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4章 阿陀那识
    严格说起来,薛少白还算年轻,用江湖上的话来说,那薛少白根本还没有活够,在这种情况下,想要薛少白就此认命,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遗憾的是,如今不管那薛少白是否认命,在如此可怕的火焰面前,他的不甘也没有任何意义,毕竟那火焰不是开玩笑的,只要薛少白被火焰包裹了三分钟以上,就算他是驱魔师,甚至是大罗金仙转世也必然要被焚烧成灰烬。

    而且,最让薛少白诧异的是,这火焰根本就不是普通火焰,普通火焰不过就是温度可怕一点,但是,山洞里的火焰不仅温度可怕,威力也相当惊人。

    在火焰的焚烧下,连虚空也发出咔咔咔的响声,似乎根本就无法抵挡那火焰的威力,随时都会崩溃的样子。

    看到这一幕,薛少白怎么可能不明白,这火焰绝不是什么普通火焰,在这等烈焰面前,自己只怕稍微大意一点也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想到这里,薛少白的脸色自然也更加难堪。

    “想不到我薛少白有朝一日竟然会死在这个地方,若是死在驱魔师手中也就罢了,没想到最后居然是死在这大火之中。”薛少白忍不住长叹,实在没想到,好歹自己也是驱魔师,做了一辈子的驱魔师,不是被驱魔师干掉,也不是被厉鬼或者僵尸干掉,竟然是被一道大火给干掉,实在是让人不敢相信。

    看到大火朝自己席卷过来,薛少白苦笑一声,正打算要放弃挣扎的时候,却听到嗡的一声,只见自己体内突然升起一道幽光,瞬间便将自己覆盖在了其中。

    薛少白又不是白痴,怎么可能不知道那幽光产生的原因。

    要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放弃了挣扎,体内的真气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在这种情况下,幽光根本就不可能是自己打出来的。

    而除了自己之外,在自己的丹田之中还藏着一个厉鬼,便是那还没有来得及去投胎的朱倩。

    此时幽光升起,薛少白用脚趾头也能想到,那幽光肯定是朱倩催动起来的。

    这女人催动这股幽光干什么?保护我?薛少白皱眉,哪里会想到,就在这关键的时候,那朱倩竟然会出手,此时幽光升起,眼看无尽的火焰就要将自己淹没的时候,那幽光一震,便将无尽火焰全部震飞了出去。

    “你在干什么?”薛少白问道。

    “我在救你啊!”朱倩说道。

    薛少白说道:“你知不知道,你催动这股幽光耗费的是自己的鬼气,你的鬼气消耗越多,你的中阴身便越容易陷入昏迷,你需要在世间经历七次昏迷,如今你昏迷了几次?两次有没有?若是你为了救我将自己的鬼气耗费干净的话,你下一次昏迷之后,便再也不可能苏醒了。”

    朱倩沉默,并没有回答那薛少白。

    薛少白虽然不是厉鬼,但却是一个和厉鬼打了无数次交道的驱魔师,对普通人来说,厉鬼可能还非常神秘,但对薛少白来说,厉鬼在他面前根本不存在任何秘密。

    他很清楚,若是一个厉鬼想要催动神通的话,必须要消耗自己的鬼气,若是游魂野鬼的话,鬼气消耗还能恢复,毕竟游魂野鬼是已经错过了投胎的时间,除非是天地动荡,世间有劫难降临,或者有大慈大悲的法师超度这么亡魂,不然的话,纵然是天地毁灭,那游魂野鬼也根本无法转世重生。

    而朱倩如今还仅仅只是中阴身的程度,根本还未化作游魂野鬼,在这种情况下,朱倩只需要在世间停留四十九天的时间便可以去转生。

    但是,想要转生就必须要满足一个条件,那就是鬼气充盈。

    所谓鬼气,便相当于一个人体内的生气,一个人体内若是没有生气的话,也是只有死路一条,而厉鬼体内若是没有鬼气的话,同样也只有死路一条。

    薛少白非常清楚,此时那朱倩能催动这幽光,必然是动用了自己的鬼气,以她中阴身的情况来说,鬼气一旦消耗根本不可能恢复,这也是为什么中阴身阶段的鬼不敢为非作歹,一般杀人放火的都是已经渡过了中阴身这个阶段,变成了游魂野鬼这个阶段的存在。

    说到这里,也就不得不说一下,其实人的出生和鬼的出世有异曲同工之妙。

    一般来说,一个人身上的地水火风若是散开的话,就算是大罗金仙再世也根本救不活这个人,而一个人的地水火风一旦散开,体内的阿陀那识便会离开身体。

    何为阿陀那识?

    这就是驱魔师口中所谓的阿赖耶识,当年佛祖在世,虽然已经深刻理解了阿赖耶识的全部秘密,但是,因为担心凡夫俗子不能理解阿赖耶识,所以在谈到阿赖耶识的时候,不愿意将这个秘密告诉众生。

    这不是佛祖自私,而是担心众生被阿赖耶识的道理困住,就好比金刚经的存在,佛祖只说了应无所住而生其心的道理,结果就困住了无数众生,更何况道理比金刚经还要深刻无数倍的阿赖耶识的秘密?

    阿陀那识甚深细,一切种子如暴流,我于凡愚不开演,恐彼分别执为我。

    这就是佛祖不愿意开示阿赖耶识的原因。

    不过,因为弟子们的恳求,最终佛祖也开示了阿赖耶识的秘密,有此,众生才清楚转生与轮回的奥秘。

    而一个人死,最后死亡的便是这阿赖耶识,而转生的一刻,最先入胎的也是阿赖耶识,若是没有阿赖耶识的进入,能出生也是死胎,若是不能出生,不管几个月最终都会流产。

    这些道理,对付凡夫俗子来说根本无法理解,那薛少白毕竟是一个驱魔师,阿赖耶识的道理虽然理解的不是很深刻,但多少也知道一点。

    而他很清楚,一个人在死后,所谓灵魂,其实也就是阿赖耶识,在离开身体的瞬间,好像是人出生一般,那鬼同样也在世间出生,而中阴身的阶段便相当于是人的婴儿阶段。

    一个婴儿在囟门没有长好之前,完全依靠母体内的先天之气存活,而鬼气也相当于是中阴身体内的先天之气,婴儿的先天之气无法恢复,那中阴身的鬼气也无法恢复。

    而中阴身体内的鬼气一旦耗尽,就好比一个婴儿在囟门没有长好之前先天之气便已经消耗干净,这种婴儿要么长大后变成白痴,要么直接夭折。

    是以,薛少白很清楚,消耗鬼气对朱倩来说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这女人虽然是厉鬼,但和自己毕竟有缘,若不是自己出手,这女人的遗体又怎么可能入土为安?自己当日帮助这女人让她找回尸体,自然是希望这女人有一个好的轮回。

    然而,如今看到这女人为了自己消耗根本无法恢复的鬼气,一时间,心中倒是有一种负罪感,感觉好像是自己害了那朱倩一样。

    “你这又是何苦?生生死死本是寻常,庄子说的好,方生方死,我们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就是在等死而已,又何必要执著于生而恐惧于死?万一死了之后比活着的时候更舒服怎么办?”薛少白摇头说道。

    当然这只是薛少白在开导那朱倩而已,身为一个驱魔师,若是连死后是什么情况也不知道的话,又怎么可能有资格自称为驱魔师?

    不过,虽然薛少白知道死后的世界根本算不上美好,但是生生死死的事情他早就已经看破,如果真的到了自己该死的时候,薛少白不会有丝毫的恐惧,就好比现在,虽然死亡来临的有些仓促,但既然这是自己的命,薛少白也乐于去接受。

    只是让薛少白想不到的是,那朱倩居然会为了自己放弃自己的转生,万一鬼气消耗到无法支撑自己转生的话,怎么办?

    想到这里,薛少白一脸苦涩的说道:“你已经是鬼了,又何必要这么执着于人世间的人情?”

    “恩公不用介意,当日恩公为了我,不惜以身涉险,若不是恩公有天神庇佑,因为一道就有幻阵让方易璋升起了觊觎之心的话,我如今只怕早就已经魂飞魄散,恩公为了我可以不要命,我为了恩公又怎么可能贪生怕死?”朱倩声音虚弱的说道。

    薛少白苦笑,听到朱倩这番话,暗道这女人也是个性情中人,没想到还知道知恩图报,如今这个时代,知恩图报这种事已经成为了传说,忘恩负义正在逐渐成为时代的主流,那朱倩到了现在还恪守古老的知恩图报的传统,难怪会被天道所淘汰。

    摇摇头,薛少白说道:“今日这救命之恩,我保证没齿难忘,将来有一日,必然让你转生到一个富贵人家。”

    朱倩没有说话,似乎根本不在意那薛少白是否回报自己。

    而在那朱倩催动幽光,用幽光将薛少白覆盖之后,便看到那涌向薛少白的火焰被直接震开,丝毫也不能伤害到薛少白丝毫。

    “不知道你这幽光有什么玄机?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火焰应该是五行真焰,温度之高,连金刚石都能融化,如此可怕的火焰,连我的大自在根本符都不一定可以抗衡,你这小小一道幽光,竟然就能抵挡,简直就让人不敢相信。”薛少白皱眉说道。

    “恩公有所不知,这幽光乃是我体内精元凝聚,除非是佛光,不然根本不能摧毁。”朱倩解释道,说到这里,又停顿了一下,随即才接着说道:“不过,这幽光的防御力虽然强悍,但却维持不了多少时间,最多也就两分钟,若是两分钟以后此地的火焰还没有熄灭,到时候我也没有办法可以保护恩公了。”

    薛少白苦笑,心说没想到有朝一日会被一个女鬼保护,简直就把祖师爷的脸丢尽了。

    苦叹一声,薛少白说道:“你放心好了,这火焰是禁制,此地没有人烟,禁制没人主持,虽然如今触动了禁制让火焰爆发出来,但少了驱魔师来维持禁制的话,这火焰也汹涌不到几时,最多一分钟,这火焰便会熄灭。”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