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2章 祭献
    而此时的男子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看出自己的师妹打算跟自己偷师,目光闪烁之间,便看到那男子一手伸入怀中,随便一掏,便看到一张灵符被男子掏了出来。

    “师兄,这是?”看到那灵符,女子眉头微皱,这灵符上涌动着淡淡的灵压,那女子的感应力天生便非常敏锐,若不是因为这一点的话,也不会被自己师父看中收为自己的弟子了。

    而在那男子将灵符掏出来的时候,女子便已经清楚的感应到了涌动在那灵符上的淡淡灵压,目光不禁微微一动,转念一想,眼中忽然划过一丝恍然大悟的神色,说道:“这就是通灵符吗师兄?”

    男子眼中出现一丝惊讶之色,说道:“想不到师妹你居然知道通灵符,不错,我手中这一枚便是通灵符。”

    顿了顿,男子继续说道:“原本师父打算让你也学习一下通灵符的炼制,不过师父担心你为人太过慈悲,最终也无法学会炼制这通灵符?”

    “哦?要学会炼制这通灵符需要做什么?”女子眉头一挑,满脸不解的问道。

    男子说道:“要不停的猎杀小动物,你也知道,我敢从亚马逊的热带雨林回来不久,那一个月的时间我一直在雨林中猎杀动物,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才堪堪掌握这通灵符。”

    “难怪师兄你消失了整整一个月,谁也不知道你去了什么地方,原来是去研究通灵符的炼制之法了。”女子点点头,终于回过神来,师兄最近神秘消失了一段时间,没有人知道那师兄去了什么地方,而若是向师父打听的话,后者也只是含糊其辞的应付过去,根本就不会正面回答自己。

    而等到此时那女子听到师兄的解释,方才意识到,原来师兄是为了去炼制那通灵符,所以才神秘消失了一个月时间。

    而师兄如今既然已经回来,那就意味着师兄的通灵符肯定已经炼制成功,否则的话,师兄是绝对不会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回到华夏。

    女子虽然不会通灵符,但这种灵符的大名她却早就已经听过,相传,那通灵符可以召唤天地间一切存在,不管是三界六道任何存在,一旦和通灵符建立了联系,哪怕是上界真仙也可以将其投影分身召唤下来。

    那女子不会想到,师兄无声无息间,竟然已经掌握了炼制通灵符这等能力,这等能力,简直已经超出了女子的想象。

    而在听说了那通灵符的强大之后,说实话,这女子多少也想见识一下,只是奈何她从未接触过能够炼制通灵符的才存在,而现在她既然已经得知自己的师兄掌握了这种能力,心中自然也想见识一下那通灵符的神奇,而在这种心态下,那女子的目光也多少变得有些期待。

    当然,此时的男子哪里知道师妹想要见识一下通灵符的威力,看到师妹一脸认真的表情,微微一笑之后,说道:“怎么,师妹你也想掌握这种通灵符?”

    “那是自然,若是有通灵符在手的话,即便是去任何危险的地方,我也根本不会有丝毫担心。”女子说道。

    男子笑道:“师妹你把问题想的太简单了,你以为这通灵符掌握之后,就能召唤出诸天万界的神仙吗?”

    女子说道:“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男子摇头说道:“当然不是,想要召唤出诸天万界的神仙,除非将自己的神魂祭献出去。”

    “师兄你什么意思?”女子一脸疑惑的问道。

    男子说道:“师妹从来没有研究过这通灵符自然不可能知道,每次施展这通灵符都需要祭献一部分神魂,人的神神魂毕竟是有限的,若是无限制的施展通灵符的话,最后自己的神魂必然枯竭,到时候,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顿了顿,男子继续说道:“所以,若是想要驾驭这通灵符的话,就必须要的疯狂提升自己神魂之力,而猎杀那些动物,实际上就是为了吞噬这些动物体内的神魂,只是动物的神魂毕竟不是人类的,吸收动物神魂太多的话,对自己的身体也有伤害。”

    说到这里,男子苦笑道:“所以,不管怎么做,掌握这通灵符也是百害而无一利的事情,若不是我想要利用这通灵符来提升自己实力的话,也不会去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师父不肯让你来修炼,其实也怕你陷入我这样的困境之中。”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是师父偏心。”女子说道,眼中划过一丝恍然大悟的神色,暗道自己居然错怪了师父,居然连师父也不相信,实在是不应该。

    男子说道:“师父对我可能偏心,对你怎么可能偏心,若是学习这通灵符没有危险的话,只怕师父早就已经让你修炼了。”

    “那师兄你为什么要修炼这么危险的东西?你难道就没有考虑过后果吗?”女子目光闪烁的问道。

    男子说道:“我当然考虑过后果,但是,我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说到这里,只见那男子的脸上划过了一丝忧伤。

    女子叹了一声,说道:“师兄你又想起她了吗?”

    男子沉默片刻,点点头,说道:“不是想起她,是我始终也忘不了。”

    女子又是一声长叹,说道:“师兄,我想你一定要明白,嫂子她已经死了!”

    男子一言不发,听到女子的话,脸上的神情也更加悲伤。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男子才回过神,长叹一声之后,脸上忽然涌起了一丝苦笑,说道:“好了师妹,现在不是说这些事情的时候,我们还是先去找那小子吧。”

    这一男一女旁若无人的对话,实际上早就已经让一旁的警察不耐烦,这两人的话一直神神叨叨,若不是那警察知道,这两人并非神经病的话,只怕早就已经怀疑那两人是不是疯了。

    毕竟若是正常人的话,又怎么会一直谈论这些封建迷信的事情?

    而此时看到那两人一直在谈论什么通灵符,根本不去考虑应该怎么破案,老张便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行了,你们两人到底有完没完,是你们自己说今晚就可以破案,如今已经快要天亮了,我希望你们不要食言而肥!”

    听到这男子的话,那一男一女对视了一眼,只见那师兄微微一笑,说道:“想要破案的话何以简单,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这几个失踪女人的尸体现在就在这大楼之中,只要你们能闯过刻画在这大楼里的禁制,你们就可以找到那几个女人的尸体。”

    “你什么意思?你说那几个女人死了?”老张神色凝重,皱眉问道。

    男子的话,老张自然不可能轻易相信,但是,要知道那两人是队长也要服服帖帖的存在,从之前队长对两人的态度来看,老张清楚,这两人的身上肯定有什么猫腻。

    据说这两人是什么民俗专家,专门对付社会上科学无法解释的事件,而这两人之所以要来帮助警察破案,正是因为那两人发现了这案子之中有无法用科学来解释的情况。

    在这种情况下,老张也意识到,自己绝对不能小看这两人,否则的话,若是这两人真的瞎猫碰到死耗子,把这个案子破了的话,那老张到时候再面对这两人岂不是就太尴尬了一点吗?

    是以,听到那男子的话,老张虽然不信,但也没有明确表达出自己心中的念头,免得自己的话让此人下不来台,之前那男子对队长的态度老张还历历在目,此人既然连队长也不放在眼中,又怎么会将老张放在眼中?

    故而,虽然心中对男子的颇为不屑,但表面上老张还算配合,给足了那男子面子,倒也没有直接表达出自己的讽刺和质疑。

    而男子在听到老张的话以后,轻蔑的笑了笑,说道:“怎么,你还不信?我告诉你们,那几个女人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天,可能他们失踪那天就已经死了。”

    “你怎么这么肯定?你看到那几个女人的尸体?”老张眉头皱的更深,面色也变得有些凝重,说道:“之前队长质问你们是不是嫌疑人,莫非你们真的是嫌疑人?”

    从老张的角度来看,那男子和女人的嫌疑的确不是一般的大,毕竟若是那男子没有见过那几个女人的尸体的话,又怎么可能有底气一口咬定那几个女人已经去世?从这一点来说,那男子身上必然有猫腻。

    然而,这毕竟只是老张的猜测,他现在哪里可能有证据证明那男子就是这个案子的凶手,是以,尽管心中疑惑,也怀疑那男子身上有猫腻,但一时间老张却根本不敢随便就将这男子扣押起来,不然的话,要是等到证明凶手另有其人的话,男子肯定不会放过自己,老张好歹也是警察队伍里沉浮了好几年的老警察,哪里可能不懂四面树敌的后果?

    是以,尽管那老张很是疑惑眼前的男子是不是和这次的杀人案有关系,却也根本不敢随便表露这种想法,免得自己无意之中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到时候,只怕少不了自己的麻烦。

    而此时的男子在听到那老张的话之后,只是冷笑了一声,没有回答那老张,看起来很是高冷的样子。

    要知道,男子之前在面对那张海涛的时候,已经解释了无数次,但是后者好像根本就不相信自己,一直将自己和犯罪嫌疑人联系在一起,本来那男子也是心高气傲的存在,看到后者如此怀疑自己,心中自然很是恼火,但碍于自己师父的命令,那男子却不能随便离开,所以才不停的跟张海涛解释。

    而眼前这男子虽然也姓张,但毕竟不是张海涛本人,张海涛倒是有权力随便就可以将自己抓起来,但眼前的男子却根本没有这个权力,是以,尽管被眼前的老张怀疑,但男子却没有丝毫解释,毕竟自己之前已经解释了无数次,他不相信眼前的男子没有听到自己的解释。

    想到这里,便看到那男子也是一脸冷笑的说道:“怎么,你怀疑我是杀人凶手?嘿嘿,我告诉你,若是你怀疑我是杀人凶手的话,随时可以将我抓回去,不过我告诉你,若是将我抓回去的话,你们想要破案,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怎么,你以为自己无所不能,真的可以帮我们破案不成?告诉你,在我们的眼里,你只是一个神棍而已,不要自视甚高,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老张冷着脸说道。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