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8章 方易璋
    “我本以为你们是推心置腹的朋友,没想到你们之间却早就已经开始勾心斗角,嘿嘿,小子,你对付我不要紧,但你小心被人背后捅刀子!”看到薛少白的反应,男子知道,此人此时肯定已经开始警惕站在他身边的男子。

    在这种情况下,他若是要对付自己的话,就肯定不会太可能全心全意,毕竟他现在已经对身边的男子有了提防,若是他不想被身边那男子暗算的话,便肯定会稍微留心一下此人,而他既然要分心去注意自己身边的男子,那他又怎么可能全心全意的对付自己?

    是以,男子非常清楚,虽然此时的薛少白和那男子还没有撕破脸,但两人的关系已经有了裂缝,在这种情况下,薛少白就算要对付自己,战斗力也会大打折扣。

    而此时的薛少白又怎么可能不清楚,眼前那男子不过只是为了离间自己和男子而已,而他虽然明知道这是离间,却也只能无奈的承认这个事实,并且最关键的一点,那薛少白虽然知道这是男子的计谋,却也只能落到这男子的圈套之中。

    原因很简单,主要也是因为薛少白这是第一次接触女鬼一行人,对后者根本谈不上了解,根本不知道这几人的为人如何,在这种情况下,薛少白怎么相信这女鬼一行人。

    实际上,此时就算没有那男子的离间,薛少白也不可能相信他们,就算表面看起来这几人的合作没有一点问题,但实际上,那也只是薛少白在演戏而已,根本目的不外乎就是为了敷衍男子等人。

    薛少白又不是白痴,很清楚若是自己现在单枪匹马去对付那杀人凶手的话,肯定没有什么好果子吃,在这种情况下,若是自己和这女鬼等人联手,要对付眼前男子可以说轻而易举,在这种情况下,薛少白自然不可能轻易就和女鬼等人撕破脸。

    不过他也知道,尽管自己一时间没有和女鬼等人撕破脸,但想要自己百分之百相信这群人也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若是自己被骗的话,为这场骗局支付的,极有可能是自己的青春。

    是以,听到男子的话,薛少白只是微微笑了笑,目光一动,说道:“我当然知道这家伙是想要离间我们,我既然已经和你合作,那就意味着我肯定是相信你的,否则的话,我怎么可能和你合作?这家伙想要离间我们,说实话,实在是太天真了一点,若是我这么容易就被离间的话,又怎么可能混到今天?”

    说实话,这并非是因为薛少白不可被离间,最关键的一点是,薛少白现在若是被离间的话,对自己是相当的不利,那薛少白又不是白痴,怎么可能愿意看到自己落入不利的局面?是以,为了自己的屁股考虑,那薛少白当然不可能愿意被眼前的男子里间。

    而一旁的男子其实也知道,自己和薛少白的合作很有问题,虽然这家伙表面看起来好像很相信自己,但男子知道,这不过只是假想而已,只要这薛少白不是第一天出来的混江湖的白痴,那就不可能百分之百的相信自己,肯定会有所提防,毕竟此人对自己一无所知,在这种情况下,想要此人百分之百相信自己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男子虽然知道薛少白不可能百分之百信任自己,但要男子现在对薛少白推心置腹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他不能保证自己对薛少白推心置腹之后,后者又会不会对付自己,万一自己推心置腹的结果只是恩将仇报的话,对男子来说,也太糟糕了一点。

    是以,听到薛少白的话,男子微微一笑,说道:“很好,既然你明白这是离间计,那我也就放心了。”

    顿了顿,男子继续说道:“实在想不到,这家伙居然如此教化,居然会想到要来离间我们,也幸亏阁下英明,不然的话,我们的合作关系只怕到这里就要夭折了。”

    薛少白笑道:“这家伙的如意算盘虽然打的很好,但想要我上当,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我不是第一天出来混江湖,江湖中人到底有什么手段,说实话,我一清二楚,这家伙表面看起来好像是在提醒我,不过就是想要坑我而已,若是我相信了此人的话,实在就太白痴了一点。”

    说到这里,薛少白的目光又再次落到那男子的身上,接着说道:“如今你还有什么诡计,大可以一次性全部施展出来,我倒要看看,你这家伙到底有什么能耐。”

    “嘿嘿,小子,既然你不被我离间,那只能说明你小子有一定的远见,不过,就算你们没有反目成仇,但以你的修为,想要对付我,也是不可能的事情。”男子冷笑着说道。

    说话之间,便看到男子突然目光一凝,整片天地的气息在这一瞬间都仿佛被凝固,无尽的威压开始从男子的体内激荡出来,瞬间弥漫到了天地之间,使得感受到这股威压的人,顿时就犹如一座大山压在自己的肩头。

    那薛少白虽然已经知道这男子的手段非常可怕,但也没有想到,这男子的手段竟然已经可怕到了这等程度,后者不过只是稍微震动威压,自己竟然就已经无法抵挡,竟然被此人的威压压制到动弹不得的程度,在这种情况下,薛少白的脸色能好看才怪了。

    “想不到这家伙的手段竟然如此可怕,仅仅只是震动威压就已经让我无法动弹,若是此人出手攻击我的话,我还怎么抵挡?看来那家伙说轻而易举就可以干掉我这话,并不是吹牛。”薛少白目光闪烁的说道,心中很是震惊那男子竟然会有这等实力和修为。

    说实话,薛少白这几年在江湖上看到过的高手不少,但是平心而论,能够和男子媲美的高手,薛少白却一个也没有看到,在这种情况下,突然看到一个修为如此高深的男子,薛少白的心情自然很是激荡。

    遗憾的是,虽然薛少白好不容易才看到一个高手,但让他觉得尴尬的是,这个高手居然是想要自己的小命,这样一来,薛少白的脸色自然不会好看到哪里去。

    “妈的,想不到这家伙的手段竟然如此恐怖,以我现在的手段,想要对付此人,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就算有九幽幻境存在,也根本不可能对付得了这家伙。”薛少白目光闪烁的想到。

    他又不是白痴,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和这男子的差距,后者仅仅只是一道威压扩散出来,便已经不是自己可以抵挡的力量,若是自己此时贸然出手,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不行,我现在不能和此人拼命,不然的话,就只有死路一条,若是我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谁又去帮朱倩找回肉身?这家伙虽然是杀人凶手,但是,以我目前的实力,最好不要去和此人硬碰硬,不然话的,不仅不可能帮朱倩找回肉身,包括我,也很有可能死在这家伙手中。”

    薛少白目光闪烁的想到。

    想到这里,那薛少白的心中便已经有了一丝退意,不过,当着众人的面,薛少白不好意思表现出来而已,否则的话,只怕他早就已经不见了踪影,哪里还可能站在这里想办法对付眼前的男子。

    当然,也正是因为此时在场的修为都不知道那薛少白心中的顾虑,看到后者直挺挺的站在男子身前,倒也有几分佩服薛少白的勇气,心说这还当真是一个不怕死的家伙,以他的修为,竟然也想去对付眼前的男子。

    不说区区一个薛少白,就算是再加上男子等人,想要对付眼前的男子,那也是痴人说梦的事情。

    当然,此时的薛少白哪里可能知道其他人心中的念头,察觉到自己肩膀上的威压越来越严重,大有将自己直接压趴在这地上的意思之后,薛少白的眼神难看了几分之余,脸上也渐渐出现了一丝冷笑,说道:“想不到前辈竟然有如此深厚的修为,单单只是将威压扩散出来,就已经差点让我吃不消,若是前辈出手的话,只怕我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顿了顿,薛少白目光一闪,接着说道:“前辈的修为如此高深,想必肯定不是无名之辈,不知道前辈到底叫什么名字,若是自己实力不济死在前辈手下的话,到了阎王爷那里,也好交代自己是怎么死的不是?”

    听到薛少白的话,男子嘿嘿一笑,说道:“怎么,现在才意识到你不是我的对手?小子,若是你早一点意识到这个问题的话,今天可能还不会死在我手里,但是,你到现在才意识到这个问题,说实话,太迟了,如今我拔剑,就算你想逃,也根本没机会了。”

    说到这里,男子停顿了一下,随后才接着说道:“我的道号在这地球上并不出名,若是你想将来到阎王爷那里去告我的话,那就最好告诉阎王爷,你是死在一个叫方易璋的人手中。”

    “方易璋?”薛少白眉头微皱,想不到这家伙居然还是世俗的名字,按理说,这男子的修为已经足够开宗立派,在这种情况下,不建立一个宗门简直就是浪费,而男子既然有资格建立宗门,那自然不会再保留自己世俗的名字,肯定会有一个法号。

    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眼前这家伙虽然修为高深,但一时间还没有去建立什么宗门,不过只是江湖中的一个散修而已,这样的修为薛少白见了不少,但散修之中,能够有眼前男子这等修为的,却乏善可陈。

    是以,尽管猜到眼前男子是个散修,但因为后者实力的关系,那薛少白倒也不敢太过放肆。

    “很好,方易璋,你听着,我承认,以我现在的实力,想要干掉你,的确没有丝毫可能,不过,如今我实力浅薄,不代表我以后实力也浅薄,今天我不是你的对手,不代表将来我也不是你的对手,一年以后,我会亲自来找你挑战!到时候你可不要退缩了!”薛少白面无表情的说道。

    方易璋眉头一皱,说道:“你的意思是,你打算逃?”

    薛少白嘿嘿一笑,目光闪烁的盯着方易璋,根本没打算回答后者的问题。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