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3章 命不该绝
    然而,让男子失望的是,这番话落到镇魔塔内薛少白的耳朵里,却根本没有阻止住后者想要施展那九幽幻阵的打算。

    而就在男子解释的时候,却看到薛少白体内的元气也已经震动到了极致,在一阵噼里啪啦的乱想之中,便看到一个法阵赫然浮现在了镇魔塔之中。

    看到那法阵浮现出来,男子的眼中立刻便划过了一丝不屑,但是,下一刻,便看到男子眼中的不屑立刻消失,眼中直接出现了一抹震惊。

    只见那法阵在被薛少白凝聚出来之后,整个镇魔塔内的威压为之一震,流动在镇魔塔内的威压在那法阵浮现出来的瞬间,竟然便直接倒卷消失在了镇魔塔之中。

    这一幕,直接便让男子豁然色变。

    要知道,这种情况,即便是当年斩杀那个四级驱魔师的时候,也根本没有发生过,连四级驱魔师也根本无法让那镇魔塔之中的威压倒卷,区区一个初级驱魔师,施展出来的法阵竟然可以让镇魔塔之中的威压倒卷?!

    这一点,简直就让男子无法想象,哪里可能相信,眼前这家伙竟然还有这种本事,连四级驱魔师也无法做到的事情,这区区一个初级驱魔师竟然可以做到,这一点,实在是让男子叹为观止。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的目光里出现了一丝不可置信的神色,似乎根本就不相信那薛少白可以做到这一点一样。

    然而,现在事实就摆在男子眼前,也容不得男子不相信薛少白。

    是以,在看到那薛少白施展出法阵,直接便让自己镇魔塔之中的威压倒卷之后,男子的眼中立刻便出现了一丝复杂的表情,呢喃道:“看来我实在是太小看这家伙了,想不到这家伙竟然还有这种本事,一道法阵竟然就能抵挡我镇魔塔之中的威压,实在让我没有想到,不过,区区一道法阵,想要摆平我的镇魔塔,简直就是痴人说梦,我会让这小子知道那镇魔塔的可怕!”

    说话之间,便看到男子直接催动体内真气,嗡的一声,便看到男子体内的真气倒卷,化作无尽雾气从其身体内钻出来的瞬间,便直接朝镇魔塔席卷过去,而后,雾气涌动,竟然直接便钻入了镇魔塔之中。

    而就在那真气涌入镇魔塔之中的瞬间,便看到镇魔塔突然巨震,无尽的烟霞从镇魔塔上激荡下来,直接弥漫在了附近的虚空之中。

    而就在那烟霞卷动,弥漫到附近虚空的时候,却看到一丝丝怨气开始疯狂朝那镇魔塔席卷过去。

    在看到那怨气朝镇魔塔席卷的时候,男子的脸上突然露出微笑,说道:“嘿嘿,小子,你区区一个初级驱魔师,就算可以抗衡我镇魔塔之中的威压,但是想必你根本就无法抗衡这天地间的怨气,此地乃是杀降坑,这里什么都没有,但怨气你想要多少有多少,你小子和我抗衡,不过就是自取灭亡而已,有这些怨气在我手中,我想杀你小子多少次都可以!”

    那男子似乎根本就不将这杀降坑里的怨气放在眼里,要知道,男子已经被困在杀降坑里上百年时间,修炼的九子连环魔功正是克制那怨气的驱魔术,若不是因为他修炼了九子连环魔功的话,就算身上有长生丹,也不可能在这杀降坑里坚持上百年的时间。

    而因为有了九子连环魔功的存在,那男子根本就不可能将此地的怨气放在眼里,虽然薛少白在他眼里的确要比一般人棘手,但因为九子连环魔功和镇魔塔的存在,男子不相信薛少白还能从自己手心里逃出去,若是这样也可以让薛少白逃出去的话,那自己也就不用在修炼界混下去了。

    毕竟自己是正儿八经的三级驱魔师,而薛少白不过只是区区一个初级驱魔师,区区一个初级驱魔师,怎么可能和自己这个三级驱魔师抗衡,纵然后者能够抗衡自己镇魔塔之中的威压,但那也不过是小手段而已,自己真正的手段还没有施展出来,若是在自己施展出九子连环魔功的情况下,那小子能够低档下来,男子说不定还会佩服薛少白。

    但是,现在的情况根本就不必男子将九子连环魔功施展出来,是以,即便是看到了薛少白在自己镇魔塔之中挣扎,一时间甚至连自己的威压都震飞了出去,但也根本不相信薛少白可以从自己手心里活下去。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目光闪烁之中,再次催动真气,五指虚空一抓,便看到无尽的怨气出现在了男子的手心里。

    这男子不同于薛少白,薛少白因为修炼了杀生道的关系,一旦将怨气收集起来,便可以随心所欲的将怨气炼化掉,但是,男子因为没有修炼过杀生道的关系,纵然是将怨气收集起来,也根本无法将怨气炼化。

    不过,男子倒也根本没有想过要将那怨气炼化,如今反正他对炼化怨气也没有任何兴趣,收集这些怨气到自己手心里也不过就是为了对付薛少白。

    当然,若是这些怨气可以对付薛少白的话,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但是,若是这些怨气根本就无法对付薛少白的话,男子说不得就只有去想其他办法。

    当然,以男子的修为来说,肯定掌握了很多薛少白无法想象的手段,虽然薛少白可以抗衡他的镇魔塔,但不代表他连自己其他手段也可以抗衡。

    是以,在将怨气拍入那镇魔塔之后,男子的脸上又恢复了自信,暗道,我倒要看看,你这家伙怎么在这海量的怨气之中坚持下去,你没有修炼过九子连环魔功,根本无法抵挡这里的怨气,虽然你的法阵很是霸道,但法阵不过就是法阵而已,区区法阵若是也可以和我的九子连环魔功抗衡,那我的这九子连环魔功也就太弱了一点。

    想到这里,那男子慢慢收起了自己心头复杂的念头,目光闪烁之间,又听到男子呢喃道:“嘿,刚才我打了三千道怨气到镇魔塔之中,虽然这怨气的攻击性没有我的九子连环魔功威力可怕,但是,那小子不过只是区区初级驱魔师,怎么可能抵挡那三千道怨气的腐蚀,死在怨气之中,倒也算是便宜这小子了。”

    之前男子在催动真气的时候,便已经打了数千道怨气到镇魔塔之中,虽然男子看到薛少白刻画下来的法阵可以抵挡镇魔塔内的威压,但是,这不代表薛少白的法阵可以抵挡杀降坑里的怨气,这怨气毕竟不是那威压,乃是人死后遗留下来的一种力量,这种力量若是没有高僧来度化的话,只怕千百年也不会消失。

    而这仅仅只是一道怨气,如今杀降坑里数十万道怨气,就算有高僧来度化,也不可能轻易消散,而现在那三千道怨气在钻入镇魔塔之中后,镇魔塔之中的气息立刻便阴寒了几分,使得那镇魔塔之中的薛少白面色立刻便凝重了几分。

    “这混蛋,居然打算用怨气来干掉我!”薛少白目光闪烁的说道。

    要说现在薛少白最怕的是什么力量,自然是这怨气无疑,本来之前那男子还没有出现的时候,薛少白便已经怨气的涌动而伤脑筋,如今被关在这镇魔塔之中,虽然一时间无法从这里逃出去,但在看到镇魔塔之中没有怨气的时候,薛少白的心情也多少好了一点。

    但是,让薛少白万万想不到的是,那男子似乎知道薛少白的弱点,直接便打了数千道怨气到这镇魔塔之中。

    那九幽幻阵之中升起的幻术在震飞了塔内的威压之后,幻术的力量已经非常稀薄,在怨气进入那镇魔塔之后,直接便在幻象之中撕开了一道口子,而后,只见那无尽怨气立刻便涌向薛少白,瞬间便将薛少白包裹在了其中。

    之前在塔外的时候,薛少白便已经领教过那怨气的威力,如今在这塔内再次被那怨气包裹的时候,薛少白的脸色也顿时阴沉到了谷底,他根本不会想到,这镇魔塔居然可以吸收外界的力量,若是早知道这一点,薛少白在施展那九幽幻阵的时候,根本不可能将所有元气都注入到幻阵之中,就算剩下一点元气,也起码可以在这怨气涌入镇魔塔的时候想出应对的办法。

    然而,对现在的薛少白来说,说什么都已经迟了,为了施展九幽幻阵,薛少白已经将所有元气都消耗干净,如今,在真气和元气双双消耗干净的情况下,看到怨气涌入镇魔塔,薛少白的脸色哪里可能好看?

    “妈的,难道我薛少白今天真的要陨落在这里不成?若是早知道这一点,我吃饱了撑的才进这杀降坑!”薛少白一脸蛋疼的说道。

    薛少白毕竟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当然不可能知道自己会在这杀降坑里碰到一个让他觉得如此棘手的人,若是早知道这一点,自己吃饱了撑的也不会走进这杀降坑半步,而就算自己要进去,也肯定要等到那男子离开这杀降坑再说,否则的话,自己和找死又有什么区别?

    想到这里,薛少白无奈的叹了一声,虽然他现在已经在后悔,但此时他毕竟已经进入了杀降坑,就算后悔也根本来不及,在这种情况下,对薛少白来说,再多的后悔也根本于事无补。

    意识到这一点,薛少白虽然心中不甘,但在根本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也只有接受这无奈的命运,慢慢闭上眼睛,暗道自己居然有一天会陨落在这个鬼地方,真的是人算不如天算。

    嗡嗡嗡嗡!

    哪知道,就在薛少白闭上眼睛等死的时候,丹田之中忽然发出了一声嗡鸣,本来已经在等死的薛少白,听到这声音响起的瞬间,眼睛里立刻便涌起了一丝希望。

    “杀生刃!我怎么把杀生刃给忘了?!”薛少白大喜过望,自己居然将丹田内的杀生刃给忘了,如今自己虽然没有真气在体内,但好在有杀生刃在丹田中。

    那杀生刃和自己心神绑定在一起,只要自己一个心念,杀生刃便可以冲出身体,虽然不能催动杀生刃之中的杀气,但起码可以利用那杀生刃来吸收此地的怨气。

    想到这里,薛少白的脸上立刻便出现了一丝大喜过望的神色,暗道,看来我薛少白今天命不该绝啊!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