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7章 第二张脸
    当然,这也是薛少白被逼到绝路之后从心里冒出来的念头,说实话,若是这杀生人当真是法器的话,薛少白肯定不可能将这法器暴露出来。

    毕竟,这等能够演化出真灵气的法器,简直就和正儿八经的神器没有任何区别,这种级别的法器,一旦消息走漏出去,到时候,必然是群雄来抢夺的画面,薛少白如今是什么修为?不过只是区区一个初级驱魔师而已,区区初级驱魔师,怎么可能抵挡四方驱魔师?

    这些驱魔师若是出现在自己面前,自己就算乖乖将手中的法器交出去,也必然免不了一死,原因很简单,那薛少白手中的杀生刃若是法器的话,薛少白必然要和那杀生刃滴血认主,而一旦法器被滴血认主,残留在法器之中的神念没有被抹除干净的话,就算修为远超法器原来持有者,也绝对不可能再对法器认主。

    是以,虽然得到了那杀生刃之后,薛少白已经失去了全部的威胁,但是,为了能够认主成功,薛少白的小命绝对不可能被这些驱魔师留下,这件事,只要薛少白不是白痴,就不可能不知道。

    是以,对此时的薛少白来说,手中的杀生刃不是法器的话,那还好一点,但若是法器的话,就算是逆天级别的神器,对自己来说也没有任何好处,正所谓碧玉无罪怀璧有罪,薛少白若是连这个简单道理都不懂的话,修炼这么多年对他来说,简直就没有任何意义。

    而薛少白其实很早便已经明白这句话的道理,是以,他非常清楚,不管这杀生刃的能力有多么逆天,也不管这杀生刃究竟是神通还是法器,杀生刃在自己手中的消息绝对不能走漏出去,不然的话,到时候,麻烦的肯定是自己。

    好在自己现在涉世未深,才不过刚刚进入修炼界,底子还非常干净,在这种情况下,天下的驱魔师很少有知道自己来历的,而在不知道自己来历的情况下,更加不可能知道自己手中杀生刃的秘密。

    这道理,那薛少白很清楚,而且,也是因为自己涉世未深的关系,除了眼前的男子之外,也没有其他人知道自己手中有杀生刃这个秘密。

    或许那杀降坑外的两个女人知道,但是,那两个女人知道只是知道自己手中的杀生刃威力不凡,但却根本不知道这杀生刃可以衍化出真灵气,若是那两个女人当真知道这一点的话,只怕早就已经从自己手中将杀生刃抢走了。

    虽然他们两人和自己是合作关系,但是,在这个世界上,合作关系是最经不起试探的一种关系,哪怕是夫妻,也是大难临头各自飞,更何况只是利益上的合作?那薛少白和这两个女人没有丝毫感情基础,想要那两个女人为薛少白牺牲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而这两个女人既然和薛少白的关系还没有达到如胶似漆的程度,想要这两个女人放弃薛少白手中的杀生刃,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过河拆桥,同床异梦这种事薛少白看的实在太多太多,他非常清楚,就自己现在和那两个女人的关系,若是不被两女卖了的话,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里,薛少白也不禁感慨了一声,幸亏之前在杀降坑外面的时候,那杀生刃还没有展现出如此逆天的能力,若是一早就展现出可以衍化真灵气的能力,只怕我根本就进不了杀降坑,在外面就要被人干掉。

    而现在既然已经进入了这里,只要杀掉眼前这男子,那杀生刃的秘密就可以永远掩盖起来,自己手中杀生刃可以演化出真灵气这一点就不会有任何一个外人知道,到时候,就算自己将杀生刃握在手中,想必也不会有人对这杀生刃有任何兴趣。

    这杀生刃从外表来看,几乎就和普通兵刃没有区别,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会有驱魔师对薛少白手中的杀生刃感兴趣?

    当然,那薛少白虽然知道只要除掉眼前的男子,那杀生刃能衍化出真灵气的秘密多少就能掩盖下来,但是,薛少白也知道,要干掉眼前男子并非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虽然这男子表面看起来对自己没有丝毫防备,但是,薛少白知道,若是自己在这人面前有丝毫大意的话,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是以,薛少白很清楚,自己现在最重要的便是想办法可以抵挡住这男子的攻击,这样一来,自己最后就算不是眼前这男子的对手,也起码有逃跑的能力,不至于在油尽灯枯的情况下,被男子直接干掉。

    “说实话,我不是没有考虑过将手中的真灵气交出来,但是,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我根本就没有相信过你,在这种情况下,若是我将真灵气交给你之后,却反被你出卖的话,我便连一点制服你的手段也没有,到时候,只怕我怎么死的也不知道,你觉得我会做这么白痴的事情出来?”薛少白微笑,以他的江湖经验,若是对男子丝毫提防也没有的话,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薛少白在江湖上混了这么久,能活到现在,单单只是一句侥幸是绝对不现实的事情,对江湖上的人来说,若是没有丝毫地方,最后可能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尤其是眼前的男子,这家伙本来就和自己不对付,若是自己再一味相信此人的话,最后肯定只有被此人卖掉的下场。

    是以,薛少白很清楚,自己现在绝对不能相信此人,当然,若是自己想要死在这家伙手中的话,就算完全彻底相信此人也绝对不会任何问题,而薛少白好不容易闯入杀降坑,怎么可能甘心就这么死在那男子的手中?

    是以沉吟片刻之后,薛少白又接着说道:“其实就算不用我说,你的心里也非常清楚,我是绝对不可能和你讲和的,一旦和你讲和,到时候吃亏的肯定是我,杀生刃可以衍化真灵气的秘密已经被你知道,我不相信你不会利用这个秘密,就算我现在和你讲和,我可以肯定,你将来也会将这个秘密泄露出去,到时候,我肯定会被天下的驱魔师围攻,我修炼的本来就是见不得光的杀气,哪怕没有杀生刃在手里,只因为这一点,天道宗的驱魔师也根本不会放过我。”

    说到这里,薛少白咽了咽口水,接着说道:“所以,你我都非常清楚,我们之间今天能活着离开杀降坑的人只能有一个人,要么是你死在我手中,要么便是我死在你手中,讲和,那不过只是权宜之计而已。”

    “哼,我还以为你小子这些年的江湖都白混了,居然不知道我和你讲和只是缓兵之计,你说的很对,我的确没有要放过你的打算,如今即便是被你洞悉到了这一点也根本无所谓,你毕竟只是一个初级驱魔师而已,若是我连一个初级驱魔师也摆不平的话,将来也根本不用在江湖上混下去了!”男子冷笑着说道。

    听到男子的话,薛少白笑道:“我知道你是三级驱魔师,不过,如今我体内的真气已经今非昔比,就算你是三级驱魔师,其实在我看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虽然现在我仍旧不可能秒杀你,但要抗衡你,却也不是难事。”

    “如此说来,你小子很是自信了?你确定自己可以成为我的对手?”男子笑了起来,嘴角立刻便涌现出一丝冰冷,哪里可能相信那薛少白这番自吹自擂的话?

    薛少白没有开口,目光平静的盯着眼前男子。

    而这种态度落到男子的眼中,立刻便让后者陷入到暴怒之中,盯着薛少白的目光也变得难看起来,哼道:“小子,修为不高,脾气倒是不小,很好,既然你今天要和我分出一个高下,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叫真正的真气!”

    说话之间,薛少白的眉头便暗暗皱了起来,脸色也越来越凝重。

    只见眼前男子话音落下的瞬间,阵阵磅礴的法力威压便直接从其体内扩散出来,嗡的一声开始在虚空之中弥漫,瞬息之间,便看到男子的气质大变,本来白色的面颊,在那威压掀起的时候,白色面颊之中突然涌出一丝青色,这青色开始的时候还非常暗淡,但随着瞬间流逝,那青色的色泽越来越深,到了最后,这青色几乎已经要变成了黑色。

    不过,就在那青色的色泽提升到极致的时候,却看到那青色突然开始收缩,眨眼时间之中,便看到那青色收缩成了几道奇怪的花纹,这花纹一看就知道是某种神秘的符文,不过,以薛少白现在对九子连环魔功的了解,哪里可能知道那花纹究竟代表了神秘。

    而就在那男子面部上浮现出花纹之后,薛少白突然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本来那男子之前在催动真气的时候,天地间的威压便开始疯狂提升,但是,随着花纹的出现,阵阵威压开始慢慢朝男子体内收缩,片刻之后,薛少白便震惊的发现,涌动在天地间的威压竟然仿佛被定在了原地一般,再也不能发挥出丝毫威力。

    这一幕,让薛少白的脸色微微变化了一下,他知道,此时出现的这种变化肯定是因为那男子震动真气的关系。

    当然,虽然意识到了天地间的威压和男子震动的真气有关系,但是,薛少白却根本不知道,那男子催动真气,并且影响这天地间的威压到底有什么用意,这家伙如今的脸上突然出现了花纹,虽然薛少白不清楚那花纹出现有什么意义,但是,既然是从男子脸上浮现出来的,必然不是什么好事情。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似乎想要说什么,但面前的男子却提前一步开口,说道:“呵呵,小子,想不到你居然可以逼我施展出这第二张脸,本以为第一张脸就足以干掉你,谁知道居然要第二张脸才能干掉你,这一点,实在让我感到惊讶。”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