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3章 准备离开
    想到这里,薛少白也已经意识到,自己现在最重要的是先将镇魔塔侵入自己身体的力量逼出来,不然的话,只怕自己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而后,便看到薛少白脸色一正,体内真气直接催动,嗡的一声,便看到环绕在他身体周围的真灵气开始震动,而后,那真灵气仿佛是被薛少白的身体吸引,在后者刚刚催动真气的瞬间,便看到真灵气直接钻入了薛少白的身体,瞬间便钻入了他的经脉。

    紧接着,一股犹如被火烧的感觉立刻从薛少白的身体之中激荡了起来,那薛少白很清楚,自己体内的经脉实际上根本就无法承受真灵气的涌动,自己毕竟只是一个初级驱魔师,经脉还没有经过磨炼,而真灵气又是仅次于仙气的一种存在,一旦进入自己的经脉,若是不给自己经脉压力的话,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而事实也正如薛少白的猜测,真灵气在进入经脉之后,立刻便在自己身体之中掀起了一种被火烧的感觉,这种感觉让薛少白的脸色微微苍白了几分,但好在那薛少白修炼至今,吃过的苦头不计其数,虽然这火烧的感觉让自己的经脉很是难受,但这点痛楚以薛少白的忍耐力不可能不能承受。

    是以,在感受到体内经脉之中传出来的火烧火燎的痛苦之后,薛少白的目光微微变化了一下,眼中虽然有几分痛苦,但心里却非常清楚,自己经脉中的剧痛乃是因为真灵气钻入身体的关系。

    而在真灵气进入身体之后,体内涌动的镇魔塔能量便仿佛是遇到了天敌一般,在经脉之中疯狂收缩,根本就不是那真灵气的对手,在真灵气激荡过去之后,那镇魔塔之中的能量便已经崩溃的干干净净,丝毫也无法在那真灵气面前坚持。

    这真灵气毕竟是仅次于仙气的力量,那镇魔塔虽然是法器,但也仅仅只是排名前五十的法器而已,即便可以炼化一个三级驱魔师,但也不可能将真灵气也炼化。

    若是那真灵气被区区镇魔塔能量炼化的话,这真灵气也就不会成为让人谈之色变的一种力量了。

    “这真灵气果然是霸道,体内的镇魔塔能量根本就无法抵挡那真灵气的可怕,真气横扫之间,体内的镇魔塔能量就彻底崩溃的干净,若是用这股力量来对付那男子的话,也不知道这家伙能不能抵挡。”薛少白暗暗想到。

    说实话,虽然已经意识到了真灵气的不凡,但是,直接这一刻看到真灵气的威力之后,那薛少白才知道这真灵气的是何等霸道。

    镇魔塔毕竟也是在法器榜上榜上有名的法器,涌动在其中的能量足以炼化任何一个三级驱魔师,其威力之强,是现在的薛少白根本就无法想象的事情。

    然而,直到此时看到那镇魔塔的能量在真灵气之下直接崩溃的时候,薛少白才意识到自己是何等的肤浅,那真灵气的确是可怕,但要和眼前的镇魔塔能量相比,根本就不可能相提并论,真灵气的威力竟然在某种程度上完全超越了那镇魔塔的能量,镇魔塔的能量在那真灵气之前竟然连丝毫抵抗的能力也没有。

    看到真灵气能发挥出如此可怕的威力之后,薛少白在对付那男子的时候,把握自然也就更大了一点。

    想不到这真灵气竟然如此恐怖,之前我催动的真灵气不过是那杀生刃之中释放出来的十分之一的量,十分之一的量变可以发挥出这等威力,若是将真灵气全部催动的话,要破开这镇魔塔可以说轻而易举。

    想到这里,那薛少白对离开镇魔塔这件事自然是更有信心。

    当然,就算不催动真灵气,此时已经恢复了自己体内真气的薛少白,想要离开这镇魔塔也是轻而易举,要知道,此时的薛少白已经恢复了真气,要驾驭体内的杀气可以说易如反掌,而杀生道的杀气其威力之可怕,也是不下那真灵气的一种力量。

    当日在云贵大山里,薛少白靠着自己手中还未完全成型的杀气就压制住了盘石上人的小天御神光,那小天御神光的防御力何等之强?连小天御神光也根本不是杀生道杀气的对手,更何况是男子手中的镇魔塔?

    这镇魔塔虽然是榜上有名的法器,但平心而论,想要媲美小天御神光也是不现实的事情,这一点,薛少白完全可以肯定,是以,在想到那杀气连小天御神光也可以压制之后,再看眼前的镇魔塔,薛少白自然不会将镇魔塔放在眼里。

    自己的杀生道杀气连盘石上人的小天御神光都可以压制,又岂会连这镇魔塔也无法压制?是以,在有了和小天御神光交手的经验之后,薛少白在面对那镇魔塔的时候,心中的把握自然也就更大。

    “外面那家伙肯定还不知道我的真灵气可以压制镇魔塔的能量,既然那家伙不知道,我也不用着急在这人面前显露出这一点,不然的话,若是被此人防备的话,知道我的真灵气不好对付那可就糟糕了。”薛少白目光闪烁的沉吟。

    他并非是一个分不清轻重的人,很清楚,自己现在绝对不能将真灵气的威力在那男子面前显露,毕竟现在自己就被困在镇魔塔之中,若是自己的真灵气威力被镇魔塔外面的男子看到的话,这家伙对真灵气必然就会有所提防,到时候,自己想要利用真灵气杀那家伙一个措手不及的计划根本就不可能实现。

    薛少白又不是白痴,知道那树林里的男子乃是三级驱魔师,自己不过初级驱魔师而已,就算有杀气和真灵气在手,若是可以不大意的话,也尽量不要大意,不然的话,最后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的目光微微闪烁了起来,接着呢喃道:“不过,计算我不显露出真灵气的威力,单单只是那杀气,也足够树林里的那家伙喝上一壶了。”

    随后,薛少白的目光落到了杀生刃之上,那杀生刃在吞噬了上万道怨气之后,直接便将怨气化作了真灵气,这个情况薛少白之前根本就没有想到,此时在意识到那杀生刃可以将怨气转化成真灵气之后,薛少白眼神也微微亮了几分。

    这杀生刃既然可以转化怨气,那杀降坑之中的怨气是何等之多?之前杀生刃不过只是吞噬了一万多道怨气就可以衍化出真灵气,若是将这四十万道怨气都吞噬的话,也不知道会转化出多少真灵气。

    而自己若是将这些真灵气全部炼化的话,自己想要将修为提升到二级驱魔师境界简直可以说轻而易举,甚至一旦将这些真灵气掌握到手里,到时候在访山大会上,薛少白想要为自己博取名次可以说也是轻而易举。

    是以,在想到那杀生刃可以转化怨气之后,薛少白眼中也多少了几分激动,暗道:“嘿嘿,若是我能将这四十多万道怨气转化出来的真灵气全部炼化的话,也不知道我的修为究竟会提升到何等境界。”

    此时的薛少白要说对此地的怨气没有任何想法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本来他进入杀降坑就是想要提高自己的实力,如今既然有了提高自己实力的办法,以他的性格,怎么可能放弃?

    当然,薛少白虽然想要提高自己的实力,但是,他同样也知道,摆在自己面前的男子是根本无法逾越的障碍,若是这个家伙不除掉的话,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安心去吞噬怨气,毕竟这家伙想要自己的小命,想要用自己的小命来修炼驱魔术。

    在这种情况下,若是此人不将自己干掉的话,在自己吞噬怨气的时候,那家伙毕竟会趁机偷袭自己,是以,若是薛少白不干掉此人,提前将这个隐患扼杀在摇篮之中的话,到时候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想到这里,薛少白的目光便微微闪烁了起来,暗道:“虽然自己现在掌握了真灵气,但是要干掉这家伙想必也没有那么简单,不然的话,这家伙也不会在这杀降坑里隐藏上百年时间了。”

    “百年以来,进入这杀降坑的驱魔师肯定不止自己一个,但是,如今杀降坑里只有我一个人的存在,这一点,说明那些进入这里的驱魔师,要么是死在了怨气之中,要么便是死在了这家伙手中,据我来看,很有可能是死在此人手中,而此人既然干掉了如此之多的驱魔师,想必其修为也是非常的可怕,若是太小看此人的话,只怕自己连怎么死的也根本不知道。”薛少白呢喃道。

    已经算是老江湖的薛少白不可能看不出那男子留在杀降坑数十年时间也安然无恙的原因,而自看出这一点之后,薛少白也意识到,在面对此人的时候,自己绝对不能大意,不然的话,只怕自己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薛少白目光再次一闪,又接着想到:“算了,如今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什么事情都等离开这里之后再来说,如今还没有离开镇魔塔,就算那树林里的修为通天彻地,议论一阵也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意识到这一点,那薛少白也不愿再浪费时间,手腕一抖,便看到体内的真气直接涌出,而后,只见薛少白手腕一抖,那飞舞在薛少白面前的杀生刃便直接落到了薛少白的手心里,随后,又看到薛少白的体内真气一震,杀生刃立刻便停止继续涌出真灵气,慢慢化作了一口平平无奇的小剑,躺在了薛少白的手心里。

    做完这一切,薛少白的目光才落到镇魔塔之中。

    此时,因为薛少白催动杀气的关系,那杀气在涌动之间,升腾起来的寒气已经弥漫到了镇魔塔的每一处空间,使得这镇魔塔已经变的冰天雪地,所有裸露在外的地方全都已经被严霜覆盖。

    而且,包括那涌动在镇魔塔之中的灰色光幕,也因为杀气的涌动而收缩到了塔顶,再也没有激荡到了塔底的位置。

    看到这一幕,薛少白猜测那镇魔塔的能量很有可能是受到了杀气的影响,被寒气逼到了塔顶的位置,不然的话,那灰色光幕绝对不会就这么无缘无故的升到塔顶的位置。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