了一个跟随他十几年的黄脸婆,但这根本无法满足那分局领导的**,在外面又金屋藏娇了好几个女人。

    当然,这件事家里的黄脸婆自然心知肚明,但碍于自己丈夫的身份,就算他实名举报这种**情况,最终也只有石沉大海,是以,分局领导家里那黄脸婆虽然不满前者的所作所为,却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根本不敢在这件事上指手画脚,只有将所有痛苦都咽到肚子里,自己独自去消化。

    言归正转,却说此时在警察局里,肖冰忠一脸寒霜的盯着站在自己面前人高马大的大队长张海涛。

    “你是干什么吃的,我把所有人都交给你指挥,一个星期了,就算是国际大盗做的这件事,也不可能没有一点线索,你说,是不是你没有尽心!”生的又矮又胖的肖冰忠冷着脸说道,刚刚挂断市局局长电话的他,这个时候心情异常恶劣,本来那大队长张海涛正要出警,但因为市局局长的压力,他不得不叫住张海涛,

    打算问问案情的进度。

    谁知道,不问不知道,一问才清楚,原来这案子根本一点进度也没有,直到现在,别说目击证人没有看到,甚至连那几个女人失踪的具体位置和具体时间也不清楚。

    这一点,当然不能让肖冰忠满意。

    本来,他也是从基层民警一步步升上来的,他知道基层民警的困难,也清楚若是遇到案子没有足够的人手,就算科技再怎么进步也根本无法让案情有突破性的进展,所以,为了能够尽快破案,肖冰忠将警察局里所有的警察都交给了眼前的张海涛来指挥。

    四五天过去了,原本以为那张海涛就算没有调查出凶手的身份,也起码查到谁最有嫌疑。

    谁知道,这家伙不仅无法确定嫌疑人,甚至连那几个女人失踪的具体位置也不知道,这种结果,怎么可能让肖冰忠满意?

    他清楚,眼前这张海涛非常喜欢喝酒,据说此人是无酒不欢,没有酒的话,连案子都不想搭理,是以,那肖冰忠看到案情没有进展,还以为是这家伙酒喝多了,所以才耽误了这个案子。

    但是,让肖冰忠意想不到的是,那张海涛正是因为知道这件案子有多么棘手,所以根本就不敢喝酒,加班加点的调查取证,但结果仍旧没有丝毫的发现,这一点,不仅让张海涛气馁,甚至是微微有些绝望。

    看到耸拉着脑袋一言不发的张海涛,肖冰忠目光闪烁之中,说道:“行了,我也不想为难你,你也知道,我给局长立了军令状,要是这周之内你不能破案,我告诉你,我的乌纱不保,你的乌纱帽也绝对不要想再戴在头上,你是我提拔起来的,覆巢之下无完卵,这个道理,我想你不会不明白。”

    张海涛点点头,说道:“我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局长放心,案子我一定会尽快破,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不是尽快,是一定要破,还有两天时间,两天以内,你要是不能破案的话,就别怪我丢卒保帅了!”肖冰忠脸色难看的说道。

    言罢,便看到那肖冰忠转身回到了办公室。

    看到肖冰忠离去的背影,张海涛脸色也非常不好看,被那肖冰忠数落倒是其次,关键是他现在对于这个案子没有一点眉目,连从哪里着手也不清楚,在这种情况下,想要两天之内破案,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故而,一想到肖冰忠离开时候的那番话,张海涛的心情就未免忐忑了起来,暗说这难道真的是自己的一劫,若是这真的是自己的一劫的话,那自己应该怎么渡过?

    此时的张海涛倒是颇为迷茫,面对这起他束手无策的案子,说实话,张海涛根本就没有把握在短短两天时间之中就将其告破,毕竟这起按键现在连一点头绪也没有,一件连头绪也没有案子想要短时间内破掉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是以,想到那肖冰忠离开的时候警告,张海涛的心情能好起来才怪。

    当然,这件事此时的薛少白根本就不可能清楚,此时的他正忙着晚上去天水公园的事情。

    这倒不是薛少白喜欢在夜里行动,主要是白天去天水公园的话,太扎眼,他非常清楚,这城南天水公园现在已经上了本地的热点,因为失踪案件,所以警察随时都在那天水公园附近调查形形的来往人群,就算是去锻炼,也少不了要被警察盘问一番。

    这样一来,本来喜欢锻炼身体的人,这下子也根本不想再去天水公园,久而久之,那天水公园便再也看不到任何一个市民,此时出现在那里的话,九成都是警察。

    薛少白虽然胆子大,但也不想给自己找麻烦,万一自己白天去的时候被警察盯上的话,怎么办?从那女鬼的电话里中薛少白可以肯定,这女鬼肯定是碰上了什么凡夫俗子对付不了的歹人,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想要帮这女鬼将遗体取回来,势必要和这个歹人交手。

    如此一来,若是有警察在一旁,或者干脆一点,自己落到警察手里,到时候,还怎么帮这女人取回遗体?

    想到这里,那薛少白便已经意识到,自己若是真的想要帮这女人的话,就只能夜里去天水公园,反正夜深人静的时候,自己要是闹出什么动静,也根本不怕被其他人听到。

    “你们三个小家伙把房间打扫干净之后就在家里休息,我晚上要出去一趟。”薛少白整理好东西之后,走到房间对三个正在忙着收拾房间的小家伙说道。

    虽然三个小家伙心头都非常好奇,打算跟着薛少白出去见识见识,但薛少白却根本没有照顾这三个小祖宗的兴趣,直接便拒绝了三人晚上一起行动的要求,免得有这三人在的话,拖自己后腿。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