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4章 谈判失败
    “哼,我以为前辈德高望重,就算是对手,也值得尊敬,但是,没想到前辈竟然是这样一个为老不尊的人。”白衣女子一脸鄙视的说道。

    那盘石上人好歹也是前辈,没想到堂堂前辈,竟然会打一个晚辈的主意,这一点,在那白衣女子看来自然是有点为老不尊。

    遗憾的是,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纵然那白衣女子不齿盘石上人的做派,但是,在实力不是对方对手的情况下,无论有多么不齿那盘石上人的做派,那白衣女子也没有任何办法。

    这便是这个世界的无奈,不管你有多么高尚,也必须要有实力来维护自己的高尚,不然的话,你的高尚在大多数人眼中便是所谓的装蒜。

    这一点,薛少白也有一种感同身受的理解,这个世界的人看起来很是和睦,但是,只有深入和这些人接触之后你才会发现,所谓的和睦,不过就是表面功夫而已。大多数人,虽然心中非常不爽自己的身边人,但为了维护彼此的面子,也根本不会表现出来。

    而一些人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往往会发几句脾气,事后又喜欢用心直口快这一点来掩盖,其目的不过就是想给自己骂你找一个借口,所谓山中有直树,世上无直人,这个道理作为一个长期混迹在江湖上的存在,那薛少白不可能不理解。

    是以,看到那盘石上人的做派,实际上薛少白并没有多少惊讶,毕竟若是换做自己的话,恐怕也会做出和这盘石上人一样的举动,毕竟这是人之常情,根本没有可以谴责的地方。

    连圣人也必须要承认,食色性也,人世间所有的事情,都和男女饮食有关,天底下的学问看起来林林种种,但归纳起来,所有学问的出发点也是为了解决男女饮食的问题,不管是出世学,还是入世学,通通都离不开这一点。

    是以,对薛少白来说,虽然看到那盘石上人的做派心中有几分觉得古怪,毕竟那盘石上人和白衣女子以及青衣女子是隔代的前辈和晚辈,在这种辈分有悬殊的情况下,那盘石上人还要打青衣女子和白衣女子的主意,简直就是人面兽心。

    不过,话又说回来,那盘石上人既然有胆子提出这种条件,也说明了此人是一个大胆包天,根本没有将世俗观点放在眼中的存在。

    想到这里,薛少白不禁苦笑了一声,暗道:“想不到这老家伙还是一个如此胆大妄为的人,嘿,恰好我也是这样的人,看来我们倒是可以能有惺惺相惜的时候,不过,如今既然我已经决定站在那两个女人一边,就算这老家伙再怎么出色,我也根本不可能和这老家伙穿一条裤子。”

    意识到这一点,薛少白心中也不禁涌起一丝可惜的情绪,毕竟那老家伙有点对自己胃口,但是,因为这两个女人的存在,薛少白自然不可能再站在那老家伙一边,否则的话,那和与虎谋皮,狼狈为奸没有任何区别。

    薛少白虽然胆大妄为,但是,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他向来也不会考虑,而且,薛少白作为一个现代人,虽然素质不高,但起码还是有点,也绝对不会做出这种恃强凌弱的事情出来。况且,这还是两个女人,若是有这方面的事情,单单只是企图,也绝对会给人留下耍流氓的印象,那薛少白可不愿意自己被人当成流氓,是以,根本不可能做出那盘石上人所做的事情。

    当然,那盘石上人毕竟不是薛少白,此人毕竟是上个时代的人,从民国到现在,那盘石上人接受的也是极其古老的封建思想,而封建思想的核心自然是男尊女卑,在这种思想的影响下,虽然那盘石上人已经活到了现代,但心底深处,仍旧不可能根除男尊女卑对自己的影响。

    虽然面前这两个女人的身份很是特殊,但在那盘石上人的眼中,仍然不过只是两个女人,在这种情况下,那盘石上人自然便流露出不将这两个女人放在眼里的意思。

    当然,这里面的猫腻,此时的薛少白和那两个女人自然不可能知道,根本不会明白,此时的盘石上人之所以表现的如此咄咄逼人,乃是因为受到封建思想的毒害和影响。

    当然,即便那两个女人知道了这一点,也根本不会同情甚至是原谅那盘石上人,毕竟这盘石上人亵渎的是他们,在宗门之中,这两个女人虽然身份不算尊贵,但到底还是有师兄弟追捧两人,在宗门之中享受惯了众星捧月的生活,如今出现在这山洞之中却被那盘石上人亵渎,这口恶气,那两个女人怎么可能咽得下去?

    是以,看到那盘石上人一脸咄咄逼人,根本没有丝毫要放过两人的意思之后,那白衣女子和青衣女子索性也恶向胆边生,青衣女子直接哼了一声,嚯的一声从那灵泉之中坐起,目光一动,便听到那青衣女子说道:“哼,想不到盘石上人竟然是这样的人,我们二人怎么说也是晚辈,前辈不将我们两人放在眼里也就罢了,如今更是要来亵渎我们两姐妹,嘿嘿,盘石上人,你就不怕遭报应吗?”

    “报应?谁能报应我?是中原大地上的那些驱魔师?若是他们可以报应我的话,我今日就不会坐在这里。又或者是天道,嘿嘿,天道不过子虚乌有的东西而已,既然是根本不存在的东西,又怎么来报应我?你还真是喜欢信口开河,胡说八道!”盘石上人冷笑一声,目光闪烁的说道。

    那盘石上人虽然是驱魔师,但却是一个正儿八经的无神论者。

    在一般人眼里,不相信鬼神的存在便是正儿八经的无神论者,但是,在驱魔师的眼中,真正的神,是天道这种未知的存在,虽然无数修士都会天道这种存在讳莫如深,但没有任何一个驱魔师可以证明天道的存在。

    也正是因为无法证明天道的存在,所以古往今来,不知道有多少驱魔师,根本就不会将天道放在眼里,认为那不过只是用来蒙蔽世人,或者说是用来奴役天下人的一种工具。

    是以,虽然那盘石上人是正儿八经的驱魔师,但是,包括他在内,也根本不相信天道的存在,仅仅只是将天道这种存在当成是一种不可能被证实的传说而已。

    也正是因为那盘石上人内心深处这种对天道的态度,所以渐渐的便养成了无所顾忌的秉性,轻易之间根本就不会将天道放在眼里,而一个连天道都不放在眼里的人,怎么可能将那青衣女子和白衣女子放在眼中?

    是以,尽管那盘石上人在青衣女子和白衣女子面前是前辈,但却没有丝毫前辈的觉悟,甚至根本就没有将自己当成过前辈。

    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青衣女子又或者是白衣女子,自然也不可能看重那盘石上人。

    “哼,想不到你连天道也根本不放在眼中。”听到那盘石上人的话,青衣女子目光冷漠的说道。

    “不将天道放在眼里又怎么样?难道还能报复我不成?若是天道可以报复我的话,那这世界上就不会有那么多不公道的事情了!”盘石上人一脸恼恨的说道。

    “看你的样子,莫非是以前受过什么委屈,所以才不相信天道的存在,才选择憎恨天道?”青衣女子目光一闪,意识到那盘石上人话里有话,似乎是因为过去的经历,所以才变成如今这么一个连天道也不放在眼里的存在。

    当然,以盘石上人的秉性,就算过去真的吃过大亏,也根本不可能跟面前的白衣女子或者青衣女子解释。

    是以,听到青衣女子的话盘石上人一脸平静,说道:“就算我过去有什么难言之隐,你以为我会跟你解释吗?”

    听到盘石上人的话,那青衣女子柳眉微挑,后者说的倒也在理,自己和那盘石上人毕竟不对付,后者更是垂涎自己的姿色,这种关系,虽然还不到撕破脸的仇人关系,但如今因为那盘石上人亵渎青衣女子的关系,想要青衣女子以平常心对待那盘石上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那盘石上人当然不可能告诉青衣女子自己过去的事情。

    想到这里,便听到青衣女子目光微微一闪,说道:“很好,既然你不想告诉我,我也没必要再去打听,如今我想你老人家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我们的,而我们也没有兴趣做阁下的炉鼎,既然如此,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不妨大家现在就出手,是死是活早一点见分晓。”

    听到青衣女子的话,盘石上人微微一笑,说道:“老夫也正是这个意思,如今老夫已经没有耐心再和你们谈下去,既然你们不肯答应做老夫的炉鼎,那就不要怪老夫不客气了。”

    言罢,便看到阵阵真气从那盘石上人的体内扩散涌动,化作无边雾气,环绕在其身体周围,让其仿佛是沐浴在仙境之中的仙人,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气质立刻便涌上了那盘石上人的面颊。

    “说实话,老夫还是挺欣赏你们两人的,你们要知道,单说修为的话,你们两人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明知道不是我的对手,居然还敢来挑战我,简直就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盘石上人目光闪烁的说道,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

    这种表情在那盘石上人看来很是正常,但是,落在那青衣女子和白衣女子的眼中,几乎就和嘲讽没有任何区别,是以,看到那盘石上人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之后,二人立刻对视一眼,纷纷从彼此眼中看到了一丝果决。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