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6章 五行颠倒阵
    想到这里,薛少白便渐渐收敛自己的心思,免得分心之后无法提升自己体内的真气。

    而在薛少白渐渐收敛自己的心思之后,只见那灵泉之中的薄雾突然浓郁了几分,化作了轻烟,飘荡环绕在薛少白的身边。

    而就在那轻烟出现的时候,却看到薛少白手腕一抖,突然掐出一个指诀,涌动的轻烟便径直钻入了薛少白的身体。

    而在那轻烟钻入薛少白身体的瞬间,后者便有一种清凉的感觉从皮肤上蔓延到身体之中,使得薛少白的脸色顿时便红润起来,原本之前因为和那傀儡交手,战斗过程中消耗的真气,也在这一刻猛然恢复。

    片刻之间,便看到那薛少白之前流逝的真气已经完全恢复。

    这一点,自然让薛少白喜不自胜。

    虽然他现在仍在打坐,但是,在打坐的过程中,薛少白并未封闭自己对外界的感应,如此一来,只要距离他身体不远地方的事情薛少白都能清晰的察觉出来。

    “想不到区区一炷香的时间,我的真气便已经完全恢复,而且不知不觉中还提升了几分,看来这灵泉对真气的提升果然有效。”薛少白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心中暗暗想道。

    “只是这真气虽然有所提升,但这口灵泉正如那鲲游子所说,乃是原始灵泉,我若是在这里打坐太久的话,肯定会被这灵泉之中的真气反噬。妈的,本以为自己运起来碰到一口灵泉,却不知道这灵泉自己根本就无法大加利用。”薛少白心中暗暗想到。

    在经过短暂时间的鉴定之后,薛少白已经发现,虽然那灵泉的确可以提升自己的真气,但是一想到这灵泉乃是一口原始灵泉,心中的激动多少也有一点消减。

    那原始灵泉之中蕴含的杂质太多,若是在其中打坐太久的话,杂质肯定会涌入自己的身体,到时候,受损的不仅是自己的身体,甚至连自己的丹田都有可能被那杂质破坏。

    要知道,驱魔师在吞噬真气的时候,会将真气之中的杂质缓缓炼化掉,但是,因为这灵泉之中的真气太过浓郁,以薛少白现在的修为根本就不可能将真气内的杂质炼化干净。

    在这种情况下,一旦将原始灵泉内的真气吸收太多,太多杂质进入身体,沉淀到丹田经脉之中的话,对自己不仅没有帮助,甚至有可能导致自己修为倒退。

    当然,虽然薛少白现在是初级驱魔师,但好歹也是驱魔师,若是因为自己贪心想要利用灵泉从未导致自己的修为倒退的话,对薛少白来说,简直就是一种灾难。

    在已经体会到了做驱魔师的各种好处之后,如今再想薛少白去做一个普通人,后者是绝对不可能甘心的。

    是以,在意识到这灵泉的杂质太多之后,薛少白也根本没有打算要长时间在这灵泉之中打坐。

    “嗯,虽然不能长时间在这灵泉之中打坐,但是,之前那鲲游子曾说,在这里打坐个几天时间是没有问题的,我就利用这几天的时间来提升自己的修为,看看自己能否进阶到二级驱魔师的境界。”薛少白呢喃道。

    顿了顿,那薛少白又接着说道:“据说如果实力提升到了二级驱魔师的话,可以到驱魔师总部去认证,一旦认证成功就可以投靠一个驱魔宗门,成为客座长老。”

    “嘿,如今我还是一个散兵游勇,中原大地上的驱魔师宗门数不胜数,单单是气宗就起码有十个,更别说丹宗或者符宗了,若是这些驱魔师宗门也加起来的话,没有五十也起码有八十。”

    “八十个驱魔师宗门,其弟子不知道有几千人,若是我没有驱魔师宗门,将来在江湖上得罪人,也根本没人可以庇佑自己,如此看来,等到我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二级驱魔师的境界之后,也要想办法让自己有机会可以得到那驱魔师总部的认证,到时候也可以找个宗门做靠山,免得自己将来在江湖上得罪了别的驱魔师,连个可以给我提供庇佑的宗门也没有。”薛少白喃喃说道。

    那薛少白毕竟也是个江湖中人,在江湖中也见识了不少的事情,接触过的驱魔师也不知凡几,很清楚,若是自己有一个宗门可以做靠山的话,将来在江湖上混的时候,那些驱魔师想要来招惹自己,多多少少便要掂量一下。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慢慢停止了呢喃,心思专注,将体内的真气全部震动,而后,便看到从灵泉之中升腾起来的真气突然浓郁了几分,无尽真气环绕在薛少白的身体周围,使得这一刻的他如同是谪仙降临,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一股圣洁的气息。

    而就在那薛少白在山洞灵泉之中忙着提升自己修为的时候,洞外大山之中,那之前两个和薛少白匆匆一别的两个女人,此时已经停在了一片山谷之中。

    此时这两个女人已经失去了之前的高不可攀,浑身上下狼狈不堪,尤其是那青衣女子,此时更是胸口染血,似乎刚刚才经历过一场战斗,脸色苍白若纸,很是难看。

    “师姐,想不到那老家伙居然已经收服了五子连心魔,五子连心,威不可挡,即便是四级驱魔师也根本不可能是那老家伙的对手,更何况你我只是区区三级驱魔师,更不可能是那老家伙的对手?”站在青衣女子身边的女子说道,此时那女子的衣服破破烂烂,一看就知道是在逃跑过程中被树枝划破的,大片大片的雪白肌肤裸露在空气之中,让人一看就难免有蠢蠢欲动的念头。

    “是啊,我也没有想到这一点,那老家伙资质平平,不过就是靠自己的阴险算计才慢慢有了今天的地位,不料以他的资质竟然也可以收服五子连心魔,哼,千百年来,不知道多少驱魔师想要收服五子连心魔也根本无法如愿,没想到有朝一日竟然被这名不见经传的人收服了。”青衣女子柳眉微皱,很是不甘的说道。

    “师姐,既然那老家伙如今已经收服了五子连心魔,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是要回去搬救兵还是等到我们伤势康复之后去找那老家伙?”鹅黄色女子问答。

    一边说话,一边便看到那鹅黄色女子从储物袋中掏出一身白衣给自己换上。那鹅黄色长衫已经有很多地方破烂,虽然这里是大山,不会有陌生人,但无论环境怎么样,人的羞耻心始终也不会变,那女子如今尽管是在这大山之中,但看到衣服破了之后,自然是想要给自己换一身干净的衣服。

    “现在我们先在这大山里调理自己的伤势,然后再传信回去让宗门的人再多派人来,在宗门里的后援没有赶到之前,我们最好不要轻举妄动。”青衣女子说道。

    说到这里,那青衣女子又迟疑片刻,接着说道:“不过,虽然我们联手之下没有摆平那老家伙,但是,那老家伙如今也已经被我们打伤,想必一个星期之内,伤势是绝对不可能康复的,宗门后援也最多只需要三五天就可以赶到这里,到时候,咱们一起出手,想要摆平那老家伙易如反掌!”

    白衣女子点点头,说道:“不错,如今我们最好的办法就是冷静,千万不能因为有把握可以干掉那老家伙就出手,不然的话,最后吃亏的肯定是我们,正所谓谋定而动,可不要因为被那老家伙牵着鼻子走。”

    顿了顿,那白衣女子眼中又划过了一丝异色,接着说道:“只是师姐你刚才说感受到一股浩瀚的真气在这大山里徘徊,不知道那真气源头在什么地方?”

    青衣女子皱眉道:“你想找到这源头,你怀疑源头有什么秘宝?”

    白衣女子说道:“不错,师姐方才说那真气非常精纯,我在想,若是可以找到那真气源头的话,你我稍微吞噬一点,不知道能否让你我的伤势恢复过来。”

    青衣女子说道:“从之前那真气的经纯度来看,想要利用那真气调理我们的伤势也不是不可能,但是,之前那真气只是出现了一刹那,等到我想将那真气源头找出来的时候,真气已经消失在了这片大山之中。”

    嗡!

    青衣女子的话刚刚落下,二人的脸色同时变化了一下,只见那青衣女子的脸上突然出现一丝恐惧,满脸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盯着那面前白衣女子,说道:“不好,那老家伙追来了!”

    白衣女子没有说话,但听到青衣女子的话,目光里也出现了一丝赞同之色,而后说道:“这怎么可能,那老家伙被我们的五行颠倒阵暂时困住了,怎么可能这么快就会法阵里出来?要知道,那五行颠倒阵哪怕是四级驱魔师也根本无法短时间就出来的,那老家伙不过三级驱魔师,怎么可能这么快就从那法阵之中出来?”

    青衣女子沉吟片刻,说道:“这老家伙既然连五子连心魔都可以收服,这就证明此人绝对不是简单的三级驱魔师,我们的五行颠倒阵虽然可以困住四级驱魔师,但未必就能困住他这种怪胎。”

    “师姐说的对,这种怪胎也许五行颠倒阵根本就无法困住。”白衣女子点头说道,显然是认同了那青衣女子的分析。

    “那现在怎么办?”而后,只听那白衣女子又喘了一口粗气,接着说道。

    青衣女子说道:“不管那老家伙如今以后有没有从阵法之中出来,以我们现在的状态,最好是避战,不要轻易和这老家伙打起来,不然最后吃亏的肯定是我们!”

    白衣女子点头,说道:“师姐说的极是,如今我们的状态根本就不是那老家伙的对手,与其失手被那老家伙反杀,不如避战好一点。”

    言罢,便看到那白衣女子起身,扶着青衣女子直接落到了地面上,在地面上几个闪动,便已经消失在了山林之中。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