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9章 底牌
    之前那老张一直以警察自居,视眼前的男子和女人乃是正儿八经的神棍,作为一个警察,自然不可能将神棍放在眼中,在这种情况下,那老张自然不会想到最后是自己拖了这一男一女的后腿。

    从他的角度来看,理当是那一男一女拖自己的后腿才是,毕竟这种神棍向来就是耍嘴皮子而已,哪里可能真的有什么本事?

    然而,此时那老张看到自己的表现之后,方才知道,原来并非是那两个年轻人拖后腿,真正拖后腿的人居然是自己。

    此时这三人,虽然自己是个警察,但现在已经受伤,若是那厉鬼有什么动作的话,自己只能干瞪眼的看着,哪里可能出手帮这两人制服那厉鬼?

    而且,因为自己现在受伤的缘故,肯定需要人来照顾,在这种情况下,难免会拖累在场的一男一女,想到这里,那老张自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是个累赘,毕竟他也不是笨蛋,况且他还是警察队伍里的人,怎么可能现在这么明显的情况也看不出来?

    若是他连现在这等摆在眼前的情况也看不出来的话,又怎么可能在警察队伍里混到现在?只怕早就已经被人踢出警察队伍了。

    是以,在意识到自己成为累赘之后,那老张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不甘之色,说道:“没想到这厉鬼居然如此厉害,竟然一掌便解决了我。”

    闻言,男子的嘴角微微一扬,说道:“这还只是手下留情而已,若是那女鬼真的想要你小命的话,只怕刚才那一掌就已经了解了你。”

    听到男子的话,老张陷入了沉默。

    老张又不是瞎子,之前那厉鬼在拍出一掌之后,老张明显的察觉到那女鬼是留了一手,正如那男子所言,这女鬼或许是真的手下留情。

    但是,既然是一个女鬼,又怎么可能对自己手下留情?鬼不是都害人的吗,竟然还会对一个活人手下留情,这一点,尽管老张心中多少有些猜测,但也根本不敢肯定,也绝对不敢相信,一个女鬼竟然会对人手下留情,若是那女鬼对一个人尚且都手下留情的话,那她又怎么可能被称之为厉鬼?

    鬼向来便是心狠手辣的存在,尤其是厉鬼,更是狠辣到了极点的存在,这种存在一般不可能对人手下留情,而现在那女鬼的表现却和一般厉鬼南辕北辙,这一点,难免不让人怀疑那厉鬼到底是不是真的是厉鬼。

    “现在你既然已经知道了这厉鬼的厉害,怎么样,有把握拿下这厉鬼吗?”看到那老张没有说话,男子目光一动,笑着说到。

    看到男子的笑容,老张的眼中划过了一丝恼恨,要知道,他现在已经败在了那厉鬼的手中,这厉鬼的手段远比老张想先的还要可怕,不过就是一巴掌而已,居然就能将自己拍伤,自己好歹也是大活人,居然吃不下那厉鬼的一掌,这等手段,那老张仔细想来之后,也是觉得惊讶,心中也对开始敬畏那厉鬼的实力。

    毕竟这厉鬼只是区区一掌便拍伤了老张,这等实力,老张在受伤之前根本就没有想过,之前他决定要去对付那厉鬼的时候,还以为这厉鬼和电视里演的一样,恐惧护身符之类的东西,而老张身上恰好便有一块护身符,有这块护身符在自己手中,所以那老张才有胆子接近那厉鬼。

    然而,让老张万万想不到的是,这厉鬼根本就不怕自己身上戴的护身符,有护身符和没有护身符竟然完全一致,那厉鬼直接一掌拍来,仍旧不是自己能吃得消的。

    看到这一幕,老张也是意识到,这厉鬼并非如自己想先的那么简单,之前太过小看这厉鬼,若是自己继续这么小看这厉鬼的话,到时候,只怕连怎么死在这厉鬼手中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那老张便意识到,自己如今必须要谨慎一点,就算如今因为自己受伤,无法再和那厉鬼交手,也不能太过提心吊胆,毕竟万一那厉鬼若是越过了眼前的男子,直接对付自己的话,以自己现在的状态,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那老张的眼中便出现了一丝果断,暗道:“虽然如今这厉鬼交给了这两人对付,但我也绝对不能大意,这厉鬼既然出现在这宿舍楼之中,理当尽快通知队长他们,若是队长他们不知道这宿舍楼之中有厉鬼,一会儿要是碰上的话就糟糕了。”

    想到这里,那老张便打算掏出手机给队长打电话,怎奈那老张直到将手机掏出来之后才发现,原来自己的手机早就已经关机,屏幕漆黑一片,根本不可能用手机来通知队长他们。

    “也不知道队长他们现在究竟在什么地方,手机如今也没电了,到底要怎么通知队长他们这里的情况?”老张目光闪烁的想到。

    由于之前在来公园的时候,根本没有人想到会到这宿舍楼里来找几个失踪的女人,更没有人想到,几人在进入宿舍楼之后,会因为查案的关系而被迫分开,所以,由始至终几人也没有带过对讲机在身边,在这种情况下,一旦分开,便只有通过手机联系。

    然而,因为此时那老张手机关机的缘故,是以,尽管老张想要通知张海涛,甚至手机也在他手中,但因为手机关机的问题,那老张的打算仍旧无法实现。

    看到自己的手机已经关系,相比一时半会儿是无法通知队长他们,想到这里,便看到老张无可奈何的长叹一声,暗道:“如今看来只有将希望寄托在眼前的男子身上,若是这男子出手将这女鬼摆平的话,到时候想办法联络队长他们应该不会有问题,但若是这小子无法将这厉鬼摆平的话,我们三人在这里孤立无援,到时候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只怕这小子失败后,连我也会被牵连到其中。”

    想到这里,那老张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难堪,似乎根本不愿意被那男子牵连的样子。

    这男子毕竟和他毕竟只是合作关系,二人之前素无往来,也从无交集,在这种情况下,那老张怎么可能愿意被这男子牵连,若是这男子实力不济,不能收拾那女鬼,反倒连累自己的话,那老张就算下了黄泉也绝对不会甘心。

    当然,那女鬼又不是老张肚子里的蛔虫,哪里可能知道他心中的念头,是以,若是那男子敢对付她,且反过来被她收拾掉的话,到时候想要那女鬼放过老张等人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毕竟那女鬼又不是活菩萨,怎么可能放过老张等人?甚至就算男子没有动手,既然如今已经发现了老张等人的存在,那女鬼也根本不打算放过他们。

    要知道,鬼的体内本身就有怨气,变鬼越久的鬼怨气也就越重,而一个厉鬼,体内不仅是有怨气,更有海量的戾气,那戾气本身便是杀伐之气,一旦让戾气的聚合体察觉到了老张等人也是站在男子那一边的话,想要那厉鬼罢手,乃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这一点,此时的老张心知肚明。

    是以,看到那男子打算出手,老张的心情也有几分忐忑,生怕那老张不是这厉鬼的对手,若是此人不是这厉鬼的对手的话,你自己必须要尽快找到退路,不然的话,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便看到那老张目光闪烁的说道:“阁下最好小心一点,之前我被这厉鬼一巴掌拍飞,这厉鬼的手段超乎你我想象,若是你大意的话,死在这厉鬼手中也极有可能。”

    “这一点,我当然知道。”男子微笑道:“不过我和你不同,你只是仗着血气方刚去对付那厉鬼,而我,则是以自己掌握的手段来对付这厉鬼,又怎么会步你后尘?”

    听到男子的话,老张眉头微微一皱。

    之前老张便怀疑男子是神棍,此时听到男子肯定的回答,立刻便意识到,这家伙也许不是神棍那么简单,所谓神棍只是依靠嘴皮子招摇撞骗的人而已,但是,要对付一个厉鬼,单凭嘴皮子没有丝毫意义,唯有真正的手段才能压制住厉鬼。

    而现在那男子既然站了出来,证明此人绝对有把握对付那厉鬼,否则的话,那家伙怎么可能自告奋勇要去对付那厉鬼?

    这不是找死吗?而这个男子看起来也不是白痴,若是不知道自己不是那厉鬼的对手,一旦自告奋勇去对付那厉鬼,就只有死路一条这个道理,是以,那老张非常清楚,此时男子之所以有胆子去对方那厉鬼,肯定是因为此人有底牌。

    想到这里,那老张便忍不住好奇,问道:“不知道阁下打算怎么对付那厉鬼?”

    “这就是属于我个人的秘密了,阁下难道也想知道吗?”男子目光闪烁的说道,显然是不想将这个秘密说出来,这毕竟是自己混饭吃的东西,若是就这么直截了当的说出来,岂不等于是将自己的饭碗交给了对方。

    在这种情况下,后者若是一个不满意直接砸了自己的饭碗,将这个秘密宣之于众的话,那自己将来又怎么在江湖上继续混下去?

    “既然你不愿意说,那也就算了,不过,我希望你的手段真的可以对付这女鬼,不然的话ua,今日我们这几人全部都会有危险的。”老张目光闪烁的说道。

    此时的老张自然只有将希望寄托在这男子身上,至于那女子,毕竟只是一个女人,就算有什么能力,想必能力也非常有限,在这种情况下,若是这男子挡不住那女鬼的话,这女子又怎么可能是这厉鬼的对手?

    如此一来,指望这女人根本就是找死而已,是以,出于无奈,那老张自然只有将希望寄托在男子身上。

    虽然那老张一时间根本不知道男子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看到男子一脸自信,没有丝毫担忧的神色之后,心中的忐忑也渐渐放了下去,心道,既然此人如此自信,想必其中必然有什么玄机,我倒不妨冷静下来认真看看,这家伙到底是打算怎么对付那女鬼。

    当然,若是这家伙根本不是那女鬼对手的话,我也休要坚持下去,直接先退出这宿舍楼再说,等到找到了队长他们,再将这里的情况禀告给队长。老张目光闪烁的想到。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