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4章 你才是恩人
    当然,最让薛少白觉得不可思议的根本不是那镇魔塔的变化,这镇魔塔现在的变化虽然让薛少白吃了一惊,不过,对薛少白来说,这并非是不能预见的事情,那杀气的威力薛少白心里很是清楚。

    之前在利用那真灵气炼化体内镇魔塔能量的时候,薛少白便怀疑杀气根本就无法和镇魔塔之中的能量抗衡,哪知道,自己在将体内的镇魔塔能量炼化之后,睁开眼睛一眼,果然看到那杀气将镇魔塔之中的能量压制到塔顶的一幕。

    如今,这镇魔塔之中的能量既然已经收敛,薛少白想要催动真气离开这个地方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那镇魔塔之所以可以困住薛少白,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弥漫在镇魔塔之中的能量,如今,这股力量既然已经收敛起来,根本无法再将自己压制薛少白的威力展现出来,在这种情况下,薛少白想要破开镇魔塔,自然是轻而易举。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直接动手,体内真气震动,便看到手心里的杀生刃突然颤动,随后嗡的一声,便看到那杀生刃飞起,无尽杀气从杀生刃之中扩散出去,涌动在镇魔塔之中,如同浓雾一般,一时间根本就无法消散。

    而后,又看到薛少白掐动指诀,浓雾颤动之余,赫然收缩到一起,在薛少白的眼中赫然收缩到一起,紧接着,那红雾卷动,轰的一声,直接轰在了镇魔塔之上。

    这镇魔塔的坚固根本无法想象,在那男子手中数十年时间,被困在其中的三级驱魔师也不计其数,甚至至死也没有撼动过那镇魔塔的驱魔师也根本无法统计。

    然而,等到此时薛少白催动真气,将所有杀气都凝聚到一起,轰击那镇魔塔的时候,却看到镇魔塔的内壁忽然颤动,咔咔声在镇魔塔之中掀起,无尽的镇魔塔能量卷动。

    如同是镜面一般,只见那镇魔塔的内壁在薛少白的眼中直接裂开了无数的口子,片刻之间,那裂口扩大,整座镇魔塔,便在薛少白的眼中轰然崩溃,猛然之间便破碎开来。

    这一幕,直接让树林里的男子瞪大了眼睛,在看到薛少白掌握了真灵气之后,男子心中其实已经有了觉悟,他知道,以薛少白的手段,根本就不可能将其控制在镇魔塔之中。

    不过,男子根本就没有想到,薛少白破开那镇魔塔的手段居然如此粗暴,手腕一抖,无尽杀气涌现在他手心,而后,只见此人直接一掌,便看到那镇魔*溃,这一点,在男子看来是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

    然而,这一刻的事实就摆在男子的眼前,也由不得男子不相信那薛少白这种让人望而生畏的手段。

    “这家伙到底是不是初级驱魔师,区区初级驱魔师破开我的镇魔塔就已经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了,如今这家伙更是用如此粗暴的手段便破开了镇魔塔,这等手段,我以前根本就无法想象,而且,施展出这种手段的人不过只是区区一个初级驱魔师而已,区区初级驱魔师,也能有这等手段,简直就让人不敢相信。”男子目光闪烁的说道,哪里会想到,薛少白的手段居然如此简单,居然只是利用了自己的杀气就已经破开了镇魔塔。

    男子知道,薛少白手中的杀气绝对不能小看,不然的话,自己最后怎么死的可能也不知道,但是,男子绝对不会想到,那薛少白手中的杀气居然恐怖到了这等程度,一掌拍出,不过只是凝聚了数百道杀气而已,区区数百道杀气便可以破开自己的镇魔塔,这简直就让人不敢相信。

    这家伙还是初级驱魔师吗?!

    这家伙不会是冒充的吧?

    麻痹的,原来这家伙一直在扮猪吃虎,明明有远超初级驱魔师的修为,竟然只跟老子显露初级驱魔师的修为,实在是不给老子面前,在我这个三级驱魔师面前隐藏实力,哼,简直就是在小看老子,小子,既然你敢小看老子,那老子宰了你也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了!男子暗暗想到。

    在见识到了薛少白手中那杀气的不凡之后,男子已经在猜测,那薛少白极有可能是在扮猪吃虎,不然的话,是绝对不可能有这种手段,居然轻而易举就破开了自己的镇魔塔,这简直就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而薛少白能做到这一点,肯定是此人扮猪吃虎的结果,明明有远超初级驱魔师的实力,却给人一种自己只有初级驱魔师修为的错觉,这种做法说严重一点,简直是在小看他这个三级驱魔师,不然的话,是绝对不可能只是显露出初级驱魔师的修为,必然会将自己真正的修为显示出来。

    另外,让那男子提心吊胆的是,这家伙若是真的在扮猪吃虎,那此人是怎么在自己面前隐藏修为的?

    要知道,自己是正儿八经的三级驱魔师,只要这家伙的修为没有自己高的话,想要在自己面前隐藏修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然而,这家伙如今却成功的在自己面前将修为隐藏了起来,这一点,证明那家伙必然不是自己看到的这么简单,此人,说不定还真在自己面前隐藏了修为。

    若是这个猜测是真相的话,那家伙自己就绝对不能小看,虽然之前的交手差点已经干掉了这家伙,但毕竟还没有真的将此人干掉,只要没有将此人干掉,那一切都是未知之数。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的脸色多少谨慎了一点,暗道:“看来这家伙身上比我想象的要更深不可测,要是我有丝毫大意的话,被此人干掉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不到你这小子居然能破开我的镇魔塔,哼,不知道多少驱魔师,一旦被我的镇魔塔收入到其中之后就再也无法从里面出来,你这小子居然可以从里面走出来,简直就让人不敢相信。”男子目光闪烁的说道。

    既然已经意识到了薛少白身上有玄机,那男子当然不可能随便就冲出去对付薛少白,毕竟若是自己随便就冲出去的话,栽在了薛少白的手中,可是连丝毫反悔以及后悔的机会也没有。

    听到男子的话,薛少白微微一笑,说道:“哼,以前没有人可以破开你的镇魔塔,那是因为你碰到的都是废物而已。”

    “这么说,你不是废物?”男子似笑非笑的说道。

    薛少白很轻松就可以听出这男子这番话里的调侃意味,此人必然是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否则的话,是绝对不可能用这种口气和自己说话的。

    而薛少白倒也理解那男子为什么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其实,换做自己是男子的话,也不可能将自己放在眼里,自己不过只是初级驱魔师而已,怎么可能被人放在眼里?若是一个三级驱魔师将一个初级驱魔师也放在眼里的话,只能证明那三级驱魔师是一个废物而已,是以,为了自己的面子,就算那男子已经开始在忌惮薛少白,也绝对不会直截了当承认那薛少白对自己的震撼。

    “其实我很理解你现在的心情,本来因为我这个初级驱魔师你是吃定了的,谁知道我这个初级驱魔师的表现让你大跌眼镜,让你根本就没有想到,我这个初级驱魔师根本就不是你能小看的对象,若是小看我的话,你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薛少白微笑着说道。

    “但是,你身为一个三级驱魔师,若是让人知道你居然会被一个初级驱魔师吓到,若是这件事传出去的话,你在江湖上的面子肯定会受损,为了自己的面子,你宁可撒谎,也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早就已经开始忌惮我的事实。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薛少白目光闪烁的说道。

    好歹也时有胆子进入杀降坑的存在,若说那薛少白没有一点眼光的话,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而在看到那男子的种种表现之后,薛少白已经知道,自己绝对没有猜错,那男子只是嘴上不肯承认他忌惮自己而已。

    不然的话,只怕在自己刚刚从镇魔塔之中冲出来之后,那男子就已经扑了上来,这人一直没有扑上来并非是因为他想要等自己准备充分之后再动手,而是不敢随便动手,担心阴沟里帆船。

    意识到这一点,便看到薛少白的目光微微闪烁起来,暗道:“看来我之前在镇魔塔之中的一番表现已经引起了此人的重视,这家伙必然已经不敢再小看自己。”

    想到这里,薛少白的眼中赫然便的多出了一丝微笑,接着想道:“嘿嘿,我如今能有这种造化,其实也要拜托你这个家伙,若不是你将我困在那镇魔塔之中,想要用怨气来干掉我,杀生刃又怎么可能突然发生变异,变得可以将怨气转化成真灵气?若是没有真灵气在手,我又怎么可能恢复自己的真气,以真气驾驭杀气冲破镇魔塔对我的束缚?”

    顿了顿,那薛少白的眼中也出现了一丝笑意,接着想道:“所以说,我能有现在的变化,也都是因为你这家伙,你这家伙以为怨气可以干掉我,却不知道,你打入那镇魔塔的怨气,正好是成全了我,嘿嘿,简直让人不敢想象。”

    薛少白心里很清楚,若说自己掌握真灵气这件事要感谢谁的话,绝对是眼前的男子无疑,毕竟若不是此人的话,自己根本不可能掌握真灵气,也绝对不会发现那杀生刃又能够转化出真灵气的能力。

    正是因为那男子贪心,想要用怨气干掉自己,所以才成就了自己,不然的话,自己只怕连怎么死的也根本不知道。

    想到这里,薛少白立刻便微笑道:“混蛋,你知道我现在最想感谢的人是谁吗?我想你肯定猜不到,我最想感谢的人就是你,若不是你想要杀我的话,也不会让我绝处逢生,我能有现在的成就,说实话,完全都是你的功劳。”

    顿了顿,薛少白接着说道:“你现在要是能退走,不再找我麻烦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但是,你若是不长眼,想要和我抗衡到底的话,我让你连鬼都做不成!”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