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2章 真理
    此时,即便是以薛少白的见识也根本不会想到,这老家伙的居然看中了那山洞里的两个女人,竟然想打这两个女人的主意,简直就是无耻。

    不过,那薛少白转念一想,想到之前在大山里和那两个女人匆匆一别,便有一种惊为天人,被两个女人的相貌所震惊的时候,看到此时那盘石上人的反应,倒也很快平静了下来。

    “嘿嘿,想不到那盘石上人居然在打这两个女人的主意,炉鼎不就是我等中原人常说的*吗?只是*不用付出自己的小命,但是炉鼎却需要把自己的小命交出去。”薛少白沉吟道,自然是被盘石上人的话惊讶到。

    而此时的薛少白也清楚,那两个女人肯定不是这老家伙的对手,不然的话,那两个女人根本不可能和这盘石上人谈什么条件,若是想要和盘石上人做交易,自然意味着他们此时没有把握对付盘石上人。

    在这种情况下,若是自己出手,就算帮盘石上人干掉了那两个女人也不过只是锦上添花而已,如此一来,盘石上人也根本不会把自己放在眼里,更遑论要将驭兽之术传授给自己了。

    想到这里,那薛少白便有一些苦恼,暗道,难道是要我去雪中送炭,反水帮助这两个女人?妈的,你们两个三级驱魔师都不是那盘石上人的对手,我一个初级驱魔师,就算想帮你们,也根本无能为力,一旦站在这两个女人一边,到时候,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薛少白又不是第一天出来混江湖,很清楚随便站队,其后果到底有多可怕,以盘石上人的手段,若是意识到自己是站在那两个女人一边的话,肯定不可能放过自己。

    在驱魔师的世界,驱魔师的性命几乎就和蚂蚁差不多,即便那盘石上人接受过新时代的熏陶,也不可能改变这种人上人的观念。

    在这个世界上,所谓的平等,不过只是强者对弱者的一种施舍,如果强者恼怒了,不肯再平等了,弱者根本不可能扭转强者的态度,这就是现实世界的残酷,也是江湖的残酷。

    就薛少白和盘石上人来说,后者肯定是强者,在这种情况下,主动权便完全掌握在盘石上人的手中,盘石上人愿意对薛少白仁慈的时候,他是仁慈的话,但是,若是盘石上人不愿意对薛少白仁慈,那就算薛少白有多么深刻的理由,盘石上人也根本不会放在眼里。

    所谓公道,往往也是靠拳头来维护的。

    作为拳头小的一方,薛少白知道,自己和那盘石上人根本就没有公理可讲,在这种情况下,若是薛少白想要和盘石上人平起平坐,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也是因为盘石上人作为强者,所以薛少白根本不可能扭转那盘石上人的态度,无论此人是要杀掉那两个女人,又或者是要这两个女人做炉鼎,薛少白也只能默认这个事实,根本不可能影响到那盘石上人的决定丝毫。

    想到这里,薛少白的心中也不免浮现出了一丝悲哀,暗道:我等驱魔师到底是为了什么修炼驱魔师?是为了抓鬼?还是为了自己的强大?是为了维护这个世界的公道,还是仅仅为了让自己做一个人上人?

    薛少白知道,这几个问题,每个驱魔师都有他自己的答案,毕竟一千个人眼里,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这是古今不变的道理。

    那盘石上人之所以成为驱魔师,肯定是因为想要做一个人上人,而自己之所以修炼驱魔术,不过只是想要用驱魔师来保护自己深爱的东西。

    一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说是自私,一个是因为善良,虽然善良的范围不是无限宽广,但这并不能说薛少白就是一个小人,毕竟人不可能对所有人善良,这个世界有好人也有坏人,若是对坏人也善良,也慈悲的话,那好人又该怎么安放?

    想到这里,薛少白叹了一口气,暗道一声,这大概就是良心吧?

    而后,便看到那薛少白转身朝石室外面走去。

    这个时候,他的耳边忽然浮现出鲲游子的声音,说道:“小子,你干什么?你去找死吗?”

    薛少白苦笑一声,说道:“你怎么这么说?难道就不能说点好听的?”

    鲲游子哼了一声,说道:“小子,别以为你什么都不说,我就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看到那两个女人受难,肯定是想去帮助那两个女人对不对?我告诉你小子,这个世界最不需要的就是慈悲,尤其是驱魔师的世界,想要慈悲,那就必须拥有让人仰望的实力,你小子实力平平,拿什么去慈悲?现在走出去,不就等于是在找死吗?”

    “原来你看出来了。”薛少白感慨道,虽然自己一言不发,听到那三人的对话之后,仅仅只是目光和脸色有些些许变化,但老江湖毕竟是老江湖,被困在这里七百多年,鲲游子的心智早就已经成妖,即便是在薛少白一言不发的情况下,也准确的猜到了这家伙心中的念头。

    看到那薛少白似乎打算去帮那两个女人,鲲游子立刻便提醒了鲲游子一句。

    事实上,那鲲游子并非是那种急公好义嫉恶如仇的人,他当年还没死的时候,给所有人的印象都是一饭之德必偿,睚眦之怨必报,以他的狭隘,是绝对不可能出于公义来提醒薛少白这番话。

    而他之所以要在这个时候提醒薛少白,原因其实非常简单,只是因为那薛少白是救自己的人,从事实上来说,薛少白是他当之无愧的救命恩人。

    身为一个驱魔师,鲲游子非常清楚,今日薛少白救自己一命,那么,久远的未来世,自己也必然会救薛少白一命,这就是因果,也就是常人所谓的缘分。

    如今,为了不让自己对薛少白有所亏欠,又或者说那鲲游子不甘心将来成为薛少白的救命恩人,在打算彻底斩断这段因果的情况下,那鲲游子当然会出言提醒薛少白,让这家伙少去逞英雄,不然的话,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你既然已经知道了我的打算,那我也就不必解释了,你猜的不错,我的确是打算去救那两个女人。”既然如今已经被那鲲游子猜了出来,薛少白根本没有必要去隐瞒那鲲游子,免得让此人看轻自己,以为自己是一个见色起意,居心不良的人。

    听到薛少白的话,鲲游子笑了笑,说道:“实话告诉你小子,你这种愣头青,我当年活着的时候见过不少,不知道有多少你这种愣头青,因为一点小事就为强出头,结果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你小子如今不过只是初级驱魔师而已,那山洞里的老家伙起码也半只脚迈入四级驱魔师境界的大驱魔师,以他的手段,一根手指就足以干掉你,你居然还有胆子从他眼皮子底下救人,简直就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虽然那鲲游子从来没有和山洞里的盘石上人接触过,甚至就算是这一次的碰面,也不过只是听到那盘石上人的声音,甚至连对方什么模样都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鲲游子按理说是绝对不可能知道那盘石上人有多可怕的。

    但是,没有吃过猪肉,但起码看见过猪跑,当年那鲲游子在世间游历的时候,不知道接触过多少修为远超那盘石上人的存在,江湖经验可以说高山仰止,无人能知。

    在这种情况下,哪怕那鲲游子并没有和盘石上人近距离的接触过,但也可以肯定,薛少白绝对不是盘石上人的对手,这小子一旦不知道好歹,跑出去找死的话,最后可能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那鲲游子明白,自己必须要告诉那薛少白,外面这老家伙到底有多可怕,以薛少白现在的修为,若是冲出去找那老家伙麻烦,只怕连全尸也不会留下,直接就会被那老家伙剁成肉酱。

    意识到这一点,鲲游子语气一变,稍微带了几分凝重,接着说道:“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以你现在的实力,根本就不可能是那老家伙的对手,若是你现在不听我的劝告,要去找那盘石上人麻烦的话,你绝对连自己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我知道,我肯定不是盘石上人的对手,但是,看到这老家伙就在自己面前为非作歹,我岂能无动于衷?”薛少白面无表情的说道。

    “这么说来,你小子已经决定要出去送死了?”鲲游子这一次没有再解释什么,但最后却语气凝重的问了薛少白一句。

    薛少白略一迟疑,说道:“前辈你有可能误会了,我就算是出去了,也不是去找那老家伙决斗,我很清楚自己和这老家伙的差距,若是我出手去对付那老家伙的话,最后绝对只有死路一条,甚至可能连自己怎么走上死路的也不知道。”

    说到这里,薛少白微微一笑,接着说道:“所以,若是可以的话,我尽量不和那老家伙交手,让这老家伙猖狂片刻,免得说我这人不知道天高地厚,连一个半只脚迈入四级驱魔师境界的驱魔师也不放在眼里。”

    “这么说来,你是不打算和那盘石上人交手了?”鲲游子微微有些诧异,问道。

    薛少白说道:“若是可以不动手的话,我当然不会动手,我又不是暴力狂,怎么可能脑子里随时都在想打架的事情。”

    “很好,既然你小子知道不能随便就和盘石上人动手,我也就放心一点了,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盘石上人的修为,是你根本无法想象的,这老家伙身体里还藏了另外一种力量,以我现在的定力根本就不可能看得清。”鲲游子慢条斯理的说道。

    迟疑片刻,那鲲游子又接着说道:“但是,就算我不能看清那盘石上人体内隐藏起来的那股力量,我也可以肯定的告诉你,若是你惹毛了那老家伙,让此人将这股力量释放出来,到时候,就算你有干掉傀儡的修为,也绝对会被那盘石上人秒杀当场。”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