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7章 一无所知
    说实话,虽然女子奉命进入杀降坑,想要将薛少白带出去,但是,不论是青衣女子还是那白衣女子,都非常清楚,以薛少白的修为,可能早就已经死在了杀降坑之中。

    此地的怨气多少四级驱魔师也无法抗衡,薛少白不过只是区区初级驱魔师而已,拿什么来抗衡?单凭那薛少白体内的杀气就能抗衡这种念头对薛少白来说简直太不切实际,也太过天真。

    那杀降坑又不是驱魔师,若是驱魔师的话,还有弱点可以攻击,甚至稍微努力一下,说不定还能压制那杀降坑,然而,这杀降坑乃是一处天然的绝地,除非是实力滔天,不然的话,想要压制杀降坑内恐怖的杀气,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是以,青衣女子相信,薛少白恐怕早就已经死在了杀降坑之中,自己进入杀降坑,最多也就是给这家伙收尸而已。

    但是,让女子万万想不到的是,那薛少白如今屁事没有,整个人活蹦乱跳的出现在自己面前,虽然他脸色看起来苍白了很多,样子也比分开的时候狼狈。

    但是,这家伙的样子不论看起来有多么不堪,但毕竟还爱活着,之前断定那薛少白已经一命呜呼的女子,在看到薛少白居然活蹦乱跳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候,心中的震惊也就可想而知了。

    “你居然还没有死!”女子一脸错愕的盯着薛少白,实在没想到,这家伙在杀降坑如此可怕的地方,竟然还能活着,这简直就不可能。

    倒是那薛少白,微微一瞥,看到了正盯着自己的女子之后,眼中也露出了一丝震惊,满脸不可置信的神色,说道:“你怎么也在这里?”

    薛少白怎么可能想到,居然会在这杀降坑之中碰到青衣女子,之前在进入杀降坑的时候,薛少白便已经和青衣女子以及白衣女子约定好,三人在杀降坑外面回合,谁知道,如今薛少白居然会在这杀降坑里面看到青衣女子。

    话说这青衣女子到杀降坑里面来干什么?难道也是冲着怨气而来?这女人根本就不是修炼杀气的存在,怨气对她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意义,既然如此,那进入杀降坑根本就没有必要,而且,若是在这杀降坑里碰到什么棘手的危险,就好像自己现在这样,在杀降坑里碰到一个想要对自己赶尽杀绝的人。

    这里人烟罕至,若是在这里碰到麻烦的话,简直可以说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在这种情况下,这女人贸贸然进入杀降坑简直就和找死没有区别。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的目光闪烁起来,哪里猜得到这女人进入杀降坑的目的。

    此时的薛少白绝对不会相信这女人是为了救自己所以才出现在杀降坑之中,薛少白虽然修为不高,但多少也有一点自知之明,非常清楚,自己和那两个女人的关系只是互相利用而已,后者将自己送到杀降坑就已经算是仁至义尽,还想后者进入杀降坑救自己一命?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是以,看到女子出现在杀降坑,薛少白的脸色多少有些迷茫,根本猜不透这女人出现在杀降坑的目的。

    “我当然是为了救你所以才会进入杀降坑了!”青衣女子柳眉一扫,淡淡说道。

    听到这番话,薛少白的脸上直接闪过阵阵错愕,一时间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

    专门是来救自己的?这女人什么时候转了性?薛少白可不相信,仅仅因为三人一起对付过盘石上人,这女人就会为自己舍身赴险,不过就是一场合作而已,即便薛少白或多或少救了这女人小命,但也绝对不可能让这女人对自己做出如此巨大的牺牲。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的脸色微微诱惑了几分,实在不敢相信女子的解释。

    不过,对薛少白来说,如今最关键的自然不是这女人的解释,而是在身后紧追不舍的男子,如今那男子已经催动了第二张脸,之前薛少白本想利用真灵气自爆来压制男子,不料自己的真灵气自爆之后,虽然群山被夷为了平地,但是眼前的男子,却是毫发无损。

    这一幕,直接让薛少白的脸色难看了起来,他非常清楚,如今自己若是想要对付男子的话,就绝对不能有丝毫大意,也根本不能放水,不然的话,最后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不过,对现在的他来说,放不放水其实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如今被追得上蹿下跳的人乃是他,而不是眼前的男子,就算他不想放水,在根本不是对方对手的情况下,又岂能撼动那男子丝毫?

    是以,沉吟片刻之后,便看到薛少白目光闪烁之间,直接跑到了女子身边,一把抓起女子,说道:“快走,身后那家伙很不好对付,咱们先找一个地方躲起来,等我将真灵气炼化之后再来对付这家伙。”

    虽然之前薛少白在将真灵气自爆之后根本就没有撼动身后的男子,但是,却也多少限制住了男子的行动,一时间,让男子根本就无法催动起真气,使得薛少白有了片刻可以从他眼前逃走的机会。

    而薛少白也正是因为抓住了这短暂的机会,所以才会出现在青衣女子面前,若是他之前没有抓住这稍纵即逝的一丝机会的话,现在只怕已经死在了那男子的手中。

    而今,看到身后男子正在渐渐追近,薛少白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和这女人在这里迟疑,不然的话,只怕最后自己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目光闪烁之间,手腕一抖,体内真气再次爆发,嗡的一声,真气席卷,将薛少白和女子统统包裹在了其中,而后,又看到薛少白催动真气,抓住女子,直接进入了一片山林之中。

    此时有女子在身边,若是在杀降坑外面的话,薛少白肯定会让女子催动真气,带着他一起飞离这片山谷,但是,现在情况不同,这里是杀降坑,这里的空间实在太过狭隘,在这种鬼地方,一旦那青衣女子飞起来,不出几个呼吸的时间,两人的行踪就要暴露在身后的男子的视线下,在这种情况下,若是贸贸然就飞起来的话,简直就和找死没有任何区别。

    薛少白又不是第一天出来混江湖,这么简单的江湖常识都不知道的话,也不可能活到现在了。

    是以,血少吧非常清楚,自己和青衣女子现在绝对不能有任何扎眼的行为,不然的话,若是被身后的男子知道了,哪怕是这青衣女子最后也必然会死在那老家伙手中,如今此人不过只是催动了第二张脸就已经让自己束手无策,若是第三张脸出来的话,只怕直接就能秒杀自己。

    不过,那男子看到自己有真灵气护体,催动第三张脸的时候肯定会掂量一下,万一在催动第三张脸的过程里,自己悍然出手的话,到时候这家伙难免要疲于应付,甚至有可能因为自己的偷袭而受伤,在这种情况下,男子当然不可能随便就将第三张脸催动出来。

    是以,虽然男子一旦催动第三张脸足以轻松干掉薛少白,但因为心中种种担忧,却一直没有将第三张脸催动出来。

    而这样一来,自然也就便宜了薛少白,看到男子一直没有将第三张脸催动出来,薛少白也乐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这家伙唯一可以威胁到自己的就是九子连环魔功,既然这家伙现在不肯继续施展这道驱魔术,自己自然不可能再去提醒此人。

    不过,现在薛少白已经从男子身边离开,逃到了百丈之外的地方,在这种情况下,男子若是催动九子连环魔功第三张脸的话,薛少白根本就没有可能阻止男子,也正是因为担心男子此时已经催动了第三张脸,所以薛少白才一步也不肯停留,看到青衣女子出现在自己面前,虽然惊讶,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还是一把抓住青衣女子,直接便逃之夭夭,一步也没有停留。

    而眼前的青衣女子在看到薛少白出现之后,心里悬着的大石头也终于落到了地上,女子还真的担心薛少白已经死在了杀降坑之中,不过,看到这家伙现在活蹦乱跳,虽然像是惹到了什么麻烦,但只要没死,女子自然也就放心了下来。

    本来,她进入杀降坑就是冲着薛少白而来,看到这家伙进入杀降坑几个时辰也没有一点音讯,担心这家伙已经死在杀降坑里的情况下,自然会进入杀降坑来看看。

    好在如今看到薛少白还没有死,虽然像是惹到了什么麻烦,但只要没死,自己将此人带出去之后,就足以给师姐一个交代。

    想到这里,便看到女子目光闪烁之间,同样催动真气,跟在了薛少白的身后。

    “这家伙是什么人?”青衣女子问道,真气流动,一直警惕着身后,担心那操纵火墙的人直接从后面扑上来,如今这两人忙着逃命,根本没有仔细注意过身后,在这种情况下,一旦身后的对手扑上来,这两人连丝毫抵挡能力也没有,恐怕就要直接死在身后那人的手下。

    以薛少白的江湖阅历,可能还不会太过在意自己的身后,甚至极有可能根本不相信自己身后会有人追击,但是,以女子的阅历,不可能不留意身后那人的动向,免得阴沟里翻船,还没有见到身后那人,就死在了身后那人的手中。

    而此时正在前面领路的薛少白,听到女子的问题,苦笑一声,摇摇头,收到:“我也不知道这家伙从哪里冒出来的,见到我之后,一定要杀了我,好像是为了修炼他的什么驱魔术。”

    “那你可知道这人是什么来头?”青衣女子继续问道。

    薛少白苦笑更浓,说道:“我要知道这人的来头就好了,若是我知道此人来头的话,稍微攀攀关系也起码可以拖住这家伙,我和这家伙交手了几个时辰,别说此人是什么来头,就连此人是什么名字我也根本不知道。”

    说到这里,薛少白的眼神又变得迟疑起来,接着说道:“不过,这家伙修炼的驱魔术好像是叫九字连环魔功,你在中原大地上修炼多年,可有印象修炼这种驱魔术的驱魔师?”

    “是他?!”听到九子连环魔功这六个字之后,女子的脸色直接变得难看起来,眼中也闪过了一丝不可置信的神色。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