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2章 异世投影
    “想不到区区一个人族驱魔师,竟然会有机缘掌握仙鼎文这种文字,我行走幽冥界多年,也没有得到半块仙鼎文,却不料这种文字最终居然会落到你的手中。”哪知道,薛少白的话音刚落,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立刻在几人耳边响起。

    听到这声音,几人的神色立刻便凝重了起来。

    此时,就算是白痴,也必然可以意识到,这声音的主人肯定就是那藏在宿舍楼地下室里的神秘男子。

    为了将此人逼出来,薛少白直接将九幽幻境布置出来,原本他是想要接管这片天地,让自己暂时可以支配宿舍楼里的一切,而他也打算用这个办法将按藏在宿舍楼里的神秘男子逼出来。

    然而,让薛少白万万没想到的是,纵然自己布置了九幽幻境,却仍旧不能将男子逼出来,要知道,那九幽幻境乃是正儿八经的幻术法阵,一旦布置出来,乃至这方天地都要被自己支配,然而,即便此时他已经将那九幽幻境布置了出来,却根本没有将那藏在这宿舍楼里的男子逼出来,到了最后,更是不得不施展出仙鼎文。

    若是没有这仙鼎文的话,别说将男子逼出来,只怕逼到此人说话也未必有机会,是以,在听到那男子的声音之后,薛少白和男子的眼神立刻便明亮了几分。

    薛少白调整了一下心情,盯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说道:“既然你已经来了,又何必要躲躲藏藏,莫非你还担心不是我们的对手不成?”

    “笑话!就你们这几个人,莫说三个人,就算是三千人,我也根本不放在眼中!”那男子冷笑的声音回荡在几人的耳边。

    听到这话,薛少白是什么念头不用去理会,倒是那薛少白,并不认为男人是在吹牛,要知道,男子之前乃是从那幽冥界穿越到了这个世界的存在,其修为之恐怖根本就无法想象,起码,以男子的阅历来说,还是第一次碰见这种穿越了空间的存在。

    是以,在意识到男子乃是域外世界的人之后,男子的心中自然便涌起了对男子的忌惮,而今,听到男子的话,那薛少白身边的男子目光也变得凝重起来。

    正要说话耳朵时候,却听到虚空中发出一声嗡鸣,而后,便看到一个面如冠玉的男子缓缓从虚空中走了出来,直挺挺的站在几人身前,恍如谪仙,满身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

    “你就是杀了朱倩等人的凶手?”看到男子出现,薛少白的瞳孔不由自主的缩了一下,似乎很是忌惮那男子的样子,一时间,竟然不敢有丝毫动作,仅仅只敢紧张的盯着男子。

    而就在那薛少白和男子对质的时候,在不知哪个空间,哪段时间的位面中,一幕悲剧也正在同时间上演。

    蓊郁荫翳的十万大山之中,一片孤峰笔直的插入云端,流云舒展,涌动在山涧群峰之间。

    “一心,我的时间要到了。”山崖畔,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盘膝而坐,身后躬身屹立着一个丰姿绰约的俏丽女子。

    听到老者的话,身后俏丽女子默然无语,神色复杂。

    “一万年来,我一直在这里等她回来,从未放弃,可惜,沧海横流,日月倥偬,我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却仍然没有看到她出现。”

    说到这里,那背对着花甲女子的老者故意停顿了一下,长叹一声,说道:“你觉得,我还需要等下去吗?”

    女子的目光终于有了一点变化,眉宇间涌上一抹悲伤,拱了拱手,似乎有话想说,但终究还是咬了咬下唇,沉默了下来。

    一万年的等待也不过只是一道浮光掠影,所有的深情终究不过天边云卷云舒的过去。

    “以我的实力,足以展大神通留形驻世,运**力逆天改命,然而你觉得我有必要这么做吗?”看到身后的女子不肯开口,老者又追问道。

    女子沉默。

    “你看,我是留形驻世好呢,还是散去修为,转入轮回为好呢?”老者神色漠然,再次问道。

    女子依旧沉默。

    “罢了!”老者面相沧海流云的那张老脸终于转过来,目光浑浊而深邃的看向躬身站在身后的女子,说道:“十天后,为师便轮回吧。”

    “师尊!”听到这话,那女子顿时便神色茫然的大哭起来。

    “我问了你三次,你一无所答,你的心已经被魔障住了。”老者神色坦然的解释道,但最终还是忍不住长叹了一声,似乎很是为女子的反应而失望。

    “没有了师尊,我天河宗,又该何去何从?”女子神色凄楚的问道。

    “你很像她,一万年前,为师亲眼看到她飞升上界。六百年前,为师看到你孤身一人踏上天河宗求道之际,恍惚之间还以为是她回来了,却不料你与她终究是两人。”老者答非所问,说道。

    顿了顿,老者抬起头,凝视着已经跪倒在了身前的女子,伸手摸着那女子的头顶,说道:“为师一缕尘缘已经离开了这片时空,一心,将来你若是遇上了为师的这缕尘缘,切记,杀了他,否则,你会死在他的手中,你这一生,若想飞升上界,求得天地阴阳、万物轮回之真解,便记住,一遇此人,便杀了他。”

    说到这里,老者似乎不放心,又叮嘱道:“记住,杀了他。”

    跪在老者身前的女子大惊失色的抬起头,刚想问原因,却看到面前的老者身子突然慢慢开始虚化,寥寥薄雾激荡四散,眨眼之间便消失在了女子面前。

    “杀了他?师父为什么这么决绝?这可是他唯一还留在这世上的东西啊,那最后一缕尘缘便是师尊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全部见证,若是杀了他,师父的村咋又该怎么去证明?”女子擦着眼泪,眼中满是迷茫,似乎根本不懂老者为什么要叫自己直接杀了他的那缕尘缘。

    而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在距离那的天河宗不知道多远的世界之中,几个纨绔也正在议论着一件贪欲饭后几人都爱议论的事情。

    那风寒国建国四百年,国中边城名叫天斗城,斗城南面有条街,街上有座茶楼,名叫一品居,作为天斗城屈指可数的几个纨绔,赵星崖可以说是这一品居的常客。

    “嘿,老赵,你听说没有?”一品居排云厅,几个纨绔正围着桌子吃早点,生的又黑又胖的柳东尧抢先开口,目光闪烁的盯着季海宁说道。

    可以说,赵星崖在这几个歪瓜裂枣里绝对属于鹤立鸡群的存在。

    生的剑眉星目,鼻如悬胆,唇红齿白,神采非凡,身上是一袭点缀了松雪纹的淡青色镶金边长衫,腰间一块不沾尘可避水的碧绿色翡翠,踩一双锦袍面流云边的长靴,宛如一个清清朗朗的玉人,神色自若的坐在柳东尧身边。

    “听说什么?”赵星崖斜眼问道。

    “谢梦茹的男人真的又死了?”柳东尧嘿嘿一笑,说道。

    “你好像很关心这女人嘛,怎么,你看上她啦?”季海宁似笑非笑的说道。

    旋即嘿嘿一笑,压低声音在柳东尧耳边说道:“看在你我这么多年兄弟份上,我给你支一招。”

    “咳咳,你要真喜欢谢梦茹的话,切记,不要暗恋,去强她,人生没有那么多时间给你演内心戏,爱她就搞她,喜欢就强上啊,表白有什么用?还是会被拒绝,追不到就下药,翻脸都弄死啊,大不了跑路,你连跑路都不敢还敢说爱她?”

    柳东尧一时有些惊讶,似乎对作奸犯科心存芥蒂,瞪大了眼睛盯着赵星崖,片刻后才小声说道:“哪里有药?”

    “银子就是神丹妙药!”赵星崖微笑道。

    “你说的对!”柳东尧神色凝重的点头,很是信服的样子,但片刻后又神色犹豫的说道:“不过,那谢梦茹好像不是那种爱慕虚荣的女人啊。”

    “你怎么知道她不是这种女人?”赵星崖佯作惊讶的说道。

    “我猜的啊,你看,咱们很多时候送她礼物她都不要,怎么可能是爱慕虚荣的女人。”柳东尧说道。

    赵星崖微微一笑,说道:“那是因为送礼的人是你,如果换成另外一个人呢?”

    柳东尧顿时语塞,说道:“你的意思是,她之所以不爱慕虚荣是因为我的关系?”

    赵星崖笑道:“我长这么大,就没有见过真正清高的女人,女人清高了会怎么样呢?大概就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出家,你看谢梦茹易经嫁了几个男人了?哪有一点耐得住寂寞的样子,一个耐不住寂寞的女人,你跟她谈清高就好像叫你不要去嫖,你觉得可能吗?”

    听到赵星崖的话,柳东尧很是认真的想了想,最终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能。”

    赵星崖白眼一翻,说道:“那不就结了,既然你明知道不可能,那你怎么还认为这女人不爱慕虚荣?我告诉你,她之所以不爱慕虚荣,只是因为担心你的毒舌会败坏她的名誉,你知道了,就算当了*,但牌坊还是要立的。”

    赵星崖的话让柳东尧点头不止,最终听完了赵星崖话的柳东尧眼中也划过了一丝凝重,说都:“老赵,我现在就去找这女人,我不信不能摆平这女人。”

    赵星崖微微一笑,说道:“你去就是了。我也差不多该回去了。”

    言罢,便看到那两人要离开排云厅,但是,就在那两人动身的时候,天空中,却忽然出现了一幕古怪的画面。

    只见苍穹中,三个穿着古怪的人正和一个面如冠玉的中年人对峙在一次,从现场的情况拉看,似乎那中年人有压倒性的优势,虽然没有动手,但仅仅只是从三人的神色变化就能清楚的看穿这一点。

    “海市蜃楼?”刚刚走出一品居的赵星崖也禁不住抬起头,看了一眼天空中出现的画面,眼中立刻便划过了一丝疑惑,而后又目光闪烁的呢喃起来,说道:“这不是海市蜃楼,这是空间法则出现波动才会出现的画面,这画面来自另外一个世界,是另外一个世界的投影,那中年人,只怕修为不简单,不然的话,他的身体不可能在形成投影之后还保留了几分威压。”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