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0章 书房里的死人
    另外一边,千里之外的苏州城外。

    “老板,人死不能复生,小姐已经去了很久,老板请节哀顺便。”郊外的一栋别墅中,昏暗的书房之中,一个胡子拉碴,喝的醉眼朦胧的中年男子趴在书桌上,他的身边是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年轻男子。

    看到那中年男子再次喝的酩酊大醉,年轻男子忍不住便长叹一声,旋即很是痛心的开口说道。

    奈何那趴在书桌上的中年男子根本没有搭理身边的男子,甚至连睁眼看一眼身边男子的**也没有,依旧趴在书桌上昏昏欲睡。

    看到那中年男子的样子,年轻男子不禁长叹一声,旋即摇摇头,直接离开了书房。

    书房外面,一老一少两个女人站在门口等着那年轻男子出来。

    “董事长他怎么样?”那年长一点的女人问道,柳眉微皱,显得很是关心的样子。

    “情况非常不妙。”年轻男子叹口气,说道:“董事长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

    “已经半年了,若是再这么下去,公司就要破产了,小芸的死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了。”年长女人摇摇头,忍不住长叹了一声。

    “是啊,不知不觉芸小姐都死了半年时间了,没想到半年时间了,董事长对芸小姐的爱反而是有增无减。”年轻男子叹口气,说道。

    年长女人叹了一声,说道:“现在怎么办?咱们要不要再换一个心理医生?对他进行心理干预?”

    “前前后后已经换了十几个心理医生了,若是这些心理医生有用的话,董事长早就已经振作起来了。”年轻男子苦笑道。

    “那现在怎么办?总不能让他一直这么下去吧?若是让他一直这么下去的话,公司肯定会完蛋,到时候,几千个工人没有了饭碗,这个责任我们陈家可担当不起。”年长女人皱眉说道。

    “咱们要不要请人到家里来演一场戏?”年轻男子目光一动,说道。

    “演戏?演什么戏?现在还有京剧吗?”年长女人满脸意外的说道。

    “当然不是京剧,我说的是话剧,咱们就借这话剧来开导董事长一下,希望董事长可以放下心结,免得就这样沉沦下去。”年轻男子说道。

    “你能找到演话剧的人吗?”年长女人想了想,这个办法还没有试过,既然那年轻男子说起,不妨就试一试,万一让那书房里的中年男子恢复过来的话,别说一场话剧了,就算是十场一百场,那年长女人也会将话剧演员请回到家里。

    年轻男子笑了笑,说道:“当然没问题,若是连这一点小事也办不到的话,我又怎么可能有脸继续留在老爷的身边?”

    “很好,既然你能找到演话剧的人,那就尽快将其带来吧,希望话剧真的可以开导他,不过,若是话剧也不能开导他的话,我们也只有去想其他办法了。”年长女人说道。

    顿了顿,那年长女人又接着说道:“行了,既然这里没事了,我们就暂时先走吧,不要在这里吵到他,免得他到时候又开始发狂。”

    年轻男子点点头,旋即,便看到那年轻男子跟着女人一起离开了书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趴在书桌上的男子终于睁开了双目,眼神的警惕的扫了一圈书房,没有发现外人存在的迹象之后,中年男子的胆子终于大了一分,慢慢从凳子上站起来,在房间里来回踱了踱步之后,又走到了书前。

    那书柜第二层放了一本包装精致的外文书籍,书籍竖放在书柜之中,男子走到书柜前之后,二话不说便伸手将那书籍抽了出来。

    立刻之间,一张阴惨惨的女人脸颊出现在了书柜之中。

    “芸儿,他们都说你已经死了,我不相信,如果你死了的话,你又怎么会自己回到家里呢?爸爸相信,你还没有死,你只是睡着了不肯醒过来,总有一天,爸爸会想办法让你醒过来,到时候,爸爸会让那些说你死了的人付出代价!”中年男子一脸慈爱的盯着书柜里的那张女人俏脸,满脸都是慈祥,与之前冷冰冰的神色判若两人。

    而就在那男子说话的时候,却看到书柜里的那张女人脸的脸颊突然抖动了一下,而后,便看到那女人张开了嘴巴,露出了嘴里的两颗尖牙,满脸痛苦的咬着牙。

    看到这一幕,中年男子的目光变化了一下,而后,只见那中年男子从书桌上拿起一张刀片,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手臂切开,而后一只手接住流出来的鲜血。

    看到手心里的鲜血已经汇聚的差不多之后,男子伸手将鲜血捧到了女人的面前。

    就在那男子将鲜血捧到女人面前的时候,却看到那女子忽然睁开了双眼,双眼空洞的盯着男子手心里的鲜血,而后,嘴里又发出了刺耳尖锐的叫声,使得那男子的脑袋顿时便剧痛起来。

    “芸儿不要叫,爸爸这就给你喝好东西,喝完了这个,若是芸儿还觉得不够的话,爸爸再给芸儿你想办法。”男子说道,旋即扳开了女人的嘴,将手心里的鲜血都倒进了女人的嘴巴里。

    “咕噜咕噜!”那女人也不客气,男子将鲜血倒入她嘴巴之后,便看到女子直接将鲜血咽下去了。

    很快,一捧鲜血便被那女子喝的干干净净,而再看女子的面色,在喝完了鲜血之后,女人原本惨白难堪的脸颊此时竟然已经恢复了一丝红润。

    然而,女子的脸色虽然恢复了几分,但是目光里的贪婪和不满却是有增无减,似乎那一捧鲜血根本就不能满足这女人,使得这女人的脸色看起来异常难堪。

    “怎么?芸儿你觉得还不够吗?”看到那女人一脸不满的样子,男子皱了皱眉,旋即回到书桌,抓起书桌上的电话便打了一个。

    很快,便听到书房外面传来敲门声,而后,便看到之前跟随那年长女人离开的年轻女人回到了书房,敲了敲书房大门,听到里面男子叫她进去之后,便看到那女人没有丝毫犹豫的便走进了书房。

    “大哥,你在干什么?你的书房怎么这么冷?”女人刚刚走进书房便打了一个寒颤,似乎很不适应这书房里低温的情况。

    “冷吗?大哥怎么不觉得?三妹,你要是觉得冷的话,就去把暖气打开吧。”男子说道,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

    “暖气在什么地方?”女子问道:“我这是第一次进你的书房,根本不知道你书房的暖气在什么位置。”

    男子指了指之前放回去的那本英语书记,旋即说道:“就在那本书的后面。”

    女子不疑有他,走到书柜前,直接将那英语书籍拿出来,旋即,便看到女人打算伸手进去开暖气。

    然而,就在那女人伸手的时候,身体却直接僵硬在了原地,满脸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盯着那书籍后面的那张女人俏脸。

    “芸儿……她怎么会在这里?”女子大惊失色的回头,盯着男子说道。

    男子笑了笑,说道:“她是自己回来的。”

    女子冷笑一声,说道:“大哥,你觉得我是白痴是不是?芸儿已经死了半年了,怎么可能是自己回来的?大哥,你是不是因为太想芸儿,所以摆了一具她的蜡像在这里?”

    听到女子的话,男子神色立刻便错愕了一下,而后,又听到男子开口,说道:“三妹你放心,这不是什么蜡像,这就是小芸本人。”

    女子冷哼,当然不可能相信男子的话,毕竟芸儿已经死了半年,就算尸体没有腐烂,但也不能保护的如此之好,尤其是脸蛋,看起来闭月羞花沉鱼落雁,比她死之前还更要迷人。

    “大哥,你又在糊我了,当日小芸的死是几个医生一致肯定的,我们也去送过小芸最后一程,我清楚的记得,那小芸死时的样子,不仅样子和神态微微有些变化,甚至就连他的衣服也和入土的时候不一样。”女人目光闪烁的说道,根本就不相信男子的话。

    说到这里,女子故意停顿片刻,旋即目光落到了他面前的女子身上,眼中划过了一丝苦涩,说道:“大哥,你这又是何苦呢?小芸已经死了半年了,你思念她我们可以理解,但你不能因为小芸的死就永远沉沦下去,公司还需要你啊大哥!”

    言罢,便看到那女人摇摇头。

    而后,女人转头,目光落到了书柜里的那个女人身上,伸出手,似乎是打算将藏在书柜后面那女人给拿出来。

    直到现在,这女人还相信面前这小芸只不过是一具蜡像,根本就不会攻击别人。

    而这女人既然只是一座蜡像,那这女人又怎么可能怕那男子?是以,看到大哥如此对柜子后面的女人执迷不悟,女人心中很是心痛,脸色也变得很是难看。

    “大哥……”女人开口,但刚刚说出一个大哥之后,便看到那女子神色错愕的盯着书柜后面的女子雕像,一脸惊慌的说道:“大哥,你看到没有?小芸的眼睛刚才动了!”

    “只是眼睛动了吗?”听到女子的话,男子白眼一翻,嘿笑着说道。

    “大哥你什么意思?难道你觉得这雕像其它地方也可以动?”男子皱眉说道。

    “嘿嘿,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三妹你要是在靠近那女人丝毫的话,你自然会知道小芸除了眼睛会动之外,还有哪里会一样的动。”男子目光闪烁的说道。

    “小芸其它地方也能动?”这下子,轮到那女子惊讶了,似乎根本没有想到,眼前这座蜡像,竟然还能控制自己的身体,这一点,简直就是不可能。

    然而,如今自己亲眼看见小芸的眼睛动了,虽然一时间没有发现小芸其它地方也会动,但既然眼前的男子说起,那就证明小芸绝对不止眼睛会动那么简单。

    “当然,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试试。”男子目光一闪,盯着女子说道。

    女子犹豫了片刻,不过想到既然是大哥的建议,那女子无论如何也要考虑,是以,听到男子的话,女子稍微犹豫了一下,便将自己的手伸到了书柜之中。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