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3章 触动禁制
    看到那白虎竟然可以驾驭风行诀,实在是出乎了薛少白的预料,他怎么也不可能想到,那白虎竟然还有这等本事,可以驾驭风属性的真气。

    若是这白虎是一头妖兽的话,这一点薛少白根本不会感到意外,关键就在于,那白虎只是一头野兽,区区野兽,竟然也能驾驭风行诀,这简直就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薛少白又不是白痴,看到那白虎施展出风行诀之后,心中已经非常清楚,这白虎身上肯定有秘密,说不定这白虎是某个驱魔师饲养的灵兽。

    虽然薛少白从未饲养过灵兽,但却非常肯定,养灵兽的驱魔师不少,不过因为饲养灵兽太过麻烦的关系,所以很少有修士去搞这东西,包括薛少白在内,也根本没有兴趣饲养灵兽。

    不过,若是有灵兽在手里的话,也能提升修士的修为,在这种情况下,饲养灵兽的修士从来都数不胜数。

    “这白虎应该不是驱魔师饲养的灵兽,如是驱魔师饲养的灵兽,附近肯定有人活动的痕迹,但是这附近根本没有丝毫人活动过的痕迹,而且,那白虎身上的兽性非常精纯,一看就知道是一头常年穿梭在山林里的野兽,如此说来,那白虎能掌握风行诀应该是其它原因。”薛少白呢喃,直接便推翻了自己的猜测,根本不相信那白虎是一头灵兽。

    灵兽虽然也是野兽的一种,乃是被驯化的野兽,但是,野兽和灵兽不同之处在于,野兽不通人性,体内完全是兽性,但灵兽因为常年和活人生活在一起的缘故,体内多少会潜移默化的继承一部分人性,而这种继承了人性的灵兽,一旦和人接触,只要不是白痴,都能觉察出那灵兽体内的人性。

    然而,此时的薛少白没有从那白虎体内感受到丝毫人性,如此一来,就算薛少白是第一次碰到这头白虎,心中也非常清楚,那白虎绝对只是一头野兽,根本不可能是修士饲养的灵兽。

    而就在那薛少白沉吟的时候,却看到白虎疯狂逃窜,眨眼之间便已经彻底拉开了自己和薛少白的距离。

    古怪的是,此时虽然看到白虎已经逃走,但薛少白却根本没打算去追那白虎,目光一动,喃喃道:“朱倩,你看看,那头白虎的老巢在什么地方?”

    朱倩闻言,立刻便施展了自己的天眼通,沉吟片刻后,说道:“那白虎的老巢就在那片山坳之中,对了,有一件事你可能不知道,这白虎已经产子,她的巢穴里有一头小老虎。”

    听到朱倩的回答,薛少白微微一笑,目光闪烁的说道:“那这就好办了,这头小老虎一定是那白虎的,这白虎此时因为怕我,已经跑远,想要去追已经不可能,不过,若是守着那小老虎,相信这白虎肯定会回来,围点打援,想不到有一天会施展在这畜生的身上。”

    “这么说,你想用那小老虎做诱饵?”朱倩问道。

    薛少白点头说道:“这是当然,若是放过了这小老虎,想要将那母老虎抓回来几乎没有任何可能,那母老虎已经被我吓破了胆,绝对不可能再返回来,只有在这小老虎身上做文章了。”

    “也好,既然你决定了,那我们就去捉这头小老虎。”朱倩说道。

    薛少白点点头,旋即便收回了看向那母老虎的目光,让朱倩带自己去找那小老虎。

    此时,那白虎当然不知道薛少白已经冲着小老虎而去,逃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那白虎也因为体力不支而停下了脚步,在山林之中徘徊,似乎想要捕捉一点什么吃的东西回去。

    不过,遗憾的是,红色瘴气弥漫过后,山林之中无论草木还是野兽,都已经变成了干尸,白虎在森林之中找了半天,也根本没有找到任何可以吃的东西。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却说那薛少白在朱倩的指引下,用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便已经接近了那小老虎。

    果然,那白虎在山坳之中筑了一个很简陋的巢,不过,巢穴虽然简陋,但却很是隐蔽,若不是朱倩指引的话,薛少白根本不可能注意到这里的巢穴。

    “咦,这里好像有个山洞?”薛少白走到那巢穴面前,看到巢穴里的小老虎正在熟睡,没有吵醒那小老虎,主要也是担心自己会吓到那小老虎,到时候这小老虎要是从自己手里溜走的话,自己不仅不能得到打老虎,连这小老虎也要和自己失之交臂。

    想到这里,薛少白便压低了自己的呼吸,目光一动,看向了那巢穴边上的山洞。

    这山洞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洞口满是青苔,很是光滑,似乎很多年也没有人走过的样子。

    而最让薛少白意外的是,那山洞虽然看起来普通,但仔细一看的话,可以清楚的发现山洞口的几道剑痕。

    这几道剑痕已经留在这里不知道多少年的时间,但是,从剑痕的深度来看,这绝不是普通人可以劈出来的剑痕,而且,最让薛少白诧异的是,那剑痕之中,竟然蕴含了一丝剑意!

    薛少白之前和那方易璋交手的时候,已经领教过方易璋的剑意,而且,两人交手的时间距离现在并不是很远,在这种情况下,那薛少白不可能看不出这道剑痕之中蕴含的剑意。

    “居然已经在剑招之中磨练出了属于自己的剑意,看来那留下剑痕的人,修为也不是那么简单的,起码我不可能是这剑意主人的对手。”薛少白呢喃道。

    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好在那留下剑意的人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年,即便这剑意足以抹杀我,但如此多年过去了,又怎么可能威胁到我丝毫?”

    看到那山洞口的剑意,薛少白清楚,当年在这山洞之中肯定有过一番大战,只是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引起的战斗,从这剑痕凌乱的程度来看,彼时在这里交手的剑修只怕不止两人,少说也起码有六七个人才对。

    当然,如今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时间,即便薛少白意识到这剑意并非一个人所留,却也根本没有丝毫担心,毕竟这场战斗早就已经结束,之前在这里的交手的剑修也已经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如此一来,单凭几道剑意又怎么可能威胁到自己?

    另外,既然在这山洞口发现了剑意的存在,薛少白肯定,山洞之中肯定有文章,否则的话,这里绝不会有剑修交手,至于那几个剑修到底在争夺什么,事情过去这么多年,薛少白又怎么可能单凭自己的推测就了解事情的始末?

    “看来还是要去这山洞里看看,看看当年那群剑修到底是在争夺什么东西。”薛少白暗暗说道,并没有打算就这样离开。

    原本那薛少白之所以会出现在这个山洞口乃是为了那小老虎而来,本想将小老虎控制在手里,用这头小老虎来做自己的诱饵,吸引那母老虎上当,没想到如今母老虎没有抓到手里,大山里的秘密倒是被薛少白洞悉到了一些。

    既然已经发现了这个山洞,且看出了这个山洞有玄机,那薛少白自然不可能就这么简简单单就离开。

    是以,沉吟片刻之后,便看到薛少白直接便朝山洞里走去。

    嗡!

    哪知道,就在薛少白前脚落到地面上的一瞬间,一股让薛少白心惊的气息突然从山洞里激荡出来,化作无尽威压,直接朝薛少白席卷过来。

    薛少白毕竟是驱魔师,尽管那威压强烈,但在薛少白催动真气之后,威压根本不能伤害到那薛少白丝毫。

    然而,就在那薛少白看到威压收缩,对自己的影响越来越薄弱的时候,一股浩荡的真气突然从空气之中波动出来。

    薛少白眼神一动,只见一道火光直接从黑暗深处涌动出来,那火光最开始的时候还仅仅只是一点星星之火,但是,火光绽放出来的瞬间,便看到那一点星火直接化作了燎原烈火,无尽大火从山洞四面八方升起,如同潮水,直接便朝薛少白激荡过去。

    看到这一幕,薛少白的眼神微微一动,哪里可能想到,这山洞之中竟然还隐藏着这样的秘密,如此恐怖的火焰,以自己现在的真气怎么可能抵挡?

    此时那火焰已经淹没了整个山洞,将自己团团包围在了山洞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火焰甚至已经封住了自己的退路,在这种情况下,薛少白的脸色顿时便难堪起来,暗道:“妈的,难怪那白虎不敢进入这山洞,原来这山洞另有玄机,洞口附近居然有禁制,我刚才进来的时候,肯定是出动了此地的禁制,不然的话,又怎么可能爆发出如此恐怖的烈焰?”

    薛少白又不是白痴,看到山洞里的烈焰席卷,顿时便已经回过神来,猜想肯定是自己触动了山洞口的禁制,不然的话,又怎么会刚刚进来便有如此恐怖的烈焰?

    “妈的,这火焰如此恐怖,以我现在的手段根本就没有办法抵挡,难道我今天真要死在这里不成?”薛少白脸色铁青,哪里会想到,自己刚刚进入山洞,还没有查清楚山洞里的秘密便落到这种田地。

    之前为了抵挡那红色瘴气,自己已经施展过大自在不动根本符,那灵符自己只有一张手里,之前已经将其用掉,如今陷入到这火焰之中,想要再动用大自在不动根本符让自己逃过一劫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想到这里,薛少白的脸色怎么可能好看?本来大自在根本符的炼制就非常麻烦,且炼制时间也非常长,需要七七四十九天的时间,在这种情况下,就算自己现在有炼制那灵符的材料,时间上也根本来不及。

    想到这里,薛少白的心中自然浮现出一丝不甘,暗道:“难道我薛少白今日真要死在这个鬼地方?”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