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6章 危险再临
    从外面来看,这山洞其实很是普通,但是,等到薛少白进入这山洞之后才发现,原来这山洞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大。

    山洞的纵深也不知道有长,薛少白在山洞之中走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也没有走到尽头,在这种情况下,自然意识到这山洞并非自己眼睛看到的那么简单。

    “也不知道这山洞的尽头究竟在哪里,我们现在这样走进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到山洞的尽头。”薛少白呢喃,本来薛少白打算让朱倩用天眼通看看这山洞的尽头还有多远,但是转念一想,想到那朱倩之前为了自己消耗了太多的鬼气。

    而施展天眼通同样需要鬼气,因为这一点,薛少白自然不愿意让那朱倩继续为自己消耗鬼气。

    不过,就算此时的薛少白想要拜托那朱倩也根本不可能,此时的朱倩因为之前消耗了太多鬼气的缘故,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苏醒过来。

    在这种情况下,薛少白又怎么可能拜托那朱倩?

    “这女人居然已经昏迷了过去,刚才肯定消耗了不少的鬼气。”薛少白也觉察到了那朱倩的异常,毕竟这女人现在就躲在自己的丹田之中,薛少白已经是初品驱魔师,有了内明的能力,可以看清自己身体内部的情况。

    如此一来,想要看到那朱倩也轻而易举。

    而在发现了那朱倩昏迷过去之后,薛少白的眉头也再次皱了起来,暗道:“听说阴魂木可以滋养中阴身,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今那朱倩的中阴身非常虚弱,若是不滋养一下的话,只怕根本就捱不到转生的时候,若是这样的话,这女人必然会堕落到地狱道,到时候就是我害了这女人。”

    “正所谓知恩不忘报,这女人体内的鬼气毕竟是为我消耗的,如今既然看到这女人身体虚弱了起来,若是不想办法滋养一下这女人中阴身的话,我还算是人吗?”薛少白呢喃。

    毕竟是驱魔师,薛少白虽然没有为朱倩恢复鬼气的办法,但却有滋养那朱倩中阴身的办法,只是要实现这一点,需要一种薛少白从来也没有见过的材料。

    那便是阴魂木。

    据说阴魂木是生长在黄泉边上的柳木树枝,人世间根本不可能有阴魂木的存在,不过,总有一些修为高深的驱魔师,会只身潜入冥界,从黄泉边上偷一些阴魂木回来。

    而这种东西虽然因为这个原因得以在世界上流传,但因为得来的非常困难,所以也非常昂贵,据说那食指长短的一截阴魂木可以换一座西湖,薛少白早就已经对阴魂木的大名如雷贯耳,但因为这阴魂木过于昂贵的原因,却也一直没有机会得到这种东西。

    当然,对薛少白来说,阴魂木也仅仅是鸡肋一般的东西,毕竟他是个大活人,根本不需要阴魂木,除非那些养小鬼的驱魔师,利用阴魂木来滋养小鬼,一般的驱魔师,对阴魂木根本就没有兴趣。

    那薛少白看到此时的朱倩中阴身非常虚弱,突然想起了阴魂木来,打算想办法为朱倩搞一截阴魂木,滋养一下她的中阴身。

    然而,非常遗憾的是,这种东西不是薛少白想有就可以有的,想要得到阴魂木,除了钱之外,还必须要有机缘,机缘不到,没有阴魂木现世的话,就算薛少白准备再多的银子也根本没有意义。

    “嗯,也不知道访山大会上会不会阴魂木交易,若是有的话,自当想办法将阴魂木搞到手里。”薛少白突然想起了访山大会。

    那访山大会是驱魔界的盛会,无数驱魔师都会去参加,到时候,大会上势必会有驱魔师进行私下交易,顺便也会彼此交流一下驱魔心得,在这种情况下,未必就没有那阴魂木流传出来。

    而阴魂木一旦在访山大会上流传出来,以薛少白的秉性,自然不可能错过。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目光微微一动,说道:“现在我应该想办法存钱才是,既然要在访山大会上打听阴魂木的存在,若是没钱的话,就算有人手里有阴魂木,自己也没有任何办法得到。”

    意识到这一点,薛少白暗中也想起了赚钱的办法。

    而就在那薛少白这一路沉吟要怎么赚钱的时候,突然眼睛一亮,只见在自己身前不远处,趴着七八具已经不知道在这里放了多少年的白骨。

    薛少白走近这些骸骨,入目所见,这些骸骨的颜色白皙如玉,阵阵淡淡的真气正从那骸骨之中扩散出来。

    “驱魔师?”薛少白皱眉,这几具白骨居然都是驱魔师留下来的。

    也不知道这些人在这里死了多少年,薛少白推测,这些人起码在这里死了五十年以上。

    一般来说,一个大活人若是死了,三五年之内,血肉之躯就会化作白骨,而驱魔师因为体内有真气的缘故,当然不可能在三五年时间之中就化作白骨。

    而驱魔师的尸体想要化作白骨,必须是在体内真气消散到一定程度之后才能实现,薛少白看到,这些骸骨身上的衣服已经化作了齑粉,从骸骨上残留的真气推测,这些人的境界和自己伯仲之间。

    在这种情况下,这些人的真气想要自然消散到肉身会腐烂的程度,必须要经过起码五十年的时间。

    而薛少白如今也仅仅只能推测出这一点,至于说具体死了多少年,薛少白又并非大罗金仙,哪里可能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一眼就可以洞悉到这几个人死了多久。

    “想不到这里居然会发现几具驱魔师的骸骨,从这些骸骨的情况来看,生前一定是和人斗法,被高手干掉的,每个人的肋骨都断了,有的连脊椎骨都断了,骸骨变成这样,身前一定是受到过重击。”薛少白蹲下来检查了一下几具骸骨,发现几具骸骨的主人无一例外都是被人打死的。

    能一口气斩杀七八个驱魔师,可以肯定,打死这几个驱魔师的存在,实力肯定不简单,就薛少白来说,以他现在的实力,想要轻而易举斩杀面前这几个驱魔师乃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那人既然可以轻而易举的干掉在场几个驱魔师,去实力绝对远在薛少白之上。

    “咦,这是什么东西?”薛少白眼睛一亮,扒开了一具骸骨,看到那骸骨下压着的一块玉佩。

    这玉佩不知道是什么材质,颜色通体浑厚,如羊脂玉一般,但比羊脂玉多了一丝质感,同时,薛少白将那玉佩握在手里的时候,可以感受到一阵淡淡的威压从那玉佩之中传来。

    “这玉佩之中怎么会有威压?”薛少白皱眉,看到这燕子型的玉佩,感受到那威压之中似乎夹杂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志之后,可以肯定,这玉佩的来历肯定不简单。

    遗憾的是,薛少白虽然意识到了这玉佩的不凡,但想要薛少白确定这玉佩有什么意义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无奈之下,薛少白当然只有暂时将玉佩收了起来,没有继续去研究这玉佩。

    而在收起玉佩之后,看到地面上几具骸骨,薛少白目光微微一动,从怀中掏出一张灵符,真气一震,便直接将灵符捏碎,旋即,便看到那灵符绽放出一道火光,瞬间便席卷到了几具骸骨之上。

    而后,便看到那几具被骸骨直接吞噬,片刻后,骸骨便已经化为了乌有,被火焰直接焚烧成了灰烬。

    “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人杀的这几个人,从这里开始,地面上和洞顶上便可以看到很清晰的剑痕,从这一点来看,此地肯定经历过一场战斗。”薛少白呢喃。

    “之前在那山洞口碰到禁制的时候我就猜测这山洞里有文章,此时看到这山洞中的剑痕之后,我可以很肯定,这山洞之中,之前肯定会发生过战斗,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和什么人的战斗。”薛少白呢喃道。

    当然,因为战斗已经过去很久时间,薛少白想要从此地遗留的剑痕之中看出玄机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毕竟他是驱魔师,而不是侦探,怎么可能单凭几道剑痕就分析出这场战斗?

    不过,虽然不知道在这里交手的都是什么人,但是,在看到这些剑痕和山洞口的剑痕差不多之后,薛少白意识到,此地动手的人,和在山洞口留下剑痕的人肯定是同一个人。

    之前薛少白在焚烧骸骨的时候特别留意过,发现那几具骸骨根本没有剑修驱魔师在其中,从这一点可以肯定,这里的剑痕肯定不是被自己烧掉的那几个驱魔师留下来的。

    说到这里,也就不得不说一下为什么薛少白可以肯定那几个驱魔师之中没有剑修的存在。

    其实想要知道那骸骨生前是不是剑修非常简单,只需要看这几具骸骨的关节是不是比一般人的要大,一般来说,剑修磨练的都是自己的关节,剑术一旦有所成就,关节会比一般人要大,而关节的变化哪怕是死后也不会有任何变化。

    而薛少白之前在烧掉那几具骸骨的时候,特别留意过,发现根本就没有关节比一般人要大的骸骨,如以一来,薛少白自然可以肯定,之前那几具骸骨之中,根本就没有剑修的存在。

    “也不知道这剑痕究竟是什么人留下的,这剑痕之中的剑意比那方易璋有过之而无不及,可以肯定,留下这剑痕的人肯定是个高手,以我现在的实力要抗衡这样的存在,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薛少白呢喃道。

    顿了顿,薛少白又笑了笑,接着道:“好在那留下剑痕的人,已经不知道死了多久,这剑痕留在这里也起码是几十年的时间了,我如今进入这山洞,根本不可能再遇到当年留下那剑痕的人。”

    想到这里,那薛少白也不禁松了一口气。

    然而,就在那薛少白松气的时候,却突然听到山洞之中响起了咔咔咔的声音,似乎有什么机关被薛少白激活,空气中立刻便弥漫起了一缕肃杀之气,使得薛少白的面色当场便阴沉了下来。

    “不好,这里有什么机关被我触动了?麻痹的,禁制倒是没有了,机关却来了,这是想要搞死我是不是?”薛少白意识到发生什么事之后,脸色哪里可能好看?目光瞬间阴沉,死死盯着山洞的黑暗深处。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