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0章 各有打算
    这番话让男子直接陷入了沉默,那薛少白提醒的不错,此人根本就不是一般驱魔师,若是将薛少白当成是一般的初级驱魔师的话,最后那家伙说不定还要从自己手中逃走。

    原因很简单,如今男子已经是正儿八经的三级驱魔师,但是,就算是三级驱魔师,施展神通,竟然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干掉薛少白,甚至是将此人困在那镇魔塔之中也根本无济于事。

    这一点,已经非常充分的证明,薛少白绝不可能是一般初级驱魔师,这家伙肯定隐藏着自己根本就不知道的力量,在这种情况下,若是还敢小看此人的话,简直就是找死。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的目光微微变化了一下,眼中多了一分谨慎,虽然明知道那薛少白仅仅只是一个初级驱魔师,但在意识到后者已经掌握了真灵气的情况下,仍旧不敢小看薛少白。

    毕竟是真灵气,就算不给薛少白面子,也起码要给真灵气面子,不然的话,若是最后死在那真灵气之中,岂不就得不偿失了吗?

    想到这里,男子的眼神微微变化了一下,暗道:“虽说这小子只是一个初级驱魔师,但毕竟是有真灵气在手,我若是太小看此人的话,万一在此人手里载跟头那就糟糕了,既然如此,那我不能有丝毫大意,这次出手,一定要全力以赴,将这家伙彻底干掉!”

    说话之间,男子便已经悄然催动了体内真气,而此时男子震动出来的真气微微有些不同,只见那真气竟然化作了黑色,一丝丝暴躁的气息从真气之中激荡出来,使得天地间的威压赫然便提升了好几个程度,嗡嗡声在天地间回荡,阵阵肃杀之气开始在树林之中徘徊,甚至是那镇魔塔之中的薛少白,在这黑气回荡的瞬间,也感受到了从树林之中弥漫出来的肃杀之气。

    在感受到这股气息的一瞬间,那薛少白便已经明白,这男子此时肯定是忍不住了,否则的话,绝对不会在这种关键的时候动手,此人现在动手,肯定是担心自己不是他手中那真灵气的对手。

    其实这一点那男子根本就不用担心,薛少白毕竟修为还太低,就算有真灵气在手,也绝对不可能将真灵气的威力发挥出来,仅仅只能利用手中真灵气来威胁一下男子。

    而且,薛少白这是第一次接触真灵气,那真灵气究竟有什么不凡的地方,薛少白根本不可能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就好比手握宝藏却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去使用的人,对他来说,手中的真灵气似乎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不过,虽然薛少白不能将真灵气的全部威力发挥出来,但留在自己手中,起码可以用真灵气来威胁一下面前的男子,这家伙毕竟也没有接触过真灵气,哪里知道这真灵气有什么玄机?就算自己古龙玄虚,此时男子也根本不可能粪便的出来。

    是以,薛少白知道,自己现在唯一可以做的便是要好生利用手中真灵气去威胁一下面前的男子,让这家伙知道,马王爷是有三只眼的!

    “小子,出来吧,让我看看你的真灵气到底是何等的恐怖!”在催动真气之后,男子的心情也稍微平静了一点,虽然他不将薛少白放在眼里,但是,那真灵气男子却是第一次接触,哪里知道这真灵气是不是真的和传说中的一样恐怖?

    据说,那真灵气乃是天地开辟之时,诞生在天地间的第一缕灵气,有衍化万物的能力,同时,也因为那真灵气本来是天地间第一缕灵气的关系,但凡世间上的东西接触到真灵气都会直接崩溃,被那真灵气彻底瓦解,这便是真灵气的可怕之处。

    那男子虽然说修为远超薛少白,但毕竟是一个肉眼凡胎的大活人,同样是属于万物之一,在这种情况下,在没有接触到真灵气之前,谁也不能保证自己的身体会不会被真灵气外界,若传说是真的,那自己贸然接触真灵气,岂不就是找死吗?

    是以,此时的男子根本就不敢冒冒失失的去接触真灵气,毕竟男子根本就没有活够,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死在那真灵气之中。

    而那男子既然明知道真灵气的可怕,自然不谨慎很多,根本不敢随便就在薛少白面前猖狂。

    不过,这一点薛少白却根本没有看出来,但是,在看到男子此时不肯开口说话的时候,又看到对方直截了当的催动了自己的体内的真气,在这种情况下,薛少白若是还不明白那男子根本不敢贸然出手的话,也就白费了自己在江湖上混迹了这么多年的时间。

    毕竟也在江湖上摸爬滚打了好几年的存在,若是连江湖中人的心思也猜不出来的话,那薛少白也就枉费在江湖上混了这么多年的时间。

    而既然猜到了那男子不敢随便动手之后,薛少白自然也能猜到这家伙为什么不敢随便动手,此人必然是忌惮自己手中的真灵气,不然的话,绝对不可能是现在这番表现,要知道,自己在此人眼中只是区区一个废物而已,以此人的秉性,绝对不可能将一个废物放在眼里,在这种情况下,那男子只怕早就已经动手,根本不可能浪费时间,一直到现在也不肯动手。

    想到这里,那薛少白的目光微微一闪,暗道,既然这人忌惮我手中的真灵气,何不用我手中的真灵气吓吓这小子,看看那小子到底敢不敢和有真灵气的我作对,若是此人有这个胆子的话,我倒要高看此人几人,但是,若是此人根本就没有这个胆子的话,我也根本不必将此人放在眼里。

    真灵气只要没有枯竭,那小子想要摆平我就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意识到这一点,薛少白顿时便微笑了起来,说道:“既然你觉得我根本不是你的对手,为何还不肯动手,难道你要让我亲自出来对付你?”

    “嘿嘿,小子,我根本没有想过要进镇魔塔,这镇魔塔就是拘束你小子的一座牢笼,你若是能从里面走出来的话,那咱们的事情还好说,你若是根本就不能从里面走出来的话,那咱们的事情也就不要再说了。”男子眯着眼睛说道。

    虽然此时的男子已经对薛少白提高了警惕,但是要男子就这样将薛少白放出来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男子已经和薛少白交过手,知道这小子根本不好对付,在这种情况下,若是将此人放出来,简直就是给自己找麻烦,就算此人不能将自己干掉,但要从自己手里逃走,想必不会有任何问题。

    尤其是现在,那小子手中有真灵气!

    这道灵气乃是他天地间第一道灵气,虽然这小子不一定知道那真灵气的威力,甚至有可能连怎么利用真灵气也不知道,但作为一个老前辈,男子在这江湖上已经混了几十上百年时间,真灵气有什么能力他一清二楚。

    一旦一个驱魔师知道如何利用真灵气,且手中有真灵气存在的话,就算不能利用真灵气斩杀超过自己两个境界的驱魔师,但要困住对方可以说轻而易举。

    此时,薛少白和自己相差了两个等级,且手中真灵气正在疯狂涌动,在这种情况下,若是此人利用手中真灵气对付自己的话,只怕自己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那男子怎么可能再将薛少白当成一般驱魔师来看,甚至还要男子进入镇魔塔,那是绝对没有丝毫可能的事情。

    不过,虽然男子不打算进入镇魔塔,也根本不打算将薛少白从镇魔塔之中放出来之后在对付,但是,在听到那薛少白一番嘲笑自己的话之后,男子的心情也难免有几分恶劣,冷哼一声之后说道:“小子,你不要以为躲在镇魔塔之中就没事了,我实话告诉你,留在镇魔塔之中的时间太久,会被镇魔塔里面的法阵直接炼化,如今你在那镇魔塔之中起码已经一个时辰的时间。”

    顿了顿,男子又接着说道:“哼,以你的境界,最多能在镇魔塔之中留两个时辰的时间,如今你已经躲了一个时辰,剩下这一个时辰,如果你还没有离开镇魔塔的话,便会被里面的法阵直接炼化,你小子若是想死的话,就一直躲在里面吧,也懒得我动手干掉你了。”

    听到男子的话,薛少白的脸色顿时便难堪了起来,他怎么可能想到,这镇魔塔居然还有这样的玄机,连留在里面的时间太久也会不得好死,如今自己已经浪费了起码一个时辰,一个时辰的时间就等于是自己的小命已经有一半捏在了那男子的手中,在这种情况下,若是在一个时辰之内,自己还没有离开这镇魔塔的话,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的目光闪烁之中,眼底也划过了一丝焦急的神色,实在没有想到,那镇魔塔居然还有这样的玄机,若是早知道镇魔塔之中有这种玄机的话,薛少白根本不会在这里浪费这么多时间,只怕早就已经在考虑逃出去的办法。

    当然,以这镇魔塔的坚固来看,就算薛少白在被关入镇魔塔的时候就已经洞悉到了这镇魔塔的秘密,也不可能在短时间之内就随便离开镇魔塔,而且,最关键的一点,薛少白体内根本就没有真气,在没有真气的情况下,更加不可能随随便便就离开这座宝塔。

    想到这里,薛少白也明白,就算早知道自己最多在镇魔塔之中留两个时辰的时间,自己也根本没有任何办法逃出这个鬼地方,而且,若不是因为自己在镇魔塔之中停留了这么久的时间也根本不可能得到从杀生刃之中衍化出来的真灵气。

    想到这里,薛少白也不禁感慨,原来所有事情都是有原因的,自己若是不被困在这镇魔塔之中一个多时辰,又怎么可能得到真灵气,若是没有真灵气自己又拿什么来威胁眼前的男子,而自己若是对男子没有任何手段可以威胁,这家伙只怕早就已经打开镇魔塔,将自己直接干掉了。

    此人直到现在也不肯打开镇魔塔,原因很简单,就是担心自己掌握了真灵气之后,他无法抗衡,在这种情况下,才选择留在塔外等到自己冲出这镇魔塔的时候再对付自己。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