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9章 南诏国后裔
    话音落下,只见那雾气慢慢开始收缩,随后便看到那浓雾之中出现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一身的仙风道骨,看上去就像是个活神仙一般。

    “盘石上人,你想要赶尽杀绝是吗?”白衣女子冷笑一声说道。

    听到这话,那老者微微一笑,枯唇一启,说道:“这里不是中原,此乃南诏国的旧地,当年南诏驱魔师和中原驱魔师早有约定,中原驱魔师不得踏入南诏国土半步,嘿嘿,你们既然是中原驱魔师,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如今既然你们有胆子闯入这里,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哼,南诏国早就已经灭亡,南诏国的驱魔师也大多进入中原,成为中原门派的驱魔师弟子,什么约定,时间早就已经把这些约定废除。”白衣女子说道。

    盘石上人说道:“不错,南诏国的确已经灭亡,南诏国的驱魔师也大多已经化整为零,消失在南诏国的国土上,但是,这不代表所有南诏国的驱魔师都离开了自己的故乡,起码,我还在南诏国守望着这片国土!”

    “你居然是南诏国的驱魔师?”白衣女子皱眉,很是惊讶的说道,包括身边的青衣女子,也是一脸的诧异,似乎根本没有想到,那盘石上人的身份居然还有这种秘密。

    “嘿嘿,你到现在才知道吗?实话告诉我,吾乃南诏国国师传人,修行至今已经一百四十年,虽然故国已经灭亡,但我仍然存在,我南诏国的驱魔术也从未失传过!”盘石上人冷笑着说道。

    “难怪你会驾驭角蟒,如果我没有猜错,你之所以可以驾驭角蟒,正是因为修炼了南诏国的驭兽之术,南诏国有驭兽御虫两大神术,你修炼的只怕正是其中之一。”青衣女子神色平静的说道。

    盘石上人嘿嘿一笑,说道:“不错,果然不愧是剑宗弟子,实在是冰雪聪明,你猜的不错,我的确修炼了驭兽之术,这角蟒已经是要化妖的存在,若不是因为驭兽之术的存在,怎么可能被我驾驭驱使?”

    “想不到这家伙居然是南诏国的驱魔师。”与此同时,在山洞深处的密室之中,薛少白目光闪烁的倾听着那两个女人和盘石上人的对话。

    在鲲游子的带领下,薛少白进入了山洞深处的一处石室之中,这石室原本是傀儡栖身之所,乃是当年那田云宗打坐的地方,石室处于山壁的缝隙间,很难发现,而且门口还有幻术遮拦,就算是三级驱魔师经过此地,也不会发现镶嵌在山壁之中的石室。

    而薛少白之所以可以进入这里,全都是因为那鲲游子的缘故,若不是这老家伙,薛少白根本不可能找到这个石室。

    而在进入石室之中,薛少白也简单将那石室检查了一番,除了发现一些傀儡的关节之外,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地方,原本以为这里既然是那田云宗打坐的地方,应该会有什么心法口诀之类的驱魔师或者灵石流传下来,却发现这石室空空荡荡,根本没有可以让薛少白看的上眼的东西。

    而就在那薛少白刚刚藏到这石室之中,立刻便发现了那两个女人进入山洞,找到了山洞之中的灵泉。

    原本薛少白打算等那两个女人从灵泉之中离开后就离开石室,不料那两个女人的真气还没有恢复,另外一个不速之客也闯入了山洞之中。

    听这三人的对话,薛少白可以肯定,这三人之间肯定有矛盾,本来,驱魔师之间有矛盾那是常有的事情,驱魔师皆是心高气傲的存在,这三个人也不例外,薛少白多多少少也接触过一些驱魔师,很清楚,表面看起来亲近的驱魔师,很有可能早就已经有了矛盾的隙缝。

    而这是那人无论语气还是态度,都肯定不是朋友。

    发现这三人之间有矛盾之后,薛少白也不急着从石室之中出去,打算等这三人将矛盾解决之后再出去,自己毕竟只有初级驱魔师的修为,这三个人,最起码也是三级驱魔师,随便拎一个出来都足以吊打自己。

    在这种情况下,薛少白怎么可能随便从石室之中出去,万一让这三人误会自己是打算对三人不利的话,自己岂不是就遭了吗?这三个人,随便一个人自己都不能对付,更何况是三个?

    若是三个人一起对付自己的话,就算自己有三头六臂也只有死路一条。

    意识到这一点,薛少白怎么还敢从石室之中出去?

    好在那两人一时间根本就没有发现藏在石室之中的薛少白,在山洞之中自顾自地的交谈了起来。

    而薛少白的偷听之中,也赫然发现,这三人之中的老者,竟然是南诏国国师的传人!

    南诏国,这个传承了数百年的国家,国土面积覆盖了云贵两地以及蜀川一带。

    当年云贵两地,主要盘踞着乌蛮与白蛮这两个民族,白蛮以驭兽之术见长,而乌蛮则以御虫之术见长。

    正所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这个道理不仅适用中原人,更适用任何一个国家地区的人,正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人类天生的狭隘根本不会容纳其它民族生存在自己的身边。

    因为这一点,当年盘踞在云贵两地的白蛮和乌蛮经常发生战争,这些历史中原人向来也不关注,所以也根本不知道,当年南诏国之所以建立,乃是因为一个叫细怒逻的白蛮人灭掉了乌蛮,从而建立了延续数百年的南诏国。

    而南诏国也是云贵大地上第一个封建集权的国家,虽然细奴逻在称帝之后曾禀告过李唐王朝,同时也得到了李唐王朝的册封,但是,在细奴逻称帝的时期之内,中原文化根本就没有影响过南诏国。

    那南诏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从而才保留了自己数百年独树一帜的文化,尤其是南诏国灭亡之后兴起的大理国,更是建立了一个完全有别于中原不同的民族文化。

    那便是佛教的文化。

    大理国笃信佛教,尤其是段正淳段誉这两代人,更是将佛堂请进了帝王殿堂之中,使得佛教成为了大理国的国教,直到大理被蒙元灭亡,李明灭元兴汉,重新夺回云贵大地,那佛教文化才渐渐从云贵大地上失落。

    薛少白虽然自称文盲,但对南诏国的历史多少也知道一些,很清楚那南诏国当年的可怕。

    当年南诏国虽然国小民弱,综合实力根本不是中原王朝的对手,但是,南诏国的御兽御虫术却独霸天下,让无数中原驱魔师闻风丧胆。

    薛少白身为驱魔师,当然不可能连这些常识也不知道。

    而驭兽之术之所以可怕,便是因为一旦掌握了这道驱魔术,便可以驾驭天下一切野兽,只要驱魔师的真气足够,哪怕是真灵也根本无法跳出你的手心。

    所谓真灵,乃是野兽之中至尊级的存在,相当于人族之中的仙人,一个驱魔师想要成就成一个仙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然而,这世界上从来也不缺少天才,所谓天才便是一条路走到黑,什么资格,那都是扯淡,无论什么天才,如果没有一条路走到黑的毅力和决心,那根本不可能成就任何事情。

    天才也正是因为。虽然天才的天赋和悟性可能要远超一般的修士,但仅仅只是悟性和天赋而已,如果没有努力,那最后不过也只是一个驱魔界的仲永而已。

    是以,薛少白接触驱魔师,从未将驱魔师的天赋和悟性放在眼里,只是看重一个驱魔师的毅力,如果驱魔师有毅力的话,就算是最下等的天赋和悟性,最终也肯定会成就一番伟业,这种事情,薛少白见得太多,所以非常清楚天才最需要的是什么东西。

    而妖兽要成为真灵,也必须要付出无数的努力和汗水,虽然那野兽的寿元要比人类悠长,但因为身体结构的原因,吸收日月精华,天地灵气没有人类方便和迅速,所以修炼速度非常缓慢,经常需要数百年时间才能达到人类数十年的修炼成果。

    然而,无论时间要比人类缓慢多少,但成就真灵的野兽却和人族之中的仙人平分秋色,这一点,便是因为那妖兽的基数远远要超过人类,是人类根本就无法达到的数字,就算今天世间所有人加在一起,也根本不可能和妖兽相提并论。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那真灵的数量才不下于人类。

    言归正传,那驭兽之术的可怕,就在于此术可以驾驭真灵这种存在。

    要知道,真灵可是可以和仙人媲美的存在,若是修炼了南诏国的驭兽之术,驾驭住一头真灵的话,就算是仙人降临,那驱魔师也有力量抗衡一二。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虽然南诏国已经灭亡了数百年历史,但中原大地上寻找南诏国遗留下来的驱魔师的人不在少数,包括薛少白,有时候也会留心一下有没有南诏国驱魔师的下落。

    如今,那薛少白本来是想要到这云贵大山里来祭炼自己的杀生刃,不料居然在这里碰到一个南诏国后裔。

    而且,最让薛少白惊讶的是,此人竟然正好是修炼了驭兽之术的存在,若是让此人收自己为弟子,那驭兽之术岂不是唾手可得?

    自己若是掌握了驭兽之术,随便抓一头妖兽在手中,中原大地上还有谁敢招惹自己?就算自己在中原大地上只是一个散修,根本没有大腿,也绝对不敢有任何敢来找自己麻烦,敢来找自己麻烦,简直就和找死没有任何区别。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目光闪烁了起来,暗道:看来这老家伙一会儿要是有危险的话,我不得不出手,否则的话,怎么可能和那老家伙建立关系?若是不能和此人建立关系,又怎么得到那驭兽之术。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