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2章 隐患
    “想不到这家伙修炼的杀气竟然如此精纯,这等精纯的杀气,我至今还是第一次看到,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会有这等精纯的杀气?”男子呢喃。

    虽然男子接触修炼杀气的驱魔师不是很多,但凭借自己深厚的见识,多少也知道杀气之间的区别,同时,对于杀气的威力多少也清楚一点,在这种情况下,自然能一眼看穿那薛少白从体内涌动出来的杀气并非是一般的杀气。

    同时,最让男子惊讶的是,这小子祭炼了如此之多的杀气,气质上却没有丝毫变化。

    一般来说,修炼杀气的驱魔师因为常年就浸淫在杀气之中,所以气质会慢慢被杀气所熏陶,变成一个极端幽怨的人,且脸色看起来也会变得很是凶残。

    然而,薛少白的身体上却根本没有这些变化,哪怕是现在此人已经催动了杀气,气质也没有发生任何变化,这种情况下,简直就是反常,即便是以男子的见识也根本没有接触过薛少白这等奇怪的存在。

    “这家伙到底是用什么东西掩盖自己身上的杀气的?一般来说,修炼杀气的驱魔师就算没有催动杀气,也会有杀机从其身体之中绽放出来,然而,眼前这人看起来却没有任何变化,这人是怎么做到将杀气完全掩藏起来的?这种手段,多少达到我这等境界的驱魔师也根本无法坐到,这家伙不过只是初级驱魔师而已,竟然可以做到这一点,简直就让人不可思议。”男子目光闪烁的说道。

    以男子的阅历,自然是接触过薛少白这样的存在,不过,他接触的那些修炼杀气的驱魔师一眼就可以看出这些人身上有玄机,甚至一旦交手,就可以看到此人是修炼了杀气的存在。

    然而,在面对薛少白的时候,直到薛少白将体内的杀气催动,那男子才意外的发现了这一点。

    这种情况简直就不正常,按照常理,即便那薛少白没有催动杀气,因为受到杀气熏陶的关系,气质也会发生很大变化,然而,此时的薛少白看起来很是正常,在这种情况下,难免让男子有些困惑,甚至在一开始的时候,也根本没有察觉出薛少白原来是修炼了杀气的驱魔师。

    当然,最让男子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薛少白在催动那杀气之后,竟然直接便让镇魔塔之中覆盖了一层寒霜,这种现象,已经非常充分的说明,薛少白手中的杀气威力根本无法想象,以自己现在的修为甚至根本就无法对抗。

    而且,这家伙手中还有真灵气,有杀气和真灵气这两种力量在手中,可以肯定的说,那薛少白一旦动手,以自己三级驱魔师的修为,即便可以干掉对方,也必然会耗费很大的手脚。

    想到这里,男子的面色自然是有些难堪。

    好在仗着自己手中的九子连环魔功,那男子倒也没有冒出不是薛少白对手的念头,而且,最关键的一点是,男子如今已经是正儿八经的三级驱魔师,体内真气充沛,在这杀降坑里隐藏了数十年时间,对杀降坑的环境也是熟悉的不能在熟悉,在这种情况下,和薛少白交手,后者想要在他手中吃到甜头根本没有丝毫可能。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的神色稍微镇定了几分,目光闪烁的盯着镇魔塔,说道:“小子,我知道你是修炼杀气的驱魔师,你这种身份,一旦被天道宗的人知道了,你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薛少白微笑道:“嘿嘿,我当然知道自己的身份不能天道宗的人知道。”顿了顿,薛少白又接着说:“让你失望的是,如今天道宗根本就不知道我的存在,也不知道我是修炼杀气的驱魔师,若是知道这一点的话,我又怎么可能安然无恙的站在你面前。”

    “至于你想要我出来,你放心,我马上就从这破镇魔塔之中出来,如今我已经掌握了真灵气,哪怕你的修为远超于我,但想要轻而易举干掉我也是没有任何可能的事情,我想这一点,你也已经看出来了是不是?”薛少白目光闪烁的说道。

    听到薛少白的话,男子微微一笑,说道:“我已经等的很不耐烦了,你小子若是有种的话,最好现在就出来,不然的话,你小子直接就会被镇魔塔炼化。”

    实际上,这男子其实并不想薛少白从镇魔塔之中冲出来,此人毕竟掌握了真灵气和杀气,有这两种力量在他手中想要对付这家伙很是困难,而且,若是那小子被困在镇魔塔之中的话,只要再等片刻,这小子必然被镇魔塔炼化,到时候,自己根本不用动手就可以轻松干掉这家伙。

    不过,在见识到了薛少白手中的杀生刃之后,那男子心中立刻便升起了一丝贪念,在想要得到那杀生刃的情况下,男子自然是想薛少白离开这镇魔塔。

    而现在男子之所以将困在镇魔塔之中,其实原因非常简单,正是因为看到薛少白连真灵气都已经掌握,在不想自己大费周章一番才能对付那薛少白的情况下,自然是希望借用镇魔塔来削弱薛少白,一旦薛少白的实力被削弱,到时候,就算这家伙从镇魔塔之中出来,自己也可以轻松将此人干掉。

    而这一点,薛少白当然不可能知道,毕竟他不是男子肚子里的蛔虫,怎么可能知道男子是打算利用镇魔塔来削弱自己?

    看到男子好整以暇的等在树林之中,薛少白目光变化之间,没有任何犹豫,数十道杀气再次被他拍了出来。

    只听嗡的一声,镇魔塔之中的寒气猛然提升了好几个档次,瞬间便让那镇魔塔之中的气温仿佛是回到了寒冬,当然,此时因为有真灵气御体的薛少白根本就不用担心这股寒气。

    而在那寒气升腾起来的时候,却看到整个镇魔塔之中浮现出层层叠叠的波纹。

    这波纹实际上便是流动在那镇魔塔之中的能量,此时在杀气涌动,寒气弥漫的情况下,那能量直接从虚空之中浮现了出来,使得薛少白的脸色也稍微凝重了几分。

    此时镇魔塔之中的波纹层层叠叠,形成了恍如墙壁一般的光幕,这种情况如同是在污水之中,使得薛少白根本就无法辨别出自己的方向,甚至该何去何从那薛少白也一无所知。

    不过,薛少白知道,这一刻看到的画面只是幻象而已,即便这光幕是镇魔塔之中流动的能量,但是,要知道那能量本身就是空虚而没有实质的,此时镇魔塔之中的能量浮现出来,乃是因为受到了薛少白体内绽放出的杀气的影响,若不是因为薛少白催动了体内杀气的话,那能量也绝对不会从镇魔塔之中浮现出来。

    “想不到这镇魔塔之中的能量居然如此浓郁,难怪可以炼化一个驱魔师的肉身,这等强大的能量,就算是三级驱魔师被困在这里,假以时日身体也必然会被炼化,更何况我只是区区一个初级驱魔师,只怕以我当初的真气来说,连两个时辰都不用就可以将我的身体炼化了。”薛少白呢喃。

    顿了顿,只听那薛少白又接着说道:“好在现在我的真气在真灵气的帮助下已经恢复了过来,且我手中还掌握了真灵气这种力量,有真灵气在我手中,就算这能量再强大一百倍,也根本不可能将我炼化。”

    薛少白可以肯定,以如今那镇魔塔之中的能量来说,想要干掉自己这个有真灵气在体内的驱魔师来说,没有丝毫可能,毕竟自己的真灵气不是什么虚假的力量,那是仅次于仙气的力量,一旦自己的身体感受到了威胁,真灵气自动就会浮现出来,到时候,直接便会激昂弥漫到自己身上的镇魔塔力量震开。

    而且,此时那镇魔塔之中的力量在接触到自己的身体之后,的确是被体内的真令其直接震开,在看到这一幕哈面之后,薛少白用脚趾头也能想到,在自己有真灵气的情况下,这镇魔塔根本就无法威胁到自己,别说两个时辰,就算是二十个时辰,镇魔塔也根本不可能伤害到自己。

    当然,这只是针对他来说,若是换做别的人,一旦被镇魔塔吞噬,没有及时从镇魔塔之中逃出来的话,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薛少白的眉头忽然皱了皱,心念一动之间,想道:“自己如今虽然有真灵气不用担心这镇魔塔之中的能量,但是,自己之前在被关入镇魔塔的时候,体内根本没有真灵气,在这种情况下,镇魔塔之中的能量肯定已经涌入自己的经脉之中,如此一来,若是被那镇魔塔之中的能量在我身体里留下了什么隐患的话,这又该如何是好?”

    这个问题也是薛少白忽然才想到的问题,自己被关入镇魔塔的时候,体内根本就没有真灵气,在这种情况下,那镇魔塔之中的能量不可能不钻入自己的身体。

    而一旦被这股力量侵入了身体,自己的身体难免要被那镇魔塔之中的能量腐蚀,想到这里,薛少白的心情自然是有一些沉重,心道,自己必须要尽快将体内的能量逼出来,不然的话,就算我离开了这镇魔塔,将来残留在我体内的镇魔塔能量,也必然会对我的修行造成影响,到时候再来后悔的话,一切都迟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