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4章 心魔起誓
    “那到底是哪三个条件?”方易璋皱眉问道,眼底满是好奇之色。

    薛少白咳嗽一声,说道:“这第一个条件,乃是你将那几个女人的尸体交给我。”

    方易璋一脸问号,说道:“你要那几个女人的尸体干什么?”

    薛少白解释道:“我之所以会到这里来,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召回这女人的尸体,只是到现在也没有发现那女人的尸体到底在什么地方,若是你将这女人的尸体交给我的话,那便算是做到了我的第一个条件。”

    “那这几个女人的尸体交给你没有问题,本来我拿这些女人的尸体也没用,不过就是想要收集这些女人在死前释放出来的那一丝杀气。”方易璋点点头,没有拒绝薛少白的第一个条件。

    “很好,既然你答应了,那我就说第二个条件了,我的第二个条件也很简单,那就是千年之内,你不能在华夏大地上兴风作浪!”薛少白神色认真的说道。

    “嘿嘿,想不到你这家伙居然还有同胞观念,居然会为了自己的同胞和我谈条件。”方易璋一愣,似乎没有想到那薛少白居然会提出这样一个条件,目光里划过了一丝意外之色。

    “我本来也是华夏人,自然不希望看到你在华夏大地上杀人。”薛少白解释道。

    薛少白很清楚,那方易璋既然修炼的是杀气,为了提升杀气的威力肯定会疯狂杀人,而他若是在华夏大地上修炼杀气的话,死在他手里的肯定是华夏人,作为华夏人的一员,薛少白当然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同胞大量死在那方易璋手中。

    在这种情况下,薛少白自然会提出不让方易璋继续在华夏大地上兴风作浪的要求。

    当然,若是那方易璋离开华夏大地,肯定也会在其它国家内杀人,这自然也是薛少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不过,自己如今实力浅薄,尽管预料到了这种情况,以薛少白此时的修为也根本无能为力,是以,自然只有暂时将那方易璋赶出华夏大地,等到自己有力量可以抗衡那方易璋之后,再将此人赶出地球也不迟。

    “我实在没想到你居然会提出这个问题,也罢,既然你不肯我继续留在华夏大地上,那我就离开这个国家,这个条件也没有问题。”方易璋目光闪烁的说道。

    顿了顿,只听那方易璋又接着说道:“如今你已经说出了两个条件,至于第三个条件是什么,你最好快点告诉我。”

    薛少白点点头,说道:“其实这个条件对你来说也没有什么困难的地方,也不过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哦?”方易璋露出一丝诧异,似乎对薛少白最后一个条件很感兴趣的样子。

    看到方易璋的反应,薛少白清了清嗓子,接着说道:“这最后一个条件便是,你将杀生道的修炼之法传授给我。”

    “啊?!”方易璋顿时露出一脸的错愕。

    那方易璋怎么可能想到,薛少白竟然会对自己手中的杀生道感兴趣,要知道,那杀生道在无数驱魔师的眼中不过只是外道甚至很多驱魔师将杀生道当成是魔道,从来也对杀生道的修炼不屑一顾。

    然而,谁能想到,那薛少白却反其道而行之,竟然对杀生道的修炼之法产生了兴趣!

    此人明明是正儿八经的正经驱魔师,难道他也想走外道的修炼之法?一旦接触外道的修炼执法,便再也无法修炼正道的驱魔术,在这种情况下,虽然很多驱魔师知道那外道的驱魔术对实力的提升很有帮助,但真正有勇气去修炼的人却乏善可陈。

    毕竟这是一条不归路,若是没有一定魄力的话,怎么可能有勇气去修炼那外道的驱魔术。

    当然,薛少白的眼中从来也没有正邪之分,所谓正邪,不过只是因为利益不同而已,就好比两个热恋的人突然分手,不管之前那两人多么要好,在分手之后,其中一个肯定贬低另外一个,并且将另外一个形容为十恶不赦的存在。

    这么简单的道理,对于已经算是半个老江湖的薛少白来说,根本就不陌生。

    是以,尽管无数修士抹黑外道的修炼之法,但薛少白却根本没有放在眼中,也不认为外道修炼之法是邪法,只是因为那外道的修炼之法与正道不同,所以被正道所排斥,不过,在对驱魔术的理解上,不管外道还是正道的驱魔术,其实本质根本没有丝毫区别。

    另外,必须要说的是,薛少白很清楚,所谓的仁慈不过只是一种后天的修养而已,一个人若是秉天性而生的话,是绝对不会有仁慈这种感情存在的,毕竟天道的本身就谈不上仁慈,正所谓天若有情天亦老,若是苍天有情的话,那蝗虫早就已经泛滥成灾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屠杀也是一种慈悲,不过这种慈悲世法根本不会理解,正道也根本不会认同,是以,自古以来但凡有过屠杀劣迹的人,往往都会被人骂到体无完肤。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目光闪烁之中,说道:“你不用感到意外,虽然杀生道的修炼不走寻常路,但这并不重要,就好比菜刀,在侠客手中,那是解苍生于倒悬的东西,但在屠夫手中,那却是杀人越货奸淫掳掠的工具,菜刀的本身没有好坏,好坏是根据怎么利用它来决定的。”

    说到这里,薛少白顿了顿,旋即又接着说道:“是以,若是将杀生道利用好的话,那杀生道未必不能成为惩奸除恶的邪法。”

    听到薛少白的话,的方易璋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惊愕,认真打量那薛少白片刻方才满脸不可置信的说道:“你真的是正道驱魔师?”

    薛少白点点头。

    方易璋说道:“真是不敢相信,有朝一日居然可以从一个正道驱魔师的口中听到这样一番话。”

    说到这里,那方易璋微微一笑,随后接着说道:“只是很遗憾的是,你的看法不能成为所有正道驱魔师的看法,大多数驱魔师仍旧对外道修炼之法心存偏见,这种偏见由来已久而且个根深蒂固,轻易之间是不会改变的,而在这种成见之下,不论那外道的驱魔术曾经拯救过多少人,也不会被正道驱魔师承认。”

    “小子,你让我很意外,我根本没有想到,居然可以在地球上遇到一个和我师父有一样看法的人。”方易璋说道。

    “你师父?你师父是何方神圣?”薛少白皱眉问道。

    “这一点你就不用知道了。”不过,那薛少白似乎没有兴趣回答薛少白的问题,目光闪烁之中说道。

    听到方易璋的话,薛少白眉头微皱,说道:“既然你不肯告诉我,那就算了吧,不过,听你刚才这番话的意思,似乎是答应了我的条件是不是?”

    方易璋点点头,说道:“不错,既然你小子想要走外道的修炼之路,我又怎么可能不成全你呢?将杀生道的修炼之法传授给你,将来也可以多出一个通道不是?”

    薛少白微微一笑,说道:“很好,既然如此,咱们都以自己的心魔起誓吧。”

    心魔起誓乃是驱魔师之间的约定,一旦有人违反了誓约,那便会被自己的心魔反噬,到时候会瞬间迷失心智,陷入到半疯半醒之间,就算最终彻底清醒过来,自己的修为也会大跌,变成一个几乎和废人没有任何区别的存在。

    而这也是大多数修士不愿意用自己心魔起誓的原因,毕竟誓约对驱魔师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约束力,若不是因为有心魔存在的话,根本不会有任何一个驱魔师选择用自己的心魔来起誓。

    当然,对薛少白来说,如今却不得不用自己的心魔来起誓,毕竟他和这方易璋谁也不相信谁,那方易璋虽然嘴上说的好听,但那只是胡说八道而已,若不是此人想要得到自己手中的九幽幻境,又怎么可能用杀生道来交换?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忽然之间再次开口,补充道:“当然,若是你不肯用自己的心魔起誓的话,我也可以理解,但是,你若不肯用自己的心魔起誓,那就算你将杀生道的修炼之法交给我,也休想我会答应你将九幽幻境的布置之法传授给你。”

    薛少白又不是白痴,怎么可能不懂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道理?虽然眼前那方易璋说的好听,但实际上这番话没有任何说服力,就算最后那方易璋反悔,自己拿他也没有任何办法,在这种情况下,薛少白自然会要求那方易璋用自己的心魔来起誓。

    当然,这其中的道理方易璋也非常清楚,是以,听到薛少白要自己用心魔起誓之后,方易璋的脸色微微变化了一下,说道:“也罢,既然你小子要用心魔来起誓,那咱们就一起来发誓吧,若是违背了自己的誓约的话,最后是什么结果,想必你也知道吧?”

    薛少白点点头,说道:“这是自然。”

    方易璋说道:“好,那咱们开始吧。”

    说话之间,便看到那方易璋一指点在自己的眉心位置,嗡的一声,便看到那方易璋的眉心之中溢出一滴鲜血。

    眉心血,那是驱魔师的精元之血,这一点精元之血可以演化出驱魔师体内全部的血液,是血液的源头,而若是要用自己的心魔起誓的话,就必须要这眉心之血,不然的话,誓约便没有任何约束力。

    这一点,薛少白也不陌生,是以,在看到方易璋二话不说便将自己的眉心之血给绽放出来之后,目光里也出现了一丝诧异之色,似乎没想到那方易璋竟然如此果断,竟然直接便开始用自己的眉心之血起誓,原本还以为那方易璋要坚持片刻,现在看来,这家伙倒是挺自觉,根本就不用薛少白去催促。

    而再说此时的薛少白,既然看到那方易璋已经开始在用自己的眉心之血起誓,薛少白当然也不会落后于那方易璋,目光闪烁之中,便看到薛少白的眉心之中同样是溢出了一点鲜血,而后,鲜血悬浮在两人身前,扩散出阵阵银光,看起来神圣无比。

    而就在那眉心之血悬浮在两人身前的时候,却听到两人嘴里念念有词的在说着什么,似乎已经开始在用心魔起誓。

    而这一过程仅仅只是持续了片刻功夫,片刻之后,便看到两人停止了呢喃,而悬浮在两人身前的眉心之血也因为呢喃的停止而嗡的一声缩回到了两人的眉心。

    紧接着,便看到两人睁开双眸,互相盯着对方,那薛少白说道:“很好,居然如今咱们已经用自己的心魔起誓,那便开始互相传法吧。”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