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8章 我不走
    “怎么,你认识这个家伙?!”看到女子的反应,薛少白的脸色当场便难堪了起来。

    从女子的反应来看,这女人很有可能认识眼前这男子,而且,看到那女子流露出这种诧异的表情之后,紧随其后的乃是一脸的恐惧神色,这一点,让薛少白相信,眼前这男子的修为肯定很不简单,否则的话,那女子绝对不会露出这么难看的表情。

    “我当然认识这家伙了。”女子咬牙切齿的说道,看起来很是仇恨男子的样子。

    “若是我记得没错的话,九子连环魔功乃是漠北一个三流驱魔师宗门的宗主修炼的功法,这宗主当年在中原大地上恶行累累,许多正道修士都在追捕那个人,但谁知道,这人在犯案无数之后,居然从中原大地上消失。”女子目光闪烁的解释道。

    “不对,不仅仅是从中原大地上消失,而是从整个世界消失,从这家伙消失之后,便再也没有人知道此人的下落,而随着此人的消失,中原大地上的采花案也起码少了一大半,原本各大宗门的长老还以为这家伙已经死了,谁知道此人竟然会躲在这个鬼地方!”青衣女子目光闪烁的说道。

    “此人当年成名的驱魔术便是那九子连环魔功,据说此人当年催动第四张脸后中原大地上无人能及,不知道有多少二三级驱魔师被那家伙的第三张脸直接秒杀,薛少白,你怎么会得罪这个家伙的?”青衣女子脸色难看的说道。

    这也不怪那青衣女子脸色难看,实在是眼前这男子的战绩太过彪悍,尽管那青衣女子也算胆大包天的存在,但她的胆子实在无法和眼前的男子媲美,后者当年被无数正道驱魔师围攻,却也根本没有将这些驱魔师放在眼中,甚至最后还从这些驱魔师手中逃了出来,仅凭这一点让人不敢相信的战绩,就足以证明眼前这驱魔师绝对不是什么善茬。

    那青衣女子实际上根本就没有和眼前男子交过手,对他的消息,也只是从各种传闻之中摄取而来,不过,虽然没有和男子交过手,但此人当年那彪悍的战绩,即便只是从各种书面东西上了解,也足以让眼前女子感到恐惧。

    是以,意识到薛少白在这杀降坑里遇到的乃是这样一个棘手的家伙之后,青衣女子的脸色也难看起来,目光闪烁之中,说道:“你可知道这家伙当年是何等的可怕?你什么人不好招惹,偏偏招惹到这家伙,以此人的修为,别说我和你了,就算是师姐在这里,也根本不可能摆平眼前这家伙。”

    “你说的此人当真有这么可怕?”薛少白皱眉,虽然已经和男子交过手,但是,毕竟对男子的了解不是很彻底,所以,对青衣女子的看法多少有点保留,也许在青衣女子女子的眼中这家伙这家伙很是可怕,但是,在自己没有真正全面见识到这家伙的可怕之前,想要自己承认这家伙的可怕,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薛少白又不是孬种,怎么可能仅仅因为那青衣女子的几句话就会在那男子面前逃之夭夭?若是他没有信心干掉对手的话,之前就已经逃走,又怎么可能坚持到现在还在和这男子交手?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目光闪烁之中,笑了笑,说道:“此人不管怎么可怕,在这杀降坑里对我们也绝对不会有太大的威胁,只要我们现在能从此人手中逃走,到时候,便是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的局面,这家伙只要追不到我们,就算此人手段逆天,我们也根本不用放在心上。”

    薛少白的话让女子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点,前者的话倒也不无道理,若是这里是外面世界的话,遇到这个家伙,的确会让女子觉得有几分棘手,但是,这里是杀降坑,这杀降坑里什么也没有,唯有超乎想象的怨气,在如此浓郁的怨气之中,以男子的手段,想要在这等环境之中完全放开手脚,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是以,女子知道,薛少白的话虽然只是在开导自己,但其中也无不道理,若是自己对这家伙太过忌惮的话,万一之后遇到了此人,单凭心里的这份恐惧想要放在手脚和男子交手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里,便看到女子点点头,说道:“你说的不错,我的确是多虑了,反正这家伙一时间还没有追到我们,我们又何必要担心?而且,就算是追到了我们,你我二人联手,也未必不能和这家伙抗衡一番,如今我手里还有传送符,只要事态失去我们控制的话,我们完全可以利用传送符离开这个鬼地方。”

    “什么?你手里有传送符?”薛少白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青衣女子。

    之前在杀降坑里看到女子的时候,薛少白还满脑袋问号,哪里知道这青衣女子怎么会出现在杀降坑之中,以此女的见识不可能不知道杀降坑的危险,而且,除了这个女人之外,这女人的师姐要和女人在一起,这女人的师姐好歹也是见识超群存在,若说后者不了解此地的危险,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这种情况下,就算眼前这女人犯昏,忘记了这杀降坑的危险,但是,这女人的师姐绝不会忘记这杀降坑的危险,如此一来,看到这女人想要进入杀降坑肯定会阻止这女人。

    但是,如今就算有那女人的师姐在她身边,这女人也冲入了杀降坑,这个情况证明,女子既然有胆子进入杀降坑,肯定是自己有所依仗。

    之前那薛少白还以为这女人的依仗是杀降坑外面的白衣女子,若是自己是这青衣女子,想到外面有个修为和自己相差无几的师姐接应自己的话,进入这杀降坑也并非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然而,现在的情况却和薛少白的想象南辕北辙,那青衣女子根本没有任何接应,之所以有胆子进入这里,完全是因为这女人手中的传送符。

    作为一名驱魔师,要说那薛少白不知道传送符的妙用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薛少白非常清楚,这传送符究竟是何等逆天的东西。

    据说,一旦掌握这灵符,便可以在短时间内穿越空间,虽然传送的距离不是很远,最多也就几里而已,对驱魔师来说,这几里距离简直可以忽略不计,但是,也正是因为这几里的传送距离,可以让驱魔师规避无数致命的威胁。

    想到这一点,发现那女人手中有传送符之后,薛少白心中又怎能不惊讶?

    这女人有这张传送符在手中,虽说这传送符不能让女人就此横行杀降坑,但是,有这种灵符在手中的话,就算是被身后的男子追上,那女人也完全不用担心自己的安慰,只要这女人将传送符施展出来,到时候,完全可以从那男子的手中逃出去。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目光闪烁之中,说道:“想不到你居然会有传送符在手中,难怪你会有胆子进入杀降坑,你进入这里,莫非是想利用传送符带我离开?”

    青衣女子冷笑一声,说道:“看来你小子也不是笨蛋,还知道我使用这传送符的目的,你说的不错,我的确是想用传送符带你离开这里,不过,不是用我的传送符,而是用我师姐的传送符。”

    “你师姐?你身上有两张传送符?”听到这话,薛少白再也按捺不住自己心中的惊讶。

    本来那传送符就已经是无价之宝,无数驱魔师梦寐以求也根本无从觅得的宝物,如今被那女人掌握在手中,这个情况本来就已经让薛少白觉得很不可思议。

    谁知道,这女人有一张传送符还不够,身上居然会有两张传送符!

    两张传送符,若是这件事让外面的驱魔师知道的话,就算这两个女人是四级驱魔师的修为,这些驱魔师也肯定会忍不住出手想要抢夺这两个女人手中的传送符,毕竟传送符这种东西对驱魔师来说实在太过珍贵,有一张传送符在手中就等于是多了一条命,薛少白可以肯定,天底下没有哪个驱魔师会拒绝自己多出一条命来的,包括薛少白在内,也根本不会拒绝这种好事落在自己头上。

    不过,听那女人的话,似乎另外一张传送符是此女师姐的东西,如今这女人的师姐将传送符交给此人,目的不过就是想要带自己离开杀降坑,薛少白想到这里,实在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毕竟自己对那两个女人根本就谈不上丝毫的恩德,之前的合作也不过只是互惠互利而已。

    如果那个时候薛少白不出手,这两个女人死在那盘石上人手中也就罢了,关键很有可能连自己也会死在盘石上人手中,是以,薛少白很清楚,若是严格的来说,自己跟这两个女人根本没有谁亏欠谁,那白衣女子根本没有必要将传送符交给女人,让这女人将传送符交给自己使用。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脸上难得的出现了一丝歉疚,哭笑不得的说道:“你的师姐实在是折煞我了,我何德何能,有资格使用这一张传送符?”

    青衣女子冷笑道:“你不用觉得不好意思,师姐之前也没有料到你居然还活着,若是你死了的话,师姐的传送符自然是节省了下来,不过,如今既然你小子还活着,那这传送符,我自然只有将其交给你了。”

    薛少白苦笑一声,说道:“不管怎么说,阁下师姐的这份恩德在下绝对不会忘记。”

    顿了顿,薛少白又接着说道:“不过,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就算你现在将传送符送到我手里,我一时间也不会离开这杀降坑。”

    “不走?!你几个意思?”青衣女子错愕,哪里会想到薛少白居然会给出这样一个答案。

    此人在这里惹了一个四级驱魔师不说,面对此地如此可怕的怨气,竟然还敢云淡风轻的说出不走这两个字,简直就是找死。

    这家伙难道不知道,他之所以可以活到现在,完全是因为侥幸吗?若是现在不走的话,不出一炷香的时间,这家伙在这杀降坑里肯定是必死无疑的结局。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