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7章 祭炼开始
    “想不到天道宗居然还有五级驱魔师这种存在,我早就听过天道宗的大名,却不想那天道宗的人这次居然会在房山大会上出现,实在让人有点不敢相信。”薛少白呢喃道。

    虽然薛少白很少和中原大地上的驱魔师宗门接触,但是,多少也听说过那天道宗的存在,毕竟也是驱魔师,怎么可能连天道宗的存在也不知道。

    不过,那薛少白却没有想到,天道宗之中居然还有五级驱魔师这种存在。

    要知道,四级驱魔师这种级别的存在,在中原大地上就已经属于凤毛麟角的存在,更何况是五级驱魔师?那更是无法想象的存在。

    想到这里,薛少白也知道,那天道宗既然有五级驱魔师这种存在,其修炼地位在中原大地上绝对是无法想象的,甚至一般驱魔师根本就不敢这种级别的驱魔师宗门,包括薛少白这等胆大包天的人,也绝对不敢去招惹拥有五级驱魔师的宗门。

    胆敢招惹这种宗门,最后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意识到这一点,薛少白忍不住感慨,自己如今还不过只是区区初级驱魔师,想不到那天道宗的长老,居然已经是五级驱魔师这种存在,在后者面前,自己简直就不值一提。

    “算了,访山大会的事情还是等以后再说吧,我们先去猎杀野兽吧。”薛少白沉吟片刻后说道。

    青衣女子和白衣女子对视一眼,旋即点点头,随着薛少白,相继走出了山洞。

    当然,那青衣女子和白衣女子并非是为了猎杀野兽而来,虽然没有和薛少白分开,但是,却根本不打算帮助薛少白。

    离开山洞之后,薛少白便直接放开真气在大山里搜寻了起来,片刻之后,便看到薛少白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目光一动之间,便看到薛少白直接朝大山深处中行去。

    而身后那两个女人虽然跟在薛少白身后,但却根本没有要出手的意思,这两个女人之前已经商量好,薛少白在山中猎杀野兽的同时,这两个女人便在一旁打坐,只要两人没有和薛少白分开,就根本不用担心那盘石上人对几人的威胁。

    而薛少白当然也没有要这两个女人出手的几意思,毕竟只是普通野兽而已,以薛少白的能力,连厉鬼都不在话下,怎么可能连几头野兽也摆不平?

    好歹也是驱魔师,在山中猎杀野兽,简直就是在欺负那些野兽,当然,薛少白如今若是不去猎杀野兽的话,唯有去草菅人命,后者是薛少白绝对不可能去做的事情,是以,除了猎杀野兽之外,薛少白根本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当然,虽然薛少白被迫这么做,但在猎杀那些野兽的时候,薛少白也忍不住感概自己这种行为的残忍,被他猎杀的虽然是野兽,但毕竟也是生命。

    那方易璋之前早就告诉过薛少白,杀生道的修炼有伤天和,且非常残忍,原本薛少白还没有将方易璋的提醒放在心上,但是,此时在真正杀害这些野兽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杀生道的修炼的确是很伤天和。

    上天有好生之德,虽然被他猎杀的都是野兽,但也是一条生命,薛少白无缘无故掠杀这些野兽,实在也是有点残忍。

    然而,薛少白这也是无奈之举,访山大会开始在即,若是自己没有将杀生刃祭炼出来的话,到时候根本不可能在大会上取得名次,而且,那两个女人也告诉薛少白,因为天道宗长老出关这件事,参加这次访山大会的驱魔师比以往的水平更高,在这种情况下,若是薛少白没有技压群雄的修为的话,最后必然不可能在访山大会上掀起什么波浪。

    想到这里,尽管薛少白知道自己如今的行为很是残忍,却也根本无可奈何,目光闪烁之中,便看到薛少白叹了一口气,暗道,要不是为了炼制杀生刃,我也不会到这种鬼地方来猎杀野兽,毕竟我也不可能为了炼制一口杀生刃便滥杀无辜。

    “嗯,大概有二十道杀气了,也不知道这二十道杀气最后能不能凝练出一道杀气。”薛少白目光闪烁的说道。

    那方易璋曾经告诉薛少白,若是要祭炼出杀生刃,仅仅只需要一道杀气便已经足够,不过,方易璋所谓的杀气乃是屠杀凡人的杀气,而薛少白如今炼制的乃是野兽的杀气。

    野兽不比人,原因就在于人有喜怒哀乐,死后的怨气也非常大,而怨气是孕育杀气的原始力量,野兽心智不全,死后留下的怨气非常之少,在这种情况下,很难孕育出一道完整的杀气,而要炼制杀生刃,必须要一道完整的杀气,在这种情况下,若是没有完整的杀气,想要将杀生刃祭炼出来非常困难。

    因为这个原因,所以那薛少白才要斩杀数十头野兽之后再着手炼制杀生刃。

    不过,虽然有了二十几道野兽的杀气在手中,但薛少白却未必可以将杀生刃炼制出来,这一点,薛少白也早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当然,如今还没有开始炼制那杀生刃,一切都还没有结果,那薛少白也不敢肯定这二十几道杀气无法将杀生刃祭炼出来。

    想到这里,薛少白慢慢按捺下自己的心绪,目光一动,便盘膝坐到了地上。

    而后,只见薛少白目光微动之间,真气立刻便从体内扩散出来,嗡的一声,那真气横扫,直接覆盖到了身体周围,而后,又看到薛少白嘴里念念有词,阵阵真气在他身体周围回荡,并且随着那真气的回荡,一道阴冷的威压也从那薛少白的体内绽放出来。

    与此同时,跟随在那薛少白身边的两个女人,在察觉到薛少白体内扩散出来的这道阴冷威压之后,白衣女子目光微微闪烁的说道:“师姐,这家伙修炼的到底是什么驱魔术,真气的威压怎么会如此阴冷?”

    “你之前难道没有看到吗?此人之所以猎杀野兽,是为了凝聚杀气,我可以肯定,此人修炼的必然不是正道驱魔术,否则的话,也不可能用杀气来做文章。”青衣女子目光平静的说道。

    “师姐,这家伙能够克制盘石上人的小天御神光,莫非就是因为此人修炼了这种邪道驱魔术?”白衣女子问道。

    “应该有关系,之前他在和盘石上人交手的时候,我也觉察到了这股阴冷的气息,但是,当时这股气息只是出现了一瞬间,我以为是错觉,根本没有在意,但是,此时这股熟悉的阴冷气息再次从此人体内扩散出来,所以我可以肯定,我之前感受到的那股威压,也是源于此人。”青衣女子说道。

    说到这里,青衣女子又顿了顿,旋即才接着说道:“师妹,其实我也怀疑这家伙能够克制那小天御神光的原因也是因为他体内的这股阴冷之气。”

    “那师姐可知道,此人修炼的是何种功法?”白衣女子皱眉问道。

    青衣女子苦笑道:“我怎能知道此人修炼的是何种功法?不过,照这威压来看,此人修炼的驱魔术绝对是邪道所有,正道驱魔师是绝对不可能修炼这种威压如此阴冷的功法。”

    以那青衣女子的见识,当然不可能知道薛少白究竟修炼了什么驱魔术,仅仅只能猜出一个大概,根本不可能知道,那薛少白修炼的乃是正儿八经杀生道。

    这是以杀气为核心的驱魔术,原本就是传承自域外驱魔师,中原大地上的驱魔师不仅没有见过,甚至连听也没有听过,在这种情况下,那青衣女子怎么可能回答白衣女子的问题?

    是以,听到白衣女子的话,那青衣女子自然只有苦笑着表示自己根本不知道。

    当然,那白衣女子倒也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意思,听到青衣女子的话,白衣女子点点头,说道:“居然连师姐也不知道,看来这家伙的驱魔术应该是一些不出世的老怪传给他的。”

    顿了顿,那白衣女子的目光微微一闪,接着说道:“师姐,此人修炼的毕竟是邪道功法,这件事要不要向天道宗的人禀报,若是天道宗的人知道此人修炼了这种功法,肯定会派人来斩杀此人,而且,一旦我们将这件事禀告给天道宗,到时候,天道宗也必然会有赏赐送过来,对我们来说,这可是一本万利的好买卖啊!”

    青衣女子摇摇头,说道:“师妹,这家伙毕竟救过我们,若是没有此人的话,我们现在说不定已经死在了那盘石上人的手中,既然此人对我们有救命之恩,我们又岂能恩将仇报?”

    这番话让白衣女子的脸色惭愧了几分,诚如那青衣女子所言,若是没有薛少白的话,这两人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在在这种情况下,若是反过头来对付那薛少白,实在是有点太过不讲道义,在江湖上混,靠的就是一个道义,若是不讲道义的话,就算修为在高,也根本是寸步难行。

    是以,那青衣女子很是清楚,既然薛少白对他们有救命之恩,那就算此人修炼了这种邪道驱魔术,从道义上讲,只要不是薛少白主动承认,那他们也就只有帮薛少白隐瞒这个秘密。

    “师姐说的对,是师妹我太小人了,这人毕竟是我们的救命恩人,要是这样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回头让宗门里的师兄弟知道了,也肯定会看不起我们。”白衣女子脸色惭愧的说道。

    青衣女子点头,说道:“你知道这个道理就好。”

    顿了顿,那青衣女子又接着说道:“我们还是去打坐吧,这家伙貌似一时半刻是不会修炼结束了,我们也没有必要陪着他干等下去。”

    白衣女子点头,旋即便跟着青衣女子坐到了一边,盘膝打坐,催动真气慢慢调理起了自己的身体。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