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1章 三级鬼卒
    “这是怎么回事?”看到男子的变化,一旁的老张顿时便露出了满脸的惊讶之色。

    那老张毕竟是世俗中人,哪里可能看到过眼前这一幕,居然有人能从头顶上冒烟!这简直就是在变魔术,之前那老张本来就怀疑眼前的一男一女乃是魔术师,如今看到这一幕之后,更加爱肯定自己之前的判断。

    “莫非这两人真的是魔术师?若说是魔术师的话,那此时这家伙选择去对付那厉鬼岂不就是在找死?”老张忐忑不安的想到。

    当然,此时的老张根本不知道,那男子的头顶之所有开始冒烟,倒不是因为在变魔术,而是因为那男子已经催动了体内的真气。

    通俗来说,所谓道行其实就是真气,真气越多越深厚的人,道行也越可怕,那男子的道行虽然不高,但体内多少也有一点真气,虽然这一点真气不足以让那男子轻松驾驭手中的红莲业火符,但是,一旦催动体内真气之后,便可以看到白烟从头顶冒出来。

    另外,必须要说的是,实际上那白烟也根本不是烟雾,而是涌动在体内的真气,那真气在涌动出体外之外便会化作烟气,看上去就如同那烟雾一般。

    而这里面的玄机那眼前的老张自然不可能知道,看到那白烟,竟然将白烟当成了魔术表演的道具,并且因为那白烟的出现,让老张更是怀疑这一对男女的身份,原本还以为两人只是普通的人老张,此时也因为烟雾的出现而更加肯定这两人是魔术师的身份。

    当然,此时的男子哪里可能知道这老张心头的念头,根本不可能知道自己不仅被那老张当成了神棍,更是被后者当成了魔术师。

    当然,就算此时男子知道这一点,想必也根本不会放在心上,毕竟就算自己是魔术师或者神棍也根本无法改变自己是个驱鬼大师的事实。

    “想不到我的真气又有了一点提升,如今我的真气已经比之前要浓郁了的四成左右,不过,虽然真气比之前要浓郁,但想要施展这红莲业火符,也不是我现在这点真气就可以办到的。”男子喃喃自语的说道。

    当然,虽然察觉到自己现在的真气已经有所提升,但是要驱动这红莲业火符需要的真气远远超过了自己的想象,以自己现在的真气含量,仍然有可能不能驱动那红莲业火符。

    不过,虽然意识到自己有可能失败,但如今那男子已经根本没有了退路,在这种情况下,若是他不孤注一掷的话,只怕这三人今日都要死在这里,在这种情况下,就算那男子知道自己不能轻易将这道符施展出来,也绝对不可能后退。

    毕竟,若是自己死了也就罢了,要是师妹死了的话,师父知道这件事之后,就算自己做鬼也绝对不得安宁。

    想到这里,那男子心中非常清楚,面对这厉鬼,自己必须要使出全力,若是不将这厉鬼摆平的话,最后吃亏的肯定是自己,意识到这一点之后,便看到男子的目光里出现了一丝果断,暗道,若是自己真的不是这厉鬼的对手的话,今日说什么也不能让师妹折在这里,必须要保住师妹,让其安然无恙的离开此地。

    “既然你不肯说话,想必是觉得吃定我了,很好,既然你如此自信,那我理当让你清醒清醒,看看你我之间到底是谁更可怕!”男子说道。

    看到那厉鬼不肯说话,他知道这是因为后者根本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的缘故,毕竟是在这里徘徊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存在,这些年来,从未有人能够揭开这宿舍楼的秘密,这一点,证明但凡进入这宿舍楼的人极有可能已经遭到了这厉鬼的毒手。

    从这一点来说,那厉鬼的可怕,只怕早就已经超过了男子的想象,也正是因为那厉鬼可怕,所以这么多年来,才根本没有人可以洞悉这宿舍楼的秘密,也根本没有发现那厉鬼的存在。

    若不是这样,只怕这厉鬼的存在早就已经曝光,而此地也必然早就已经被天下的驱鬼大师踏平。

    这世上到处都是驱鬼大师,虽然在一般人眼中,那驱鬼大师不过只是边缘存在,但是,一旦进入了驱鬼的这个圈子,一定可以轻松发现,这天下其实到处都是驱鬼大师,只是因为这种人很少和普通人接触,所以一直以来才很少有人能够发现那驱鬼大师的存在。

    另外,必须要说的话,驱鬼大师其实便是一般人口中的驱魔人,当然,在普通人的概念之中,驱魔人也是活在电影中被电影塑造出来的角色而已,无论任何人也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驱魔人的存在。

    “也不知道这厉鬼生前到底经历了很多,驱鬼多年,我是第一次看到怨气如此之重的厉鬼,想必这厉鬼在死前肯定经历了一番非人的折磨,不然的话,是绝对不会有这般怨气的。”看到那厉鬼一时间没有动手,男子倒是认真将厉鬼观察了一阵,发现这厉鬼和自己之前遇到的厉鬼根本就是两个样子,此时看到的这个厉鬼,其体怨气简直难以想象。

    从这厉鬼的怨气来看,这厉鬼必然起码已经在世间游荡了上百年的时间,这百年时间之中,也不知道那厉鬼究竟害了多少人命,自己今日在这里除掉这厉鬼,也算是给自己极阴德了,就算死在这里,也是为了殉道而死,倒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想到这里,男子的心中多少也涌起了一丝勇气,说道:“女鬼,若是你不肯开口的话,就休怪我出手超度你了!”

    “百年以来,不知道有多少你这样的驱魔人,一直扬言要超度我?嘿嘿,可惜后来没有一个人能超度我,所有人都反而死在我手中!”那女鬼终于开口,说来的话刺耳难听,像是用指甲刮在玻璃上一样,让人听后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当然,这厉鬼的话,除了那一男一女之外,一旁的老张根本就听不懂那厉鬼在说什么,在他耳中,那厉鬼只是冲着男子大叫了一番,根本不知道,那厉鬼这一番大叫之中居然包含了这么多内容。

    而那一男一女之所以可以听懂这厉鬼的话,原因也很简单,这两人毕竟是驱魔人,接触的厉鬼不知凡几,怎么可能连这厉鬼的话也听不懂?

    是以,听到那厉鬼的话之后,男子冷笑一声,说道:“这么说,你以为我是下一个死在你手中的驱魔人?”

    “难道你以为你是我的对手吗?”女鬼冷笑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是刚刚才接受灌体,你体内的真气太过稀薄,最多也就是开元境的修为而已,你以为区区一个开元境的驱魔人,便是我的对手吗?”

    “开元境?”男子一听这话,眼中顿时便露出了疑惑之色,说道:“什么是开元境?”

    “哦?你体内已经孕育出了真气,居然连开元境也不知道?”女鬼面无表情的说道,眼中满是惊讶。

    “我若是知道也不会问你什么是开元境了。”男子翻了翻白眼,说道。

    那女鬼稍一沉吟,说道:“看来你果真是刚刚接触真气的驱魔人,无论见识还是修为都还太差,以你现在的手段对付一个孤魂野鬼倒是没有问题,但若是想要对付我这等鬼卒只怕以你现在的道行根本就没有资格!”

    “鬼卒?”听到女鬼的话,男子的目光里出现一丝思索,说道:“什么意思,你不是普通的厉鬼?”

    “厉鬼?”那女鬼突然笑了起来,说道:“这不过只是你们凡人的说法,在阴间界,只有鬼卒、鬼王、鬼帝之分,我乃三级鬼卒,虽不是鬼王对手,但要对付你这个凡人可以说轻而易举。”

    “鬼还有这么多划分吗?”男子皱眉,似乎是第一次听到这种事,眼中满是惊讶之色。

    “那是当然,你们凡人之中不是也有帝王和百姓的划分吗?阴间界有这等划分有什么奇怪?”女鬼说道。

    “那三级鬼卒的实力如何?”男子接着问道。

    听到男子的话,女鬼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沉吟片刻,说道:“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吗?不过我告诉你。若是你真的要试的话,你只有死路一条。”

    顿了顿,那女鬼的目光又落到了男子手中的红莲业火符上,接着说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手中的道符乃是红莲业火符,这种道符乃是问虚境的驱魔人才能施展的道符,此符若是用来对付二级鬼卒的无往而不利,但是,若是想用这红莲业火符来对付我这个三级鬼卒的话,只怕你根本就不可能成功!”

    “你居然认得我手中的道符?”听到女鬼的话,男子顿时便露出一脸的惊讶。

    这种情况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那男子根本不可能想到,眼前这女鬼不仅知道自己不知道的驱魔人境界,更可怕的是,他居然认识自己手中的道符!

    要知道,那红莲业火符哪怕是同为驱魔人的存在,也根本不认得,眼前这女子不过就是鬼恶意日,从未和驱魔人接触过,怎么可能知道驱魔人才能掌握的红莲业火符?

    同时,那女子的一番话也让男子觉得不可思议,这女鬼号称此符只能对付二级鬼卒,而她乃是正儿八经的三级鬼卒,说实话,男子直到现在也不知道那二级鬼卒和三级鬼卒的区分,不过,听到这女鬼这番话之后,隐约有些猜测,或许这两种鬼的修为有所不同,正是因为实力不同,所以才有高下之分。

    当然,这不过只是男子一个猜测而已,后者根本就不敢肯定自己的猜测就是事实。同时,最让男子意外的是,那女鬼说这道符只有问虚境的驱魔人才能驾驭,自己只有开元境,从她的来说,自己之所以不能游刃有余的驾驭这道符,不过只是因为自己境界不足而已。

    从这一点来说,自己在施展红莲业火符的时候,有失败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想到这里,那男子几乎可以肯定,这女鬼绝对不是一般厉鬼,自己手中的道符虽然威力惊人,据说连真仙都可以焚烧成灰烬,但这毕竟只是一个传说,若这个传说是虚构的,那自己如今用这道符来对付眼前女鬼,不就是找死吗?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