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0章 被诅咒的灵泉
    人在江湖中,若是想要拜师学艺的话,就不能太过自视甚高,这个道理薛少白很清楚,若是想要学那盘石上人手中的驭兽之术,唯一的办法便是臣服在此人面前。

    那盘石上人好歹也是有道之士,修为之高,根本不是薛少白可以想象的,若是那薛少白在这等猛人面前太过装腔作势的话,后者就算看重薛少白,也根本不会将自己掌握的驭兽之术传授给薛少白。

    这一点,薛少白心里很是清楚。

    是以,若是在别人面前也就罢了,但在那盘石上人面前,薛少白清楚,自己一定要学会谦虚,不然的话,想要学那盘石上人的驭兽之术,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当然,距离这一切还非常遥远,如今薛少白和那盘石上人乃是萍水相逢的两人而已,甚至二人谁也不认识谁,在这种情况下,就算薛少白想要献引擎也根本没有任何途径,如此一来,薛少白自然只有暂时将自己的野心收藏在心底,哪里敢表露出来丝毫?

    不过,如今虽然没有和那盘石上人见面,但既然已经知道了那盘石上人能够施展驭兽之术,想要薛少白不动声色的放任那盘石上人离开自己的视线,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渐渐的冷静了下来,暗道,我还是等到这三人将自己的矛盾解决了之后再出去,免得一会儿让那盘石上人误会自己是他的敌人,到时候的话,就麻烦了。

    意识到这一点,薛少白便盘膝坐下,催动真气,打起坐来,

    而就在那薛少白盘膝大作的时候,山洞里的两个女人和那盘石上人,此时的对峙也进入到了白热化的地步。

    那盘石上人好歹也是修炼有成的存在,而且还是南诏国的后裔,如今逼不得已躲藏在这个地方,无非只是因为自己的身份暴露,已经不适合在外面活动,不然的话,若是被几个大门派的弟子包围,就算他能驱使那角蟒,也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生路。

    中原大地上的那些驱魔师宗门虽然平常看上去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但是,若是深入了解的话就会发现,这些驱魔师宗门没有任何一个可以小觑,若是小觑这些驱魔师宗门的话,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那西方世界的神道术独步天下,横扫半个世界也没有驱魔师是这些人的对手,但是,如今就算是掌握了神道术的西方人,也根本没有胆子踏入中原大地。

    究其原因,便是因为那中原大地的驱魔师宗门,这些宗门虽然很少在人世间活动,甚至就算派人出来活动,也不过只是做驱鬼抓妖这些小事,但是,若是那驱魔师宗门真的将自己的实力展现出来的话,没有任何一个掌握了神道术的西方人是这些人的对手。

    那盘石上人在中原大地上隐姓埋名过了数十年,甚至还前后加入过好几个宗门,是以,那盘石上人很是清楚,虽然这些驱魔师宗门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任何打不了,但实际上根本不是他可以招惹的。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当日自己的身份在中原大地上暴露,担心有人想要抢夺自己手中的驭兽之术,所以才匆匆离开中原大地躲藏在这个鬼地方,否则的话,那盘石上人又怎么会甘心放弃自己在中原大地上的事业,回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来?

    “哼,你们中原驱魔师将我逼回到了南诏国的祖地,居然还不肯善罢甘休,难道你们真的要将我朝绝路上逼吗?”终于,那盘石上人再也咽不下自己心头的那口恶气,咬牙切齿的说道。

    “盘石上人,你是老前辈了,你比我们更加清楚驱魔师世界的残酷,在驱魔师的世界中,没有放虎归山或者放下屠刀的说法,要么不做,要么做绝,只是无数前辈用血换来的教训。”青衣女子说道。

    “不错,数千年来,驱魔师世界的确都秉持着丛林法则在延续,包括老夫也是这样的人,其实,老夫也清楚,和驱魔师根本就没有道理可讲,所谓拳头大的就是道理,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如今,既然你们找到了,那结果就只能有一个,要么你们死,要么我死,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们两人。”盘石上人目光平静的说道。

    驱魔师的世界相当残酷,这是无数驱魔师都不得不承认的一点,若是一个没有修持的驱魔师浪迹在驱魔师世界,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甚至无数刚刚接触驱魔师世界的驱魔师,正是因为无法接受那驱魔师世界的残酷,从而在刚刚接触的时候便死于非命。

    这种例子比比皆是,是以,听到那盘石上人的话,青衣女子和白衣女子目光平静,没有丝毫变化。

    而此时,青衣女子和白衣女子听到盘石上人这番话,也是清楚,那盘石上人根本就不打算放过两人,只怕此人早就已经想要要怎么干掉两人,既然明知道一场恶战在所难免,那青衣女子和白衣女子倒也没有再做春秋白日梦,希望那盘石上人放过两人?

    以他现在的态度来看,想要此人放过两人,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里,那青衣女子和白衣女子对视一眼,一道真气立刻便从白衣女子体内激荡出去,直接笼罩到了青衣女子的身上,说道:“师姐,这人暂时交给我来抵挡,你去灵泉之中恢复自己的真气。”

    “你一个人抵挡?你一个人怎么是他的对手?”听到白衣女子的话,青衣女子皱眉说道。

    这三人之前已经交过手,不管是青衣女子还是白衣女子都非常清楚,眼前这人的修为根本不是两人可以抗衡,若是一对一的话,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唯有两人合力出手,这样或许有一线生机。

    而之前也是因为小看面前的盘石上人,两人一前一后出手,若不是因为这个原因,那白衣女子或者这青衣女子又岂会身负重伤?

    即便这两人根本不是眼前那盘石上人的对手,但要抵挡此人一二,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然而,也正是因为笑看那盘石上人,才导致这两人根本没有机会联手,便已经被那盘石上人各个击破。

    想到这里,那青衣女子明白,若是想要干掉面前的盘石上人,只有两人联手,但是,如今自己的真气还没有恢复,在这种情况下,就算自己出手,也未必可以威胁到那盘石上人,甚至可能因为自己真气没有恢复的关系,贸然出手,反而会成为那白衣女子的累赘。

    想到这里,那青衣女子知道,自己如今必须要恢复自己的真气,否则的话,就算想要和师妹联手,也根本不可能成功威胁到面前的盘石上人。

    意识到这一点,便看到那青衣女子目光一闪,倒也没有争辩,眼神一动,便看到那青衣女子纵身一跃,直接跳入了身后的灵泉之中。

    “嘿嘿,想要用这口灵泉恢复真气吗?实话告诉你,其实我早就已经知道这口灵泉的存在,毕竟这片大山是我南诏国龙兴之地,怎么可能连这里有灵泉也不知道?”看到青衣女子跳入了灵泉,盘石上人目光一闪,微笑着说道。

    顿了顿,那盘石上人又接着说道:“只是我想除了我们南诏国的子民之外,没有任何一个外来者知道这灵泉的秘密,这口灵泉,当年被乌蛮的祖先诅咒过,导致一旦有驱魔师进入灵泉,吞噬了灵泉内的真气的话,神魂便会永远被灵泉束缚,只要自己的神魂远离这灵泉一定范围,便会立刻爆体而亡。”

    “嘿嘿,我们你们两人已经进入过灵泉,且已经吞噬过那灵泉的真气,嘿嘿,这样一来,就算我不出手,你们最终也会死在这灵泉的手中。”盘石上人微笑着说道,满脸都是满意的神色。

    听到那盘石上人的话,薛少白的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心中立刻便浮起一丝诧异。

    “这口灵泉居然他妈的被人诅咒过?离开这灵泉一定范围就会霸体而亡,奶奶的,这怎么搞?!”薛少白大吃一惊的呢喃道。

    他怎么可能知道,这灵泉居然藏着这么多秘密,如果按照那盘石上人的说法,包括自己,如今也根本逃不掉,也已经相当于是中了那灵泉的毒,一旦离开这灵泉太远,最后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薛少白很是后悔自己当初利用灵泉来恢复自己的真气,但是,转念一想,自己手中没有一点灵石,若是想要恢复真气的话,就只能依靠打坐,但是,若是打坐的话,起码需要两天的时间,而这两天时间里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万一那藏在山谷之中的妖兽走了,自己的杀生刃找不到血液祭炼的话,自己岂不是白跑一趟?

    是以,子啊不想白跑的情况下,薛少白自然想要利用那灵泉恢复自己的真气,好让自己可以尽快找到那妖兽的下落,如此一来,自己也能尽快将杀生刃祭炼出来。

    虽然距离那访山大会的召开还有一段时间,但是,若是能早一点将杀生刃祭炼出来,自己在访山大会上也能更有把握一点。

    考虑到这一点,薛少白当然不可能无视眼前的灵泉。

    然而,让薛少白万万想不到的是,正是因为自己的这点野心,所以才着了那灵泉的道,不然的话,薛少白又怎么可能进入那灵泉。

    “妈的,这盘石上人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这灵泉到底是真的有问题还是这老家伙故弄玄虚?”薛少白猜测,倒也没有马上就肯定那盘石上人的话,担心那盘石上人只是信口雌黄而已。

    若是后者当然是信口雌黄胡说八道,那自己如今这样忧心忡忡,岂不是自己吓自己?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目光一动,暗道,这件事要不要找盘石上人问清楚?若是这家伙真的骗我,我倒也不用担心。

    但是,若是这家伙没有骗我的话,我想要离开这个鬼地方,就必须要解开那灵泉给我下的诅咒,而解开诅咒的方法肯定就藏在那老家伙的手中,这老家伙毕竟是南诏国的后裔,若是不知道解开诅咒的方法,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