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1章 尝试出塔
    然而,此时的薛少白却根本不打算出去,原因很简单,因为此时的薛少白就算离开镇魔塔,也根本没有把握可以对付外面虎视眈眈的男子,在这种情况下,若是自己走出去,极有可能会死在那男子的手中。

    想到这里,薛少白怎么可能随便离开这座塔?

    当然,虽然薛少白现在不可能随便走出镇魔塔,但是,一旦自己收集到了足够多的真灵气,到时候,根本不可能再将那男子放在眼里。

    这真灵气此时正不断从那杀生刃之中涌现,无尽的真灵气在镇魔塔之中飘荡,但这些真灵气刚刚出来片刻便已经被薛少白吞噬到了身体之中。

    那薛少白此时并没有炼化真灵气,毕竟是真灵气,想要炼化非常困难。

    真灵气不是空气,只要吸入了身体就可以加以利用,那真灵气的状态非常稳定,是气体之中稳定性仅次于仙气的存在,就算是吞噬到了身体之中,但想要炼化的话,也起码需要三级驱魔师左右的修为。

    而薛少白现在不过只是初级驱魔师而已,修为相差实在太远,在这种情况下,就算将真灵气吞噬到了身体之中,也根本无法将真灵气炼化。

    而且,就算是三级驱魔师炼化那真灵气,没有个一炷香的时间也无法将一道真灵气炼化,这就是真灵气对境界的要求,只有到了一定境界,再来炼化那真灵气,才有可能让真灵气的炼化变得轻松。

    而薛少白现在明显没有达到炼化真灵气需要的境界,是以,在这种情况下,以薛少白现在的修为就想炼制那真灵气,乃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这一点,其实薛少白也是心知肚明,是以,然将真灵气已经吞噬到了身体之中,但薛少白却根本没有尝试去炼化,只是将真灵气收集起来。

    不过,也是因为薛少白修为太过浅薄的关系,丹田的容量有限,虽然现在那朱倩已经不在薛少白的丹田之中,但他的修为根本不可能将丹田扩充到二级驱魔师的程度,是以,丹田仍旧保持初级驱魔师的容量。

    而初级驱魔师的丹田还太小,若是展开的话,最多也就一间房子的大小,而修为越高,其丹田的容量就越是可怕,一般来说,若是驱魔师可以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五级驱魔师境界的话,丹田一旦展开就起码有一片汪洋大小,而如今丹田容量不过房屋大小的薛少白根本就无法想象丹田达到大海这等大的程度。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的脸色稍微难看了几分,说道:“我的丹田实在太小,根本不可能容纳太多的真灵气,在这种情况下,若是收集的灵气不足以对付那男子的话,到时候必然会死在那男子的手中,那家伙可不像是一个慈悲为怀的人。”

    说实话,此时薛少白的心情多少也有一些忐忑,要知道,此时的他已经没有办法再对付塔外的男子,唯一的依靠就是手中的真灵气,若是那真灵气可以对付男子的话倒还好说,但若是不能对付的话,自己只怕只有死路一条。

    在这种情况下,薛少白自然只有疯狂收集镇魔塔之中的真灵气,希望通过数量压制住树林里的男子。

    当然,对薛少白来说,这个计划似乎很美好,但是,若是他收集的真灵气根本不足以干掉树林之中的男子的话,到时候,他的结果只有死路一条。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的目光微微变化了一下,心道:“要对付这家伙,自己绝对不能太过张扬,一定要低调,这杀降坑里根本就没有我的朋友,一旦我落到这家伙手里,只有死路一条,甚至若是我的真灵气消耗干净的话,也必然只有死路一条,在这种情况下,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尽量多收集一点真灵气。”

    顿了顿,那薛少白又接着想道:“而且,我也不能过度的使用真灵气,不然的话,等到真灵气消耗干净还没有干掉这家伙的话,到时候仍然只有死路一条。”

    意识到这一点,薛少白知道,自己若是想要从那男子手里逃出生天的话,就不能太过张扬,绝对不能因为自己体内有真灵气就不将那男子放在眼里,也绝对不会肆意挥霍自己手中的真灵气,否则的话,自己只怕到时候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的目光闪烁之间,突然手腕一抖,无尽真气立刻便从起体内扩散出来,而后,只见那薛少白目光一动,五指虚空一抓,那悬浮在薛少白头顶上的血红色小剑便自行飞到了薛少白的手心里。

    而后,只见薛少白身体一震,扬起手中杀生刃,催动体内真灵气,直接便是一剑,狠狠朝那镇魔塔劈了过去。

    “怎么,你小子终于是打算出来了吗?嘿嘿,小子,你这么着急出来,是不是害怕被我的镇魔塔直接炼化?”看到薛少白的动作,男子立刻便冷笑了起来。

    虽然男子并没有在镇魔塔之中,但是,他的真气一直环绕在镇魔塔的左右,而且,这镇魔塔本来就是他的法器,被他祭炼了上百年时间,这镇魔塔之中任何变化都不可能逃得过那男子的眼睛,是以,在看到薛少白挥动手中小剑,斩在那镇魔塔上面的时候,男子便已经肯定,这家伙绝对是想要破开镇魔塔,从镇魔塔之中出来和自己过上两招。

    说实话,那男子倒是很期待薛少白能从镇魔塔之中出来,毕竟自己现在已经等得不耐烦,尽管知道薛少白掌握了真灵气不好对付,但也仅限是不好对付而已,若说他一个三级驱魔师连一个初级驱魔师都摆不平的话,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是以,虽然看到薛少白开始攻击镇魔塔,男子非但没有惊讶,反而是有一点期待。

    说到这里,也就不得不说一下男子为何会期待薛少白能离开镇魔塔,其实原因非常简单,这男子早就已经观察过薛少白,知道这家伙现在体内全都是真灵气,而且他看到那真灵气是从薛少白手中小剑之中流出来的。

    那真灵气乃是无数六七级驱魔师也要抢夺的东西,如今出现在他的眼前,以男子的秉性,怎么可能没有想要将真灵*夺到手里的野心,而想要将真灵*夺到手中,唯一的办法就是直接动手干掉薛少白,只有将薛少白干掉,将此人手中的小剑炼化,那真灵气才会属于自己,否则的话,想要得到真灵气,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是以,在看到薛少白准备离开镇魔塔的时候,男子目光闪烁的沉吟,仿佛是看到了自己已经将薛少白手中小剑抢夺到手中的画面,在想想到这幅画面之后,男子的脸色又怎么可能难看?

    而此时的薛少白怎么可能知道那男子心中的念头,同时,男子也根本不知道,薛少白手中的杀生刃乃是神通的一部分而已,根本就不是法器,就算将薛少白干掉,也根本不可能从他手中得到的法器,甚至一旦薛少白有什么三长两短,他体内的杀生刃直接就会崩溃。

    这一点,男子根本不可能知道,毕竟这是他第一次接触薛少白,怎么可能知道那薛少白是因为修炼了杀生道,所以才掌握了杀生刃,若是没有杀生刃的话,此时也根本不可能衍生出真灵气,甚至在进入那镇魔塔之后,也不可能在怨气的腐蚀中活下来。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薛少白修炼了杀生道的关系,而那杀生刃既然是杀生道这道驱魔术的一部分,自然不可能被剥离出来,毕竟杀生刃不是法器,一旦薛少白这个修炼杀生道的主人死掉,那杀生刃自然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最好的结果也是重新变回一节脊骨,根本不可能继续吞噬此地的怨气,甚至是衍化出真灵气。

    当然,那薛少白也根本不可能将这个秘密说出来,毕竟这个秘密牵涉到了他自己的生死,在这种情况下,想要薛少白直接了当的将这个秘密说出来,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再说了,男子本来就是薛少白的仇人,把这个秘密告诉自己的仇人,除非是自己活腻了。

    而此时的薛少白也不知道那男子已经看中了自己手中的杀生刃,若是知道这一点的话,以薛少白的脾气肯定会笑出来,并且有可能还会大笑那男子是在痴人说梦,自己手中的杀生刃乃是神通的一部分,怎么可能被当成法器炼化,若是杀生刃可以被当成法器炼化的话,那杀生道修炼出来的杀气只怕早就已经在驱魔师的世界泛滥了。

    毕竟那杀生刃可以炼化,肯定会有无数心怀不轨的驱魔师出*夺杀生刃,在这种情况下,杀生刃必然会流传开来,而如今江湖上根本就没有杀生刃的流传,甚至连杀生道的存在地球上的驱魔师也根本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便证明根本不可能将杀生刃当成是法器炼化。

    而薛少白既然在不知道那男子已经对自己的杀生刃有了兴趣的情况下,催动杀生刃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留手,将杀生刃的威力尽数展现在了男子的面前,手腕抖动之间,便看到那薛少白手中的杀生刃绽放出层层叠叠的杀气,弥漫在其身体周围,使得那镇魔塔之中的温度骤然下降,仿佛是进入了严冬,层层寒霜开始在镇魔塔之中弥漫,瞬息之间便看到那严霜尽然已经覆盖了镇魔塔的内部空间。

    这种反常的变化让男子的眉头微微皱了皱,似乎根本没有想到,薛少白手中的杀生刃竟然有如此威力。

    以男子的见识自然看出了薛少白绽放出来的红色雾气乃是正儿八经的杀气,而男子也并非没有接触过杀气,在接触过杀气的情况下,男子对杀气的威力多少也有一些了解。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